注册
首页 > 读书频道 > 阅界新书 > 新书速递

《公子桃花》

《公子桃花》

《公子桃花》效果7.21

  基本信息

  书名:《公子桃花》  在线阅读

  作者:柳岸

  定价:39元

  出版社:作家出版社

  内容介绍

  公子桃花是一位智慧、美丽、坚贞、大义,有政治手腕的女子。她是历史上唯一一个完美无缺的女子形象,从史家到诗人,从官家到在野,没有任何异见的女子。

  她是中国历史第一奇女子,尊贵、美丽、智慧、大义、坚贞。说她智慧,巧拒郑伯子仪求婚,帮息公子赢得机会;楚文王死后,面对楚国王宫的权斗,她以超人的智慧,稳住了楚国,斗败了倾慕她美貌的令尹子元。说她的大义,她嫁到息国之后,接纳蒋姬,协助息侯治理息国;晚年又接纳了郑伯子仪的孙子公子瑕。说她的坚贞,她为了息侯,三年不与楚文王主动说一句话。

  本部小说,不但以精彩的故事重塑了公子桃花的形象,而且真实地再现那段历史,丰饶多彩的春秋文化,密致详实的历史材料,让读者在阅读的畅意中穿越春秋时光。

  推荐语

  从陈国公子到息夫人再到楚文王后,历史上最有魅力的女人

  争议最多的春秋贵女

  奠定楚国争霸实力的女人

  精彩摘录

第一部

陈国 公子桃花

第一章 桃之灼灼仙降陈妫

  公元前702年(陈侯跃继位的第四年)正月十五,陈国的上空,苍穹瓦蓝,太阳惨淡,阳光嫩弱,突然一片灰色的云,飘然而至,雾一样迷离的雪花,漫然纷扬。也许是雪花太轻太细,只留一袭的寒冽,便消融了。

  陈国公子杵臼,从陈佗沟回陈城,轺车路过一片桑林,桑林的枝条还是光秃秃的,并未有嫩芽攒动。桑林的前面是蔡水,过了蔡水石桥,便是陈城外郭坤门。车子还未至坤门,一股浓郁的花香扑鼻而来。御者说道:“主公,哪来的花香啊?”

  公子杵臼也在诧异,时值正月,残寒未退,怎么会有花香?

  他嘱咐御者停车,驻足张望,透过远处的桑林,看到一片粉红色的光亮。花香好像从那边飘过来的。他留下御者,顺着花香,徒步穿过桑林,终于看到那粉红色的光亮和浓郁花香的所在。公子杵臼顿时惊呆了,这是陈城东北角的一片桃园,满园桃花正在怒放,宛如被蒙上绚丽的丝帛,全然不见枝条,这情景太震撼了。继而,他心中不禁一沉,三月桃花开在正月,这异象会给陈国的农桑带来什么?

  公子杵臼是陈国的大司空,主管桑农,因此他对四季天象特别敏感。他是陈桓公鲍的小儿子,哥哥公子跃即位后,封为大司空。这次去陈佗沟巡视,就是为了疏浚陈城北部水域沟渠,补给水源,丰收粮草,充实仓廪。他知道,农富则国强,国强则威重。重振陈国国威,是他们弟兄铲除公子佗时的盟誓。

  公子杵臼从桃园回到轺车上,桃花盛开的美景,并没有给他带来喜悦,反而有种飘忽的感觉,没有大德大治,天降异象未必是祥瑞。他嘱咐御者快行,回到了府里,更加惊悚不已,院里的那棵桃花也正在怒放。他一时疑惑,这桃花是何时开的?出门时好像并未见到有桃花开放,若有花开,他一定会注意到的。难道这半天的工夫就全部盛开?这也太神奇了。内侍迎他入厅,奉上一盏热汤,这时,内子宣宓的婢女过来唱喏:“恭喜大人,夫人临盆了。”

  杵臼候在大堂,他真希望这孩子是个男孩儿。他早上离开府邸时,宣宓身着礼服,送至门口。看天色阴沉,宣宓让侍者拿出了裘衣为他披上。宣宓虽然身怀六甲,已近临产,但她仍旧身着礼服,恭敬守礼,没有丝毫倦怠。杵臼突然心生感动,转身嘱咐她:“夫人身体不便,不必拘礼,多加保重才是。”宣宓手抚腹部,面带微笑,说道:“昔太任者,文王之母,挚任氏中女也,王季娶为妃。太任之性,端一诚庄,惟德之行。及其有娠,目不视恶色,耳不听淫声,口不出謷言,而生文王明圣。妾以为有妊者,应遵太任之仪,寝不侧,坐不边,立不跸,不食邪味,割不正不食,席不正不坐,目不视于邪色,耳不听于淫声。”

  杵臼叹道:“吾杵臼有子育于宓氏,甚幸之。”宣宓已经为他生了一个女儿,所以他才希望这孩子是个男孩儿,将来立为世子,继承他爵位封邑。可是,这正月桃花盛开的异象,会跟这个孩子有关吗?这个孩子会是一个儿子吗?

  杵臼在厅堂里期待儿子的到来。不一会儿,婢女又从厢房而出,对杵臼说道:“恭喜大人,是位女子。”

  “女子?怎么不听婴儿啼哭?”

  婢女道:“不但不哭,而且还面带微笑。好漂亮的女子,脖子上有一朵鲜艳的桃花,像是一块胎记。”

  杵臼虽然希望这是个儿子,但是看到漂亮可爱的女儿,加上种种异象,心生欢喜。他想,天生桃花仙子,奈何多嫌啊?于是,视之为宝。杵臼把太史请到府中,为这孩子揲蓍而筮,得卦“家人”,下离上巽,经文“利女贞”。象曰:“风自火出,家人。君子以言有物而行有恒。闲有家,志未变也。六二之吉,顺以巽也。家人嗃嗃,未失也。妇子嘻嘻,失家节也。富家大吉,顺在位也。王假有家,交相爱也。威如之吉,反身之谓也。彖曰:家人,女正位乎内,男正位乎外。男女正,天地之大义也。家人有严君焉,父母之谓也。父父子子,兄兄弟弟,夫夫妇妇,而家道正。正家而天下定矣。”

  杵臼得此卦,十分欣慰,乃信正月桃花盛开之吉兆。

  待这女孩儿出生三日,杵臼往公宫报喜,并将清理陈佗沟计划,一并向陈侯跃禀告。

  陈侯跃非常高兴,说道:“寡人也听说东北桃园,一夜之间桃花全部盛开,寡人着太史查阅史简,至上古以来,从未有过记载。如此说来,这异象竟是应在这女子身上了。好啊,她一定是桃花仙子降于吾妫姓,一定会为陈国带来祥瑞的。这女子可曾取名?”

  “不曾取名,望主公恩赐名号。”

  “好,既然有桃花盛开之兆,就取名桃花吧!长大之后,一定会美若桃花。”

  “谢主公恩典。桃花的名字再好不过了。”

  杵臼非常高兴,国君为女子赐名还未曾有过,这女子有这等荣幸,将来一定非同寻常。谢过主公赐名之后,他又上奏以陈佗沟清淤为主,北部水渠疏通、畛道修整等事宜。他说:“臣请以陈城北部防邑和株野的国人都参加劳役,劳役之多少,抵充税赋,既不伤民,也可为农增收。”

  陈侯跃非常高兴,杵臼的贤能和忠勇让他由衷地欣慰,他们兄弟如此精忠为国,陈国很快就会走向强盛。

  望着杵臼走出的背影,陈侯跃陷入了沉思。

  想吾陈国君侯,乃舜帝之后,承续德政,不尚武略,绵延胙长。吾陈地,自封国以来,一直富足昌盛,民风淳厚,邻邦亲睦,效忠周室。吾陈国,自先祖胡公被封时,就是公侯大国,礼仪之邦,豫州之东南门户,武王还将其元女大姬下嫁胡公。陈建国三百多年来,经十世十二君励精图治,传至父亲桓公时,已经非常强盛了,就是小霸主郑庄公时期的郑国,也不得不对陈国示好求和。不过,郑庄公却不是一般的国君,他们君臣在利用陈国遭到拒绝时,狠狠地算计了陈国一把。当年卫、宋、陈、蔡联合伐郑,郑国想瓦解四国联盟,私下与陈国结好,可是父亲桓公不同意,叔父公子佗力劝父亲桓公答应,说郑国与周王朝虽有矛盾,但郑庄公以德施政,国力殷实,陈国应与其暗修邻好,以图后计。当时陈国国势甚大,父亲以为郑国不足为害,况郑国不是真心修好,而是在利用陈国,就没有理会郑国。时隔一年,郑国报复陈国,偷袭陈国边境,掳走了陈国的很多庄稼、财物,以至于仓廪空虚,国力渐弱。而郑国以此要挟陈国,与其结好。

  郑国对陈国的掠夺,还没有真正地削弱陈国。真正使陈国一蹶不振的是内乱。正是公子佗,那个劝父亲桓公结好于郑的公子佗,造成了陈国的内乱。

  陈侯跃长叹一声,从回忆中走出。是的,正是这四年前的一场内乱,导致陈国衰败。他即位后,封二弟林为大司马,掌管军队,三弟杵臼为大司空,掌管桑农,他们兄弟齐心治国,陈国渐次稳定。

  为了不留后患,斩草除根,跃即位之后,对公子佗家人及其余党进行清除,血洗公子佗府邸,公子佗府邸男女老少全部诛杀。

  由于乱杀无辜,公子跃死后谥号厉公,这都是后话。

  杵臼从公宫出来,便召集大司农防邑大夫、株野大夫,商议陈佗沟清理事宜。他和他们一起,再次来到陈佗沟,仔细查看水源地势,筹划土量工程。

  杵臼站在河岸上,看着清澈凛冽的河水,心情一下子变得复杂而沉重。自公子佗内乱之后,每次来陈佗沟,他心情都很复杂。因为这陈佗沟,就是公子佗为大司空时所开凿。公子佗其实也是一个很有才干的人,他为大司空时,陈国北部水源匮乏,庄稼旱涝不保,公子佗为了粮食丰收,仓廪丰盈,花费了两年的时间,引蔡水入陈北,补给陈城北部的水源,把原本靠天收的半荒之地,变成了旱涝保收田。他不但开凿了陈佗沟,而且在外交方面也很有眼光和才能。他不但劝陈桓公答应郑国示好,而且还多次参加郑、陈会盟,为两国交好做了很大努力。如果公子佗不行篡逆,一心扶助太子,陈国将是怎么样的强盛啊!

  一个国家的强弱,关键是君明臣忠,共谋国政,内稳才能外强!所以哥哥跃即位之后,公子杵臼殚精竭虑,忠心辅国。

  杵臼在哥哥跃继位后,娶了陈国世族之女宣宓为夫人。他之所以娶宣宓,也是为了稳定公室以外的世族力量,宓氏一族是妫姓之外的陈地原居氏族,伏羲氏的后裔,其族系相当庞大。两年后,宣宓生女儿,生时胳膊上有雪白的印记,犹如卧虎,所以取名琥儿。如今琥儿也已经两岁多了,宣宓又生了桃花。宣宓怀孕之初,就说这孩子一定是个女孩儿。杵臼追问:“为何”?宣宓说,她梦见了院子里那棵桃树开了花,那时正是夏日,桃子都熟了,哪里会有桃花开放?一定是桃花仙子降临咱们家了。不想,孩子降生时,还真是出现了那么多的异象。

  公子杵臼从陈佗沟回陈城,大衢路两旁是绿油油的麦田,长势喜人。去年麦子播种之后,天气一直大旱,是陈佗沟的水灌溉了麦田,麦子才有这样好的长势。看着一望无际的田野,杵臼的心情非常高兴,想吾陈国,水草丰沛,土地肥沃,真是上天赐给陈人的宝藏啊。是啊,陈国由乱到治,充满了希望,此次陈佗沟清淤,他感受到了陈民对陈国的期待,对君侯的爱戴。

  轺车从陈城北门进入街市,一阵悠扬的埙声,飘然而至,而后有浑厚的歌声传来:“桃之灼灼兮,仙降陈妫。其华艳艳兮,盛在南国……”

  杵臼对御者说:“好像有人吟唱。”

  御者说:“是的,好像在前面。”

  轺车循着吟唱声驰去,可是,一直到杵臼府邸,并没有见到歌者。

  杵臼说:“好生奇怪,怎么不见歌者?”

  御者说:“好像已经错过了,吾看到一位老者,边走边吟唱。大人要找他吗?”

  杵臼说:“算了,有缘的总会碰上的。”

想爆料?请登录《阳光连线》( http://minsheng.iqilu.com/)、拨打新闻热线0531-66661234,或登录齐鲁网官方微博(@齐鲁网)提供新闻线索。齐鲁网广告热线0531-81695052,诚邀合作伙伴。
山东广播电视台微信 齐鲁网微信
[责任编辑:杨凡、彦]
手机安装掌上齐鲁(http://i.iqilu.com)浏览更多山东资讯

齐鲁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山东广播电视台下属21个广播电视频道的作品均已授权齐鲁网(以下简称本网)在互联网上发布和使用。未经本网所属公司许可,任何人不得非法使用山东省广播电视台下属频道作品以及本网自有版权作品。

2、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以及由用户发表上传的作品,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版权和其它问题可联系本网,本网确认后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

详细声明请点击进入>>

返回齐鲁网首页
版权所有: 齐鲁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9062847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503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6002
通讯地址:山东省济南市经十路81号  邮编:2500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