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人类简史》在线阅读(5)

来源:齐鲁网

作者:亨德里克•威廉•房龙

2018-08-05 18:58:08

希腊的自治政府

希腊人是尝试困难自治的第一个民族

希腊人本来都是一般穷富的。各人都有一定数目的牛羊。他的土房子便是他的城堡。他可以自由来去。遇有讨论公共大事的必要时,所有的市民都聚集在市场里,一个在村中较老的前辈被选为主席,他的责任是照顾每人皆需有发表意见的机会。遇有战事时,一个特别能干而有自信力的村民被举为司令,但是原来推举这人做领袖的百姓们要求危险一过,就有同样的权利撤销他的职务。

但是渐渐地这乡村发展成为都市。有的人工作很勤苦,有的人很懒惰。少数人运气不好,有的人专以欺诈邻人而发财。结果,这都市里的居民便不是一般贫富了:少数人是极有钱,多数人是极贫穷。

此外还有一种变化。那个知道如何率领百姓们打胜仗,而被举为“领袖”或“国王”的老司令已经不在场了。他的地位被贵族们——一班曾在相当时间获得一份过分的田产的富人——占据了。

这些贵族享受了许多为普通自由民所不能享受的利益。他们有钱买到地中海东岸市场上的上好兵器。他们有闲工夫练习战术。他们住在建筑坚固的房子里,并且雇用军人为他们打仗。他们为争都市的管理权,彼此间发生不断的冲突。那个得胜的贵族便自居为一种君王,统治全城,直到他被另一个野心的贵族暗杀或驱逐为止。

这样一个仰仗他的军队的拥戴的国王称为“霸王”。在公元前六七两世纪内,每个希腊都市都有一个时期为这类霸王所统治,霸王之中有许多位却是很有才干的人。但是日子一长久,这种情形便不成了。于是设法改革。在许多改革之中产生了第一个民主政体,关于这事我们有记录的。

在公元前第七世纪之初,雅典人民决心整顿他们的内政,使大多数的自由民在政治上恢复他们的发言权,这个权利他们以为在亚该亚祖宗时代曾经享受过。他们请教一位名叫德拉古的人,制定几条使穷人不受富人侵犯的法律。德拉古便起首工作。不幸他是一位操律师职业的,与普通生活没有接触过。在他眼里,犯罪便是犯罪。等他的法律定出之后,雅典人才发觉德拉古的法律严厉得不能实行。在他们的新法律之下,偷了一个苹果便应定死罪,那就没有这样多的绳子来吊死所有的罪人了。

因此雅典人想要找一位比较合乎人道的改革家。结果他们访到一位比任何人都高明的,能担任这事的人。他的名字叫梭伦。他是贵族出身,曾周游世界,研究过许多国不同的政体。梭伦将这问题详细研究一番,便给雅典人定出一个足以表现希腊人一部分的特性——就是可惊奇的中庸原则的法典。他设法改良农民的状况,但是不妨害贵族的繁昌,因为这些贵族是(或可以是)于国家有过很大功绩的军人。

为保护贫穷阶级不受审判官(审判官都是由贵族中选出,因为他们是不受薪俸的)的欺凌起见,梭伦规定凡有冤情的市民都有权在三十个雅典同胞的陪审员之前,陈诉他的案情。

梭伦所定的法律之中最重要的便是强迫一般自由民对于都市的事务皆需有自己的直接的注意。他们不能再躲在家里说:“喔,我今天太忙,”或是说:“下雨了,我还是不出门好。”他必须尽他一分子的天职;必须出席市议会;必须对于国家的安全与繁昌,负起一部分的责任。

这种由人民主持的政体往往去成功甚远,因为无聊的议论太多。还有为争地位而发生可恶的讨厌的口角也太多。但是,它教给希腊人自立,教给希腊人知道要得救需依赖自己,这倒是一件好事情。

希腊人的生活 

希腊人怎样生活的

你一定会问如果古代的希腊人永远到市场去讨论国家大事,哪里还有工夫照料他们的家庭与私事呢?我在这章书告诉你。

希腊的民治在一切政务上只承认一个阶级的市民——自由民。每个希腊都市都是由一小部分的自由市民,一大部分的奴隶,与几个零星的外国人所组织成的。

希腊人在很少的时候(普通总是在战争时需要人的时候),才肯把市民的权利让与“夷狄”(他们对外国人是如此称呼的)。但这也是例外。所谓市民乃是血统的问题。你之所以为雅典人,因为你的父亲,你的祖父以先都是雅典人。但是不论你做商人或军人的功劳有多大,只要你的父母不是雅典人,你就永远是“外国人”。

因此希腊的都市只要不受国王或霸王治理时,就受自由民治理。但若他们没有大批的,比自由民多五六倍的奴隶替他们工作——就是现代人为养活家小与付房租,差不多不得不费全部的时间与精力的那些工作——他们是没有办法的。这些奴隶给全城的人煮饭,烤面包,造烛台。他们做裁缝,做木匠,做珠宝工,做学校的教师与管账先生;此外在他们的主人出去开会讨论战争或和平的问题,或到戏院去听埃斯库罗斯新编的戏剧或听讨论欧里庇得斯(就是那个对于宙斯的全能敢发生怀疑的人)的革命思想时,还替主人照顾商店与工厂。

古代的雅典真像一个近代的俱乐部。一切的自由市民都是世袭的会员,而一切的奴隶都是世袭的仆役,供应他们的主人;能做团体里的一分子是很快乐的。

但是我所说的奴隶,并非指你读过的《汤姆叔叔的小屋》里的人物。那些耕地的奴隶的地位固然很苦,但普通的自由民到了不得不受雇做田工时所过的生活也是同样的不幸。况且,都市里许多的奴隶比穷苦的自由民还幸福得多咧。因为希腊人凡事都爱中庸,所以不愿采用像后来在罗马通行的待遇奴隶的方法;罗马的奴隶简直像近代工厂里的机器一样的没有权利,只需一点极小的藉口,就会被扔给野兽吃。希腊人认为奴隶是一种必需的制度,假使没有此制度,便没有一个都市可以成为真正开化人民的家。

这些奴隶还担任现代的商人与各种职业所做的工作。关于必须占据你母亲许多时间的,与你父亲从公事房回来必须操心的家庭职务,那些懂得闲暇价值的希腊人将它们减到可能的最低限度,过一种极端简单的生活。

第一,他们的家很俭朴。就连有钱的贵族所住的也不过是一所土坯的房子,室内连我们现在的工人认为应有的一切舒服都没有的。希腊人的家只有四扇墙壁、一个屋顶、一扇通大街的门,而无窗子。他们的厨房、起坐间、卧房等都设在一个天井的周围,天井里还有一个小小的喷泉、一尊石像、几棵树,这些都是为美观的。在没有雨或不十分冷的日子全家都在天井里。天井的一角是厨子(他是奴隶)预备饭食的地方;又一角是一位教师(他也是奴隶)教孩子们字母与乘法表的地方;还有一角是那位不大出门的女主人(因为他们认为已结婚的女子常在街上抛头露面是没有体统)和一个女裁缝(她也是奴隶)在那里修补她丈夫的外套。还有靠着大门的小公事房里是那位男主人正在审查那本方从他的田地的管理人(他是奴隶)送来的账簿。

等到饭齐了,全家的人都聚集在一堆,但是饭菜非常简单,吃饭不必费许多工夫。希腊人仿佛把吃饭当作一种不能避免的罪过,不是一种消磨许多讨厌的时间,结果也消磨许多讨厌的人的消遣。他们的饭食是面包、酒、一点点肉与一些青菜。他们在没有别的饮料时,才喝点水,因为他们以为水是不大卫生的。他们也爱彼此请吃饭,但是像我们使人人吃得过饱的宴会,他们不欢迎的。他们聚在一桌上,乃是为一同谈天,喝酒,但他们是爱中庸的人,对于豪饮的人是看不起的。

在他们餐室内流行的那种简单势力,同样地支配了他们的服装的选择。他们喜欢洁净,喜欢收拾整齐,把头发、胡须,修理得很齐楚,他们练习体操、游泳,使他们的身体健康,但他们不学亚洲人的风气,穿颜色浓艳花样新奇的衣服。他们穿白色的长褂,打扮得像现在穿藏青短斗篷的意大利军官那样漂亮。

他们也愿意他们的妻子们戴首饰,但他们以为在人前显露他们的财富(或妻子)是最俗不过,所以女子出门时务必以愈不触目为愈好。总之,希腊人生活的历史不但是一部中庸的,并且是一部简单的历史。我们日常应用的东西,如桌椅、书籍、房屋、马车等等,都要费去它们主人的许多时间。结果,主人反而永远做了它们的奴隶,主人的工夫完全费在它们的需要上,给它们油漆洗刷。希腊人最讲究的是“自由”,不但在思想上并且还在身体上。他们为要维持他们的自由,使精神上有真正的自由,所以把他们日用的需要降低到可能的最低限度。

希腊的戏剧

公共娱乐的最初形式——戏剧——的起源

希腊人在最早的时候就开始采集那些为赞美当初驱逐皮拉斯基人与消灭特洛伊势力的勇士们所写的诗歌。这些诗歌都是在公共地方朗诵,让人人来听。但是在我们生命中几乎成为必需的那种娱乐的形式——戏剧——并不是从那些在人前朗诵的英雄的故事里产生的。戏剧有一个很奇怪的起源,我必须专写一章告诉你。

希腊人向来欢喜游行的事情。他们每年为敬狄俄尼索斯酒神举行很郑重的游行会。因为在希腊人人好喝酒(希腊人以为水是只于为游泳、行船用的),所以当初这位酒神,像现在美国的冰琪淋神那样地受民众的欢迎。

大家以为这位酒神是住在葡萄园里一群欢乐的萨提尔(萨提尔是一种半人半羊的怪物)之中,所以游行的人身上都披羊皮,嘴里都学羊叫。在希腊文山羊是“tragos”,唱歌人是“oidos”。所以游行时学羊叫的人称为“tragosoidos”;这个古怪的名字后来变成现在的“tragedy”(悲剧)这个字。按戏剧的意义,悲剧是一本结果悲哀的戏剧,喜剧(comedy,原意是歌唱快活的事情)便是一本结果喜悦的戏剧。

你一定会问:这种戴假面具,学野羊走,闹嚷嚷的唱歌队后来如何会变成二千年来风行全世界戏院的高尚的悲剧呢?

实在学羊叫的唱歌队与莎士比亚的《哈姆雷特》(悲剧中的代表)之间的关系是很简单的,我在下文告诉你。

那种唱歌队在一起头很好玩的,吸引了大批的观众站定了在路旁笑。但不久这种唏呵之声的玩意便讨厌了,希腊人认为沉闷的东西是一种只可与丑和病相比拟的坏事。他们需要比较更有趣味的东西。于是在阿提卡的伊卡里亚村子里一位有创造力的青年诗人想出来一个新的,后来非常成功的主意。他令合唱歌队里的一个人向前来,同那个走在游行队前面吹笛子的乐队里的领袖说话。这个人可以走出行列之外。他说话时,挥手做手势(就是说他一个人“演”,别人只是在旁站着唱),问了一大堆的话,那个乐队长便按着诗人在开演之先写在纸卷上的话回答他。

这种述说狄俄尼索斯酒神或另一个神的故事的现成的草率的谈话——对话——立刻受到民众的欢迎。从此以后,每逢狄俄尼索斯神会时,必有“扮演”的一幕,不久这“扮演”被看作比神会本身与咩咩之声重要得多了。

埃斯库罗斯是“悲剧作家”中之最成功者,在他长长的一生中(自公元前五二六年至前四五五年)写了不下八十出戏,他大胆进行一步,将一个“演员”改为两个。一代之后,索福克勒斯又由两个“演员”改为三个。后来欧里庇得斯在公元前第五世纪中开始写他可怕的悲剧时,他愿意用多少“演员”就用多少。在阿里斯托芬所写的嘲笑一切的人与物,连奥林匹斯山上的神也被嘲笑到的著名的喜剧里,唱歌队已经变为旁观者,站在主要演员的后面,当剧中的英雄在舞台的前部犯一件违背上帝的意志的罪恶时,只唱一声“这是一个可怕的世界”。

这种新方式的戏院需要一个适当的布置,不久每个希腊都市都在附近的山上切出一个戏院来。观众们坐在长条的木凳上,面向着一个大圆圈(就是中国戏院的池子或花厅)。这边的半个圆圈便是戏台,演员与唱歌队站在此处。他们的后面是一个帐幕,他们在那里化装,用大的泥制的面具表现演员们的快乐与笑,或不快乐与哭。

一旦悲剧成为希腊人生命中必需的部分之后,人民将它看得非常重要,从来没有人到戏院子去让他的脑筋休息过。一出新排的戏变成与一个选举一样的重要,一位成功的戏剧作家比一位刚凯旋的军官所受的光荣还大。

波斯战争

希腊人如何抵抗亚洲的侵略以保护欧洲与如何将波斯人逐出爱琴海

希腊人从那些做过腓尼基人的学生的爱琴人那里学会贸易的技术。他们开辟了腓尼基式的殖民地。且又改良腓尼基的贸易方法,与外国雇主通商时更多用银钱交易。在公元前第六世纪时,他们在小亚细亚沿岸设立很坚固的根据地,并且很快地夺了腓尼基人的商业。这事情当然使腓尼基人不满意,但他们不够强盛,所以不敢冒险与他们的敌人作战。他们坐待机会,居然没有等空。

在前面一章内我已经告诉你一个低微的波斯游牧部落,怎样地忽然出征,克服了西亚大部分的地方。但是波斯人太文明了,不愿劫掠他们的新臣民。每年的进贡他们已经满意了。他们到了小亚细亚沿岸时,要求在吕底亚的希腊殖民者承认波斯王为他们的宗主,纳给他们一宗规定的税。希腊的殖民地拒绝这个要求,而波斯人不听。希腊的殖民地于是求救于本国,战局因此便开展了。

实在的情形是如此的,波斯王认为希腊的都市国家是一个很危险的政治制度,给别的认作大波斯王的奴隶的人民一个坏榜样。希腊人因为他们的国家远在爱琴海之外,当然享受相当的安全。但是他们的老仇人,腓尼基,挺身出来,允许给波斯人援助与计划。

如果波斯王肯出兵,腓尼基人便担保供给他们所需要的船只,运送他们到欧洲。这是在公元前四九二年,亚洲准备去剿灭欧洲新起的势力。

波斯王给希腊人一个最后的警告,派了几个使者去向他们要“土与水”,作为他们顺服的象征。希腊人立刻把这些使者投在附近的井里,请他们尽量去取“土与水”。如此之后,和平当然是不可能的了。

但是奥林匹斯高山的神们已经看好了他们的子女,所以载着波斯军队的腓尼基舰队到了亚多斯山边时,那位风神便吹起他的嘴巴,直吹到他脑门上的血管几乎破裂了。腓尼基的舰队便消灭在一个可怕的飓风里,波斯的军队全体都溺死了。

两年之后,开到了更多的波斯军队。这一次他们渡过爱琴海,在马拉松附近登岸。雅典人一听到这个消息,立刻派出一万兵去守住马拉松平原周围的小山。同时派了一个善于疾走的人到斯巴达去求救。

但是斯巴达向来嫉妒雅典的声望,拒绝他们的要求。别的希腊都市效法斯巴达,都不肯相助,只有一个微小的普拉提亚是例外,送去了一千个人。在公元前四九〇年的九月十二的那一天,雅典的司令米太亚德,率领这一小队去与浩大的波斯军应战。他们冲破了波斯的箭雨,他们的枪林震撼了向来没有遇到如此劲敌的、溃乱的亚洲军队。

那天晚上,雅典人仰望着被那些燃烧的船的火焰所映的酱紫的天空,人人心里都很焦虑地等待新消息。来向北去的路上飞起一团小小尘土。这是那个疾走的人,斐力庇第斯。他倒下了,气息奄奄地已经离死不远了。只在几天前,他刚从斯巴达送信回来,立刻就赶上了米太亚德。那天早上他还在前线作战,后来他自告奋勇要给他所爱的城报告胜利的消息。人们看见他跌倒在地上,急忙过去扶他,他低声说一句“我们得胜了”,便死了,他这样的一个光荣的死,无人不羡慕的。

至于波斯人呢,自从失败之后,设法在雅典附近的地方登岸,但是他们看见沿岸都有军队驻守,便悄悄地走了。因此希腊的土地又得一度的和平。

他们等待了八年,在这时期内希腊人没有懈怠。他们知道最后的攻击是必来的,但他们对于避免危险的良法,大家主张不一致。有人主张扩充陆军。有人说一个强大的海军是胜利所必要的。两党的领袖一个是阿里斯蒂底斯(陆军的领袖),一个是狄密斯托克利(海军的领袖),争执得很厉害,所以什么事都没有做。直到阿里斯蒂底斯被逐之后,狄密斯托克利才有机会尽量建造军舰,将比雷埃夫斯改成一个坚强的军港。

公元前四八一年,浩大的波斯军队又在希腊北部的色萨利省出现了。在这个危险期间,希腊的陆军大都市斯巴达,被推为总司令。但是斯巴达人只要他们自己的地方不受攻击,希腊北部发生任何危险是不管的。他们忽略了保守希腊各处的要隘。

列奥尼达统率的一小队斯巴达人,受命去保守那条在高山与大海之间的要隘,这就是色萨利通南部诸省的要道。列奥尼达谨遵这个命令,奋勇应战,以保守那个险要。但有一个名叫艾菲阿尔蒂斯的奸细,认识梅立斯小路,偷偷地带了一队波斯兵,穿过几座小山,来抄列奥尼达的后路。他们在温泉关(德摩比勒隘口)附近打了一场恶战。等到夜间,列奥尼达同他的忠心的兵士们全都战死,埋在敌尸之下。

这个险要一失,希腊大部分的土地便都落入波斯人手中。他们开进雅典城,将雅典的守备队从雅典卫城的山顶上抛下来,放火把城烧了。人民都逃往撒拉米斯岛。一切好像都完了。但在公元前四八〇年的九月二十那一天,狄密斯托克利压迫波斯的兵舰在撒拉米斯岛与大陆之间的海峡里开战。在几小时之内,他将波斯舰队毁去了四分之三。

这样一来,德摩比勒隘口的胜仗尽成泡影。薛西斯王被迫退兵。

他声明在明年一定要有一个最后的分晓。他带了他的军队到色萨利,在那里等待春天的到来。

这一次,斯巴达人才知道时局的紧急。他们离开了在科林斯地峡所建筑的墙壁的安全地带,在保萨尼亚斯的统率之下,去与波斯的马多尼斯将军应战。在普拉提亚附近,希腊联军(从十二个都市里招募的十来万人)进攻三十万敌兵。希腊的重步兵又冲破了波斯的箭锋。

波斯的军队像以前在马拉松一样又打了败仗,这一次他们可是一去不复返了。很奇怿的就是在希腊的陆军在普拉提亚打胜仗的同一天内,雅典的舰队在小亚细亚的米卡尔海角附近也歼灭了敌人的舰队。

亚洲与欧洲的第一次战争这样告了结束。雅典获得很大的光荣,斯巴达也打得很好很勇敢。这两个都市若能彼此和好,若能忘掉他们的嫉妒,可以成为强大的希腊合众国的领袖。

但是可惜,他们把那个得胜的热烈的时间轻轻放过。同样的机会再也不回来了。

想爆料?请登录《阳光连线》( http://minsheng.iqilu.com/)、拨打新闻热线0531-66661234,或登录齐鲁网官方微博(@齐鲁网)提供新闻线索。齐鲁网广告热线0531-81695052,诚邀合作伙伴。

《做自己的女王》在线阅读

《做自己的女王》在线阅读

最新传记完整记录美国版“女诸葛”内心强大而又细腻动人的心路历程:命运偏爱勇者。[详细]
齐鲁网 2018-08-05
《演说赢天下》在线阅读

《演说赢天下》在线阅读

当演说成为一种影响力和一门生意[详细]
齐鲁网 2018-08-05
《融创孙宏斌》在线阅读

《融创孙宏斌》在线阅读

全球商业竞技场上的野蛮人、颠覆者、大玩家[详细]
齐鲁网 2018-08-05
《人工智能》在线阅读

《人工智能》在线阅读

中国人工智能战略已由概念走向产业实践,中金资深财经专家商业前沿力作,详细解读智能工业、农业、商业、国防、教育、金融、服务7大当下的...[详细]
齐鲁网 2018-08-05
《欧•亨利短篇小说精选》在线阅读

《欧•亨利短篇小说精选》在线阅读

小人物的悲欢啼笑中,藏着世界本来的模样。[详细]
齐鲁网 2018-08-05
《寻求灵魂的现代人》在线阅读

《寻求灵魂的现代人》在线阅读

《寻求灵魂的现代人》不仅是心理学大师荣格的代表作,更是20世纪心理学体系的代表作,内容汇聚荣格的一生思想精华,对于时代的心理危机,荣...[详细]
齐鲁网 2018-06-13
《投资的逻辑:中国式股市投资心理学》在线阅读

《投资的逻辑:中国式股市投资心理学》在线阅读

股市操盘手良心奉献:别再相信巴菲特索罗斯宏观经济和价值投资高论、公司未来的盈利故事,施洛斯的有限理性、保本投资对中小散户更为简单有...[详细]
齐鲁网 2018-06-13
《忍住!别插手!让孩子独立的自我管理课》在线阅读

《忍住!别插手!让孩子独立的自我管理课》在线阅读

让孩子从3岁开始学习独立的自我管理课! 每个孩子都值得拥有独立的人生![详细]
齐鲁网 2018-06-13
《警犬汉克历险记.第一辑》在线阅读

《警犬汉克历险记.第一辑》在线阅读

一套关于成长、勇气、冒险、幽默的儿童文学作品。[详细]
齐鲁网 2018-06-13
《中国不可无岳飞》在线阅读

《中国不可无岳飞》在线阅读

用真实的历史,为您再现民族脊梁岳飞的另一种叙述[详细]
齐鲁网 2018-04-18
《小尾巴奇遇记》在线阅读

《小尾巴奇遇记》在线阅读

放飞想象力,让孩子在欢笑中成长。[详细]
齐鲁网 2018-04-18
《重建依恋:自闭症的家庭治疗》在线阅读

《重建依恋:自闭症的家庭治疗》在线阅读

北京大学自闭症研究专家易春丽重磅力作,10余年治疗经验跃然纸上,致前行路上孤独不孤单的你![详细]
齐鲁网 2018-04-12
《货币里的中国史》在线阅读

《货币里的中国史》在线阅读

货币里的中国史,透过钱眼看中国。[详细]
齐鲁网 2018-04-04
版权所有: 齐鲁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9062847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503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6002
通讯地址:山东省济南市经十路81号  邮编:250062
技术支持:山东广电信通网络运营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