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欧•亨利短篇小说精选》在线阅读(5)

来源:齐鲁网

作者:欧•亨利

2018-08-05 13:18:08

苹果的诱惑

走出乐园城已经二十英里了,在距离日出城还有十五英里的地方,比尔达·罗斯勒住马,打算停下来休息。鹅毛大雪已经下了一整天,路上的积雪层足足有八英寸,根本看不清路况。再加上还有挺长的路要赶,而且都是一些崎岖不平的山路,这样的路况就算在白天行车都要揣着十二万分的小心,不然一不留神就可能丧了命。更何况现在天已经黑了,大雪丝毫没有停下的迹象,就更不能继续往前走了。比尔达这么念叨着,让那四匹健壮的马儿停下,然后将自己的担忧和决定告诉给车上的五名乘客。

第一个跳下车来的是一个法官,他叫梅尼菲,和大多做官的人一样,一副永远把自己摆在领导的位置上的模样。随后另外三名乘客也走出了马车,在这位法官的带领下他们一会儿抱怨,一会儿妥协,一会儿又要求涉险坚持赶路。马车里的第五名乘客是位年轻的女士,只有她没有下车,一直待在马车里。

比尔达驱赶着马车来到第一座山峰的山肩处,道路的两边有黑色的木栅栏,用以提示道路边缘。距离一个较高的栅栏大约五十码的地方,有一栋小房子,房顶被积雪覆盖住,看过去像是白色画面中的一块墨迹。在经历过积雪的困扰和担心之后,这一栋小房子的出现,让走下马车的四名乘客像孩子一样欢呼雀跃起来,他们一起叫嚷着向那栋小房子走去。到了小房子门前,他们一边叫着屋里的主人,一边敲打着门窗,可是屋里却一片沉默,这让他们的情绪有些暴躁。最后,他们破门而入。

还留在马车里的人,听着从那栋小房子里发出的嘈杂声,有碰撞声也有叫嚷声。过了一会儿,小房子便被温暖的火光填满,火焰越烧越旺,像那群人的心情一样明快地跳动着。之后,那群探险者又回到了马车旁边,梅尼菲用他那比号角还要嘹亮、高亢的声音宣布:“我们得救了。”

随后,他开始介绍他的发现,他说那个房子已经没人住了,所以家具不是很多,但幸运的是房子里有个很大的壁炉。他不无骄傲地说他们在屋后的柴房里找到好多柴火。这么一来,这个寒冷的夜晚就不会那么难熬了,他们至少可以在暖和的房间里住上一晚了。另外,最让车夫比尔达惊喜的还是那个屋子旁边的马厩。那个马厩虽然有些破旧,但好在可以使用,此外,房间的阁楼上居然还有干草。

“先生们,”比尔达坐在驾驶马车的位置上,他已经用毛毯和大衣将自己包裹得很严实了,他继续喊道,“把栅栏卸下两块,好让我的马车可以直接过去。我还想着我们今晚只能在屋外过夜了呢。这栋房子的主人名叫雷德鲁斯,是个上了年纪的男人,今年八月刚被送去了精神病院。”

四位男乘客很配合,立刻跑向被白雪掩埋得很深的栅栏。马儿在比尔达的驱赶下,穿过栅栏的缺口,艰难地在斜坡上攀爬,费了好大力气,才来到小房子门口。比尔达帮着两位乘客把行李卸下马车,梅尼菲法官则绅士般地将马车门打开,行了个脱帽礼。

“加兰小姐,我不得不向您宣布一个消息,”他说,“我们的行程被迫中止了。车夫说天气太恶劣,再说了又是晚上,驾驶马车会非常危险,稍不留心就会酿成惨剧。所以,眼下我们只得在这栋小房子里度过一晚。或许这对于女士来说会有些不便,但我希望您可以打消其他顾虑。我仔细地检查过这栋小房子,在这样的雪夜能够保暖是它最大的功能了。我相信您会觉得很舒服的。请允许我扶您下车吧。”

这时,一个风车公司的员工出现在法官的身边,他叫邓伍迪。其实他叫什么、在哪里工作等都不重要,这只是一场旅行,乘客间没有必要太了解彼此,就算不知道对方的姓名也是很正常的。只是对于一个总是喜欢挑战法官的人来说,这个名字我们就有必要知道了,如此,才显示对他的尊敬。

邓伍迪轻松地喊:“麦克法兰太太,看来您不得不下车了。这栋小房子虽然没有帕尔默大酒店那么舒适,可它至少可以阻挡大雪,而且离开这儿时,也不会有人检查您的行李,看看您是不是不小心把酒店里的东西放在里面了。现在,房子里面已经生了火,不仅可以驱除身上的潮湿和寒气,火光还会把讨厌的老鼠赶走,我保证您会觉得舒服的,放心吧。”

就在两人努力说服麦克法兰太太之时,还有两个乘客正在按照比尔达苛刻的命令,和马匹、缰绳,还有地上厚厚的积雪僵持不下。突然,一个高亢的声音传来,它来自其中一个劳动志愿者:“喂!拜托你们,快点把所罗门女士请下马车好吗?喂,站住!给我老实点,你这个不听话的畜生。”

此处先说说女士几个称呼的由来:从乐园城到日出城的旅途,相对于漫长的人生来说,这是很短了,所以没有必要弄清楚同行的路人都叫什么名字。但是对于梅尼菲法官来说,考虑到他的年龄和声望,他这样在女士面前做自我介绍也是无可厚非的。所以,作为回应,那位女乘客细言细语地说了自己的姓氏。但她的声音太小了,以致这个姓氏传入每个人的耳朵里的声音都不大一样。不得不说,可能是这些男士太过固执己见了,又或是因为相互间存在的嫉妒,所以大家都不愿意承认别人听到的是正确的,他们坚持自己所听到的发音,用不同的姓氏称呼她,比如,加兰、麦克法兰,或是所罗门。那位女士呢,也没有追究他们的错误,不管他们怎么称呼,她一律答应,因为在这样一个旅途中,她没有必要和他们显得太过热络,而且太过在意别人的称呼,也会显得太小家子气了。只不过短短的三十五英里的旅途,叫错名字又有什么关系,其实“旅伴”这两个字就已经够用了。

一会儿的工夫,马车上所有的东西都搬到了小屋子里,而且都当成了取暖的工具,比如长袍、垫子……马车上所有的人围坐在炉火边,形成一个半圆形,那位女士就坐在最靠近火炉的地方,也就是半圆形的末端。她端庄地坐在这些男士为她准备的垫子上,就像是她的臣民为讨好国王而刻意准备的王位。她背靠着被长袍包裹的木箱和空木桶,这样既舒适又能抵挡从门窗的缝隙里钻进来的寒风。女士双脚伸直,将穿着的鞋袜靠近火源,这样就方便烘烤了。她摘掉了手套,不过颈上的毛皮围脖却始终戴着,且她一半的面颊也藏在里面。借着一跃一跃的炉火,只能看到一半的面容,虽然只有一半,但却足以让人确定那是一张青春美丽的脸。她举手投足间自成一体的优雅,散发着一种女性特有的魅力,从她那恬静安然的神情中,可以看出她对于自己美貌和得体举止的自信。

此时,男性特有的一种心理,点燃了炉火旁男士们的骑士精神和男子汉的保护欲,他们开始争相献媚,想尽一切办法地让这位女士更加舒适。这位女士呢,也不加推让,将这些关心全部接纳,她的表现很随意,就像是花朵接受甘露那样自然。对于这些讨好的行为和呵护的举动,她没有小女生的那种骄纵,没有孤芳自赏的清高,也没有太过冷漠,她的所有表现,简直是恰到好处。

外面起了狂风,大片大片的雪花被风舞着肆意飘洒,偶尔也会有一些雪花钻过门窗的缝隙进入屋子,朝着那六位男士的后背不断袭击。可就算这样,这个夜晚仍然让有的人感觉美好。在今晚,梅尼菲法官扮演着律师的角色,委托人是天气,而当事人就是暴风雪。他努力地为他的当事人辩护着,目的就是要让那些瑟瑟发抖的陪审员相信,这个房间到底有多么的温馨,就像是沐浴在温煦的春天。他不停地说着好多的奇闻趣事,那些故事中充满了风趣幽默,当然还有律师独有的诡辩,虽然这些故事听来登不了大雅之堂,但却成功感染了听故事的人。这种快乐的感染力让每个人都无法抗拒,所以其他的人也都尽自己的所能贡献出自己的那份快乐。就连那位女士也情不自禁地加入这快乐之中了。

“我认为这很迷人。”她的语速很慢,声音像水晶般清脆悦耳。

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一个人站起来看看这间屋子,就像是一个幽默风趣的探险家。但是在这间屋子里已经找不到一丝雷德鲁斯老人居住的痕迹了。比尔达·罗斯被大家央求着讲一讲关于这个隐居老人的故事。

马匹已经被安置妥当,乘客们也都舒适地待在这个温暖的屋子里了,所有的问题都迎刃而解,所以比尔达原本紧张的情绪也得到了缓解,重新变得平易近人、和颜悦色了。“那个老家伙啊,”他调侃道,“他已经在这里生活二十多年了,不过从来都不和任何人打交道,对于别人的有意接近,他也总是避之不及。如果有人从他的小房子前面走过,他会马上把探出的头缩回去,然后砰的一声把门关上。

“这座小房子的阁楼上,还有一个纺车,到现在都保存得很好。在此之前他一直到泥口那边山姆蒂的商店买一些食品和烟草,今年八月的时候,他又来山姆蒂的商店,奇怪的是他身上披了一件红色袍子,还告诉山姆蒂说他是所罗门国王,希巴女王要来拜访他。他还把他所有的积蓄,哎哟,满满一袋子的银币呀,丢到了山姆蒂家的水井里。他对他说:‘如果希巴女王知道我有一点点钱,就不会来看我了。’大家听了那老头的疯言疯语,又看到他把钱丢到水井里,这才把他送到精神病院去。”

“他过去经历过很浪漫的爱情吗?是那场风花雪月让他一个人生活在这个地方吗?”一个年轻的经销商打断比尔达的叙述,突

然问。

“不,”比尔达回答,“我从来没听谁过说。我想可能是寻常的烦恼导致他精神失常的。他们说,在他年轻时只和一个年轻的姑娘恋爱过,后来分手了。在他披着红袍子去扔掉所有的银币之前,我可没听说过任何关于他的浪漫爱情故事。”

“哇!”梅尼菲法官大声感慨道,“显然,这是一个人一厢情愿的案件,对,准是这样。”

“不能这么说,先生,”比尔达继续说,“这样认为可不对,其实他们两个已经订婚了,但没能结婚。乐园城的马默杜克·马林和雷德鲁斯的一个老乡认识,有一次他们遇见聊起来,他听这位老乡说雷德鲁斯其实是一个很不错的小伙子,就是家里太穷了。和他订婚的那位姑娘叫爱丽丝,也许是别的什么,这个我也记不清了。他说那个姑娘很漂亮,就是当你和她同行的时候,你会很愿意替她买票的那种女孩。可是后来那个小镇又来了一个小伙子,他的家境很好,出手也很阔绰,不仅有四轮马车和矿山的股票,还有大把的空闲时间。尽管那时爱丽丝已经和雷德鲁斯订婚了,可她却和那个纨绔子弟交往密切。后来,有人看到雷德鲁斯和爱丽丝小姐在门口谈话,时间不长。临走前,雷德鲁斯还很绅士地向她脱帽行礼。再后来,这位老乡也就没在那个小镇看到过雷德鲁斯了。”

“那,那个姑娘后来怎样了?”那个小伙子又问。

“我也不知道了。”比尔达说,“我知道的已经全告诉你们了,无论你们怎么问,我也没办法告诉你们下面发生的故事了。我所知道的也只有这些了。”

“真是个伤感……”梅尼菲法官还没把话说完,唯一的一位女士的声音传来。

“好一个迷人的故事!”年轻的女士用比故事更加迷人的声音说。随后大家都陷入了沉默,屋子里只能听到外面嗖嗖的风声和炉火中劈柴燃烧的声音。那些男士所坐的地方,无非是用一些外套和杂散的木板块垫起来的,虽然能隔些凉气,但坐久了肯定不舒服。这时,那个风车公司的员工站了起来,可能是想缓解一下屁股坐久了的酸痛。

突然,他发出了一个如同胜利般的欢呼声。他急匆匆地从一个昏暗的角落赶回房间,手里拿着一个像轴承一样的东西。当他走近时,人们才发现他手里拿的竟然是一个诱人的苹果。这个苹果很大,外皮上有些斑点,不用说,这是一个品质很好的苹果。它绝对不可能是雷德鲁斯留下的,因为他八月份就离开了这里,如果是,那么苹果早就发霉了。他是在一个高架子上的牛皮纸袋中发现的,能够肯定的是,一定是有人在这里用过午餐,只是走的时候忘了带上它了。

因为这个苹果,邓伍迪又一次成为令人瞩目的焦点。“看看我发现了什么,麦克法兰太太!”他大声喊着将握着苹果的手高举起来,在火光中,苹果诱人的红色已经变得色彩斑斓。而那位女乘客只是淡然一笑—她总是那么恬静。

“好一个迷人的苹果啊!”她说话的声音很低,但所有的人都能听清楚。

突然,梅尼菲法官感觉到了一种羞辱,他觉得自己被打垮了,被压碎了。为什么发现苹果的不是他,而是那个粗俗的、做风车生意的家伙。为什么幸运之神不来光顾他呢?如果发现这个苹果的人是他,那么他一定会让苹果的出场更有趣味。他会假定一个情景、一段演说,或者是一段即兴的发挥,总之一定会巩固自己现在的主角地位。可是现在,这位女士正满脸笑容地看着这个十分滑稽的、叫邓伍迪的人,就好像这个家伙做了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这个做风车生意的年轻人开始膨胀了,此刻他好像成了风车,众人的注视就是助他飞快转动的风,他成了今夜的明星。

这个欣喜若狂的小伙子正拿着被他视若珍宝的苹果,享受着众人对他的注视;而另一边,足智多谋的法官则在思考着怎样收复失地。梅尼菲走上前去,把苹果从邓伍迪的手中接过来,法官的派头尽显无遗,他那肥嘟嘟的脸上堆着标准的绅士笑容。原本诱人的苹果显然已经成了第一号证物。“这个苹果太好了。”他称赞道,“我们都曾在这个屋子里探寻过食物,可是你的发现让我们这里所有的人的成绩归零了。我有一个提议,我们就把这个苹果当成一枚胸章、一个奖品,奖励给我们这里最具智慧、最懂女人心思的那个人。”

听到这个提议,所有的人都拍手响应,只有一个人冷冷地说:“说起来容易,不好实施啊。”这个人就是那个年轻的代理商。另外一个没表态的人,就是找到苹果的那个做风车生意的人。本来众人的焦点应该是他,可是转瞬间投在他身上的聚光灯熄灭了。他怎么也没想到那个苹果会变成一个奖章性的玩意儿,他原本想把它分了,然后用苹果籽做一个小游戏,作为大家的娱乐节目。他设想把苹果籽贴在额头上,一个苹果籽就代表他认识的一个姑娘,当然其中一个一定是麦克法兰太太,如果哪一个掉下来就代表……可是现在一切都成了泡影。

“苹果,”梅尼菲法官开始面对陪审团展开了他的第一轮陈述,“显然现如今苹果已经成了极为平凡的东西,地位也不比从前那么高了。而且在任何的商业活动和烹饪料理上,苹果的出现已经变得很是频繁,因为不稀有,所以不能称之为高档。但在古代,苹果的境遇则完全不同。打开《圣经》,或是看一段历史、一个神话传说,那里面有庞大的证据证明苹果一直是贵族的水果。当我们想要描述一个事物十分珍贵的时候,我们会把它比喻成苹果,说成‘如同苹果的明珠’。在我们常用的谚语中,还将苹果说成‘银苹果’。我敢说再也没有植物的果实能够被赋予这么多含义了。有谁没有听过希腊神话中夜神的女儿所负责看守的金苹果树?而每个人都奢望得到那个金苹果。我想我不需要再提醒各位关于苹果的事件中最重要的那个,如果不是我们的祖先偷吃了禁果,我想他们也不用从伊甸园来到人间了。”

“像这样的苹果,”做风车生意的男人抛开一切感性的文字,客观地说,“像这样的苹果,在芝加哥的市场上每桶可以卖到35美元。”

“现在,我提议,”梅尼菲法官给了打断他说话的人一个纵容的微笑,之后继续说道,“我们在这个小屋子里必须待到天亮,虽然这个屋子足够温暖,但漫漫长夜我们得想办法打发,否则时间太难熬了。我建议我们把这个苹果先交给加兰小姐,此时这个苹果已经是一个奖励,它代表了伟大的人类思想。而加兰小姐本人也暂时不属于她自己了。”梅尼菲法官向加兰小姐深深地鞠了一躬,充满了古典韵味,之后继续说,“她现在代表的是她的性别,是全部女性的缩影和化身。我敢说她的勇气和智慧已经是上帝的杰作了。她现在就以这样的身份参加到我们接下来的比赛中,并且给出最终的判断。

“就在几分钟前,我们的朋友为我们讲述了一个关于小屋主人的浪漫故事,虽然很有趣,但只是零星地描述,而且故事不完整。对于我个人而言,这个故事已经在我的头脑中展开了一段唯美的臆想,我也想让大家根据这个故事来揣测一下主人公的想法,做一个想象力的训练—简而言之,就是编故事。让我们利用这个机会,每个人都讲述一个关于这两个主人公的自己版本的故事。就从这对情侣在大门口分手时开始讲起,也就是从罗斯先生中断的那里讲起。故事的延续不能脱离主线,结局必须与故事的背景和内容相符合,但不能把整件事情的责任都归咎于那位小姐身上,我们需要给雷德鲁斯的疯狂行为和他隐居的生活找一个更好的理由。当我们每个人都讲完自己的故事后,加兰小姐就可以凭借自己的感觉,完全从女性的视角出发,选出那个最让她钟爱的爱情故事,那个完全契合她心目中雷德鲁斯性格的,完全符合她心中所想的那位订婚女士观点的故事。这个苹果就赐给那个人。如果你们所有的人都同意,那么我很愿意从邓伍迪先生那里听到第一个故事。”

最后一句话,可谓在对手不作防备的时候,来了一个突然袭击。但是做风车生意的人可不会被轻易打倒,这小小的进攻,他还是有力招架的。“好啊,这个想法简直棒极了,法官大人,”他很高兴地说,“这就如同自己编写一个短篇故事,不是吗?我可曾在斯普林菲德尔的一家报社做过记者,记得当时版面上还缺少一点内容,于是我立刻编造了一个。我想,这下我可以大展拳脚了。”

“我认为这个想法很有趣,”那位女乘客用欢快的声音说,“就像做游戏一样。”

梅尼菲法官径直向那位年轻的姑娘走去,并且殷切地将苹果递到了姑娘的手上,说:“曾经,帕里斯就是像这样把金苹果送给了世界上最美丽的姑娘。”

想爆料?请登录《阳光连线》( http://minsheng.iqilu.com/)、拨打新闻热线0531-66661234,或登录齐鲁网官方微博(@齐鲁网)提供新闻线索。齐鲁网广告热线0531-81695052,诚邀合作伙伴。

《寻求灵魂的现代人》在线阅读

《寻求灵魂的现代人》在线阅读

《寻求灵魂的现代人》不仅是心理学大师荣格的代表作,更是20世纪心理学体系的代表作,内容汇聚荣格的一生思想精华,对于时代的心理危机,荣...[详细]
齐鲁网 2018-06-13
《投资的逻辑:中国式股市投资心理学》在线阅读

《投资的逻辑:中国式股市投资心理学》在线阅读

股市操盘手良心奉献:别再相信巴菲特索罗斯宏观经济和价值投资高论、公司未来的盈利故事,施洛斯的有限理性、保本投资对中小散户更为简单有...[详细]
齐鲁网 2018-06-13
《忍住!别插手!让孩子独立的自我管理课》在线阅读

《忍住!别插手!让孩子独立的自我管理课》在线阅读

让孩子从3岁开始学习独立的自我管理课! 每个孩子都值得拥有独立的人生![详细]
齐鲁网 2018-06-13
《警犬汉克历险记.第一辑》在线阅读

《警犬汉克历险记.第一辑》在线阅读

一套关于成长、勇气、冒险、幽默的儿童文学作品。[详细]
齐鲁网 2018-06-13
《中国不可无岳飞》在线阅读

《中国不可无岳飞》在线阅读

用真实的历史,为您再现民族脊梁岳飞的另一种叙述[详细]
齐鲁网 2018-04-18
《小尾巴奇遇记》在线阅读

《小尾巴奇遇记》在线阅读

放飞想象力,让孩子在欢笑中成长。[详细]
齐鲁网 2018-04-18
《重建依恋:自闭症的家庭治疗》在线阅读

《重建依恋:自闭症的家庭治疗》在线阅读

北京大学自闭症研究专家易春丽重磅力作,10余年治疗经验跃然纸上,致前行路上孤独不孤单的你![详细]
齐鲁网 2018-04-12
《货币里的中国史》在线阅读

《货币里的中国史》在线阅读

货币里的中国史,透过钱眼看中国。[详细]
齐鲁网 2018-04-04
《我的二胎时代》在线阅读

《我的二胎时代》在线阅读

敢生还要会养,青年企业家董思阳育儿方法大揭秘。 [详细]
齐鲁网 2017-09-19
《朵拉的古诗奇幻之旅》在线阅读

《朵拉的古诗奇幻之旅》在线阅读

小学生新课标必背古诗推荐阅读[详细]
齐鲁网 2017-08-25
《一路顺丰》在线阅读

《一路顺丰》在线阅读

风华人物中国梦系列。与华为齐名的民族傲娇品牌,福布斯中国富豪榜真金白银的隐形富豪低调、霸气。[详细]
齐鲁网 2017-05-11
《小丝绸的历险故事》在线阅读

《小丝绸的历险故事》在线阅读

苏珊奶奶给孩子讲的励志、温情的短篇故事。[详细]
齐鲁网 2017-03-29
《邓文迪:女人明白要趁早》在线阅读

《邓文迪:女人明白要趁早》在线阅读

女人趁早要明白什么?爱情、权势、财富?看完本书,相信一万个读者会有一万个解读。[详细]
齐鲁网 2017-03-14
版权所有: 齐鲁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9062847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503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6002
通讯地址:山东省济南市经十路81号  邮编:250062
技术支持:山东广电信通网络运营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