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货币里的中国史》在线阅读(2)

来源:齐鲁网

作者:任双伟

2018-04-04 13:43:04

刀出齐燕

古人制作竹简,必须削竹为之,然后放在火上炙烤,沥出竹汗,是谓“杀青”。这剔具名曰削刀,先秦时已有,至今还是文房雅器。原来刀具也不尽是肃杀凌厉的,若是兼佩玉具,刻以绣文,就是活脱脱的君子之风了。

削刀本是短兵。古人于战场上左持长槊,右执短削,跃马陷战,颇有些血腥气。承平时日,敌我双方互通有无,以物易物,削刀就逐渐演化成了刀币。

刀币起源地约有三种说法,即戎狄、燕国与齐国,其中又以戎狄说最为盛行。《史记》有“山戎来侵我,齐桓公救燕”的记载,《水经注》亦说“盖齐桓公霸世,北伐山戎”。应是在春秋战国时,由于三地战事迭发,赀财往来,备极款曲,刀币便如此传诸三地了。

刀币按刀首形制可分为尖首、针首、圆首、截首和平首,按国别又有鲜虞刀、燕刀、齐刀和赵刀之分。诸刀之中,以燕国铸造的 “明”刀最为通行,亦有人将“明”字释读为“匽”“莒”“易”等字。除此,大气磅礴的齐刀、挺拔刚正的赵刀,都是刀丛中耀眼的门类。

万钱之祖

那是猋起云合的大争之世,是侧榻难息的无礼之时。历代秦君以法为尊,以诈张势,奋之爪牙,禽猎六国:破韩于伊阙,屠赵于长平,败魏于河西,诛楚于鄢郢,惊燕于易水,弱齐于济西。六国方生方死,捱运度日,皆身诛戮于前,而国灭于后矣。

秦始皇三十七年,嬴政开始了自己人生中的最后一次出巡。当驷驾路过东郡时,他突感身体不适,看着月明星稀的寡凉夜空,想起了去年此地天降陨石,荧惑守心。他自知时日无多,传召李斯交代后事:“相国啊,你说我大秦果真能传之万世么?”

李斯默不应对。

嬴政眼中泛出沉郁的底色,嗟叹道:“朕等不了许久了,这几天就颁布法令,统一六国货币为半两吧。面文就由丞相你亲自题写,铸料先用寡妇清的铜矿,实在不行……就把咸阳城里的十二金人也熔了。”

李斯不敢仰视,伏地涕泗:“陛下万年呐!”

秦始皇苦笑着:“就靠这小玩意长生罢。”

……

秦始皇三十七年“复行钱”,这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次统一货币,从此天下皆用方孔钱,至清末而不绝。

十几年后,半两钱刚刚流传于大秦帝国的各个角落,刘邦和项羽却已经进入了咸阳。

私铸乱政

贾谊如若能看到汉武帝君臣大获全胜的削藩之役,以及为了管控铸权,前后六次、长达数十年的货币改革,或许可以平复他在《吊屈原赋》中的愤懑“嗟苦先生,独离此咎兮”。

贾谊谪居长沙的第三年,有一只 鸟飞入了他的居舍。按照汉俗,此鸟为不祥之物。再与自己身有高世之才,却受遗俗之累、难以见用的飘零相类,贾谊心大不豫,于是作文排遣。那赋名曰《鵩鸟》,文中大抵是“齐生死”“等祸福”的老庄之思。至于“命不可说兮,孰知其极”等语,无不透出尘网契阔、君子命蹇的自我解脱。

数年之后,汉文帝久不见贾谊,便召其回京。只是《吊屈原赋》与《谏铸钱疏》二篇,先犯天威,再犯宠臣,文帝怒岂能抑。迎接贾谊满腹国策和一腔热忱的,是未央宫宣室殿内阴森摇曳的烛火。在那个召见贾谊的深夜,汉文帝打断了他滔滔不绝的激昂陈词,幽幽地说道:“这些国家大事你就别操心了,朕此番是想问你一些鬼神图谶的事……”

又几年,贾谊辅佐的文帝幼子按例入朝,后不幸坠马而死。贾谊伤心无状,常哭泣,不久亦死矣,年仅三十三岁。

汉武改币

盐铁会议将要结束时,大司马霍光还是没有出现。

丞相田千秋和御史大夫桑弘羊寒暄了几句,就偷空离开了。偌大的未央宫内,只留下桑弘羊和几个年轻的属官,以及与之相抗的,六十余位气势汹汹的“贤良文学”。

在霍光首肯下,由杜延年发起的这次针对“民所疾苦”“教化之要”和“前朝得失”的会议,汇聚了朝廷重臣和从天下郡国择选出的“贤良文学”。这本是一次庙堂与江湖共商国是的盛举,只是不知从何时起,却吊诡地变成了批判大会。甚或只要是武帝朝征和四年(前 89)之前的国策,就会受到“贤良文学”的无情的诘难。其意气之盛,面目之憎,像是要把旧政啖进口里,囫囵吞掉般。

一旁的属官也有不忿的,他们有的位在中朝,有的岁食千石,无谁不受汉武帝的拔擢之恩。臣心如水,如今主辱臣怒,他们少不了吹吹胡子,瞪瞪珠子。

可这些由郡国推选出来的士庶,如茂陵唐生、鲁国万生、汝南朱子伯、中山国刘子雍之流,多是久经辩场的鸿儒,虽不敢和朝廷命官卵石相较,但气骨总还是有的。于是他们每每鼓噪后,都不忘拿出汉武帝的《轮台罪己诏》来:

“朕即位以来,所为狂悖,使天下愁苦,不可追悔。”属官们缄口了。除了对先帝罪己诏的哑口无言外,他们还敏锐地发现:贤良文学所针对的“盐铁”“均输”“平淮”“算缗”“告缗”“统一货币”等事,全系御史大夫桑弘羊在前朝推行的举措。原来千夫所指的,不是民生之凋敝,而是政治之仇敌。

这本也不是一场稷下辩,而是那霍光设下的鸿门宴。

一杯苦酒,饮之不悦,不饮思渴。汉宣帝的诸位辅臣里,唯有桑弘羊久居要津,最通国策。士庶在左,朝臣在右。他避不得,亦怒不得,只能缓缓坐定,调整鼻息,等待贤良文学新一轮的发难。

少顷,汝南儒生说道:“大夫容秉,今日专说货币。高祖立国以来,铸权在地方,财货通畅。张汤自戕后,大夫署理经济事宜,收归铸权于中央。如此兴废无常,致使百姓士族竞相逐利,风俗灭息。”

寥寥数语,字字切要。他先是以刘邦为幌子,引出对桑弘羊变更祖制的质疑,稳据道德高地,然后将其和酷吏张汤类比,无视两者铸币思路的迥异,大而化之地将改革和改革者视为洪水猛兽。桑弘羊只觉得舌敝唇焦,似饮火一般。在数个月的强辩中,贤良文学把他推行的经济政策贬得一文不值。朝廷同侪却一个个做出事不关己的样子,或是如丞相田千秋一样和稀泥,或是索性和霍光一样连面都不露。今日贤良文学对收回铸权、铸造五铢一事大肆抵牾,这让桑弘羊不由得回忆起汉武帝币制改革的始末来……

王莽造泉

天下者,天下人之天下也。

为了不再出现汉哀帝时他被迫下野的窘境,为了让自己筹谋的复古大业长久留存,在天下兆民的拥戴下,王莽和平地接管了汉家江山。这种“禅让”的心法一直流传到溥仪逊位时。如此,异姓王朝的更迭甚至比正常的父死子继更加平和,亦可谓仁之至矣。

终于,这位道德家践履至尊,而天下已是末世之景:郡国并旱,亡有平岁,贼寇横行,百姓流离。

每当天地翻覆时,总有人承天立极,担纲国事,他们或是面向未来,变更旧制,或是回到过去,法祖历史。王莽选择回到尧舜之时,回到每个儒学拥趸的精神世界。于是他左手《周礼》,右手《论语》,开始建设自己心中的“理想国”。

新莽君臣在古老的文献中艰难地跋涉,他们兢兢业业地考据着《周礼》中语焉不详的名物,然后矢志不渝地将之颁行天下。于是朝堂之上出现了四辅、三公、四将、九卿、六监等新奇的官职。郡国的名称也被修改了大半,为压胜,为趋吉,为避讳,为贬抑,总归是名正言顺了。那些被收归国有的田地,倒也不称井田,而称王田,饶有平均地权的意味。至于改郊礼、变庙制、张太学、仇四夷,几乎是臻于三代时的盛景了。

其中最为重要的,还是佶屈聱牙的五均六筦,此法誓要把豪强的兼并之路扼死,争奈执法之人,尽是豪奢之辈。光是与六筦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铸币一事,前后更易之频繁,币种之博杂,冠绝今古。

开元轶事

光绪庚辰之夏,泉友杨守敬从日本国购得一部奇书。书中尽是些淫不可闻、猥亵伤雅的艳词,故其被私议为“日本第一淫书”。

杨守敬倒不十分在意,认为那不过是本满篇“都卢”“叵耐”的唐人俗刊罢了,所以除了在《日本访书志》中小赘几笔,便再无牵扯了。

稍晚些,另一位泉友将此书的内容收入到他的《集外集拾遗》中,序语也写得中肯,谓是:“为治文史者所不能废矣。”这位泉友名叫周树人。据说他在北大授课

时,也不忘与学生剖理此书之意趣。

同在北大任教过的出版家郑振铎,则已然是富溢言表的称颂了:“它只写得一次的调情,一回的恋爱,一夕的欢娱,却用了千钧的力去写。”

此书唤作《游仙窟》,作者是唐人张鷟(音同“卓”,即紫凤)。如今张鷟的名声是寂寥了些,但早先却是闻达于新罗、日本的国际文人。

张鷟年少时,曾梦见紫文大鸟,歇于庭上。其祖大喜:“吾儿当以文章瑞于朝廷”,故以“ ”为名。唐高宗调露年间,张鷟果真进士及第。

水部员半千服膺张文辞,为之奔走宣扬:“(张) 文辞犹青铜钱,万选万中。”一时公卿皆称其为“青钱学士”。青钱即是掺杂了铅、锡的铜钱,又称白铜钱,其

银白素雅,卓然于暗黄色的孔方丛中。所谓“青钱万选”,言尽了张 之才调无伦,当世罕匹。

徽宗遗韵

章惇历遍州县,进退中枢,时人称之为“承天一柱,判断山河”。王安石尚在时,章惇已是新党之重臣,荆公之肱骨。当其独掌相权,乘时报复,而故老、元辅、侍从、台省之臣,举凡旧党者,一日之间,布满岭海。

如今皇权未定,后宫弄柄,又是哲宗初年的景况了。但如高太皇太后、司马光之类的旧党巨擘,章惇尚且无惧,何况一根基不稳的向太后。章惇脱口而驳道:“按长幼,也该立申王!”

向太后一时语滞,抬眼扫了扫殿上的枢密使曾布、尚书左丞蔡卞和中书侍郎许将,右掌抵嘴,面部赧红,笑颤的胳膊把寝阁的垂帘晃得直作响。

看着向太后强忍的样子,曾布赶紧先一步笑了,轻声在章惇的耳边说道:“章相,申王有眼疾啊。”

众人绝倒。

向太后趁势直下圣谕:“便是端王了。”诸臣施礼,合依圣旨。一旁的章惇怒难自遏,低声如雷,愤然发出那句有名的判语:

“端王轻佻,不可君天下!”

章惇明白自己的末日要来了。如同王安石一样,这次他也栽在了一个女人的手里。如他预想的,他先是被任命为山陵使,贬出京城,再被贬到越州,远离政治中心,最后被贬到了雷州,去了天涯海角。

一年后,向太后崩,赵佶终于露出獠牙,向旧党发难。赵佶比宋哲宗还要狠,他将以司马光为首的三百零九位旧党人物的名籍刊刻在“元祐党籍碑”上,其子子孙孙,永以为奸,此之谓永世不得超生。至此,徽宗朝的大戏正式开锣。

宋元梦华

又是凄凉时候在天涯。

寒食刚过,僧人仲殊只觉舌间寡淡,饥饿难捱了。苏东坡若在,仲殊得了接济,胸中便无一毫发事。耳听得红船歌吹,眼瞧见花外高楼,樽樽与东风相约,喝得酒面融春,俗事也尽忘了。

端的是“涌金门外小瀛洲,寒食更风流”。

独来吴中后,“三千粉黛”“十二阑干”都没了踪影,仲殊口袋空空,腹内也空空了。

可惜仲殊本是进士出身,只因生性风流,被娘子投了毒,索了半条命去。寻常的药石都苦涩难耐,仲殊的救命方子却奇得很,谓是尝尽百花,蜂蜜是也。可如今莫说是嗜之如命的蜜儿了,便是口汤饼也足了。

后来饿得狠了,他只得豁出去面皮讨了一文钱来,兑了一碗甜汤来喝。直教:

“钱如蜜,一滴也甜。”

到紧要时,平日里只够饮杯茶水,抓捧小虾,挑几颗蒸枣的一文钱,不仅甜似蜜饯,还能断送了区区性命。

太平兴国年间,崇阳县令张乖崖巡查治下,见一看库小吏的头巾下藏着一枚铜钱,文曰“太平通宝”,便夺钱诘道:“你这厮,恁地监守自盗。左右,叉出去杖四十。”

那小吏倒也不是微末出身,颇有些硬气的,勃然道:“老爷好生蛮法,盗一文钱妨甚事,乃杖我耶?你能杖我,不能斩我也。”

乖崖怒而执笔,写下判词:

“一日一钱,千日千钱。绳锯木断,水滴石穿。”语罢,仗剑斩其首。百余年后,岳飞亦行乖崖之事,严令:“取人一钱者,必斩。”再后来,到了乾道年间,朝廷也颁令:“敢船载钱宝一文以上过界者,流配。”

一钱重丘山,斗粟轻粪土。

凡此种种,既有驭下严明的缘故,亦缘于大宋的“钱荒”。

想爆料?请登录《阳光连线》( http://minsheng.iqilu.com/)、拨打新闻热线0531-66661234,或登录齐鲁网官方微博(@齐鲁网)提供新闻线索。齐鲁网广告热线0531-81695052,诚邀合作伙伴。

《我的二胎时代》在线阅读

《我的二胎时代》在线阅读

敢生还要会养,青年企业家董思阳育儿方法大揭秘。 [详细]
齐鲁网 2017-09-19
《朵拉的古诗奇幻之旅》在线阅读

《朵拉的古诗奇幻之旅》在线阅读

小学生新课标必背古诗推荐阅读[详细]
齐鲁网 2017-08-25
《一路顺丰》在线阅读

《一路顺丰》在线阅读

风华人物中国梦系列。与华为齐名的民族傲娇品牌,福布斯中国富豪榜真金白银的隐形富豪低调、霸气。[详细]
齐鲁网 2017-05-11
《小丝绸的历险故事》在线阅读

《小丝绸的历险故事》在线阅读

苏珊奶奶给孩子讲的励志、温情的短篇故事。[详细]
齐鲁网 2017-03-29
《邓文迪:女人明白要趁早》在线阅读

《邓文迪:女人明白要趁早》在线阅读

女人趁早要明白什么?爱情、权势、财富?看完本书,相信一万个读者会有一万个解读。[详细]
齐鲁网 2017-03-14
《封语江湖》在线阅读

《封语江湖》在线阅读

书中的传奇均为亲历,书中的江湖就是历史,奉献一个本真的我,向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致敬 [详细]
齐鲁网 2017-03-14
《我们都是蒲公英,飘着飘着就散了》在线阅读

《我们都是蒲公英,飘着飘着就散了》在线阅读

一本追忆童年的诚意之作[详细]
齐鲁网 2017-02-27
《医学的未来》在线阅读

《医学的未来》在线阅读

中国顶级医学专家学者畅谈人类医学的发展大计,为健康中国建言献策,对科学与玄学的超越[详细]
齐鲁网 2017-02-19
《积极的情绪,自信的孩子》在线阅读

《积极的情绪,自信的孩子》在线阅读

媲美《游戏力》的又一美国国家亲子出版奖大奖作品!是时候关注孩子的内在成长了!用倾听、理解和支持,构建孩子内心积极乐观的正向能量;培...[详细]
齐鲁网 2016-11-16
《小众时代》在线阅读

《小众时代》在线阅读

从0到1的价值永远大于从1到N[详细]
齐鲁网 2016-10-20
《人间乐》在线阅读

《人间乐》在线阅读

晚清时期,家世显赫的许家小姐凝脂,因为偶然失贞,又恰逢目睹了殷夫人为力证清白选择自尽的一幕,由此初次窥见女性的命运。[详细]
齐鲁网 2016-10-13
《光芒纪》在线阅读

《光芒纪》在线阅读

都市版《甄嬛传》+中国版《穿Prada的恶魔》+时尚版《中国合伙人》。翻开你就停不下来![详细]
齐鲁网 2016-10-13
《中道的医学》在线阅读

《中道的医学》在线阅读

本书汇聚各文明医学传统,回归人类智慧源头[详细]
齐鲁网 2016-10-08
版权所有: 齐鲁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9062847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503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6002
通讯地址:山东省济南市经十路81号  邮编:250062
技术支持:山东广电信通网络运营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