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我们都是蒲公英,飘着飘着就散了》在线阅读(9)

来源:齐鲁网

作者:李勋阳

2017-02-27 01:09:02

第16章 女同学

姐姐和雪云姐每天一大早都是高高兴兴地上学去,颠儿颠儿地放学回来,到了家还把学校的事儿说个没够,这不仅叫黑蛋羡慕嫉妒,连只有三岁的猪弟弟也羡慕不已。他俩都在想,学校到底是什么地方,有那么好吗?不仅如此,她俩还经常带一些女同学到家来:“妈,这是我们班的同学,名叫王小燕。”

黑蛋和弟弟一看她们这同学就喜欢上了-两只眼睛扑闪扑闪着,似乎能从里面看到另外一个世界,再加上一个小小苹果脸,红润粉嫩,都能闻到苹果的香味。

“王小燕,你家是哪个队里的?”

“四队里。”苹果脸燕语莺歌般回答。

“那就是柏树坳嘛。”母亲说。

王小燕他们四队,家家门前屋后都有几棵高大的柏树,所以村里人经常把四队叫柏树坳。不知为什么,村里人似乎对柏树坳有点地域歧视,有大人在教训自家小孩的时候,会这样骂:“真真是个笨,我真真不知道你是不是我从柏树坳捡回来的!”多半还会边骂边拧孩子的嘴。小孩子会边哭边犟嘴:“你说我是柏树坳捡回来的,我就是柏树坳捡回来的,看你还能把我咋?!”

所以听到柏树坳三个字,王小燕噘着小嘴嗯了一声。

“小燕,到我家吃饭。”雪云姐从她家走过来叫。

“她今天在我家吃饭。”姐姐说。

“我家饭已经做熟了,你家还没好,先到我家嘛。”雪云姐说着就去拉王小燕的手,姐姐紧忙拉住王小燕的另外一只手:“我家很快就好了。”

母亲已经把面条下进了开水锅里,的确就要好了。但雪云姐和姐姐却像拔河一样把王小燕扯过来扯过去,母亲劝她俩不要拉扯王小燕了,但她俩谁也不肯松手,突然王小燕尖叫了一声,她被弄疼了,眼泪哗地流出来。姐姐和雪云姐这才松开手来。

王小燕没哭出声,她蹲下来,双手交叉抱着肩,将脸架在胳膊上,梨花带雨。黑蛋走上前去:“雪云姐,你就叫她留在这边吃饭吧,下次再到你们那边吃饭。”

雪云姐无奈地返回那边。没过一会儿她就吃完了,又跑到黑蛋家,母亲请她再吃点,她坚决不吃,只是看着黑蛋他们吃。

等黑蛋他们也吃好后,王小燕、姐姐、雪云姐,还有黑蛋及弟弟一块儿玩起游戏来。很快,天色晚了,王小燕才告别了他们回自己家。

从此,黑蛋和弟弟成了姐姐和雪云姐的跟屁虫,她们不上学的时候,不管去哪儿玩,他俩都跟在她们的屁股后面。

他俩喜欢姐姐的那些女同学,除了王小燕,还有另外两个女同学也经常来这个院子里玩。按辈分来说,其中一个竟然还是黑蛋他们的“姑姑”,但他和弟弟觉得别扭,不愿意叫,被母亲、四娘和奶奶批评了多次后,黑蛋和弟弟只好开口叫“雅倩姑”。

雅倩姑的全名叫陈雅倩,长得像一个布娃娃。黑蛋和弟弟觉得她甚至比王小燕还要好看。雅倩姑最喜欢给他们讲鬼故事,也不知道她从哪儿听来那么多的鬼故事,有时讲着讲着她把自己都能吓哭了。

另外一个女同学叫李爱玲,也很喜欢讲故事,一年四季都在给他们讲《薛仁贵征东》。他们都很佩服她,那么厚的一本书她竟然都看完了,并且还能给他们讲出来。

一群小孩叽叽喳喳的,大人也觉得高兴。有时候奶奶来了兴致,也说要给他们讲个故经-她把讲故事叫讲故经-但一开口又是他们已经听过不下八百遍的顺口溜:豆芽菜,拄拐拐,担个担子做生意,一瘸一跛出了门,到了三十才回来……

第17章 奶奶和外婆

外婆搬着小脚来看她的三四个外孙子外孙女,从丹江河边南山脚下,颠了足足一个小时才到了黑蛋他们院子。

母亲站在门前的小河边大声叫着黑蛋和猪弟弟:“李智李欢,外婆来了,还不快回来。”

自从黑蛋和弟弟成了姐姐和雪云姐的跟屁虫后,弟弟也成了他的小尾巴,他走到哪儿猪弟弟也跟到哪儿。外婆到他家的时候,哥哥和姐姐还没放学,他和弟弟正在看两个小伙伴打架。

这两个家伙在玩耍的时候,其中一个不小心失手戳了一下对方的眼睛,另外一个就开始叫骂着对方父母的名字,很快两个人就扭打起来。

“咬、咬,狠狠咬。”其他伙伴不但不劝,还使劲起哄。在大家的哄叫声中,两个家伙厮扭得更加不可开交了。

“妈在喊咱俩哩。”弟弟说。

“你确定是妈在喊咱俩吗?”黑蛋问。

弟弟把头侧了侧,竖起耳朵又听了听:“妈在喊咱俩哩。”

“那妈叫咱俩干啥,你听清了没?”黑蛋问弟弟,他的耳朵没有猪弟弟的好使。猪弟弟说:“妈好像说咱外婆来了,叫咱们回去呢。”

黑蛋一听外婆来了,高兴得手舞足蹈,对那两个还打得不可开交的伙伴说:“你俩好好打,谁也不要软蛋了,回头看你们谁赢了-走,咱俩先回,看外婆去。”他拽着弟弟的肩膀就走,没走多远,就听到有一个家伙哭出声来,黑蛋摇了摇头,“真是个屁蔫蔫。”也没回头看一下就和弟弟快步离开了。

“外婆!”

“外婆!”

黑蛋和弟弟争相叫着外婆,像两只小海豚朝外婆怀里扎。外婆紧忙放下正在喝的水,一手搂一个,弟弟一屁股坐在她右腿上,黑蛋正要学弟弟的样,母亲大喝了一声:“你俩给我从外婆身上下来,你外婆现在还能盛得起你俩的重量?快给我下来!”他和弟弟乖乖地从外婆的腿上溜下来,站着依偎着外婆。外婆抚摸着他俩的头说:“我外孙乖,你俩跑到哪去耍了,黑水汗流的。”

“我们在后场里耍。”黑蛋说。

“我们看人家两个在打架。”弟弟说。

母亲问:“谁和谁打架啦?”

“宇宇和天狗。”

“那你俩都不拉架?”外婆问。

“我才不想拉架哩,要打就叫他们好好打。”黑蛋说。

外婆不禁笑了:“那你两个可不要在外边胡打架啊,要不外婆就不喜欢你俩了。”

黑蛋和弟弟一个劲地点头:“我俩不跟人打架的。”外婆又夸了一声:“我外孙乖。”

黑蛋给弟弟使了个眼色。弟弟将头撇了撇没说什么,一脸不屑,这不禁让黑蛋有些冒火,咽了口唾沫强忍住没有对弟弟发作。

外婆从怀里掏出手绢,里面包了几颗糖果,给黑蛋和弟弟一人一颗,他们立马含在嘴里,甜进心里,美滋滋的,眼耳鼻喉舌都快融化了。他们围着外婆问这问那,还缠着外婆给他们讲故事,外婆的故事可比奶奶的故事要丰富有趣多了。

哥哥和姐姐放学回来,一进院就看见外婆来了,两个人高兴地叫着外婆:“外婆你咋来啦?”

“怎么,不想叫外婆来?”外婆笑着反问。

“当然想叫外婆来了。”

“我外孙乖。”外婆又掏出手绢,从里面取出两颗硬糖给哥哥和姐姐一人一颗,黑蛋和弟弟艳羡地盯着他俩慢慢把糖纸剥开再慢慢塞进嘴里含起来,黑蛋和弟弟嘴里的糖早就化没了。

雪云姐听到这边热闹,也跑过来玩。外婆看到她,招呼她到自己身边:“来,雪云,婆给我娃也带了一颗糖,给,你拿去吃。”雪云姐接过那颗糖,兴高采烈地塞进嘴里,黑蛋看到外婆的手绢里终于什么也没有了。

平时爷爷奶奶不与两家任何一家搭伙吃饭,也不去河对面二伯家搭伙,老两口总是自己做自己吃。外婆来了,父亲再三请爷爷奶奶和他们一块儿吃饭,陪外婆说说话,再加上黑蛋和猪弟弟他们三四个孙子孙女的一再纠缠,爷爷奶奶终于在黑蛋家的饭桌边坐了下来。哥哥、姐姐、弟弟和黑蛋都因此感觉这是最快乐的一天。

爷爷抽着水烟袋,对外婆说:“亲家母,身体还好吧?”

“还好还好。”外婆说。

“我看老姐的身子骨还硬朗着哩。”奶奶说。

“老姐啊,还是不行了。”

“再说,咱们现在都老了。”

“是啊,老了。”

奶奶和外婆很快唠成了一片,爷爷插不上嘴,咕嘟咕嘟地吸水烟袋。父亲叫哥哥和黑蛋到村里的代销店里去买两瓶酒:“今儿你外婆来了,你爷爷奶奶难得跟咱们一块儿吃饭,不要买秦川大曲或太白,要买好酒,就买红西凤,钱不够的话你先给你高阶叔说剩下的先欠着,过两天我给他。”

父亲塞给哥哥十块钱,黑蛋跟着哥哥来到高阶叔开的代销店窗前:“高阶叔,给我们两瓶红西凤。”

“好!咋,屋里来客啦?”高阶叔说着从窗口递出两瓶红西凤。

“我外婆来了。”黑蛋说。

“哦,你外婆还会喝酒?”

“不是,我达达叫我爷爷过来喝酒。”

“哦-”高阶叔点了点头,哥哥递过去那十块钱,他一边收下一边说,“不够啊,红西凤是七块钱一瓶,两瓶是十四块,还差四块。”

哥哥把其中一瓶叫黑蛋拿着,对高阶叔说:“我大大说,不够的过两天他再给你。”高阶叔沉吟了一下,点头说好。

开饭的时候父亲又叫哥哥去请四爸:“去给你四爸说过来喝酒,有好酒。”四爸很快就被请了过来。

虽然外婆和奶奶不大喝酒,父亲还是叫哥哥、姐姐、弟弟和黑蛋一人倒了一盅敬她们,她们也欣然喝下,但之后就一口也不喝了。父亲又叫他们姊妹四个一人倒了一盅敬爷爷,爷爷喝过敬酒,接下来他和父亲、四爸三人自由开喝。他们三人划拳吆喝,觥筹交错,不亦快活。

晚饭后外婆想要回家去,结果被黑蛋他们几个外孙给缠住了:“外婆,你在我家多住几天行不行?”

“外婆下次还来。”

“下次是下次,反正你今儿不能走。”

哥哥给黑蛋和弟弟使了个眼色,黑蛋和弟弟便抱住外婆的腿不放她走。

“乖外孙,过几天外婆又来了。”

“我不管。”

连奶奶也劝说外婆:“老姐,娃不让你走你就不要走了,现在你回去也没啥事做,地里的活又不叫你操心。你说你在家里跟在这里有啥不一样,我看你还是在这里住几天,咱姐俩儿还能说说话。”爷爷也在旁边劝了几句,外婆看着外孙殷切的眼神,说了声:“那好,我今就不走了,住两三天,不过你们都要给我听话。”

黑蛋他们姊妹四个一片欢呼雀跃。

哥哥和姐姐每天一放学紧忙跑回家,围着外婆说这说那,学校里发生的什么事都告诉外婆,这个同学怎么啦,那个老师又怎么啦……外婆听得一脸迷糊却还是津津有味。黑蛋和弟弟也不愿意出去找小伙伴玩了,不是围在外婆身边,就是只在院子里玩。

一天下午,奶奶烧了一大锅热水,盛进大木盆里,放了些草叶,邀请外婆一块儿泡脚,外婆欣然答应。两个人慢慢地拆开裹脚布,黑蛋和弟弟在一旁好奇地看着,弟弟说:“奶奶、外婆,你们的袜子好长啊!”

“那不是袜子。”黑蛋小声说。

“那你说是什么?”

“我也不知道,你问奶奶跟外婆。”

“奶奶、外婆,我说那是袜子,李智却说不是。”

外婆正颜厉色地说:“李欢,你要叫李智二哥,而不是叫他名字听着了没?”

弟弟赶紧点了点头,外婆笑了:“你这个瓜娃,这不是袜子,是裹脚布。”

“裹脚布是啥?”

“就是这。”奶奶说。

“那这有啥用?”

“有啥用,就是把脚裹成这样子。”

奶奶说着把一只脚拿起来,叫他们好好看。黑蛋和弟弟都觉得奶奶的脚有什么不对劲,但又说不出来,再看了看外婆的脚,好像比奶奶的脚还不对劲,又小又弓。

黑蛋问她们:“奶奶、外婆,是不是人老了脚就长成这样子了?”

“不是,你妈的脚就不会长成这样子。”奶奶说。

黑蛋哦了一声,还不是很明白。很快他和弟弟就没兴趣看她们的脚了,在当院的桐树下玩了起来。

外婆和奶奶泡了会儿脚,重新将裹脚布缠上,穿好尖头布鞋。看着玩耍的小兄弟俩,奶奶突然长叹了一声:“老姐,你说人到了咱们这个年龄还活个啥意思哩嘛!小时候像个兔,长大了活个狗,现在呢到了猪的年龄了。”外婆也叹了一声:“谁说不是嘛!”

黑蛋突然感觉外婆和奶奶隔得好远,他向她们看去,就像在看河流里的倒影,恍惚,不清楚,他感觉有一阵儿天旋地转。

“老姐,你七十有几了?”

“我啊,七十有-”外婆伸出了四个指头。

“哦,我比老姐还差三岁。”

“时间过得真快啊。”

那一天奶奶和外婆的话,就像风的窃窃私语,叫黑蛋一直难忘。

被黑蛋他们姊妹四个又缠了几次,外婆住了十一天,第十二天早上执意要回家去,黑蛋和弟弟都要哭出来了。外婆说:“你看你看,你们姊妹几个,外婆答应你们都住了十天,也该回去了。”但黑蛋和弟弟还是不愿意,最后奶奶大声斥责他们:“好乖娃哩,你们外婆不只是你们的,也是你们那些老表的奶奶,你外婆想她孙子了你们还不叫回去,像话不?”

一席话说得他们姊妹几个恋恋不舍地放开了外婆的手。

[责任编辑:杨凡、彦]

想爆料?请登录《阳光连线》( http://minsheng.iqilu.com/)、拨打新闻热线0531-66661234,或登录齐鲁网官方微博(@齐鲁网)提供新闻线索。齐鲁网广告热线0531-81695052,诚邀合作伙伴。

《医学的未来》在线阅读

《医学的未来》在线阅读

中国顶级医学专家学者畅谈人类医学的发展大计,为健康中国建言献策,对科学与玄学的超越[详细]
齐鲁网 2017-02-19
《积极的情绪,自信的孩子》在线阅读

《积极的情绪,自信的孩子》在线阅读

媲美《游戏力》的又一美国国家亲子出版奖大奖作品!是时候关注孩子的内在成长了!用倾听、理解和支持,构建孩子内心积极乐观的正向能量;培...[详细]
齐鲁网 2016-11-16
《小众时代》在线阅读

《小众时代》在线阅读

从0到1的价值永远大于从1到N[详细]
齐鲁网 2016-10-20
《人间乐》在线阅读

《人间乐》在线阅读

晚清时期,家世显赫的许家小姐凝脂,因为偶然失贞,又恰逢目睹了殷夫人为力证清白选择自尽的一幕,由此初次窥见女性的命运。[详细]
齐鲁网 2016-10-13
《光芒纪》在线阅读

《光芒纪》在线阅读

都市版《甄嬛传》+中国版《穿Prada的恶魔》+时尚版《中国合伙人》。翻开你就停不下来![详细]
齐鲁网 2016-10-13
《中道的医学》在线阅读

《中道的医学》在线阅读

本书汇聚各文明医学传统,回归人类智慧源头[详细]
齐鲁网 2016-10-08
《顶天立地的功夫》在线阅读

《顶天立地的功夫》在线阅读

尚派形意拳大家马世琦亲授的功夫养生之道;被中医徐文兵大夫誉为“最好的身体锻炼功法”[详细]
齐鲁网 2016-10-08
《科幻电影导论》在线阅读

《科幻电影导论》在线阅读

挑战科幻电影类型认知[详细]
齐鲁网 2016-09-30
《GUCCI:古驰王朝》在线阅读

《GUCCI:古驰王朝》在线阅读

GUCCI家族首次公开家族自传,GUCCI第四代传人亲自讲述传奇品牌背后的历史真相。[详细]
齐鲁网 2016-09-21
《中国异闻录》在线阅读

《中国异闻录》在线阅读

每一个历史悠久的国度,都流传着神秘诡异的奇闻异事……正在中国发生的灵异故事,精彩上演!天下霸唱、蜘蛛倾情推荐![详细]
齐鲁网 2016-09-18
《德国模式为什么看起来更成功》在线阅读

《德国模式为什么看起来更成功》在线阅读

德国经济模式的成功,有着广泛而深刻的经济、社会、历史原因。[详细]
齐鲁网 2016-09-18
《敏捷销售》在线阅读

《敏捷销售》在线阅读

18个策略,18个技巧,18个习惯,全!是!干!货!适合所有“段位”的销售人士阅读。[详细]
齐鲁网 2016-09-05
《董明珠-中国工匠精神杰出代表》在线阅读

《董明珠-中国工匠精神杰出代表》在线阅读

让世界爱上中国制造[详细]
齐鲁网 2016-09-02
版权所有: 齐鲁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9062847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503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6002
通讯地址:山东省济南市经十路81号  邮编:2500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