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我们都是蒲公英,飘着飘着就散了》在线阅读(13)

来源:齐鲁网

作者:李勋阳

2017-02-27 01:09:02

第22章 那年那狼

天气已经冷得不能再冷了。

大人掐着手指头说:“进九了,快过年了,你们小娃最高 兴吧。”

小孩当然高兴,能感受到新年到来的喜兴劲儿,正如鲁迅所说,旧历的年底毕竟最像年底,村镇上不必说,就连天空也显出新年将到的气象来。

“一九二九,袖起手;三九四九,冻死老狗;五九六九,沿河看柳;七九河开,八九雁来;九九加一九,耕牛遍地走。”大人又掐着手指算,“过年那几天该点芋头了。”

村里人把土豆叫芋头,点芋头就是种土豆。

虽说夏练三伏冬练三九,但真正进了三九天,爷爷也不去集镇上喝酒了,他叫哥哥和承运哥帮他把酒打回来。他喜欢喝集上卖的自产酒,不喜欢瓶装酒,一来瓶装酒太贵,二来还没有自产酒好喝,划不来,但西凤除外,大概是因为西凤酒在 1952 年被周总理钦点为四大名酒的缘故吧。

爷爷和白眉爷爷围着火盆在家喝酒,奶奶也不出去抹花花了,几个孙子孙女围在他们身边烤火。自从黑蛋和弟弟听了外婆讲的那些故事,念念不忘,于是也老追着爷爷问:“爷爷,你有狼故事没?”

“什么?”

“狼故事。”

“要说狼故事啊,”白眉爷爷高耸着他那两道白眉,“别人有没有我不知道,我跟你爷爷可不少哩。”

“那给我们讲一下嘛。”

“要讲啊,那你们先叫我一声爷爷。”白眉爷爷说。

黑蛋和弟弟一起大声叫:“爷爷。”

白眉爷爷大声答应着,又喝了一杯温酒,抽了口水烟袋,喷出一口白烟后才打开了话匣子:“那个时候我跟你爷爷还年轻,我们两个一起出去办事。你们这些小娃不知道,那个时候咱们这里没有多少人家,门前坡也不是庄稼地,你说是啥呢?”白眉爷爷停顿了一下,黑蛋和弟弟已经听得入迷,一声不吭,不敢打断,“那全是蓹子。”他们那儿把芦苇叫蓹子。“到处都是蓹莚洼,我跟你爷走到一片蓹莚洼,口也渴了,正好那里有一个水潭,清澈澈的,我跟你爷把肩膀上的东西往下一撂,两个人趴下来就喝水。

“两个人正喝得带劲儿,”白眉爷爷又停顿下来,黑蛋和弟弟瞪大了眼睛,大气都不敢出,“蓹莚洼一片寂静,突然就刮来了一阵风,我和你爷都听见背后像有个人在粗声大叶地喘气。我给你爷爷使了个眼色,两个人从腰间抽出钢鞭……

“那个时候不太太平,我跟你爷爷出门都在腰上别一根钢鞭。我们抽出了钢鞭……”白眉爷爷又停了下来,喝了一杯温酒,美滋滋地吁了一口气,才接着往下说,“两个人突然将钢鞭向背后甩出去,哎呀妈呀哈,我跟你爷爷都吓了一身冷汗,那狗日的根本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白眼狼!我跟你爷爷愣了愣神,又互相使了个眼色……娃,我告诉你,狼是铁顶乷豆腐腰麻杆子腿。”

他们那儿把头叫作乷。白眉爷爷继续说:“这是啥意思呢?是说狼啊,它的头像铁打的,你打它的头没用;而腰就像豆腐一样,还有腿也不结实,所以你要打狼就得先打它的腿和腰。

“我给你爷一使眼色,两个人同时再把鞭子一甩,一个人把鞭子向狼腿甩去,一个人把鞭子向狼腰甩去,那狼也灵活,躲过了一鞭子,但另一鞭子狠狠抽到它腿上,那狼呜哇吱喽一声,拐着腿拉着稀屎唰一下跑了。”

“哇!”黑蛋和弟弟忍不住叫了一声。“爷给你们说啊,在野地里喝水一定要背对着水喝,你看我跟你爷那次面对着水喝差点儿叫那狼给吃了,记下了没?”

“记下了。”黑蛋和弟弟说。

他们还缠着白眉爷爷和爷爷再讲一个,爷爷被他俩缠得无奈,先问:“知道你白宽伯不?”

“知道。”

“你知道你白宽伯为啥是豁豁嘴?”爷爷问。

黑蛋和弟弟摇了摇头,但立马也想起了白宽伯的豁豁嘴,有时候看起来还挺可怕的。爷爷也抽了一口水烟袋吐出白烟:“那个时候,别说山前坡后,即使在村里,狼都会出现。有一年夏天,你白宽伯他妈抱着你白宽伯在台阶上晒太阳,突然不知道想起来啥啦,把你白宽伯往椅子上一搁,进屋里寻东西去了。那个时候,你白宽伯才一岁多,等你那婆从屋里出来,椅子上不见你白宽伯了,你那婆看了看,突然就叫唤了起来。”

“你猜你那婆看到啥啦?”

“啥?”

“你那婆看到椅子前面到路上有一道狼的稀屎,你白宽伯被狼叼走了。”

“啊?!”黑蛋跟弟弟大吃一惊。

“当时我跟你这爷,”爷爷朝白眉爷爷努了努嘴,“就在不远处,听见你那婆大声叫唤‘哎呀我的天呀,狼把我娃叼走了’,

我跟你这爷赶紧拿上家伙大声喊‘狼把娃叼走了,赶紧追’。我跟你这爷跑在前面,全村老少爷们儿拿锨的拿锨,拿镐头的拿镐头,齐吼一声就追,满坡架岭地追。那只狼前后左右乱跑,嘴里还叼着你白宽伯,你白宽伯嘴上淌的全是血。最后我们把狼打死了,把你白宽伯从狼嘴里救了出来,后来你白宽伯就长了个豁豁嘴。”

“我的天呀,你们从狼嘴里把他救出来啦。”黑蛋和弟弟大声说。

“再不是。”白眉爷爷耸了一下他那白眉。

后来爷爷和白眉爷爷还给他们讲了许多狼故事,到最后黑蛋和弟弟都在遗憾,为什么现在没有狼了-他们还没见过狼呢,狼是啥样子,要是有狼的话,他们也可以像爷爷、外婆一样,展现出自己的勇敢和智慧来。

第23章火烧梨花雨

这一年,旧历年也快到头了,可是还没下过一场雪,伙伴 们心里都觉得是一个遗憾。从电视的天气预报里看到新 疆、内蒙古、黑龙江等地连天大雪,甚至气象播报员还警告这些地方要警惕大雪成灾,伙伴们一个个却羡慕得不得了,一个个直嚷:“要是咱们这儿也能下那么大的雪就好了,咱们就可以好好耍了。”

“今冬里有些干,怕是麦的收成有问题了。”有大人说。

“只要下上一场大雪,怕还是来得及。”另一个大人抬头看着天说。他们也盼望来上一场大雪,瑞雪兆丰年嘛。

“是啊,下一场雪就有的救了。”

一天傍晚,突然刮起了大风,黄沙漫天,人们纷纷骂,这什么鬼天气,连门都不能出,走在路上嘴里全是沙。

直到半夜风还刮得呼呼的,刮得好多人在梦里都睡不安稳。

凌晨,黑蛋突然听到天甲趴在自家窗子底下叫他:“黑蛋黑蛋,快起来,下雪了!雪下得跟棉花一样大。”

黑蛋惊醒,揉着眼睛:“你哄我哩,哪下雪了。”

“不信你往窗子外头看。”

黑蛋从窗缝向外一看,果然外面白茫茫一片真干净。他别提多兴奋了,也不管什么时辰,赶紧穿起衣服就跑了出来。天甲提着一盆火,脸冻得红扑扑的,但精神头很足。雪花还在大朵大朵地飘,洋洋洒洒。他们看到一个奇异的世界,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他俩在村子里走了一圈,整个村子还沉浸在睡梦之中,似乎只有他俩起来了。他们玩了好一会儿,才有鸡叫头遍。

他俩打了一会儿雪仗,但只有两个人玩,一会儿就觉得没意思了。

天甲说:“要么咱们去把巧巧喊起来?”

“不喊她。”黑蛋摇头。

“为什么?”天甲问。

“这么早,咱两个男子娃去叫女子娃不好。”

“有啥不好的?”

“我也不知道,反正就是不要喊她。”

天甲随手提的火盆快灭了,黑蛋提议到后场里去甩火,把火甩红。在他们那儿,到冬天,许多小孩都提个火盆跑。那火盆用三根铁丝吊起来,再弄个铁环,就可以提在手里,看着就像个手提灯笼。

他们来到后场里,黑蛋问天甲:“你会不会甩火?”天甲不屑地回答:“这我还不会?”一边说一边提起火盆甩起来,只见他把胳膊抡圆了,在空中甩出个∞字,像个风火轮,好像他浑身镶了一道滚红的边儿,又像一条小火龙围绕着他嬉戏。

黑蛋艳羡地看着天甲,平时看到其他男孩甩火盆,他就很羡慕,觉得他们胆子大,也有本事。黑蛋还从来没甩过火盆。

天甲甩得累了,停了下来:“那你会甩不?”

黑蛋挺一挺胸,虚荣地撒了个谎:“我当然会甩。”

“那你来甩一阵。”

黑蛋有些紧张,怕把火甩在自己脸上:“先不着急,等火一会儿不红了我再甩,咱俩先烤一阵。”实际上他还在心里想着脱身之计,他可不敢甩火盆。

黑蛋他们蹲下来,哈一口气然后把手伸到火盆上烤,烤一烤再把手缩回来哈一口气,接着再把手伸到火盆上烤。雪下得真大,他俩没蹲一会儿,身上已经盖了一层雪。黑蛋还没想好脱身之计,火快被雪给呲灭了。

“这回轮到你甩了。”天甲说。

“还是你来。”

“我上一次都甩了,到你了。”

“你来甩吧。”

“你是不是不会甩?”

“看这谁还不会?简单得跟‘一’一样。”

黑蛋说着提起了火盆,心里直打鼓,但还是硬着头皮走到了场中央。他深深吸了口气,仔细回想着天甲刚才甩火的样子,慢慢地抡起胳膊,等他定下心来,自己也大吃一惊,自己的右手上有一个风火轮急速围着他的臂膀在转。只听天甲在旁边说:“还行,你敢不敢交叉甩。”交叉甩,就是要在自己的左右交叉甩成∞字。

黑蛋刚学会了甩火,也没被天甲发现他先前根本就不会,不禁有些扬扬得意,自信心就膨胀了,觉得交叉甩也不会有多难嘛,于是前后左右抡了起来。一条小火龙绕着他龙腾虎跃,果然不是很难,黑蛋不禁飘飘然起来,原来还羡慕他们,觉得他们胆大有本事,其实不过如此简单。

突然,一个通红的火炭差点儿落在他脸上,黑蛋一哆嗦,火炭掉在了地下,等他仔细一看,原来整个火盆已经脱离了他的手掉在地上了。

天甲赶紧跑过来,用火筷把火炭一块块重新夹进火盆里:“你看你,弄不好火全灭了,还是我来甩。”说着天甲又甩了起来,不一会儿又有一条小火龙围着天甲上下飞舞起来。

后场里不知谁家在边上堆了个麦秸垛-村里人一年四季就靠麦秸和玉米杆生火做饭-这堆麦秸垛有一间房子那么大,够一家人烧十个月的火了。黑蛋和天甲根本没注意到还有一个小火炭飞进了麦秸垛。

小火龙围着天甲飞舞,雪花在漫天飞舞,不一会儿那个麦秸垛也开始冒烟了。等他俩发现时,火苗已经跳到五六尺高了,他俩赶紧找树棍什么的去打火,但火越打越大,眼看着整个麦秸垛都烧了起来。

两人眼睛一瞪,这下闯大祸了。

只见火势越来越大,纷纷扬扬的大雪在大火上飞舞,很快就变成了水蒸气,简直就是火烧梨花雨。黑蛋和天甲害怕了,各自逃回家,幸好家里人都没醒。

等黑蛋重新钻进被窝的时候,听到芳蕊婶在后场里大声叫骂:“哪个狗日的,把我家麦秸地给点了。谁把我麦秸地点了,我叫他一家子不得好死,叫他一家子连年都过不去……”黑蛋听着芳蕊婶的咒骂,心里很不是滋味。

黑蛋和天甲谁也没敢去承认。芳蕊婶一连叫骂了好几个早上,直到过年前一天才停止不骂了。

[责任编辑:杨凡、彦]

想爆料?请登录《阳光连线》( http://minsheng.iqilu.com/)、拨打新闻热线0531-66661234,或登录齐鲁网官方微博(@齐鲁网)提供新闻线索。齐鲁网广告热线0531-81695052,诚邀合作伙伴。

《医学的未来》在线阅读

《医学的未来》在线阅读

中国顶级医学专家学者畅谈人类医学的发展大计,为健康中国建言献策,对科学与玄学的超越[详细]
齐鲁网 2017-02-19
《积极的情绪,自信的孩子》在线阅读

《积极的情绪,自信的孩子》在线阅读

媲美《游戏力》的又一美国国家亲子出版奖大奖作品!是时候关注孩子的内在成长了!用倾听、理解和支持,构建孩子内心积极乐观的正向能量;培...[详细]
齐鲁网 2016-11-16
《小众时代》在线阅读

《小众时代》在线阅读

从0到1的价值永远大于从1到N[详细]
齐鲁网 2016-10-20
《人间乐》在线阅读

《人间乐》在线阅读

晚清时期,家世显赫的许家小姐凝脂,因为偶然失贞,又恰逢目睹了殷夫人为力证清白选择自尽的一幕,由此初次窥见女性的命运。[详细]
齐鲁网 2016-10-13
《光芒纪》在线阅读

《光芒纪》在线阅读

都市版《甄嬛传》+中国版《穿Prada的恶魔》+时尚版《中国合伙人》。翻开你就停不下来![详细]
齐鲁网 2016-10-13
《中道的医学》在线阅读

《中道的医学》在线阅读

本书汇聚各文明医学传统,回归人类智慧源头[详细]
齐鲁网 2016-10-08
《顶天立地的功夫》在线阅读

《顶天立地的功夫》在线阅读

尚派形意拳大家马世琦亲授的功夫养生之道;被中医徐文兵大夫誉为“最好的身体锻炼功法”[详细]
齐鲁网 2016-10-08
《科幻电影导论》在线阅读

《科幻电影导论》在线阅读

挑战科幻电影类型认知[详细]
齐鲁网 2016-09-30
《GUCCI:古驰王朝》在线阅读

《GUCCI:古驰王朝》在线阅读

GUCCI家族首次公开家族自传,GUCCI第四代传人亲自讲述传奇品牌背后的历史真相。[详细]
齐鲁网 2016-09-21
《中国异闻录》在线阅读

《中国异闻录》在线阅读

每一个历史悠久的国度,都流传着神秘诡异的奇闻异事……正在中国发生的灵异故事,精彩上演!天下霸唱、蜘蛛倾情推荐![详细]
齐鲁网 2016-09-18
《德国模式为什么看起来更成功》在线阅读

《德国模式为什么看起来更成功》在线阅读

德国经济模式的成功,有着广泛而深刻的经济、社会、历史原因。[详细]
齐鲁网 2016-09-18
《敏捷销售》在线阅读

《敏捷销售》在线阅读

18个策略,18个技巧,18个习惯,全!是!干!货!适合所有“段位”的销售人士阅读。[详细]
齐鲁网 2016-09-05
《董明珠-中国工匠精神杰出代表》在线阅读

《董明珠-中国工匠精神杰出代表》在线阅读

让世界爱上中国制造[详细]
齐鲁网 2016-09-02
版权所有: 齐鲁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9062847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503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6002
通讯地址:山东省济南市经十路81号  邮编:250062
技术支持:山东广电信通网络运营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