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49日》在线阅读(9)

来源:齐鲁网

作者:宋晓俐

2018-03-30 15:02:03

大约因为拉萨的工业核心大多集中在堆龙德庆,在我的印象中,这条路多少年来似乎就没有畅通过。各种各样大大小小的车在这里汇集,不同的货物从这里运入或运出,造成了堆龙德庆一年四季都车水马龙的景象。

若不是路过这个拥挤不堪的堆龙德庆,我也不会被两辆大车夹在中间,若不是邋遢男人出言不逊,我也不会动手把他打出了血。赔了钱是小事,整整一天,我在这个破堆龙丢了多大的脸……

想着想着,我又开始生气。

说来说去,还是关一山害我生气,害我丢脸!别说1500公里,就是15000公里,我也得找到你!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我把副驾驶位置上的地图摊开:出了拉萨的堆龙,关一山标注出的第二个红色圆圈是羊八井。羊八井是当雄县的一个镇,距离拉萨不到100公里,独特的地热环境形成了著名的羊八井温泉,它被藏区的牧民们称为佛祖恩赐的“浴盆”。

小时候,家里有一辆用来拉牦牛和货物的大卡车,每到入冬之前,阿爸就会带着阿佳普赤、元旦和我三个孩子从老家一路下来到羊八井。然后再找一个大一些的温泉让我们三个美美地泡上两天,泡完温泉他再带我们到拉萨吃一顿好的、买一些好看的衣服,最后返回老家。

阿爸说,羊八井的温泉可以治风寒,女孩子凉了哪儿都不能凉了腿脚,入冬前泡一次温泉,来年一年都不会生病。这时候,我和普赤就会笑话元旦,跟着我们做“女孩子才做的事……”

元旦被我们嘲笑得满脸通红,嚷着以后再也不要跟着我们来泡温泉,可是到了第二年入冬前,我们要出发的时候,他就完全忘记了头一年自己说过的话,收拾起行李来,比我们俩都欢……

想到阿佳普赤和元旦,我的心里涌上了一些暖意,突然觉得有些想念他们。从那天下午吵完架离开我家,我一直没给他们打过电话,中间元旦打过几个电话也被我挂断了。我有意装作因为生他们的气而不接电话,其实是怕我出门找人找狗惹他们担心。

如果阿爸知道我独自一人出门,一定会二话不说把我追回来,我甚至能猜到他会说什么:“你在家里等着,阿爸替你去!我一定找到他们俩,找回森柱,宰了关一山。”

阿爸说的“宰”和我说的“宰”可不是一回事。平日里,关一山惹我不高兴的时候,我常咬牙切齿地骂他:“再敢惹我,小心我一刀宰了你!”在我们康巴藏族的习惯里,藏刀是随身携带的东西,遇到敌人时刀是武器,而坐下来吃肉喝酒时,刀又是工具。各式各样的藏刀和我们的民族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因此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刀不但在身上,也在话里。

只不过,阿爸嘴里的这句“宰”不是玩笑。他是绝不能看到我受一点点委屈的,别说是关一山明目张胆地欺负我,就是给我个难看的脸色,阿爸知道了也会暴跳如雷。因此,从他嘴里吐出来的“宰”,那就是真的要白刀子进,红刀子出了……

我当然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所以,我能做的就是自己解决麻烦,万万不能惊动阿爸。

过了堆龙德庆,路况逐渐好了起来。一条平整开阔的柏油马路在眼前铺展开来,远处微微有些泛青的山色是专属于西藏的颜色,宁静悠远的山峦和天上雪白的云朵痴缠着,偶尔会有五彩的经幡挂在山口。蓝的天、白的云、灰青的山色,加上色彩鲜艳的经幡,让我原本压抑的心情随着开阔的视线晴朗起来。

内地的人对高原充满好奇,以为只要是在西藏,就处处天高云淡,人迹罕至。殊不知这些年来,拉萨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成了一个比较特殊的城市。伴随着青藏铁路的通车,全世界的人们潮水般地涌了进来。街道不再宽阔,人烟不再稀少,而这座城市也已经完全褪去了青涩,一步步走向了成熟。拥挤的街道和汹涌的人潮让日夜生活在拉萨的人们也渴望呼吸新鲜的空气,期待能够在一眼望不到边的草原上信马由缰。

初冬时节,藏族人基本已经结束了一年的忙碌,除了出门去朝佛,一般人是不会选择在这个时候出门的。去往羊八井的路上,沿途几乎看不见几辆车,倒是遇到不少一路磕长头去拉萨朝佛的人。

在西藏,总有许多信徒不辞辛苦,从四面八方一路磕长头到拉萨,为的就是能在大昭寺见到心中的佛祖。朝佛的路上,一路艰险,信徒们要克服心理和身体上的双重的考验才能抵达拉萨。

我在拉萨街头常常能听到这样的故事:一家三代近十口人,从故乡出发一路磕长头到拉萨,出门的时候上有老下有小,但是等到返回的时候,也许就只剩下一对夫妻或者两个孩子。数千公里,一路止语,风餐露宿,吃喝全部靠途中信徒的帮助和好心人的施舍。得佛祖保佑的,能够在见到佛祖之后满意而归,身体孱弱的,常常是走在半路就因体力不支死去。

不过他们不会因此而难过,无论生命在哪里停止,对于他们来说,都是佛祖精心的安排,藏族人会选择欣然接受。

身后的家离我越来越远,远远地看到古荣乡的路牌时,已经是正午,我决定停下来吃点东西,休整一下。

最重要的是,我正式的寻找要从这里开始。以我对关一山的了解,他不会离了他的游戏,电脑没带走,那他沿途只有一个去处—网吧。

好在,这一路上多半是荒山野岭,网吧其实并不算太多。这样,我寻找的难度相对也小一些。

我一直觉得,关一山走的路应该和我是重合的,他从堆龙德庆出来之后也会路过古荣,甚至也会选择在这条街上停留,或者他干脆憋不住游戏瘾冲进网吧去玩个半天。网吧是最能吸引他注意力的地方,也是我出来找他们的必去之地。

想到这儿,我有些坐不住了,把车径直开到了网吧门前,推门进去。这是一间小小的、逼仄的小屋,乱七八糟地摆放着几台老式的电脑,几个十四五岁中学生模样的小男生红着眼睛盯着电脑打打杀杀。

我把手机里我们三个的合影拿给网吧的老板,问他有没有见过照片里的男人和狗。老板眯起眼睛仔细看了半天,来回摇着头。我又把手机里的照片拿给上网的那些人看,一字排开的几个人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他们一心看着电脑里的游戏,没有人和我好好说句话,实在被我问烦了,就极不耐烦地丢出一句:“没见过!”

我有些沮丧,又心有不甘。他们越是这么痛快地告诉我“没见过”,我心里越是觉得失落,哪怕他们仔细看一眼,再告诉我没有见过这个男人和这条狗呢……

“阿佳,我想他们可能真的没有见过你要找的人。”这时候,我背后传来一个清脆的声音,我回头,一个眉清目秀的藏族女孩儿站在我身后,目光笔直地投向我,“您照片上的人是汉族人,长得英俊又潇洒,而且还带着这么帅的一只藏獒,如果他们来过这个网吧,不可能没有人注意到他们,除非他们没有来过……”

她的话说完,众人商量好了似的停下了手里的活儿,整齐地把脸转向她。网吧老板赞同地点着头,把油乎乎的头发甩得上下晃荡,像风吹动经幡一样飘扬。

羊八井:卓玛和两盘咖喱牛肉饭

这个藏族姑娘让我有些意外。

除了她的冰雪聪明之外,还有她一口标准又流利的汉语。在西藏,除非对方是个汉族人,否则在藏族人中间一般不会说汉语,更重要的是也没有几个人能把汉语说得不带口音。这一点我是骄傲的,因为关一山是个地道的北京人,我们在一起的七年里,如果说我从他那里学会什么的话,估计只有普通话了。

我猜想眼前这个姑娘是把我当成汉族人了,否则她不会和我说汉话。倒也不能怪她,我从小长得比较白净,小时候,阿佳普赤总说高原的大太阳不舍得晒黑我。因为要出门,我故意脱下了藏装,穿了一身户外的衣服,又把之前编的辫子扎成了马尾。

这个姑娘叫住我后上下打量着我,我也上下打量着她。

“我叫卓玛,26岁啦。阿佳从哪儿来?我们两个谁大?”卓玛大大方方地介绍她自己,我忍不住仔细地端详着她的脸。卓玛细长的眉眼,说话的时候,卷翘的长睫毛轻轻地抖动着,仿佛上面落着一只小小的蜻蜓,不说话的时候嘴巴紧抿着,偶尔能看到唇角一个浅浅的酒窝。她身材修长,身上的紫色藏装有些褪色,领口袖口洗得有些发白,显然人很单薄,不过这倒并不妨碍她是个长相出众的姑娘。这个看上去柔弱的姑娘,眉目间隐隐地藏着忧郁和迷茫,但更多的是一股让人说不清楚的气质。

“我叫梅朵,今年也26了,不过我出生在正月,估计月份比你大一些。”我回答。

“我出生在三月,看来叫阿佳没有叫错呢!”卓玛笑起来,我又看到了她唇角的酒窝。

“阿佳梅朵,您可不可以捎我一段路?”卓玛和我并排走出网吧,到了门口时,她抢先撩起了厚厚的门帘,却顿住了脚步,示意我先走。这个小小的举动又让我对她的好感增加了一些。

“你要去哪儿?”我问她。

“您带我往前走100公里左右就好,我磕长头磕折回来。”她回答。

我注意到卓玛称呼我时用了敬语“您”。

这是关一山的说话习惯,关一山告诉我,北方人重礼数,只要比自己年纪大、辈分大,甚至陌生同辈也尽量称呼为“您”。藏族人之间的交流一般没有这样的习惯,这个藏族姑娘称呼我时用了“您”,于是我没有犹豫就答应了她。

不过我知道,若是关一山在车上,准得把我骂个半死。在西藏,不是人人家里都有车,又没有那么多的出租车和公交车,赶上出门路途远,人们就会站在路边招手搭车。小时候我常常看到阿爸绕很远的路把搭车的人送回家,所以只要有人搭车,我都会停下来捎他们一程。谁知道,我的这一举动招来了关一山的强烈反对,他怒气冲冲地骂我不应该胆子那么大,万一搭车的人上车后把我先奸后杀怎么办。我懒得和他吵架,后来只要他在车上,一般不会搭别人,但是只要他不在,我都会停下来捎别人一段。

“阿佳啦,谢谢你捎我。”上车后,卓玛先开了口。我看她一直淡淡的脸上有了笑意,也冲她笑了笑。“我起初以为阿佳是汉族人,没想到您竟然也是藏族女孩子。”卓玛想起什么似的补充了一句。

我回头冲她笑了一下,没有接她的话。卓玛说我不像藏族女孩子,我倒是觉得她不太像藏族女孩子,虽然她穿了一身藏装。在西藏,多半藏族女孩儿不管内心是温柔还是倔强,表面上看起来一定有些内向和羞涩,尤其是在陌生人面前,很少有女孩子能够做到落落大方。可卓玛似乎完全不是这样的女孩儿。

“阿佳要去哪儿?”我以为她上车后就会追问我照片里的男人和狗分别是谁,谁知她竟只字未提。

“玉树。”我说。

“玉树?您一个人去那么远的地方?”卓玛有些吃惊。

“你不也一个人去100公里外磕长头吗?”我没有正面回答她的话,把话题引到了她的身上,“你家是哪儿的?你的汉语跟谁学的?”我问她。

“跟我的男朋友学的,他是汉族人。不过我找不到他了……”卓玛的话音还没落,我下意识地猛踩了一脚刹车,车轮摩擦地面发出刺耳的声音,堆放在后座上乱七八糟的东西全部哗啦啦地滑到了地上。卓玛没系安全带,巨大的惯性把她从座位上推到前面,脑袋撞到了挡风玻璃上,疼得她龇牙咧嘴。

卓玛当然不知道她的一句话为什么会引起我如此强烈的反应,她一脸惊诧地看着我,我手忙脚乱地看着她。“卓玛,你没事吧?”“阿佳,你没事吧?”我们两个几乎同时说了一样的话,然后彼此看着对方,同时忘掉了“找不到男友”这件事,两个人忍不住哈哈地笑了起来。

自从和关一山在一起之后,我几乎很少和从前的小姐妹们联系。关一山和森柱成了我生活中的全部。白天晚上和他们俩粘在一起,我几乎失去了一切和朋友耳鬓厮磨的机会。说不出为什么,卓玛上了我的车不过两个小时,就给了我一种从来没有过的亲切感。而且我知道,绝不单单是因为她的那句“找不到男友了”,更多的感觉是她像我的一个小妹妹。我能感觉出来,她也一样很喜欢我。

我侧着脸问她肚子饿不饿,要不要停下来找个地方吃午饭,她把头狠狠地点了几下,笑着说:“好!”

我们在马乡停了下来,街边有一排四川人开的小店,我挑了一家干净一些的径直走了进去。卓玛吃得很快,看上去饿极了,我还没吃到一半,她就把一大盘子咖喱牛肉饭吃了个精光。我看着她风卷残云的样子,忍不住笑了。她发现我在看她有些不好意思,仰起头问我:“阿佳,我是不是像条饿狗?”

我笑着逗她:“像饿狗,只是饿狗没你长得好看!”

想爆料?请登录《阳光连线》( http://minsheng.iqilu.com/)、拨打新闻热线0531-66661234,或登录齐鲁网官方微博(@齐鲁网)提供新闻线索。齐鲁网广告热线0531-81695052,诚邀合作伙伴。

《魔力演说之道》在线阅读

《魔力演说之道》在线阅读

会演说的人成功的机会比别人多200%[详细]
齐鲁网 2017-08-01
《格力能赢的40堂创业课》在线阅读

《格力能赢的40堂创业课》在线阅读

让世界爱上中国造[详细]
齐鲁网 2017-08-01
《身份》在线阅读

《身份》在线阅读

一段敏感的上海滩传奇,15年国共握手才得以出版。阴差阳错的身份互换险象环生,国共日伪黑的五方缠斗纠结国仇家恨。贺奕新派谍战小说再现文...[详细]
齐鲁网 2017-08-01
《海权简史》在线阅读

《海权简史》在线阅读

纵览5000年海洋文明与人类简史,透视大国崛起与衰落拐点,追问海上丝路,路在何方!继《大国海权》系列后潜修之作,国产航母下水献礼。[详细]
齐鲁网 2017-08-01
《第一次把事情做对》在线阅读

《第一次把事情做对》在线阅读

全新诠释“中国质造”升级换代的思维与路径[详细]
齐鲁网 2017-08-01
《从0到1做微商》在线阅读

《从0到1做微商》在线阅读

全面解析微时代的生财之道[详细]
齐鲁网 2017-08-01
《想你》在线阅读

《想你》在线阅读

一场回味无穷的邂逅,一次开启余生的重逢,如期而至的那个人,从来都不是因等待而来。 [详细]
齐鲁网 2017-07-25
《移动社群电商》在线阅读

《移动社群电商》在线阅读

未来的营销方式就是移动社群营销,抓住移动社群电商就是抓住未来。[详细]
齐鲁网 2017-05-11
《匠人精神》在线阅读

《匠人精神》在线阅读

实业黑马王振华10章集团精彩内训出版,分享、传承以精益和创新为核心的中国时代精神。[详细]
齐鲁网 2017-05-09
《白拉姆客栈》在线阅读

《白拉姆客栈》在线阅读

白拉姆客栈是许多“藏漂”向往的地方,端阳和许许多多租客的故事温情阳光。[详细]
齐鲁网 2017-05-09
《电影中的僵尸文化》在线阅读

《电影中的僵尸文化》在线阅读

揭秘光影下的经典僵尸形象[详细]
齐鲁网 2017-04-25
《李彦宏:专注成就百度人生》在线阅读

《李彦宏:专注成就百度人生》在线阅读

从微鲸到BAT,全面揭秘李彦宏的奋斗传奇和百度各个关口的生死抉择,展现不为人知的互联网商战往事。中国梦的草根代表,理工男也有浪漫的春...[详细]
齐鲁网 2017-03-14
《网红的秘诀》在线阅读

《网红的秘诀》在线阅读

自媒体时代,人人都可以做网红,本书就是一本实用的网红养成指南。[详细]
齐鲁网 2016-12-19
版权所有: 齐鲁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9062847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503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6002
通讯地址:山东省济南市经十路81号  邮编:250062
技术支持:山东广电信通网络运营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