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49日》在线阅读(7)

来源:齐鲁网

作者:宋晓俐

2018-03-30 15:02:03

他说:“嗯。”

我又问:“那退机票的钱呢?也给了六哥?”

关一山吞吞吐吐地从嘴里又挤出一个“嗯”。

这个“嗯”字其实声音并不大,但是对于我来说,却完全是一个四处迸发着火星子的火源,它准确无误地把埋在我心里的怒气全部点燃,并迅速地形成了燎原之势。众人质疑他,我还在抵死为他争辩,他倒好,没等我的辩白声落地,他就主动送上门来展示他的不靠谱!

我听见阿爸在我身后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元旦的鼻子里发出了一个冷冷的“哼”声。我的血管里像是爬进了一条行动迅速的蛇,那条蛇吐着愤怒的信子,从我的脚心缓缓地爬到心头,又从心头直接到了头顶。

此时,我想都没想,下意识地抬起手,使出浑身的力气抡圆了胳膊挥了出去—只听到屋子里突然间传来“啪”的一声,还没等众人回过神来,一个脆生生的耳光干净利落地落在关一山的脸上……

关一山大喊了一声,阿爸下意识地从椅子上站起来,森柱蹿到了我和关一山中间……

那天下午,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扛到阿爸和姑妈他们离开我家的,我只觉得,自己的脸被关一山这个不争气的家伙全部丢光了。

六哥是个什么样的人大伙都知道,没家没业没老婆,从内地到拉萨多年,算是个资深的“藏漂儿”。可是在众多的“藏漂儿”中,他算是混得最差的。这么多年来,他整日游手好闲,泡在网吧里玩游戏基本就是他的主业。拉萨大大小小的网吧里,基本全是半大小子,只有他这么一个满脸沧桑的中年男人。每次有人看见他和一帮小男孩儿坐在一起连喊带叫地打游戏上网,总会感慨,这是谁家的大人,这么开明,还带着自己家孩子来网吧联机打游戏……

曾经有人开玩笑地说,六哥其实是“麦田里的守望者”,他亲眼看着一批又一批不好好读书的初中生高中生在网吧里长大、离开,上网的人换了一批又一批,只有他孤独地坚守在“麦田”(网吧)。

因为老在一起玩游戏,他和关一山格外聊得来。之前他总是找关一山借钱,多的时候几千,少的时候几十,穷到实在没钱的时候,连一碗康师傅方便面都是关一山请他吃。我曾多次提醒关一山不要和他混在一起,关一山倒还算听我的,后来确实不怎么和六哥打交道了,可谁知道今天这家伙不但把自己做了那么久的游戏给了六哥,就连买手机的钱也全部给了人家。

后来我慢慢地想明白了,其实所有的事情是前赶后错。

那天,若不是阿爸和姑妈临时来我家,我也不会让关一山一个人出门;若不是关一山一个人出门,他也不会被六哥骗去了游戏和钱;若不是关一山被骗,阿爸他们在场,我也绝不至于觉得脸被丢光,动了肝火抬手打他……

阿爸看出来我憋了一肚子火,也就没再说什么。阿佳普赤知道他们留下会让我更加尴尬,小声地示意姑妈趁天还亮着出去转佛。我送阿爸他们出门后返回家里,关一山正捂着火辣辣的脸垂头丧气地坐在沙发上。我心里的火哪是一个巴掌就能撒得出去的,没等腿迈进屋里,我就扯着嗓子开始骂上了。

“关一山,你是不是脑子进水了?你能不能给我长点脸?”连森柱都看出了我心里的火还没消,见我怒气冲天地从门外进来,它蹭的一下就从我身边蹿到了关一山旁边,虎生生地站在我们俩中间,直直地盯着我。我明白它的意思,它就是想保护关一山,怕我又对关一山动手。

“你难道不知道六哥就是个二流子吗?你竟然还把所有的钱都给他!你是不是傻呀?”我生气地继续骂,“你现在马上给那个六哥打电话,把所有的钱要回来……”

“钱都给了人家了,怎么要嘛!”任凭我怎么骂,关一山都没有说话,可是当我提到要他去找六哥要钱时,他立刻面露难色,嘟嘟囔囔地说了一句。他不说还好,这么一说我更加生气了,干脆冲到他面前,扯着他胳膊拉他起来。森柱见我又开始拉扯关一山,鼻里发出呼呼的声音,急得从沙发上跳到地上,又从地上跳上沙发。这是它最为难的时候,它不忍心看关一山被我打,却也不舍得用脑袋和肩膀把我顶到一边,最后只能自己急得上蹿下跳。

“我不管,反正你必须找他要回来,你的那个破游戏要不要无所谓,反正钱你得要!告诉他就说是我让你要的!”我不依不饶地给关一山下了最后通牒。

“梅朵,我一个大男人,给出去的钱还能找人家要吗?再说,六哥是拿了钱去北京参加比赛,又不是拿去玩儿……”关一山压低声音有点哀求我的意思。

“我不管,反正你不要我就找他要!他不天天在那个网吧里待着吗?你要不去我去,反正我去要的时候,别怪我没给你面子!”我丢下一句狠话,气呼呼地开始收拾东西,准备一个人出门。关一山被我逼得实在无路可退,才慢吞吞地站起身来,跟着我一前一后地出了门。

估计全世界的网吧都一样,充满了潮湿的汗臭味、脚臭味、烟味,以及方便面和各种食物混合的味道,令人一阵阵地作呕。我跟在关一山身后,一路七拐八拐,好不容易找到六哥常待的那个网吧。硕大的一个屋子,灯光昏暗,电脑屏幕一明一暗地映着一张张萎靡不振的脸,上网的多半都是年轻人,最小的孩子看上去不过十三四岁。每个人的桌子边堆满了烟蒂、火腿肠包装袋、方便面桶、瓜子花生的壳……

从摆放密集的两排电脑中间穿过去,我们俩挨个在上网的人里寻找六哥,可是一圈儿转下来,却连六哥的人影都没看到。关一山扭头看了我一眼,我知道他想打退堂鼓,立刻我就给了他一个白眼。关一山无奈,继续往前寻找,这时候,从里面的包间走出来一伙人,叼着烟大声地说笑着。突然,他们看到我和关一山,其中一个留着长头发的冲着我们俩走过来:“关一山,带着这么漂亮一个姑娘来打游戏?”那家伙流里流气地看了我一眼说。

“胡哥,你有没有见到六哥?”关一山问。

“找六哥呀,又给六哥送钱来了?关一山,我们兄弟几个平时对你也不错呀,你怎么只给六哥钱,不给我们点啊!”那家伙一边取笑关一山,一边不怀好意地看了看我。

“关一山,这就是你又有钱又漂亮的女人吧?你小子艳福不浅呀!”长头发一步步走到关一山面前,拍着他的肩膀说。

我心里的火已经一阵阵地往上蹿了,可关一山还是赔着笑脸,一副低眉顺眼的样子。

“我是来找六哥的,他在吗?”关一山又问。

“六哥拿了你的钱还了我们这儿一些债之后就走了,没告诉我们要去哪儿。”几个人嘻嘻地笑着,有一个人说了一句:“关一山,你出手够大方的啊!一下子给了六哥那么多钱,今天你把小富婆也带来了,干脆也赏我们几个一些钱呗……”那家伙说完,众人哄堂大笑。

他们几个要是不提我,我心里的火还没那么大,一听他们说话这么难听,加上下午的一肚子火,我再也忍不住,顺手从桌上抄起半桶方便面,冲着长头发家伙的脑袋丢了过去。面汤是烫的,面也刚刚吃了一半,整个方便面桶从他的脑袋上洒下来,面条挂了一脑袋,面汤洒了一身,烫得他龇牙咧嘴,逗乐了一屋子人。

那家伙被我突然的举动弄得先是一愣,突然反应过来,一边骂一边冲着我和关一山扑了过来。我低头希望找个能和他对打的武器,谁知这时候让我万万没有想到的一幕发生了—关一山这个蠢货,贱兮兮地跑到长头发的面前,竟然不停地说起了好话:“胡哥,我媳妇儿从小任性,您不要和她一般见识……”关一山一边说一边用手拍打着那家伙衣服上的方便面条和面汤,一副奴才相。

关一山的样子让我更是气不打一处来。站在那家伙面前,关一山的个子比他高出大半头,可是他根本不敢和人家耍横,只会一个劲地赔着笑脸,说着好话。

“关一山,你是不是个男人?”我生气地冲着关一山歇斯底里地喊着。

“他是不是男人你应该最明白呀……”这时候,和长头发一起的另外几个人接着开始起哄,满屋子的人探头探脑地站起身来看热闹。我从小到大哪里受过这种气,想都没想,顺手从桌子上抄起一个喝得剩下一半的可乐瓶子向着他们丢了过去,又找到一堆果皮,也抓起来丢了过去……

只可惜,虽然我扔“武器”时使出了全身的力气,可是那些“武器”却没有任何的杀伤力,尤其是瓜子花生的壳,丢出去连半米不到就稀稀拉拉地纷纷落地,轻飘飘地让人看了生气。那帮家伙看我雷声大雨点小的架势,又哈哈笑作一团。

既然这些东西没解心头的恨,那我就再找个能解恨的!我心里的气要是撒不出去,怎么能善罢甘休?我四下里张望了半天,突然发现身后地上放着一个小小的木头做的矮凳,想都没想,顺手就抄起来,使出浑身的力气朝着那几个人丢了过去!

就在这个瞬间,我手里扬起的矮凳在半空中像被人施了魔法一样,突然间动弹不得,我使劲向前拉扯,可是凳子却依旧纹丝不动!回头一看,差点气吐了血—一条小小的矮凳,前面两条腿儿被我扯着,而后面的两条腿儿,却被关一山那个蠢货死死地向相反的方向扯着……就这样,我们俩一前一后开始和一条小矮凳较起了劲,这一幕被围观的人清楚地看在眼里,笑作一团……

我气得大骂关一山,可是他却越拉越起劲,最后,小矮凳被他生生地从我手里扯走了。最可气的是,他一边扯一边哄我:“媳妇儿,别冲动别冲动……”

按照我们草原人的性格和习惯,这个时候关一山应该再抄起一条矮凳,和我并肩作战才对,哪有抢下我的武器去和敌人赔笑脸的,这不就是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吗?

在草原,这样的举动是犯了我们大忌讳的,我哪儿能容得下他,原本一直在挣扎的我突然安静了下来,我一步步地走到关一山面前。

鬼使神差地,我又一次抬起胳膊,狠狠地向着关一山的脸抡了过去……

啪的一声,一个脆生生的耳光落在了关一山的脸上。

原本嘈杂的屋子瞬间安静下来,仿佛我的一个耳光不是打在关一山脸上,而是打在众人脸上。所有人的目光全部集中在我们身上,我看着关一山捂着半张脸低着头,猛地想起,那半张脸就在下午刚刚被我扇过一个耳光……

不同的是,下午打耳光的时候,围观的是家里的人。

而此刻,围观的人比下午多了十倍。

关一山半天没有说话,我清楚地看到他紧紧咬合着牙齿,嘴角渗出了一丝丝的血。关一山定定地看着我,说了一句:“梅朵,你今天有点过分了……”说完他扭头出了门。

关一山的声音不大,我却听得真真切切。

还有更真切的话传进我的耳朵。

“关一山这他妈是个男人吗?被一个女人当众打了耳光!要是我,早他妈教训她了……”

“那是个有钱的女人,关一山得指着女人养他呢,教训了有钱的女人,谁养着他?”

……

我们俩一前一后返回家里。

到家之后,关一山始终没有理我,他一言不发地重新蹲在了他的电脑前,只是,没有像平时一样,把身上的衣服脱光。而森柱,它知道我们俩闹了别扭,不敢招惹关一山,更不敢招惹我,只是安静地趴在墙角。

我想和关一山谈谈,可是还是觉得心里的气没消,憋着也没理他。我百无聊赖地坐在床边,先是坐着,然后躺了下来,躺着躺着只觉得困意一阵阵地袭来,我终于还是没能抵挡住困倦,沉沉地睡了过去……

地图上的一串红色圆圈

醒来之后,我发现关一山带着森柱不见了,就像一阵风似的消失得无影无踪。格桑想破了脑袋都没有想起来,那个晚上,关一山和森柱一个车里一个车外对峙到半夜之后,到底谁说服了谁。

当然,他更不知道,关一山带着森柱去了哪儿。

反正最后的结果是,关一山和森柱谁也没有回家。

从格桑的酒吧出来,我心里乱成了一团麻。我以为我一定会火冒三丈地把关一山的祖宗八代再骂个来回,可我发现自己却一个字也骂不出来。

我开着车,漫无目的地在拉萨街头瞎转,开了许久却不知道自己该往哪儿去。

闲逛到半夜,实在无处可去,我只能回家。车拐上家门口前的路时,我的心竟然莫名其妙地开始怦怦跳个不停……

我猜测着,推开大门时,关一山会不会已经回来,他黑色的路虎也端端正正地停在院子中央。而屋子里,他像往常一样,正光着屁股蹲在他的电脑桌前,没心没肺地叫叫嚷嚷、打打杀杀;森柱会不会远远地就听到我推门的声音,然后像一道白色的影子一样从房间里冲出来,摇着尾巴冲到我的面前,再用它肥厚的前爪扑到我身上,呼呼地喘着粗气……

但结果—

院子里一片漆黑,房间里所有的灯也都是黑着的。屋子里保持着我离家时的样子,没有人动过。

坐在关一山的椅子上,我的心乱成了一团麻。

整个房子一片狼藉,像我的心一样。我想起关一山经常说的一句话,屋子不乱,心才不乱。关一山是个有洁癖的人,他总喜欢把屋子打扫得一尘不染,一般自己动手,如果实在犯懒,他也会找个小时工来帮忙,绝不能看到屋子乱七八糟。

我决定先把屋子里被我砸坏的东西收拾好,试试看,若屋子不乱了,心到底还乱不乱。

沙发上的一对靠枕是我和关一山在成都的春熙路买的,上面绣着两个卡通的小情侣,并在旁边歪歪扭扭地用汉字和藏文双语写着“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当初,第一眼看到它们时,关一山端详着上面的小人儿,痴痴地看了半天,扬着眉毛问我:“梅朵,这两个小人儿像不像我们俩?”

我笑着说:“那个傻大个儿像你,但是我肯定比上面的姑娘漂亮得多!”

关一山看着我,眼睛贼溜溜地四下里瞅了瞅,突然一把把我拉在怀里,狠狠地亲了一下。这一幕被卖靠枕的小伙子无意中看到,他竟有些不好意思地把目光移到了别处。我难为情地推开关一山,嗔骂着,最后还是没忍住咯咯地笑出声来……

这两个靠枕一个被我丢出了门外,一个丢在了地上。地上的那个正好落在打翻的咖啡杯边,褐色的咖啡晕染了白色的靠垫,像是爬上了一只丑陋的蜥蜴。我把两个靠枕捡回来,整齐地摆到沙发上。

地上的碎玻璃碴很多,那是我砸碎的六只杯子和一套茶具留下的。我们俩搬进新房后不久,有一次,我光着脚走路,不小心踩到了墙角装修时留下的一个小玻璃碴,玻璃碴扎进了脚心,鲜血汩汩地往外涌,关一山心疼得眼泪都快掉下来了。之后,他郑重其事地告诉我,这一辈子再也不许我光着脚走路,并且还把正在吃东西的森柱也叫过来,认真地嘱咐它:“以后,无论什么时候都不许梅朵光着脚走路,你负责监督她!记住了吗?”

森柱当然不会像人一样点头称是,它心不在焉地扭头看着盘子里刚吃了一半的牛肉,对关一山的话爱答不理,气得关一山不得不扯着森柱的耳朵又重复了几遍。我被他们俩的样子逗得笑疼了肚子……

后来,他们俩真的把这件事放在了心上,关一山每次看到我光脚走路,总是皱着眉头大声地喊我:“梅朵,你的鞋呢?你和鞋有仇吗?”

想爆料?请登录《阳光连线》( http://minsheng.iqilu.com/)、拨打新闻热线0531-66661234,或登录齐鲁网官方微博(@齐鲁网)提供新闻线索。齐鲁网广告热线0531-81695052,诚邀合作伙伴。

《魔力演说之道》在线阅读

《魔力演说之道》在线阅读

会演说的人成功的机会比别人多200%[详细]
齐鲁网 2017-08-01
《格力能赢的40堂创业课》在线阅读

《格力能赢的40堂创业课》在线阅读

让世界爱上中国造[详细]
齐鲁网 2017-08-01
《身份》在线阅读

《身份》在线阅读

一段敏感的上海滩传奇,15年国共握手才得以出版。阴差阳错的身份互换险象环生,国共日伪黑的五方缠斗纠结国仇家恨。贺奕新派谍战小说再现文...[详细]
齐鲁网 2017-08-01
《海权简史》在线阅读

《海权简史》在线阅读

纵览5000年海洋文明与人类简史,透视大国崛起与衰落拐点,追问海上丝路,路在何方!继《大国海权》系列后潜修之作,国产航母下水献礼。[详细]
齐鲁网 2017-08-01
《第一次把事情做对》在线阅读

《第一次把事情做对》在线阅读

全新诠释“中国质造”升级换代的思维与路径[详细]
齐鲁网 2017-08-01
《从0到1做微商》在线阅读

《从0到1做微商》在线阅读

全面解析微时代的生财之道[详细]
齐鲁网 2017-08-01
《想你》在线阅读

《想你》在线阅读

一场回味无穷的邂逅,一次开启余生的重逢,如期而至的那个人,从来都不是因等待而来。 [详细]
齐鲁网 2017-07-25
《移动社群电商》在线阅读

《移动社群电商》在线阅读

未来的营销方式就是移动社群营销,抓住移动社群电商就是抓住未来。[详细]
齐鲁网 2017-05-11
《匠人精神》在线阅读

《匠人精神》在线阅读

实业黑马王振华10章集团精彩内训出版,分享、传承以精益和创新为核心的中国时代精神。[详细]
齐鲁网 2017-05-09
《白拉姆客栈》在线阅读

《白拉姆客栈》在线阅读

白拉姆客栈是许多“藏漂”向往的地方,端阳和许许多多租客的故事温情阳光。[详细]
齐鲁网 2017-05-09
《电影中的僵尸文化》在线阅读

《电影中的僵尸文化》在线阅读

揭秘光影下的经典僵尸形象[详细]
齐鲁网 2017-04-25
《李彦宏:专注成就百度人生》在线阅读

《李彦宏:专注成就百度人生》在线阅读

从微鲸到BAT,全面揭秘李彦宏的奋斗传奇和百度各个关口的生死抉择,展现不为人知的互联网商战往事。中国梦的草根代表,理工男也有浪漫的春...[详细]
齐鲁网 2017-03-14
《网红的秘诀》在线阅读

《网红的秘诀》在线阅读

自媒体时代,人人都可以做网红,本书就是一本实用的网红养成指南。[详细]
齐鲁网 2016-12-19
版权所有: 齐鲁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9062847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503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6002
通讯地址:山东省济南市经十路81号  邮编:250062
技术支持:山东广电信通网络运营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