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49日》在线阅读(11)

来源:齐鲁网

作者:宋晓俐

2018-03-30 15:02:03

我看他不舒服,提醒他不要继续往前走,赶紧掉头。要不返回拉萨,要不去当雄,可是关一山嘴硬着不肯,挣扎着挤出一个贱贱的笑说:“那可不行,我还得约你去圣湖边求子呢……”

我拗不过他,继续赶路。不过半个小时,关一山终于扛不住了,他把车停在了路边,扭过一张苍白得像纸一样的脸看着我说:“媳妇儿,这回先不求子了,还是先陪我去输液吧……”

最后的结果是,我们掉头去了当雄县城,关一山连滚带爬地在当雄县的医院里输了将近1000毫升的液体后,脸上才慢慢地有了血色。坐在输液的椅子上,我看他有了点精神,笑着逗他:“关一山,我看你精神头好些了,还要不要继续去纳木错求子?”

关一山夸张地双手合十,一脸惊恐地说:“姑奶奶,您饶了我吧!别说是你,就是范冰冰、林心如加上Angelababy她们姐儿仨约我去,我都不去了……”我顺手抓起身边的外套朝他丢了过去,衣服恰好落在他输液的针头上,疼得关一山像杀猪一般地惨叫着……

当雄:有人见到了一个汉族男人和一只狗

我也说不出为什么,总想再去当年关一山输液的那家医院看看。其实我心里知道,关一山肯定不在那里。因为在我们相爱的第二年,他就适应了高原。无论海拔高还是低,对于他来说都如履平地。

这几年,西藏的许多地方和内地一样,都在大兴土木。当然,内地修建的多半是高楼大厦,而西藏修的最多的是路。藏族人明白:只有路好了,才能保证自己的东西顺利运出去,然后换回钱和生活所需。

我和卓玛从草原一望无尽的宁静渐渐走进人声鼎沸的喧嚣,一条颠簸不平的马路伸向当雄大街,远远地就能看到漫天尘土飞扬。看样子,当雄也在修路。

我明明记得陪关一山输液的医院就在当雄县政府的背后,可是七拐八拐找到那条胡同时,已经不再是当初的样子。我不甘心地把车停到路边,用藏语问坐在路边转经的一位老人:“这里的医院去了哪儿?”老人上下打量了我一番,慢吞吞地说,医院早在两年前就拆了,新医院在前面一条更宽阔的大街上。

一阵莫名的悲凉迎面袭来,我猛地发现,自己心里的许多种情绪找到了另外一个出口—眼眶。那些微凉的水分像青稞田里的雨珠,一点点地凝结在我的眼眶里。为了不使它们一泻而下,我努力地仰起头,泪水凝成的水滴化成凸面球体,放大了远方飘起的经幡和我心底的伤感。

是啊,那个医院虽然破旧,但却是用钢筋水泥铸就而成,上下五层,而如今,不是一样说拆就拆得踪影全无吗?

“这么大的楼房,说没有就没有了,难怪关一山会说走就走……”我长长地叹着气,自己也说不清这话算是自言自语,还是说给卓玛听。

“有的男人,别说走了,死了都不算什么……”

我以为,卓玛会像平时一样,柔声细气地劝我不要难过,可谁知,从她嘴里吐出来的竟是这样一个咬牙切齿的句子。我有些惊愕地看着她,这时卓玛才意识到自己放出了多狠的一句话。

从小胡同里折回到主街道上,我和卓玛面面相觑,卓玛在等着我拿主意,而我却没了主意。心情差到了极点,我甚至有些恨自己,不过刚刚从家里出来两天,才找了两个地方而已,自己就开始灰心丧气了。后面的路还长着呢,我能扛得下来吗?想到这儿,我把后背挺直,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然后对卓玛说:“接着找!除了网吧,再去大街上问问,也许有人见过他们。”

人的情绪确实是会被传染的,见我打起了精神,卓玛也不再像先前那样愤愤然,重新回到了她温和的样子。

当雄不比羊八井,毕竟是个县城,面积大了几倍不说,光是大大小小的街道就有几十条。我和卓玛商量着,还是从网吧找起,因为以我对关一山的了解,他出门最有可能去的地方就是网吧。

当雄的主街在修路,到处尘土飞扬。两边的商店略显得有些冷清,不时地会有一些放了学的孩子来回奔跑嬉闹。

我负责开车,卓玛负责找路上的网吧。每看到一个,我们就想办法找地方停下车来,进去打听,不放过任何一家。为了节约时间,碰到两家网吧离得很近时,我们俩会分头行动,然后再汇合。

我学着卓玛的样子让自己轻声细语,态度谦卑。

这让我想起了阿爸常说的一句话—出门矮三分。之前看到阿爸无论对谁都谦卑有礼,就算面对比他年轻很多的毛头小子,他在说话时都会加一句敬语。我常常不能理解,憋到最后忍不住会问他:“阿爸,都说‘财大气粗’,为什么您却总是那么小心谨慎?难道您怕他们?”

阿爸摸着我的脑袋笑出声来,分布在脸上和下巴上茂密的胡茬随着他咧开的嘴巴上下滑动着:“罗布,这个世界上阿爸只怕两件事情,一是怕辜负了佛祖,二是怕你不幸福……谦虚谨慎是因为草原上的人都要明白一个道理—出门矮三分……”

对!听阿爸的,出门矮三分。

“阿久啦,请问有没有见过照片里的男人和藏獒?”

“请问您,照片里的男人和藏獒有没有来过这里?”

“阿佳,您有没有见过照片里的这个人?”

……

我不厌其烦地逢人就问,尽管我知道,即使问遍了所有人,也不见得会有一个明确的答案,但我还是固执地坚持了下来。

坚持。

这个词一度离我多么遥远啊。我暗自感慨,这么多年来,我总是在责怪关一山凡事没有耐心,不能坚持,可是我自己又坚持过一件什么样的事情呢?

众人的反应各不相同,网吧老板娘斜着眼睛问我,照片里的人是不是欠了我的钱?坐在她身边大概是她丈夫样子的男人很不满地嘟囔着:“心里只有钱……”老板娘听到男人嘟囔似乎很不满意,生气地质问男人说了她什么坏话。男人不再争辩,低着头一言不发……

网吧出口处给客人提供上网零食的是个藏族小姑娘,十七八岁的样子,我看她伸长了脖子等着我去问她,就主动走了过去。结果还没等我开口,她竟胸有成竹地问我:“你要找的人是你的男朋友吧?他把你甩了?男人果然没有一个好东西……”少年老成的一句话,让我有些哭笑不得。

坐在电脑前一个睡眼惺忪的小伙子见我逢人就问,主动走上来,低着头端详着我手机里的照片。我心里一喜,赶忙问他是不是见过照片里的人?谁知这家伙给出了一个让我更加哭笑不得的答案:“我看看你的手机是苹果6Plus还是苹果6S

plus……”

七八个网吧转下来,所有人像是商量过似的,给出的答案基本上整齐划一:“没见过……”

从最后一个网吧出来,太阳已经西斜。人的影子、车的影子和屋顶上经幡的影子被拉得很长很长。前一天晚上喝多了酒,导致上午睡过了头,从羊八井赶到当雄时已经下午。我们俩又几乎马不停蹄地在打听关一山的下落,直到看到漫天的晚霞,我才想起来,这一整天,我们还没有吃过东西。

我和卓玛找了一家看上去还算干净的小餐馆坐下,尽管又累又饿,可是两个人却谁也没有食欲。我点了当雄最有名的牦牛肉和酸奶,提醒卓玛累了一天要多吃一点。

“阿佳,你真的打算就这么找下去吗?”卓玛用勺子搅着酸奶,抬起头问我。

其实这个问题我也不止一次地问过自己。只是,除了继续找下去,我没想出更好的答案。

“找!无论如何要找到他们!男人可以不要,森柱我必须要找回来!”我故意斩钉截铁地回答。我知道,这话是说给自己听的。

傻子都知道,关一山和森柱在一起,找到了其中一个,另外一个自然也就找到了。我口口声声只要森柱不要关一山的话,不过是想让自己别太没面子罢了。

吃完了饭,我和卓玛商量着先找地方住下来,明天再在当雄的县城里打听打听,实在不行,就继续赶路。卓玛点头赞同,我起身去结账,她负责收拾东西。这时候,突然一个黑压压的影子立在了我们面前。

黑影子像半堵墙一样把我和卓玛挡住,我眯起眼睛才看清楚,站在我们面前的是个人高马大的藏族小伙。他的皮肤比一般人黑,脸盘和脑门儿宽阔,鼻子又高又大,但是眼睛却出奇的小。见我们俩上下打量他,他似乎有些不太自在,伸出黑乎乎的手胡噜着他油乎乎的头发。

“你们俩在找人?”小伙子直愣愣地问我们。

原本怕只根据他的肤色判断他是藏族有些武断,他这么一开口,我基本能确定自己的判断准确无误了。藏族人的表达直接而简单,很少会有人为了说一件事情绕一个大圈子,简单干脆是我们一贯的语言风格。

他把问题丢给我们之后,没有再说话,只把小眼睛努力地往大睁了一些,极有耐心地等着我们回答。我和卓玛互相看了对方一眼,也都没说话。卓玛机灵,看我有些愣神,把话茬接了过去,仰着脸回答:“对呀,我们是在找人,你有事?”

“我前几天见过一个汉族男人带着一条狗。”他依旧简单干脆地回答。

“你说什么?”猛地听到他的这句话,我的脑子里像触了电一般嗡嗡作响。

“我前几天见过一个汉族男人带着一条狗。”他真的以为我没有听清,认认真真地重复了一遍。

“你见过关一山和森柱?”

他的话像一颗定时炸弹,顷刻间在我的脑子里轰然爆炸。我只觉得自己头皮一阵阵地发麻,嗓子眼儿里像是猛地喝下了一口烈酒,干涩却又火辣。这是关一山离家出走十天后,我第一次听到他的消息……

之前,我无数次地想过,有了他们的消息后,我再也不会急齁齁地冲上前去骂他们。这短暂却又漫长的十天里,他们俩决绝地离家出走,已经把我所有的愤怒和跋扈打磨殆尽。可是,当这个黑不溜秋的藏族小伙子带来一个肯定的消息时,我发现自己绕了一大圈后,又重新回到了原地。定时炸弹炸飞的不是我的懊悔和自责,而是引燃了我新一轮的满腔怒火……

我一把攥住了他的手腕,抬高声音,一字一顿地又问了他一遍:“你见过关一山这个王八蛋?他在哪里?”

这时候,我清楚地感觉到自己浑身的血翻江倒海般的一阵阵向上涌动,从脚心直冲到了头顶。我想起了自己临出门前的那句话:找到他,宰了他!

藏族小伙被我狰狞的样子吓得不轻,他一个劲儿地扯着自己的手腕往后缩,但他无论如何没有料到,我一个女孩子竟然有那么大的手劲,能把他的手腕攥得火辣辣的疼……

“阿佳!梅朵!你快放开他,我来问他嘛……”卓玛估计也被我的样子吓到了,她赶忙上前拉着我的手,轻声地劝我。这时候,我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惊慌失措地松开了手。

“刚才我在嫂子的网吧听说有人在找人找狗,就想起昨天我在纳木错看到了一个汉族男人开车带着一条狗。我嫂子说你们出门去吃饭了,让我到饭店找到你们说一声。”估计他看出了我的紧张,知道事关重大,他的话说得小心翼翼。

一个汉族男人带着一条狗,在纳木错……

这句话像无数把寒光闪闪的剑刺进了我的耳膜,也刺进了我的心里。我努力地深呼吸了一口气,强迫自己平静下来。“那你现在带我去找他吧!你要多少带路费,我给你……”

我心里明明知道,这时候应该和颜悦色地请求他帮忙,可是从嘴里说出来的话却成了呵斥和命令。

藏族小伙子一脸无辜地看着我,不知道该怎么接我的话。对于藏族人来说,用钱做筹码换取帮助,本身就是对别人最大的不敬。他从始至终根本没有和我提过半个钱字,而我却用这么俗气的话伤他。

是的,我是在生气,虽然不是冲他,但是无疑他成了替罪羊。我看着他嘴巴张了张,想要说什么,一脸无奈和委屈。

“我阿佳的意思是怕你辛苦,想要感谢你……”卓玛也被我几句尖刻的话吓了一跳,她机智地走到小伙子面前,用细长的手很不经意地拍了一下小伙子的手背说,“你叫什么名字?你是在纳木错景区见到他们的吗?你昨天什么时候见到他们的?他们后来去了哪里?”

卓玛的问题一下子提醒了我,这些细节才是我应该关心的。只是我已经被愤怒冲昏了头,完全乱了方寸。

“我叫次旺。我是昨天下午在去纳木错的路上遇到他的,他一个人开着车带着一条狗。他好像走错了路,在半路拦下了我的车,我开着车带了他一段。他要去纳木错转湖。我们在昨天傍晚分开,转湖他不可能一天转完,现在应该还在纳木错……”这个名叫次旺的小伙儿努力地提供着他所知道的一切信息,一边说一边不时地用眼睛瞟着我。

我对次旺的话深信不疑。

想爆料?请登录《阳光连线》( http://minsheng.iqilu.com/)、拨打新闻热线0531-66661234,或登录齐鲁网官方微博(@齐鲁网)提供新闻线索。齐鲁网广告热线0531-81695052,诚邀合作伙伴。

《魔力演说之道》在线阅读

《魔力演说之道》在线阅读

会演说的人成功的机会比别人多200%[详细]
齐鲁网 2017-08-01
《格力能赢的40堂创业课》在线阅读

《格力能赢的40堂创业课》在线阅读

让世界爱上中国造[详细]
齐鲁网 2017-08-01
《身份》在线阅读

《身份》在线阅读

一段敏感的上海滩传奇,15年国共握手才得以出版。阴差阳错的身份互换险象环生,国共日伪黑的五方缠斗纠结国仇家恨。贺奕新派谍战小说再现文...[详细]
齐鲁网 2017-08-01
《海权简史》在线阅读

《海权简史》在线阅读

纵览5000年海洋文明与人类简史,透视大国崛起与衰落拐点,追问海上丝路,路在何方!继《大国海权》系列后潜修之作,国产航母下水献礼。[详细]
齐鲁网 2017-08-01
《第一次把事情做对》在线阅读

《第一次把事情做对》在线阅读

全新诠释“中国质造”升级换代的思维与路径[详细]
齐鲁网 2017-08-01
《从0到1做微商》在线阅读

《从0到1做微商》在线阅读

全面解析微时代的生财之道[详细]
齐鲁网 2017-08-01
《想你》在线阅读

《想你》在线阅读

一场回味无穷的邂逅,一次开启余生的重逢,如期而至的那个人,从来都不是因等待而来。 [详细]
齐鲁网 2017-07-25
《移动社群电商》在线阅读

《移动社群电商》在线阅读

未来的营销方式就是移动社群营销,抓住移动社群电商就是抓住未来。[详细]
齐鲁网 2017-05-11
《匠人精神》在线阅读

《匠人精神》在线阅读

实业黑马王振华10章集团精彩内训出版,分享、传承以精益和创新为核心的中国时代精神。[详细]
齐鲁网 2017-05-09
《白拉姆客栈》在线阅读

《白拉姆客栈》在线阅读

白拉姆客栈是许多“藏漂”向往的地方,端阳和许许多多租客的故事温情阳光。[详细]
齐鲁网 2017-05-09
《电影中的僵尸文化》在线阅读

《电影中的僵尸文化》在线阅读

揭秘光影下的经典僵尸形象[详细]
齐鲁网 2017-04-25
《李彦宏:专注成就百度人生》在线阅读

《李彦宏:专注成就百度人生》在线阅读

从微鲸到BAT,全面揭秘李彦宏的奋斗传奇和百度各个关口的生死抉择,展现不为人知的互联网商战往事。中国梦的草根代表,理工男也有浪漫的春...[详细]
齐鲁网 2017-03-14
《网红的秘诀》在线阅读

《网红的秘诀》在线阅读

自媒体时代,人人都可以做网红,本书就是一本实用的网红养成指南。[详细]
齐鲁网 2016-12-19
版权所有: 齐鲁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9062847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503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6002
通讯地址:山东省济南市经十路81号  邮编:250062
技术支持:山东广电信通网络运营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