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身份》在线阅读(9)

来源:齐鲁网

作者:贺奕

2017-08-01 11:38:08

方溪文正容敛色道:

“我会遵守约定的,你帮我弄情报,我帮你杀莫冠群。你只管教我怎样瞄准,剩下的就是我的事了。”

袁午仍捺不住火地骂骂咧咧:

“你的事?你他妈的摆明了就是想让这事办不成!你以为都不用经过实弹演练,光学拿眼瞄准就能开枪杀人了?还有,怎么能选这么个民居房当狙击点?只要楼下一堵,跑都没处跑。等一过中午,窗口就变成逆光,瞄准相当费劲。再说离莫公馆这么近,里边的警卫听到枪声三分钟内就能赶来。在这个位置 上行刺,除非能一枪毙命,否则根本就是找死!”

方溪文只是硬生生地回敬一句:

“这都是你的同志安排的。”

袁午有些挂不住面子,轻咳两声掩饰窘相。

“算了,莫冠群还是我亲手来办,但需要你配合。后天中午 莫家全家要外出赴宴,我也受邀参加,估计要用两辆车。明晚我先带你去经过的路上选好地点,到时你带上左轮手枪守在路边,等车经过时,只管将第一辆车的轮子打瘪就行,然后吸引火力,我会趁乱在车里下手。”

** *

袁午选定的伏击地点是一处相对狭窄的街道拐角,路边有幢正待拆建的老屋可作屏障。到了约定的时间,早早藏身在屋墙后的方溪文,透过破败漏风的窗牖看到两辆轿车驶近,头一辆是福特,后一辆正是莫家人常用的那辆雪佛兰。一想到过了今天,就能结束这段梦魇般的上海之行,彻底摆脱这种快要将人撕裂的双重身份交缠纠结的痛苦,他紧张的心情稍稍平复。他抬手啪啪连放两枪,一切都如预料,被击中左前轮的福特车 “呲”的一声横停路中央,司机奋力打轮也无济于事。后边的雪 佛兰被迫跟着停下。从两辆车上分别下来保镖和一名随从,辨清袭击方向,向方溪文露头的位置展开反击,一时枪弹连发,碎砖墙皮在他身边四溅。

这时,方溪文看到福特车上的莫冠群已从另一侧下车,正屈膝弓腰快步向后车移动。他举枪瞄准,刚要扣动扳机,却忽然发现有个熟悉的身影飘然而至,不偏不倚挡在莫冠群前面。方溪文认出正是袁午,一愣神的工夫,杀机已失。

转眼间莫冠群和袁午挤上雪佛兰,车子迅速调头,喷着尾烟驶离视线。留下来的保镖和随从对老屋形成合围之势,左抵右挡中,方溪文的子弹很快打光。他意识到自己被袁午出卖了,气得用握枪的手在墙上猛击数下,顿时皮破血流。跳出后窗逃跑时,一颗子弹几乎擦着他的耳根“嗖”地飞过,灼热的声波震得耳膜隐隐生疼。

十二

方溪文侥幸脱险,不敢再回住所,也不敢在莫公馆周边露面。如果袁午真的变节投靠了莫冠群,那汪伪特务们必定已在这些地方结网以待。他心里想到了各种更坏的可能,越想越不寒而栗。或许袁午根本就没把那份重要情报传送出去,又或许那份情报根本就是伪造的,且已如他所愿挑起了重庆方面的内乱。也就是说,他掉进了一个精心策划的阴谋,毫不自知地沦为对手赌博的筹码和渔利的工具。最可悲的是,或许他再也没法恢复本来的身份了,因为就眼下情形来看,即便能够重回组织,首先迎候他的也将是军事法庭。

这天向晚时分,方溪文去银行保险柜取了点儿钱,准备马上购买船票,连夜离开上海。刚刚走近十六铺码头,忽被两下短促的汽车喇叭声打断沉思。扭头一看,袁午一人开着莫家的雪佛兰,正好在他身侧停下。

“还傻愣着干吗?赶紧上车吧!”袁午在一顶黑色礼帽下双眼斜睨,嘴角含笑,用揶揄的口气招呼道。

方溪文警觉地环视周遭,不知袁午又要对他耍什么鬼点子,愤愤地说:

“你是要拉上我去向你的新主子请赏吧?”

袁午一脸不屑:

“拿你请赏?你也不看看自己值几个钱!”

方溪文心里窝火,却还是无奈地钻进了后座。袁午开动车子,冲着后视镜里的方溪文一笑,继续折磨他脆弱的神经。

“今天咱们配合得不错,你脑子还算机灵,没辜负我对你的期望。”

方溪文这下真的怒了,双手扑上去紧紧扼住袁午的脖子,车子一下失去方向。

“就是你设的圈套,害我差点儿送命!”

袁午赶紧一个急刹车,大叫:

“放开!听我解释!”

方溪文的手勒得更紧。“你个下三烂的赌鬼,什么时候说过一次真话?谁还会信你?” “这回你非信不可!”

** *

那日袁午正要随莫家人外出赴宴,到莫公馆对面小店买烟时,遇上早就等在那里的糜阿三。袁午知他意在敲诈,赶紧掏出几张钞票叫他滚蛋。哪知糜阿三阴笑着说他早已偷偷光顾过方溪文的屋子,发现了藏在地板下的枪支,猜出方袁两人的意图是要里应外合干掉莫冠群。不过他又说自己毕竟是中国人,同样对汉奸深恶痛绝,所以不但不会泄露两人的计划,相反还会鼎力相助,将一桩有关莫冠群最近日程安排的秘密卖给他们, 就不知他们是不是出得起价。袁午追问是什么秘密,糜阿三说之前在火车站发现一位刚到上海的日本富商,认定是条大鱼,跟踪潜入对方下榻的饭店,结果翻出一封用中文写好尚未发出的信,收信人正是莫冠群,信上约定两人某天将在饭店密会商谈一桩要事。袁午装作不感兴趣,随口问那日本富商叫什么名字,糜阿三说那人入住饭店显然用了化名,不过信上落款写明 叫真田忠胜。

袁午一听“真田忠胜”四字,顿时血涌脑门。真田忠胜是日本特务头子土肥原贤二手下一员得力干将,久在日占区活动,作恶多端。当年在家乡赌场门外搭救袁午,又领他走上革命道路的恩师茶叔,一年前在济南时死在真田手里,逼供时竟被剜了一百多刀!现在真田秘密来到上海,又住在不为日军控制的租界,袁午意识到正是为恩师报仇的天赐良机。虽然刺杀莫冠群是上级下达的死命令,但如莫冠群早早死掉,那就再无接近真田的机会。好赌的天性让袁午顷刻之间做出冒险一搏的决定!彼时莫公馆门口汽车即将发动,再无余暇通知已在伏击点上就位的方溪文,一切只能相机行事。糜阿三咬定只要大洋,不收法币,两人匆匆议定以一百块成交。袁午答应先付一半以获知真田和莫冠群密会的时间地点,事成之后再付一半。紧接着他被叫上福特车副驾,竟跟莫冠群同坐一车,莫家母女则坐进雪佛兰跟在后面。随后两车并发,直到在前方路口与方溪文交火。

“真田忠胜?”

方溪文自然对这个名字不陌生。精通日语的他在北平站负责整理对日谍战资料,早就知道真田是个著名的中国通,能说一口流利的汉语,曾在东北和华北端掉军统的多个地下组织,逮捕和杀害的特工多达百名。

方溪文神情中的微妙变化,逃不过后视镜里袁午的眼睛。

“我借口为莫小姐买生日礼物借出这辆车,已经四处寻你半天了。没别的,想请你先借我五十大洋,我好从四脚蛇嘴里套到情报,完了马上还你。”

听袁午口气,已然做好通盘打算,方溪文的嗓音低沉下来。

“你想怎么做?”

“这次救下莫冠群,他一定对我信任大增,我赌他见真田时会把我带上。如果不带,那我知道了时间地点也会另想办法,总之要将莫冠群和真田一起干掉。”

方溪文连连摇头。“我们戴老板对真田恨得咬牙切齿,数次布置刺杀行动,真田次次都如泥鳅一般滑掉。这回跟莫冠群会面,一定警戒森严,你单枪匹马行动,可以断言毫无胜算。”

袁午故意套用可青遇害后那夜,方溪文在公园湖边说过的话:

“我以命相搏,还不行吗?”

方溪文也用袁午当时的原话反驳:

“你以为上赌场不要命就能赢钱?”

袁午忍俊不禁,哈哈大笑:

“有时候决定赌局成败的,不在你手里有多大本钱,而在你敢不敢把全部本钱一把押上。”

方溪文默然不语,沉思良久。他拿不准袁午会不会再一次耍弄自己,却还是勇敢违逆谨小慎微的天性,平生罕见地做出了孤注一掷的决定。

“你说得也对,世上很多事不赌一把,你根本不知道结果是什么。这回我陪你,赌!”

袁午一惊,随即将脸掉向窗外。

“这事跟你没关,不用你掺和进来。”

“谁说的?我答应过帮你杀莫冠群,这事还没兑现。”

“上次拦车算你已经帮过一次,不欠我的。等我动手那天, 你只管带着莫小姐离开上海吧!”

“那不行,这事我掺和定了。”

两人在后视镜中四目相对,一股肃杀的气氛在车内蔓延,似乎要裹挟着他们汇入幽暗而浩渺的时代洪流,并在其中化为一抹微澜,湮没无迹。

“如果咱俩都死掉,那就再也换不回身份了。”袁午感喟道。

方溪文喉结一抖:

“多少人像可青那样说没就没了,谁还在乎身份?命都可以不要了,还要什么身份?” * * *

袁午将车停在约定的路口和糜阿三交接。糜阿三接过从窗口递出的黑色手提包,扯开拉链,飞快地点清银洋,满面喜色。“日本人住都城饭店703房,见莫冠群定在后天上午九点。”话 音刚落,他就被从后面悄然接近的方溪文用枪把砸晕,再被推到车里。没等周围几位目击路人弄清怎么回事,车已飞驶远去。 借着夜色遮掩,两人将糜阿三带到可青短暂住过的亭子间,绳捆索绑,堵上嘴巴,免得他在行动开始前意外生事。临出门时,方溪文心念一动,特地写下一张字条,等下楼经过房东门口塞入邮箱,告知两天后他就会搬走,叫房东到时自行收回房子。

都城饭店位于江西路和福州路转角处,袁午和方溪文一前一后进入装饰奢华、灯火辉煌的大堂,想先摸清饭店内部构造,谋划到时如何动手。两人分头上到七层,却讶异地发现这里毫无异状。

“不会是四脚蛇那家伙耍咱们吧?”楼道拐角,方溪文跟袁午交换下疑惑的眼神。

走过703房间,袁午装作不慎将礼帽掉落在地,趁着弯腰拾捡的工夫,将耳朵贴紧房门聆听动静,跟在后面的方溪文也紧张地收住脚步。不料就在这时,门“吱扭”一声打开,袁午大惊失色,迅速拔枪,起身将房门一脚踹开。他冲进去正要射击,却诧异地发现只有一名穿制服的女服务员差点儿被撞倒,在她身旁是一辆整理房间用的工作车。

女服务员看到袁午手里的枪,吓得浑身哆嗦:

“先生,您……您要干什么?”

‘’袁午巡视一番屋内,确定没有他人,反倒有些失望。见方溪文跟进门来,眼珠一转,枪口冲着女服务员,压低嗓门凶巴巴地问:

“说,这房里是不是住个臭婆娘跟个小白脸?”

见女服务员连连摇头,袁午一指方溪文:

“那臭婆娘是我这位兄弟的老婆,背着他在外面偷人,我是他请来捉奸的。”

方溪文先是一愣,随即明白过来,装出一副羞愤难当的样子,摸出钱包,抽两张钞票塞到女服务员手里。“小姐别怕,请实话告诉我,那对奸夫淫妇是不是就住这里?”

女服务员面色稍缓,仍是摇头:

“这里住的是位日本老先生,刚刚退房走了,所以我才…… 才来收拾的。”

袁午和方溪文同时一愣,袁午佯怒:

“胡说!哪有客人晚上退房的?”

女服务员怯生生地解释道:

“是真的,他说这屋里进过贼,非走不可,旁边一起开的几间房也都退了。”

袁午和方溪文失望地面面相觑,走出饭店大门,来到灯影摇曳的江西路上,一时四顾茫然。袁午不无焦灼地担心真田受了惊吓会一跑了之,方溪文倒认为真田既已邀莫冠群商谈要事,一定会等见完面再走,只不过见面的时间地点也一定会变。

袁午思前想后,半晌才说:

“看来只有求助莫小姐了,请她从老家伙嘴里套出时间、地点,咱们好先做准备。”

“不行,太冒险了。咱们要做的是连她父亲一起杀,你怎么跟她说得出口?再说就算她答应帮咱们,也很容易被莫冠群看出破绽,咱们在行动之前就会被他反制。”

“不这样做,那就更没机会。”

看袁午目光坚决,方溪文只好轻叹一口气:

“这样吧,我跟你一起去见莫小姐。”

十三

袁午开车带着方溪文进入莫公馆,下车后照例接受搜身。与以往有所不同的是,警卫们对他这位莫老爷子的救命恩人表现得格外尊敬。袁午交代过方溪文见到莫夫人不要抬头,以免被她认出,进到客厅却发现气氛清冷,不复每次来时宾朋满座、言笑晏晏的场面。正疑惑间,只见莫冠群背着双手站在二层楼梯口,神色凝重地对袁午说:

“下午我临时起意,派人把内子和小女送上火车,让她们去杭州的亲戚家小住几日。没来得及让你和美唐话别,希望你不要介意。”

袁午抬头笑答:

“伯父说哪里话,现在是非常时期,我能理解。”

莫冠群赞许地点点头,对身边的保镖说声“你先去休息吧”,随即招呼袁午道:

“你上我书房来,你和美唐年龄都不小了,我想听你谈谈今后的打算。”

袁午向方溪文使个眼色,正要独自上楼,却听莫冠群说道:

“那位不是在公馆干过两天的司机小哥吗?既然是你朋友,那就一起上来吧!”

袁午和方溪文都暗吃一惊,再次交换一下目光,却都不敢违逆。

两人跟着莫冠群进入书房。莫冠群示意袁午合上房门,随即背转身去,走近窗边,语调异常平缓:

“昨天的刺杀行动,是你俩合谋的吧?为什么事到临头又要救我?”

袁午和方溪文同时脸色惊变,袁午强作镇定: “

伯父开的什么玩笑?晚辈听不懂啊!”

莫冠群仍不转身,只是轻轻摇头,吟哦般说道:

“古云韬略犹如双刃古剑。轻用其芒,动即有伤,是为凶器;深藏若拙,临机取决,是为利器。”

他转过身来,两眼炯炯如炬逼视袁午。“别忘了我是干什么出身的。我早看出你并不是美唐以前的男友,你抓住她的弱点控制她,通过她来接近我。你本是奉组织上的命令来除掉我的,我没说错吧?”

他又转向方溪文。“我暗中差人到燕京大学查过,你才是美唐当时交的男友,你一毕业就加入军统,这回来上海是想通过 美唐从我身上获取情报,可能的话把我也拉入军统阵营。这我也没说错吧?”

方溪文愕然无语,袁午的目光已在四下逡巡寻找退路。莫冠群笑着摆手:

“放心,我若早想下手,你们绝无可能还站在这里。既然我们都没杀对方,表明还有沟通的余地。”

袁午知道再伪装下去已无意义,沉下脸说:

“我跟叛徒之间没什么好沟通的,跟汉奸之间更没什么好沟通的。”

莫冠群身子微微一抖,看得出袁午这话戳痛了他内心深处某个永难愈合的伤口。

“我知道……这是组织对我的定性,但走到今天这步田地,实非我的本意。”

莫冠群低下头,将一只手插进斑白的头发,缓缓向两位年轻人讲述起自己沉沦的经历。原来他自青年时代从商,内心一直向往革命,秘密加入中共后,利用自己所居的特殊地位和掌握的丰厚资金,穿梭于各种政治势力之间,搜集情报、营救战友,逐渐成为上海地下党的高层领导之一。不久前,日伪特务透过一些迹象,怀疑他是南京方面的潜伏人员,将他秘密逮捕,严刑拷打,但他坚不吐实。敌人又带他来到家门外,告诉他再不招供,就立刻进去杀掉他的妻女。莫冠群料想此时组织上肯定知道他已被捕,必会采取紧急应变措施通知相关同志撤离,为救妻女就假认自己确是国民党情报人员,并供出联络点地址。没想到敌人赶去联络点,正好抓住了因外出漏接通知、刚刚回沪的一位地下党领导,此人随后在审讯中招供,从而引发一场强震,一夜间上海地下党的网络被连根拔起。这时已知莫冠群真实身份的日伪特务,故意拿来几本不知从哪里弄来的油印刊物,欺骗他说共产党早已下文将他划为叛徒,开除党籍。他打开刊物一看果真如此,却不知那是敌人假造一页补进去的。在这样的情况下他终于变节。

[责任编辑:杨凡、彦]

想爆料?请登录《阳光连线》( http://minsheng.iqilu.com/)、拨打新闻热线0531-66661234,或登录齐鲁网官方微博(@齐鲁网)提供新闻线索。齐鲁网广告热线0531-81695052,诚邀合作伙伴。

《海权简史》在线阅读

《海权简史》在线阅读

纵览5000年海洋文明与人类简史,透视大国崛起与衰落拐点,追问海上丝路,路在何方!继《大国海权》系列后潜修之作,国产航母下水献礼。[详细]
齐鲁网 2017-08-01
《第一次把事情做对》在线阅读

《第一次把事情做对》在线阅读

全新诠释“中国质造”升级换代的思维与路径[详细]
齐鲁网 2017-08-01
《从0到1做微商》在线阅读

《从0到1做微商》在线阅读

全面解析微时代的生财之道[详细]
齐鲁网 2017-08-01
《想你》在线阅读

《想你》在线阅读

一场回味无穷的邂逅,一次开启余生的重逢,如期而至的那个人,从来都不是因等待而来。 [详细]
齐鲁网 2017-07-25
《移动社群电商》在线阅读

《移动社群电商》在线阅读

未来的营销方式就是移动社群营销,抓住移动社群电商就是抓住未来。[详细]
齐鲁网 2017-05-11
《匠人精神》在线阅读

《匠人精神》在线阅读

实业黑马王振华10章集团精彩内训出版,分享、传承以精益和创新为核心的中国时代精神。[详细]
齐鲁网 2017-05-09
《白拉姆客栈》在线阅读

《白拉姆客栈》在线阅读

白拉姆客栈是许多“藏漂”向往的地方,端阳和许许多多租客的故事温情阳光。[详细]
齐鲁网 2017-05-09
《电影中的僵尸文化》在线阅读

《电影中的僵尸文化》在线阅读

揭秘光影下的经典僵尸形象[详细]
齐鲁网 2017-04-25
《李彦宏:专注成就百度人生》在线阅读

《李彦宏:专注成就百度人生》在线阅读

从微鲸到BAT,全面揭秘李彦宏的奋斗传奇和百度各个关口的生死抉择,展现不为人知的互联网商战往事。中国梦的草根代表,理工男也有浪漫的春...[详细]
齐鲁网 2017-03-14
《网红的秘诀》在线阅读

《网红的秘诀》在线阅读

自媒体时代,人人都可以做网红,本书就是一本实用的网红养成指南。[详细]
齐鲁网 2016-12-19
《救护车到来前,你能做什么?》在线阅读

《救护车到来前,你能做什么?》在线阅读

看完这本书,哪怕只学会一个急救知识点,关键时刻也能救你一命。急救,不能只有急救医生知道,中国家庭不可缺少的健康自救手册。[详细]
齐鲁网 2016-09-18
《公子桃花》在线阅读

《公子桃花》在线阅读

继甄嬛、芈月之后,又一宫廷女子传奇[详细]
齐鲁网 2016-08-12
《舌战》在线阅读

《舌战》在线阅读

地沟油从何而来?毒食品何以泛滥?民以食为天,“舌尖保卫战”任重道远![详细]
齐鲁网 2016-06-03
版权所有: 齐鲁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9062847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503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6002
通讯地址:山东省济南市经十路81号  邮编:2500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