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身份》在线阅读(8)

来源:齐鲁网

作者:贺奕

2017-08-01 11:38:08

“干什么?找你算账!”方溪文兀自有气,“我问你,那把枪为什么怎么也装不上?怎么连颗子弹都不给?我替你付的那顿饭钱,只怕都能买好几把这枪了。”

袁午“噗哧”笑出声来。“我这还不是为你好?那种枪你以前摸都没摸过,目标身位移动和射击时间的配合你也搞不懂,真要给你装好配上弹,你一枪打出去就彻底露馅了。”

方溪文想想也是,再说就算自己会用那把枪,也不可能真去射杀莫冠群,毕竟这跟军统交给他的任务相悖。他转而环顾起眼前这间四处结着蛛网的老屋。“你就住这里?”他疑 惑地问。

袁午马上哭丧着脸诉苦:

“唉,我冒你的名头混上流社会,跟莫家来往,哪一处不得大把花钱?可我现在实在是穷得叮当响了,又怕被你们军统发现,只好先搬到这里躲躲,眼看就快撑不下去了……”

方溪文哪里知道,袁午料定他会为枪的事来找自己,眼下这一切都是故意安排的。不知中计的方溪文答应给袁午开张支票,不过提出两项附加条件:

“第一,既然你暂时杀不成莫冠群,那不妨利用现在的身份先搜集些有用的情报,我会视情报的价值给你下一笔钱。第二,每笔支出都要提供票据给我。”

当然,方溪文这样做还有一层动机,就是用钱拖住袁午行刺的脚步。

袁午喜上眉梢,满口答应:

“理所当然,理所当然,我保证每角钱都花在刀口上。”

方溪文接着从怀里掏出画着枪械各部分的图纸。“还有,你得教会我怎样把枪装配起来,要不瞒不过你的同志。”

袁午哈哈一笑:

“这个简单。”

** *

几天后的一大早,方溪文下楼买报,正在浏览标题,忽然有人将一只厚厚的信封塞到他手里,正是袁午。这个满眼血丝的家伙站在一旁,装作也在看报,压低声音说:

“票据都在里边。你要的情报我还在弄。昨天在莫公馆打牌,听说汪精卫手下在上海的一位干员生性好赌,经常乔装改扮去赌场里混。你也知道不是我吹,我在赌桌上对付人最有一套了。现在我需要你给笔经费,越多越好,我去赌场会会他,保证把他买通,让他今后为我,哦不,为你所用。”

方溪文回屋,对信封里的票据逐张审核,又带着疑问造访了闹市区的几家商铺和酒家,结果发现那些票据全系伪造,估计都是从路边不法小贩手中廉价买来的。方溪文感到受到莫大侮辱,气得差点儿吐血。为了狠狠教训一下袁午,他决定动用银行保险柜里一笔原本准备用来扰乱敌方市场的假钞。

** *

交接地点定在愚园路和赫德路交汇处,时间是第二天傍晚。方溪文收拾停当刚要出发,没想到可青来了。上次拿走方溪文把仅有的一身西服当掉换来的几块大洋,回去后她越想越过意不去,于是连着几晚没怎么睡,用厂里的废纱赶织了一件厚厚的毛衣,此时正好给他送来。可青熬得明显红肿的眼里透出的温存和关切,让他不禁怦然心动,可不知为什么又本能地有些畏缩。

“你穿穿看,大小合适不?”

可青清亮的笑语声让方溪文凝重的面色稍稍舒展。他顺从地换上毛衣,可青扯起他的胳膊左右转了两圈,骄傲地说:

“怎么样?我的手艺!”

她忽又话头一转:

“对了,前两天我在街上碰见莫小姐了,还跟她说了几句话呢。”

方溪文心里一惊,但瞥见可青正盯着他的面孔看他反应,只好强作淡然说:

“是吗?那又怎样?”

可青松了口气。听方溪文说马上要出门送件东西给袁午,她的目光移向摆在门边的那只手提箱。

“重要吗?要不我替你去送吧。正好见见表哥,让他也高兴一下。”

方溪文一想也无不可,就告诉了可青要去的地点,给足车费,下楼把她送上一辆黄包车。不过他决定还是悄悄跟在后面。怀着报复的快感,他就想看看赌场里使用假钞的袁午会受到怎样的惩罚。

** *

愚园路本是租界越界筑路的产物,自国军经淞沪会战败退、日军填补周边空白后,这一带便形成了租界当局与日本占领军对峙以及各种政治势力鱼龙混杂的局面。可青下车后四顾寻觅,很快发现街对面坐在一条长椅上的袁午,抑制不住兴奋地招招手,快步向他奔去。袁午看见拎着手提箱的表妹先是一愣,随即释然而笑,起身迎接。他和远处尾随而至的方溪文同样都没想到,意外,偏偏就在这个时候发生了。

可青刚走到街中央,一辆插着太阳旗的吉普车横冲直撞飞速驶来。她连忙闪避,手提箱却被撞飞,簇新的钞票顿时撒落一地,随风四散。吉普车一个急停,几个荷枪实弹的日本官兵跳下来,对着惊呆了的可青汹汹大叫。为首的日本军官捡起一张钞票,马上辨认出是假钞,嘴里“八格八格”地骂着,命令士兵把可青拽上车带回日军驻地受审。可青一把挣脱,刚想跑向袁午,忽又担心连累表哥,转身向相反的方向跑去。日本兵举枪就射,砰砰两枪响起,可青一阵踉跄中,正好和对面的方溪文目光相接。她的眼神中同时透出一份有负所托的歉意,一份不明原因的诘问,还有一份无怨无悔的慰藉,毕竟在她生命画上句号的最后时刻,她看到了在她心里分量最重的两个男人。

袁午和方溪文都已把手伸到腋下,准备拔枪冲上去救人,不料这时又有一辆日本军车驶近。两个男人都发现了对方,面如死灰隔街相向,只能眼睁睁看着七八个日本军人围住现场,清理伪钞,把已经断气的可青拖到车上。

这一刻,两个平日里孤傲自负的男人,在遥遥对望中都蓦然醒悟自己的无能、卑怯和狭隘。这一刻,两个男人眼里都饱含悔恨的热泪。

十一

两个男人再次见面,选在了深夜,在极斯菲尔公园的无人处。袁午不由分说,走过去照着方溪文的脸一记重拳,将他击倒在地,接着从齿缝间咝咝有声地挤出一通咒骂:

“姓方的,我操你祖宗!我跟你两个男人斗也就罢了,凭什么要把可青搭进去?”

方溪文从地上挣扎爬起。他也觉得是自己对可青的疏忽害死了可青,心里充满无限的愧悔。他嘴里吐出一口鲜血,声音有些混浊却不失平静地说:

“如果你觉得打死我能替可青报仇,那就尽管动手吧。反正再这样斗下去,我们两个迟早都是死,而且会搭上更多的人!”

良久,等情绪有所平定,袁午坐在湖边的石块上点燃一支烟。从不吸烟的方溪文走过来伸手讨要,袁午愣怔片刻,把手上的这支掉个头递给他。方溪文接过烟猛抽一口,呛得连声咳嗽。

“想……想听个建议吗?”方溪文边咳边说。

袁午盯着幽暗中泛着微光的湖面,没有搭腔。

“既然我们现在都顶着对方的身份,就算交换回来也只会让两方的任务都完不成,那我们不如彼此帮对方一把。”

袁午重点一支烟,火柴的光焰照亮了他不无疑惑的脸。

“怎么帮?”

“你帮我偷情报,让我能向上面交差,我帮你杀莫冠群。”

火柴被噗地吹灭,带着余烬划出一道暗红色的弧线落入湖面。

“你真敢对他下手?莫小姐那边怎么交代?”

“汉奸国贼,人人得而诛之。只是,先得从他身上挖到点儿有价值的情报。莫小姐……”说到这里,方溪文一紧牙根,“我 和她缘分已尽。”

袁午仍是摇头:

“你连杆枪都装不上,还谈什么杀人!”

“我以命相搏,还不行吗?”

方溪文的声音里迸出一股在他身上从未见过的狠劲。袁午却依然嗤之以鼻:

“你以为拼命就行?你以为在赌桌上不要命就能赢钱吗?”

方溪文变得激动起来,在袁午身后快步来回走动,心中的积郁像开渠放水一样喷涌而出:

“姓袁的,今天在这里把话挑明了,接下去你到底想怎样? 如果我们两个只是为家仇斗,那我告诉你,当年我爹没赔偿你爹确实是不义,可你带人抢劫完我家,我爹转眼就气病而死,我们已经扯平了!如果我们是为各自的组织斗、为不同的主义斗,那现在国难当头,家仇也该先放一边了!可青死这笔账你可以记我头上,你要咽不下这口气,我答应你,等都完成各自的任务了我们再接着斗,行不行?”

袁午深陷沉思,半晌才低声咕哝了一句:

“枪你是会装了,可也打不准啊!”

“所以你得教我。”方溪文略一停顿,又说,“我也教你。”

“你教我什么?”袁午愕然反问。

“教你怎么用那块怀表。”

袁午按按胸口的揣表处,失声而笑:

“你以为我不会看时间?” 方溪文停止踱步,长舒一口气后缓缓说道:

“不,那里面藏着一部微型相机,我教你怎样用它拍照。”

** *

几天后,莫公馆里又一次牌声喧哗,这回袁午没有亲自上手,而是坐在莫小姐身后指点她出牌。喝得微醺的莫冠群从外面回来,看得出心情不错,笑着跟众人打招呼。从牌桌边经过时,他腋下夹的一只黑色公文包“哗”的掉落在地,一份标有 “绝密”字样的档案袋从包里露出半截。袁午马上礼貌性地起身帮着拾捡,莫冠群的保镖却抢先一步拦住他,飞快地将文件塞回公文包交到莫冠群手里。

“到底老喽!”莫冠群面泛酡红,自嘲地冲袁午一笑,又对大家说,“你们好好玩,我先上去休息了!”

袁午一边继续指点莫小姐,一边凝神谛听楼上脚步的移动。助莫小姐连和两把后,他借口上厕所,一闪身折进楼梯间,蹑手蹑脚上到二层。来到一扇门前,确定里边没有动静,袁午娴熟地用两根竹牙签捅开门锁。这里正是莫冠群的书房兼办公室,那只黑色公文包就摆在桌上显眼处,想不到老狐狸也有大意时。打开档案袋一看,里边是一份汪伪特务组织在重庆国民政府中的内线名单。袁午赶紧脱下马甲遮住房门下沿,避免光线外泄,随即打开台灯,取出怀表对名单逐页拍照。这时忽从楼外传来汽车发动的声音,他不由得加快了动作。等到将公文包原样放好,退出楼道合上房门,甫一转身,头上却被一支冰凉的枪管顶住。

“别动!你来这里干什么?”

是莫冠群的保镖。刹那间袁午已在心里做好最坏的打算,思忖着如何一举夺下对方的枪,再搜寻莫冠群并将之击毙,不过能否得手,实无多大把握。就在这时,不远处的楼梯口传来莫小姐埋怨的声音:

“让你帮我取条披肩,竟要这么久?说了我的房间在三层,你怎么找到二层来了?”

刚才袁午离开后,牌友之一的汪太接到电话说孩子感冒发烧,当即坐车赶回家去。大家等着袁午接手,莫小姐这才四下寻他。进了莫小姐闺房,袁午惊魂稍定,但他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只能用目光对她刚才的解围报以无声的感激。

莫小姐耷下眼皮,犹豫片刻才说:

“方先生已经告诉过我你的身份和目的了,如果你想代表重 庆方面跟我父亲好好谈一次,我可以帮你创造机会。现在那保镖寸步不离,其实他是被安插到我父亲身边的,一来为了保护,二来随时监视。”

袁午见莫小姐如此误解他的举动,正中下怀,顺势说道:

“刚才可能是我操之过急了。有这保镖在,看来直接跟你父 亲摊牌的时机还不成熟。不妨再等一等,相信会出现转机的。”

莫小姐忽然想起什么,脸微微一红,问道:

“对了,你表妹呢?他和方先生在一起……还好吧?”

袁午腮帮一紧,面色发青。“她已经……死在日本佬枪 下了。”

“你说什么?”莫小姐失声惊叫起来,“什么时候的事?前不久我还见过她……”

袁午只能强抑悲痛,岔开话题:

“不管怎样,还请莫小姐暂时保守秘密,不可将我的真实身份透露给你父亲。否则,很可能让我和方先生都白白送命。”

毋庸讳言,对于可青的存在,莫小姐一直天然地心怀抵触甚至敌意。但此刻闻知噩耗,她顷刻陷入深深的自责。尤其想到可青的死必定跟袁午的使命有关,因此父亲也得间接地为此负责,她心里更是难抑一阵悸痛。再看袁午眼里流露出对表妹的怅然追念,她又对眼前这个男人生出深深的同情和悲悯。这段时间,她见惯了他的油头滑脑和逢场作戏,从一开始被迫接受时的极度反感,渐渐转变成理解后的主动配合。她暗暗惊奇于世上还有这样一路男人,跟她在各种应酬场所见惯的那些纨绔子弟全然不同,跟他熟悉的方溪文也是天差地远。她不得不承认,在冒死涉险、如履薄冰的袁午身上,散发着一种别样的雄性魅力,只是像团火焰一样没法抓在手里,对她来说只能敬而远之。

** *

出了莫公馆,袁午挑黑路直奔方溪文住处。叩开门后,一语不发,只把怀表往对方手中一塞。方溪文一头扎进里屋,关起门来,折腾到午夜前后才重新露面。他两眼炯炯放光,脸上带着无法掩匿的激动,将一只已埋入微型胶卷的小药瓶交给刚刚眯了一觉的袁午。

“请叫我的同志马上传送出去,以最快速度通知重庆方面。”

说罢,方溪文走到墙角,掀开几块地板,空隙处散乱地插放着狙击步枪的零件。袁午一看就心疼地叫唤起来:

“妈呀,真要命呀,这宝贝都快毁你手里了。”

[责任编辑:杨凡、彦]

想爆料?请登录《阳光连线》( http://minsheng.iqilu.com/)、拨打新闻热线0531-66661234,或登录齐鲁网官方微博(@齐鲁网)提供新闻线索。齐鲁网广告热线0531-81695052,诚邀合作伙伴。

《海权简史》在线阅读

《海权简史》在线阅读

纵览5000年海洋文明与人类简史,透视大国崛起与衰落拐点,追问海上丝路,路在何方!继《大国海权》系列后潜修之作,国产航母下水献礼。[详细]
齐鲁网 2017-08-01
《第一次把事情做对》在线阅读

《第一次把事情做对》在线阅读

全新诠释“中国质造”升级换代的思维与路径[详细]
齐鲁网 2017-08-01
《从0到1做微商》在线阅读

《从0到1做微商》在线阅读

全面解析微时代的生财之道[详细]
齐鲁网 2017-08-01
《想你》在线阅读

《想你》在线阅读

一场回味无穷的邂逅,一次开启余生的重逢,如期而至的那个人,从来都不是因等待而来。 [详细]
齐鲁网 2017-07-25
《移动社群电商》在线阅读

《移动社群电商》在线阅读

未来的营销方式就是移动社群营销,抓住移动社群电商就是抓住未来。[详细]
齐鲁网 2017-05-11
《匠人精神》在线阅读

《匠人精神》在线阅读

实业黑马王振华10章集团精彩内训出版,分享、传承以精益和创新为核心的中国时代精神。[详细]
齐鲁网 2017-05-09
《白拉姆客栈》在线阅读

《白拉姆客栈》在线阅读

白拉姆客栈是许多“藏漂”向往的地方,端阳和许许多多租客的故事温情阳光。[详细]
齐鲁网 2017-05-09
《电影中的僵尸文化》在线阅读

《电影中的僵尸文化》在线阅读

揭秘光影下的经典僵尸形象[详细]
齐鲁网 2017-04-25
《李彦宏:专注成就百度人生》在线阅读

《李彦宏:专注成就百度人生》在线阅读

从微鲸到BAT,全面揭秘李彦宏的奋斗传奇和百度各个关口的生死抉择,展现不为人知的互联网商战往事。中国梦的草根代表,理工男也有浪漫的春...[详细]
齐鲁网 2017-03-14
《网红的秘诀》在线阅读

《网红的秘诀》在线阅读

自媒体时代,人人都可以做网红,本书就是一本实用的网红养成指南。[详细]
齐鲁网 2016-12-19
《救护车到来前,你能做什么?》在线阅读

《救护车到来前,你能做什么?》在线阅读

看完这本书,哪怕只学会一个急救知识点,关键时刻也能救你一命。急救,不能只有急救医生知道,中国家庭不可缺少的健康自救手册。[详细]
齐鲁网 2016-09-18
《公子桃花》在线阅读

《公子桃花》在线阅读

继甄嬛、芈月之后,又一宫廷女子传奇[详细]
齐鲁网 2016-08-12
《舌战》在线阅读

《舌战》在线阅读

地沟油从何而来?毒食品何以泛滥?民以食为天,“舌尖保卫战”任重道远![详细]
齐鲁网 2016-06-03
版权所有: 齐鲁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9062847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503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6002
通讯地址:山东省济南市经十路81号  邮编:250062
技术支持:山东广电信通网络运营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