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身份》在线阅读(7)

来源:齐鲁网

作者:贺奕

2017-08-01 11:38:08

望着乐得合不拢嘴的莫夫人,袁午提议道:

“伯母何不顺便再卜一卦,向大师问问平安?”

不料老道排卦之后,倒吸一口凉气,沉吟片刻,示意莫小姐和袁午退出门外,接着低声问莫夫人:

“府上最近两日内,可有生人入住?”

莫夫人想到新司机,连连点头。

“夫人今年凶星照命,五鬼相缠,要想冲煞化劫,近日务必 远离一切生人,否则恐有血光之灾。切切谨记!”

老道的这番测婚解卦,其实全是照着袁午的意思说的。原来在车上他已从莫夫人嘴里听出口风,此次进庙要为他和莫小姐八字合婚,于是趁母女俩进殿叩拜之际,他悄悄溜入偏房,连送钱带恐吓,逼着老道答应了他的要求。回去路上莫夫人一直阴沉着脸,一进家门就追问女儿为什么换掉司机,并说明天要亲自上门去请老司机回来。莫小姐辩解说看老司机岁数大了手脚不利落,所以才找可靠的新人顶替。袁午也在一旁假惺惺地为方溪文辩护:

“其实这趟我严格考察下来,此人的车技还是足可胜任的。”

莫小姐向袁午投去感激的目光。但莫夫人道出庙中老道的算卦结果,表示心意已决。“你们都别说了,大师的话不可不信。再说,我们家现在的处境……”说到这里,她的话音稍有哽塞。

莫小姐拗不过母亲,只好答应将方溪文辞退。

** *

第二天再来莫公馆,袁午看到老司机已回来上班,打牌时又听莫夫人无意中提起,莫冠群傍晚要出门去霞飞路赴宴。他不动声色,打到下午三点来钟光景,忽然一拍脑门,装作想起还有公司注册的事要办,让莫小姐替他几圈,说会快去快回。他赶回酒店,换身衣服,带上子弹满膛的勃朗宁手枪,又匆匆折回莫公馆附近。出莫公馆向东约两百米的十字路口,是去往霞飞路的必经之地,袁午决定等莫冠群乘坐的汽车开到这里减速转弯时,冲上去用手枪行刺。

他把脸藏到黑色礼帽压得低低的帽檐下,竖起大衣衣领,背向街面,通过一家钟表行玻璃橱窗上的倒影,分分秒秒关注着来自莫公馆的动向。

他没有想到,尽管自己行动十分隐蔽,远端窗口的方溪文还是在瞄准镜中认出了他。

进莫公馆刚上两天班就被炒掉的方溪文,心情极度郁闷。昨天一听莫小姐说起庙里的算命结果,又问清袁午并没有一直陪在母女俩身边,他就断定是这家伙在背后捣鬼。

黑色的雪佛兰轿车驶出莫公馆,正要经过袁午设伏的路口。 突然不远处连响两枪,汽车骤停,随行的保镖和另一名警卫迅速下车警戒。这时方溪文藏身在一株大树后,收起对天空射的左轮手枪,探头再看钟表行门前,袁午已经不见踪影。

方溪文知道,老洪的小组成员随时以各种身份作掩护,散布于附近街面,只等他展开行动时从旁协助。这也意味着自己的生命安危完全掌控在他们手中,一旦露出马脚必是死路一条。放眼身边,除林可青之外再无可利用的筹码,当危机迫近时挟她为人质,或许是脱险的唯一办法。

方溪文在相隔两条街远的地方租下一个七八平方米的亭子间,然后去纱厂找到可青,说上次来时见识过女工宿舍的简陋拥挤后,回去跟她表哥一商量,决定一起出钱为她租个新住处。可青意外之余非常高兴,跟着方溪文看过新家后,更是不住地雀跃欢呼。方溪文要求她不可把住址透露给任何人,目前一段时间也不能去见表哥,有什么事直接跟他联系就行。天真的可青完全相信了他的话。

其实,方溪文此次执行任务,随时可以通过秘密账户支取活动经费。但他向来是个廉洁奉公、一清如水的人,在军统北平站时就因从不参加同事的公款宴请而饱受排挤。他偏执地认为既然自己与组织脱钩,以他目前的身份并不配用公款,而将钱花在替代他身份的袁午身上反倒名正言顺。至于为可青租房,同样属于他的私人事务,任务经费一分也动用不得。然而,在自己带的钱里扣除比战前高出数倍的房租后已所剩无几,这样一来,坐拥万金的方溪文居然落到只能吃糠咽菜度日的地步。

这段时间,糜阿三一直没有停止过对袁午和方溪文的追踪。当他发现前者频频出没于莫公馆,而后者的住处又随时可将莫公馆置于视线之内,更加确定两人在联手策动一桩跟莫家有关的惊天阴谋。方溪文租下亭子间并将一位穿蓝工服的漂亮女孩接来,他都看在眼里,可他既不明白这样做的用意,也猜不透两人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按捺不住的糜阿三决定直接对林可青下手,从她身上破解方袁二人的秘密。

夜色降临,劳累了一天的可青正用毛巾擦洗身子。微弱的白炽灯下,从小劳作所赐的健美翘拔的身姿投映在墙上,可青看着为之骄傲,偏偏不由自主地想到方溪文。“呸!”她脸上一 红,骂了自己一句,突然发现墙上自己的影子多了个脑袋,吓得她连忙望向屋顶。只见一人四脚蛇似的盘在梁上,獐头鼠目,正色迷迷地盯着她的胸部。可青慌忙抄起衣服遮挡身体,大叫:

“你是谁?快出去!要不我喊人啦!”

糜阿三一个鹞子翻身,不偏不倚地落座在竹椅上,手中多出一把短刀,正是在火车上对方溪文行凶的那把。

“你要想别人进来找到你的尸体,那就喊吧。啧啧,就是可惜了你这么好的身材。妈的,别人是金屋藏娇,姓方的怎么把你藏在这么个破屋里!”

逼仄的亭子间里无处可退,可青惊恐地扭动着身子。糜阿三将可青逼到墙角,用刀尖抵住她半裸的一只乳房,连唬带诈地说:

“实话告诉你,我是巡捕房的包打听,姓方的干了好事得去吃牢饭,不过只要你今天乖乖从了我,把他的事给我说清楚,再给我打个红包,我会替他圆场的。”

这时外边楼梯响起“蹬蹬”的脚步声,直奔亭子间而来,接着有人敲门。“可青,我给你带了些做饭的家伙。”是方溪文的声音。

糜阿三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将刀贴在可青脖子上,推着她过去开门。方溪文拎着一只鼓鼓囊囊的袋子站在门外,透过拉开的门缝一看屋内情形,立刻明白是怎么回事,冲着糜阿三怒喝:

“你个浑蛋,快放开她,有什么只管冲我来!”

糜阿三哼哼冷笑:

“你要让她活命也容易,那就老老实实说出你跟姓袁的到底在搞什么鬼名堂,想打莫家什么主意?道上的规矩见者有份,好处我也不多要,匀出三分之一给我就行!”

“我现在就可以给你。”

方溪文从腋下掏出左轮手枪。

糜阿三脸色立变,看方溪文就要推门进屋,突然飞起一脚,正好踢中他小腹上还未完全愈合的旧伤。方溪文疼得倒退半步,糜阿三趁机将可青猛地往前一推,身子如魅影一闪消失在窗外。

等可青穿好衣服,方溪文才进屋来,先是检查一番门窗能否锁紧,再将袋中什物一一取出。惊魂未定的可青焦急地追问:

“这人到底是什么人?他怎么知道你和表哥的事?你怎么连枪都用上了?你们还嫌不够危险吗?”

方溪文不希望她知情太多,尽可能以平淡的口气说:

“一个小瘪三,想讹点儿钱而已,不足为虑。”

* * *

可青惦挂表哥,刚巧袁午第二天就出现在纱厂门口。原来电话打到女工宿舍,惊闻表妹已经搬走,袁午匆匆赶来问个究竟。面对表哥的疑惑,可青反而更诧异,这才弄清表哥根本不知租房这回事。袁午明白方溪文是想控制可青作为人质,可听说他从糜阿三手里救下她,又觉得她暂时能得到一份保护也好,便没有揭破方溪文的谎言,只说:

“没错,是我拜托他照顾你的。这家伙有的是钱,租个房对他来说不过拔根毫毛,你不必心存感激。”

可青眼前还在晃动着昨晚那只黑洞洞的枪口,这比遭受的欺侮更令她不安。

“表哥,你们到底是要骗钱还是抢钱啊?我怎么觉得你们干的事越来越危险?”

袁午又一次揪揪表妹的耳垂,笑而不语。

就在这天,纱厂出了一起重大事故,一位中年女工的腿被纺织机的滚抽轧断,老板却归咎于她自己操作不当,拒绝赔付医疗费,还是同车间的女工们凑了些钱才让医院收下她。这位女工丈夫早亡,一人带着三个年幼的孩子,眼看一家人从此失去了生活依靠。下班后,可青循着方溪文留的地址找来,打算向他借点儿钱,帮大姐渡过难关。进门一看,方溪文正就着一 碟酱菜啃一只发硬的馒头,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就是你的晚饭?”

方溪文停下有些艰难的吞咽动作,笑笑说: “我晚饭都吃得简单。”

“就吃馒头吗?”毕竟来自同一方水土,这景象让可青觉得难以接受。

“离开老家后一直在北方生活,吃惯了。”

问到来意,可青不禁有些犹豫,但终究说了出来。方溪文略一思忖,起身从柜子里取出来上海时穿的那套“培罗蒙”西服,说声“稍等”,快步下楼离去。趁着这段工夫,可青打量起屋里简陋的陈设,发现方溪文的生活相当清苦,完全不像表哥说的那样。刚才问路时别人告诉她就在莫公馆对面,她还吃了一惊,此刻来到窗口,看着不远处那座灯火通明的宅第,她更加疑惑。按说在这条街上租得起房,还有余钱给她租亭子间,日子不该过得这么寒酸。这背后的原因是什么,表哥的话到底有几分真几分假,她实在琢磨不透。

过不多久,方溪文回来了,西服已经不见,只把几块大洋塞到可青手里。

“实在抱歉,当铺就给这么多,先拿去应应急吧!”

听方溪文这么一说,可青忽地为他感到心疼起来。对眼前这个儒雅外表下混合着柔弱和坚毅的男人,作为少女可青的心思正在起着变化。她又望望窗外,禁不住好奇地问:

“我表哥说你和莫小姐从前是一对,真的吗?”

方溪文一愣,不得不答:

“那都是从前的事了。”

“那你现在住到她家对面,是不是旧情难忘呀?”可青顺着话题往下追问。

方溪文不想再多解释,佯怒道:

“小孩子家莫胡说。”

可青不示弱地回一句:

“没比你小几岁,谁是小孩子家?”

* * *

这天莫小姐路过永安百货,看见道旁很多市民正围簇在几位女工身边,显得群情激愤。她从制服认出女工们来自父亲参股的大同纱厂,忙叫司机停车。看清牌子上写明是为伤残的工友募捐,她当即签了一张支票,特意加上父亲的名字,下车后顶着众人的喳喳议论走到募捐箱前。刚把支票投进箱口,她发现端箱的女工正以一种怪异的目光怔怔失神地盯着自己,甚至没有对她鞠躬致谢。她马上记起,这就是那个在外白渡桥头照过一次面、阻隔在她和方溪文之间的女孩。

莫小姐吃惊地后退半步。

“你怎么在这儿?你不是……刚来上海吗?”

对面的林可青回过神来:

“谁说的?我来上海都快三年了,一直就在这家纱厂。当然,你莫小姐是不可能认识我的。”

莫小姐更加诧异,不无气恼地问:

“那你为什么要编那套谎话去骗男人呢?”

“什么谎话?”

“说你是黑帮老大的姘头,为躲避追杀逃来了上海。”

可青的脸顿时涨得通红。

“这话是方……姓方的说的?”

“不,袁先生这么说的。”

“我表哥?不可能!我不信!”可青激烈地抬高调门。

莫小姐眯起眼,若有所思:

“你说什么?袁先生是你表哥?”

可青意识到说漏了嘴,抱着募捐箱转过身去。莫小姐没再多问,脚步沉重地回到车里。短短几句交谈,让这两个女人同时发现身边的两个男人都在骗人,可又都像是在动真格的。他们的本来身份是什么,如烟笼雾缭般无法看透,但能隐隐觉察到,他们都是为着某个比他们自称的目标更为重大、更为艰巨的使命而来。不管是曾经的恋情也好,还是共同的血缘也罢,都无法拖住他们的脚步、扭转他们的方向、软化他们的意志。 而如果她们真要对其中的某个男人表达关心和爱护,也许最好的方式就是把怀疑深埋心底,装作毫无保留地听信他们那些不时露出破绽,却依然不惜用性命维护的谎言。

老洪的催逼越来越紧,方溪文面对一堆零散部件还是无计可施。他害怕被老洪发现,只好将枪械各部分画成图样,准备去找袁午问清如何装配。这天眼见袁午从莫公馆出来,上了一辆等在门外的黄包车,便远远跟着。七弯八拐后袁午下车,竟已由西装革履换成一身粗布衣裳,手里多出个布袋,接着拐入一条破旧的里弄。方溪文紧跟上去,发现这里住的都是衣衫褴褛的贫民,难怪袁午要提前换衣。他见袁午走进一间小屋,过去正要敲门。“门没关。”从里面传出袁午慵懒的声音,在剥落的墙皮和霉烂的门柱间萦绕、消散。

方溪文推门进去,见袁午叼着烟,跷起二郎腿,坐在一把老得快要散架的摇椅上,正用一种戏谑式的表情打量他。

“你跟踪我干什么?”

[责任编辑:杨凡、彦]

想爆料?请登录《阳光连线》( http://minsheng.iqilu.com/)、拨打新闻热线0531-66661234,或登录齐鲁网官方微博(@齐鲁网)提供新闻线索。齐鲁网广告热线0531-81695052,诚邀合作伙伴。

《海权简史》在线阅读

《海权简史》在线阅读

纵览5000年海洋文明与人类简史,透视大国崛起与衰落拐点,追问海上丝路,路在何方!继《大国海权》系列后潜修之作,国产航母下水献礼。[详细]
齐鲁网 2017-08-01
《第一次把事情做对》在线阅读

《第一次把事情做对》在线阅读

全新诠释“中国质造”升级换代的思维与路径[详细]
齐鲁网 2017-08-01
《从0到1做微商》在线阅读

《从0到1做微商》在线阅读

全面解析微时代的生财之道[详细]
齐鲁网 2017-08-01
《想你》在线阅读

《想你》在线阅读

一场回味无穷的邂逅,一次开启余生的重逢,如期而至的那个人,从来都不是因等待而来。 [详细]
齐鲁网 2017-07-25
《移动社群电商》在线阅读

《移动社群电商》在线阅读

未来的营销方式就是移动社群营销,抓住移动社群电商就是抓住未来。[详细]
齐鲁网 2017-05-11
《匠人精神》在线阅读

《匠人精神》在线阅读

实业黑马王振华10章集团精彩内训出版,分享、传承以精益和创新为核心的中国时代精神。[详细]
齐鲁网 2017-05-09
《白拉姆客栈》在线阅读

《白拉姆客栈》在线阅读

白拉姆客栈是许多“藏漂”向往的地方,端阳和许许多多租客的故事温情阳光。[详细]
齐鲁网 2017-05-09
《电影中的僵尸文化》在线阅读

《电影中的僵尸文化》在线阅读

揭秘光影下的经典僵尸形象[详细]
齐鲁网 2017-04-25
《李彦宏:专注成就百度人生》在线阅读

《李彦宏:专注成就百度人生》在线阅读

从微鲸到BAT,全面揭秘李彦宏的奋斗传奇和百度各个关口的生死抉择,展现不为人知的互联网商战往事。中国梦的草根代表,理工男也有浪漫的春...[详细]
齐鲁网 2017-03-14
《网红的秘诀》在线阅读

《网红的秘诀》在线阅读

自媒体时代,人人都可以做网红,本书就是一本实用的网红养成指南。[详细]
齐鲁网 2016-12-19
《救护车到来前,你能做什么?》在线阅读

《救护车到来前,你能做什么?》在线阅读

看完这本书,哪怕只学会一个急救知识点,关键时刻也能救你一命。急救,不能只有急救医生知道,中国家庭不可缺少的健康自救手册。[详细]
齐鲁网 2016-09-18
《公子桃花》在线阅读

《公子桃花》在线阅读

继甄嬛、芈月之后,又一宫廷女子传奇[详细]
齐鲁网 2016-08-12
《舌战》在线阅读

《舌战》在线阅读

地沟油从何而来?毒食品何以泛滥?民以食为天,“舌尖保卫战”任重道远![详细]
齐鲁网 2016-06-03
版权所有: 齐鲁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9062847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503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6002
通讯地址:山东省济南市经十路81号  邮编:2500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