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身份》在线阅读(2)

来源:齐鲁网

作者:贺奕

2017-08-01 11:38:08

袁午苏醒过来,发现自己正和衣躺在某家大饭店客房的床上,头部的痛感将记忆拉回到方溪文拿皮箱砸向他的那一瞬间。窗外已是朗朗白昼,也不知在那之后过去了多久。他正疑惑自己怎么会来到这里,一旁沙发上那个戴金丝眼镜的小伙子见他有了动静,连忙起身凑近,面露关切之色:

“方先生,您总算醒了。”

袁午下意识地用手一碰肋下,硬硬的勃朗宁手枪还在,心神为之一定。知道对方错认自己,但情势不明,只能含糊地 “嗯”了一声。

“车上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旁边有那么多血?幸亏我抢先一步,要不然落到巡捕手里,再从您身上搜出枪来,那就麻烦大了。”小伙子似是急于将功劳揽到自己头上。

袁午从床上坐起,一眼瞥见床头柜上的那只怀表,大致明白了原因所在。不过,对于方溪文将自己砸晕后何以会出现眼下的结果,他却茫无头绪。他随口诌了一套说辞,只说是邻座的两个无赖因赌牌起争执并动起了手,他劝架反而被殴。小伙子听罢释然,随即说:

“小弟白野牧,加入军统已三年有余,今后跟方先生共事,还望方先生多多指教、提携!”

袁午脸上堆笑,心里却动了杀机。他一边揉抚着头上的痛处,一边走近窗边。只见饭店紧邻一条店铺林立、招牌如云的大街。远处楼宇间蜿蜒如带的一泓水面,想来就是黄浦江无疑。

“哦,对了,刚给莫美唐小姐去过电话,她应该很快就到。”

听到“莫美唐”三字,袁午暗吃一惊。他此次由北方到日军重围中已成“孤岛”的上海租界,是奉中共上级密令,惩办一个名叫莫冠群的叛徒的,按照行前掌握的资料,莫美唐正是莫冠群的独女。莫冠群的公开身份是著名实业家兼上海金融同业公会理事,实为上海地下党高级领导人,数月前被捕后投降日伪,致使上海的地下联络点一夜间丧失殆尽,再加此人对地下党的组织形态和活动规律了如指掌,无疑使中共在整个日占区的生存都蒙上一层阴影。

小白继续在他身后恭维地说:

“方先生魅力不小啊,都分别两年多了,莫小姐还是急不可待地想马上见到您。相信方先生此次定能不辱使命,顺利从莫冠群手里弄到戴老板想要的情报。”

袁午本想回手撂倒小白,听他这样一说,心眼忽然活动起来。想到如能控制莫小姐,威胁她为人质,或许更容易接近莫冠群,出奇制胜,一击成功,到时再去寻找组织不迟。

** *

父亲死后,袁午在老家的一家赌场当过几年端茶扫地的伙计,正是在那里他精通了各种赌博的方法,熟识了各种出千的套路,学会了从赌桌上的表现洞窥他人内心,也把自己磨炼成了一个一旦看准时机便敢于舍命相搏的赌徒。一天,一个濒临绝境的农民带着手头最后一块银元走进赌场,想赢一笔钱给孩子治病,如果输了就要投河自尽,满怀同情的袁午暗施手法相助,帮农民赢走50块大洋。输了钱的恶霸迁怒于袁午,将他拖到门外打得奄奄一息,是一位路过的中年男人救了他。后来正是这位人称茶叔的男人引他走上革命道路,将他一步步锻造成行动高手。从那以后,革命对他来说就是一块新的赌盘,枪弹对他来说无异于另一副赌具,一次次领受的任务就像不断重掷的骰子,唯一相同的是每次下的注都必是鲜血、是肉身、是生命。

不久前,因为莫冠群的叛变,被袁午视若生父的茶叔在济南被捕,落入日本特高课头子真田忠胜之手,惨遭杀害。而此次受命来沪行刺,正是源于袁午的主动请缨。

袁午骨子里的赌性再度迸发,打定主意要借此天赐良机完成使命。赌桌上偷梁换柱、瞒天过海,他本是好手;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也早修成行家;而且形势越危急、局面越混乱,他反倒越来劲。他兜着圈子从小白嘴里套话,渐渐摸清了方溪文和莫小姐的关系——在大学时代曾是一对恋人。

桌上电话响了两声。

“这是楼下望风同志发来的信号,莫小姐已进饭店大门。我不便待在这里,这就去隔壁房间,有什么需要随时叫我。不过,这里隔音不好,等会儿你跟莫小姐亲热的时候,可得慎重着点儿啊。”

说到最后,小白镜片下的眼睛,一脸坏笑。

小白刚刚离开,走廊的一头就响起高跟鞋的橐橐声,不疾不徐,轻重有致,像是踏在琴键上。这行琴音变得越来越清亮,最后在门外戛然而止。敲门声随即响起。

袁午走到门边,侧耳凝听片刻,接下来的动作快如闪电:在打开门的一刹那,将体态娇小、一袭雪青色旗袍的莫小姐一把拉进屋内,她的惊叫尚未出口,就已被他一只满是厚茧的大手紧紧捂住。在隔壁的小白听来,想必两人是以一场近乎窒息的热吻作为久别重逢的开场白。

莫小姐惊恐地瞪大双眼,身子奋力挣扎,却丝毫撼动不了袁午强有力的臂弯。袁午贴近莫小姐低声耳语:

“我是方先生的朋友,他现在有危险,你要想保他的命,就得一字不差按我说的做。听明白没有?”

莫小姐停止挣扎,点了点头。袁午抬眼扫扫天花板,又将耳凑近门边听听动静,继续压低嗓音说:

“这里已经被人控制,他们把你叫来,是想让你确认我是不是方先生,如果你不认,那真的方先生马上会死。听明白没有?”

莫小姐眉头紧蹙,但还是点了点头。袁午这才松开手,让莫小姐那张一时被扭曲的脸庞恢复了精致的轮廓。

“美唐啊——”他突然换了副高亢而深情的腔调,同时以手指墙,示意这话是说给隔壁听的。“你知不知道,这几年我想你想得好苦!好多回在梦里见到你,醒来后为你担心这担心那。现在看到你,我的心总算是放下来了啊!”

莫小姐被袁午的一惊一乍弄懵了,可由于担心方溪文的安危,又不敢不信。“你……你就会说假话!”她说得口气生硬,却也算应景。袁午见莫小姐已经着了他的道,知道接下去必须继续采取 “神经战法”,不给她留下半点儿思索和怀疑的间隙,同时还得顾及隔壁监听的小白以及散布于饭店内外的军统特工们,使其相信他和莫小姐的关系。他只好避虚就实,忽而说起昨晚火车上的倒霉遭遇,让莫小姐察看一下他脑顶尚未消退的瘀肿,忽而又提起老家的风土物产,跟莫小姐记忆中方溪文做过的描述竟无二致。

多年以来,袁午都把自己家破人亡这笔账记在方家头上, 这也是为什么当初茶叔向他灌输革命道理时,他首先想到的只是向方家复仇。领着山里的游击队潜入县城打劫方家那次,完全是他自作主张,为此还曾挨过组织上的严厉批评。不过当时方溪文正在省城上学,不然袁午一定会像修理他老子一样,好好地修理他一番。袁午担心话扯多了难免露馅,赶紧在桌上的便笺上写下两行字,然后举到莫小姐面前,示意她照着上面说:

“今天家里还有事,我得回去了,你送我吧!”

把写过字的便笺扔进抽水马桶冲掉后,袁午让莫小姐挽着他出门下楼。两人在路边各上一辆黄包车,一前一后向着莫家奔去。情报表明,莫冠群几乎天天龟缩在家办公。袁午感到自己正一步步逼近即将在赌桌上揭开骰筒的时刻,这使他一时血脉偾张、瞳仁放亮。

黄包车驶近莫公馆,袁午远远望见大门和内院布满便衣岗哨,进门的人都得先接受搜身。袁午拍拍腰间的勃朗宁,知道今天已无机会,只能从长计议。莫小姐一下车,便急切地追问他方先生到底在哪里,遇到了什么危险。袁午担心她召唤便衣抓捕自己,就低声说要想保住方先生的命,必须对今天的事只字不提,过两天自会联系她,让她和旧相好见面。

方溪文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置身于医院的病房。麻药的劲头已经过去,身子稍动,痛感便会从紧束的绷带下不断袭来。他曾在迷糊中几次听人提到“袁先生”,沮丧地以为两人落在了一处,此刻睁眼一看,病房里也就他一个人。窗外是个大白天,但天低云暗,分不出是一天中的哪个时候。意外的是,他用以对付袁午的小皮箱,竟然就搁在床边的桌子上。

方溪文从床上挣扎而起。箱子没有带锁,揿开搭扣,轻易就能打开。里面除了几件换洗衣服,多是麻将、扑克牌、骰盒、骰筒、签条之类的赌具。还有一样长筒状的东西,两头粗细不一,举到眼前,看起来似乎是只万花筒。

护士端着药盘进来,叫声“袁先生”。方溪文恍悟自己被错认,刚要辩白,忽有一位寸短头发、蓄连鬓胡的中年男人进来, 并不说话,只是向他以目示意。直到护士交代完服药事宜离去,中年男人才绽露出一脸的困惑和焦急:

“袁先生,火车上出了什么事?怎么会被捅刀子?幸亏有这箱子证明身份,要不然我们连人都接不到。”

方溪文不清楚对方是什么背景来头,只好装作疼痛呻吟, 借以寻思对策。“车上遇到了小偷……”他语焉不详,要看对方的反应。

自称姓洪的中年男人显然对这一说法非常失望,狐疑地上下打量方溪文。“今后一定要处处谨慎,切不可因小失大。我们的任务高度机密,出不得任何岔子。”老洪压低声音,言语中颇有责备之意。

方溪文顺着老洪的话,模棱地问:

“那,准备得怎样了?”

老洪在病房中踱开几步。

“那老狐狸平日深居简出,极少露面,公馆周围又警戒森严,很难下手。”

方溪文听到“下手”,心中不免一惊。“有几成把握?”问得还是那么含混。

“很难说。我已经在戈登路和武定路的转角处、莫公馆对面租了一处房子,可供日夜监视,也在狙击步枪射程之内。”

方溪文至此已经了然,老洪所说的“任务”就是刺杀莫冠群,其所属组织必为共党。而他本人此次受命来沪,正是要利用他与莫美唐小姐曾经的恋人关系,接近其父莫冠群,刺探有关日伪乃至共党地下组织方面的情报,可能的话将莫冠群发展为双面间谍。他完全没想到阴差阳错,浑浑噩噩间居然落到共党地下组织手中,不禁因恐惧和激动交织而浑身发抖,额头冒出细密的汗珠。

老洪以为方溪文伤口疼痛发作,要去传唤大夫。方溪文连说不用,极力平定心神。

“你先养好伤再说。接下来的事情就要拜托你了,我和小组的同志们会全力配合。”

话虽这样说,老洪却无法打消对于方溪文的怀疑,怎么看怎么觉得这个身材单薄、面皮白净、连火车上的区区毛贼都对付不了的年轻人,都不像是组织上派遣来的资深杀手。此次行动的指令来自一份米汤书写的密件,上面没有描述杀手的外貌特征,但提到此人有个名叫林可青的表妹,是公共租界一家华商纱厂的女工。老洪决定秘密联络林可青来医院,只要她认不出方溪文,就立即将他处理掉。

[责任编辑:杨凡、彦]

想爆料?请登录《阳光连线》( http://minsheng.iqilu.com/)、拨打新闻热线0531-66661234,或登录齐鲁网官方微博(@齐鲁网)提供新闻线索。齐鲁网广告热线0531-81695052,诚邀合作伙伴。

《海权简史》在线阅读

《海权简史》在线阅读

纵览5000年海洋文明与人类简史,透视大国崛起与衰落拐点,追问海上丝路,路在何方!继《大国海权》系列后潜修之作,国产航母下水献礼。[详细]
齐鲁网 2017-08-01
《第一次把事情做对》在线阅读

《第一次把事情做对》在线阅读

全新诠释“中国质造”升级换代的思维与路径[详细]
齐鲁网 2017-08-01
《从0到1做微商》在线阅读

《从0到1做微商》在线阅读

全面解析微时代的生财之道[详细]
齐鲁网 2017-08-01
《想你》在线阅读

《想你》在线阅读

一场回味无穷的邂逅,一次开启余生的重逢,如期而至的那个人,从来都不是因等待而来。 [详细]
齐鲁网 2017-07-25
《移动社群电商》在线阅读

《移动社群电商》在线阅读

未来的营销方式就是移动社群营销,抓住移动社群电商就是抓住未来。[详细]
齐鲁网 2017-05-11
《匠人精神》在线阅读

《匠人精神》在线阅读

实业黑马王振华10章集团精彩内训出版,分享、传承以精益和创新为核心的中国时代精神。[详细]
齐鲁网 2017-05-09
《白拉姆客栈》在线阅读

《白拉姆客栈》在线阅读

白拉姆客栈是许多“藏漂”向往的地方,端阳和许许多多租客的故事温情阳光。[详细]
齐鲁网 2017-05-09
《电影中的僵尸文化》在线阅读

《电影中的僵尸文化》在线阅读

揭秘光影下的经典僵尸形象[详细]
齐鲁网 2017-04-25
《李彦宏:专注成就百度人生》在线阅读

《李彦宏:专注成就百度人生》在线阅读

从微鲸到BAT,全面揭秘李彦宏的奋斗传奇和百度各个关口的生死抉择,展现不为人知的互联网商战往事。中国梦的草根代表,理工男也有浪漫的春...[详细]
齐鲁网 2017-03-14
《网红的秘诀》在线阅读

《网红的秘诀》在线阅读

自媒体时代,人人都可以做网红,本书就是一本实用的网红养成指南。[详细]
齐鲁网 2016-12-19
《救护车到来前,你能做什么?》在线阅读

《救护车到来前,你能做什么?》在线阅读

看完这本书,哪怕只学会一个急救知识点,关键时刻也能救你一命。急救,不能只有急救医生知道,中国家庭不可缺少的健康自救手册。[详细]
齐鲁网 2016-09-18
《公子桃花》在线阅读

《公子桃花》在线阅读

继甄嬛、芈月之后,又一宫廷女子传奇[详细]
齐鲁网 2016-08-12
《舌战》在线阅读

《舌战》在线阅读

地沟油从何而来?毒食品何以泛滥?民以食为天,“舌尖保卫战”任重道远![详细]
齐鲁网 2016-06-03
版权所有: 齐鲁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9062847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503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6002
通讯地址:山东省济南市经十路81号  邮编:250062
技术支持:山东广电信通网络运营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