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海权简史》在线阅读(12)

来源:齐鲁网

作者:熊显华

2017-08-01 11:11:08

只是,对于两线作战的协调,或者说战略目标的确定,德国上下都有些举棋不定:是要以强大的陆权震慑世界呢,还是要通过海权进行海外统治?换句话说,德国在发展海权的道路上是以海洋人的视觉还是以陆地人的视觉看待世界。

这问题让德国十分纠结,因为在海权的发展道路上,它的经济实体要求向东发展,地理环境也决定了这样的方向,但德国自身的经济现实则要求它向西直接走向海洋。这样的尴尬,造成了德国这样的陆海复合型国家在获取海上霸权过程中的尴尬。

2

随着德国公海舰队在斯卡帕湾自沉,德国的一些专家、精英开始反思,德意志帝国最天才的海军思想家沃尔夫冈·魏格纳中将对阿尔弗雷德·冯·提尔皮茨战略提出了质疑。事实上,通过一项在“一战”中的国防预算,可以看出这样的问题:德国总参谋长阿尔弗雷德·冯·施里芬在其计划里并没有安排给海军任何角色。

阿尔弗雷德·冯·施里芬打算用强大的德国陆军先在西线摧毁法国,然后将这些部队调到东线抵抗俄国的军队。对于这样重大的计划,他本人没有去咨询海军参谋部,也没有咨询海军部长。在1912年的国防预算里,德国竟然一次性拨款2.19亿金马克给陆军。这笔巨额是用来维持1911年的预算,以及一项用于大炮和设备的加强计划,其执行期为6年(1912- 1917),将耗资6.12亿金马克。

从这样的态度以及预算偏向,其实已经看出了阿尔弗雷德·冯·施里芬战略的倾向,就连德国总理和财政部都明确表示,能够给予德国安全的只有陆军。

再来看看德国海上力量的尴尬。在海军军备竞赛中,当英国拥有21艘无畏级战列舰和 4艘战列巡洋舰的时候,德国只拥有13艘无畏级战列舰和3艘战列巡洋舰,这当然是按照阿尔弗雷德·冯·提尔皮茨战略执行的结果。不过,即便是这样,在一定时期内仍可以保持相对的平衡,因为,在1914-1918年间,这两个世界上最强大的战列舰队在北海对峙,双方都没有实质性的胜利。但是,海上力量的长期博弈却让德国相形见绌了。我们来看德军舰队总指挥海军上将莱茵哈特·舍尔的无奈,在经过1916年5月31日到6月1日的日德兰海战后,他对德皇威廉二世表达自己的悲观时说,德国永远无法以海战的形式来迫使英国求和,因为英国在物资上占有很大优势,况且,德国还在地理位置上处于劣势。

在悲观之余,莱茵哈特·舍尔建议德国应该用U型潜艇打击英国的贸易,摧毁其经济命脉。对此,海军参谋长亨宁·冯·霍尔岑多夫在 1916 年年底才给出了计算结果,也就是说,假如英国有1000万吨的商务运输,而 U 型潜艇能在4个月内击沉60万吨,之后的每个月能击沉50万吨,那英国就不敢继续海运了,并且,德国还能让英国在中立港口的140万吨物资无法起运。这些战略打击如能实现,英国的贸易损失将达39%,而英国就会在5

个月内被迫求和了。

尽管有着建造U型潜艇的计划,但德国到1906年才建成了第一艘。很显然,阿尔弗雷德·冯·提尔皮茨并未认识到它的重要性,甚至没有想到与英国进行潜艇战。不仅如此,他还野蛮地削减了水下兵种的预算,他担心U型潜艇的建造会导致作战舰队经费的减少。

在“一战”中,当德国的陆军与法俄展开激战的时候,德国海军也想发挥用武之地。于是,U型潜艇就派上用场了。在6个月里,德国海军击沉了敌方商船高达1135931的吨位,然而,英国凭借强大的经济实力,硬是撑了过去,并没有低头求和。

之后,最好的办法显然就是提高U型潜艇的产量了。不过,这样的想法在1918年的夏天才提出,显然已经晚了。我们来看德国为了摧毁英国贸易所付出的代价:德国击沉了协约国船只5000艘,但穿过大西洋的95000艘协约国商船只损失了393艘,而德国U型潜艇却损失了199艘,5249名官兵命丧大洋。

英国凭借其对大量的航线以及遍布全球的宽阔海域的掌控,让德国无法实施一网打尽的战略。而德国在发起这样的摧毁战时(1917年2月1日),手上共有111艘U型潜艇,其中有三分之一在维修和改装,三分之一则在前往或返回作战区,剩下的三分之一也就是 32艘分布在大西洋、北海、英吉利海峡和爱尔兰海。

假如德国,或者说阿尔弗雷德·冯·提尔皮茨能在更早的时间里重视U型潜艇的海上作战能力,或许战争的情形会不一样。不过,德国能以111艘U型潜艇摧毁协约国这么多的商船吨位,也是相当不错的了。因此,1919年的《凡尔赛和约》第191条就明确禁止了德国发展潜艇。

阿尔弗雷德· 冯· 提尔皮茨战略的失败,让德国继续反思。在反思的过程中,那些顽固派们似乎没有意识到德国对海权理论的一些“误解”已经让这个国家遭受了重大损失。他们甚至还排挤那些质疑者,阿尔弗雷德·冯·提尔皮茨战略的支持者--参谋长冯·勒维措夫海军上将就把德意志帝国最具天才的海军思想家沃尔夫冈·魏格纳中将给逼退出了海军。

3

德国海军在《凡尔赛和约》后的衰败状况,让德国感受到无尽的沉痛。对于加强海上力量所做出的努力也有目共睹。

海军元帅埃里希·雷德尔提议德国海军着重建造巡洋舰与潜艇。1929年,第一艘新型1.2 万吨级的主力舰德意志号在基尔开工了。它其实是一种大型的通商袭击舰,在速度上达到28节航速(1节相当于1.852公里 / 小时),明显比之前的旧战列舰速度要快,若是只以20节的速度航行,其续航力可达1万海里,而配备的6门11.1英寸主炮的火力,其威力亦不容小觑。这样的主力舰特别适合在大西洋上实施破交战。

事实上,德国海军通过这样破坏敌方海上交通线的作战模式,包括袭击敌方运输舰船和护航运输队、破坏敌方装卸港口、封锁敌方舰船通道等,的确起到了非常好的效果。在“二战”中,共击沉同盟国船只约2100万吨。

英国已经意识到德国建造这种舰船所带来的可怕威胁,而能克制它的只有3艘战列巡洋舰。这时候,实施克制的任务便落到了法国身上,1932年开工建造的26500吨级战列巡洋舰敦刻尔克号就是专门针对德意志号的。而德国也不甘示弱,在1931-1932年间,又开工建造了2艘与德意志号同级的舰艇。

接下来,在1935年6月发生的事件,可以说是极大地推进了德国的海军力量建设。英国竟然采取了绥靖政策,与德国签订了《英德海军协定》:

一、德英两国海军以35:100的吨位比例存在。

二、吨位比例不受其他国家海军舰船建造数量的影响。

协定的签署,破坏了《凡尔赛和约》的军备条款,使得德国的重新武装变得合法化。1938年12月,德国还通知英国政府,它将保持一支与英国吨位相同的潜艇舰队。而到了 1939年4月28日,就宣布废除该协定了。

《凡尔赛和约》已经明文规定德国的吨位总数并禁止其研制潜艇。然而,在魏玛共和国的海军人员暗中推动下,他们仍在私底下与外国企业合作研究着海军科技。而当阿道夫·希特勒上台后,更是果决地废除了《凡尔赛和约》以及《英德海军协定》。于是,德国开始了大量建造新式船舰的进程。

埃里希·雷德尔继续推行着他的计划。此时,帝国海军已改称为纳粹德国海军(战争海军),从而取代了“一战”中的德意志帝国海军和魏玛共和国的国家海军,随后11年间(1935-1946年),成为了德意志国防军中的海军力量中坚。

帝国海军最早是一支由陆军将领担任指挥的小型舰队,因此,其战略与战术不免烙上了陆战的印记。到了阿尔弗雷德·冯·提尔皮茨时代,他提出的风险理论与引诱敌人部分兵力来进行舰队决战的策略占据了主导思想,然而,由于其拥有致命的缺陷,导致“一战”中日德兰海战时,在与英国整支大舰队交火后,公海舰队被封锁的恶果。纵然如此,他的战略思想直到魏玛共和时期仍有一些残留。

1926年,沃尔夫冈·魏格纳海军中将首次提出了地缘战略和存在舰队的应用理论,并针对海军内部提出了德国与英国的地理劣势重要性的讨论。这位大陆漂移学说之父,一语道出阿尔弗雷德·冯·提尔皮茨战略的弱点,即在海战中过于注重消灭敌人舰队的有生力量,而没有将其做更灵活的应用,只专注进行破交战。英国的海上生命线位于大西洋西侧,对于德国这样的欧洲陆上国家,附近的海域只有北海和波罗的海。假如德国舰队要想抵达大西洋对英国舰队进行攻击,就会在没有抵达之前就遭到英国近于本土的舰队攻击,并且,英国还能做到有效的支援。德国呢?只能算是孤军前往,安全系数极低。

由此,沃尔夫冈·魏格纳主张控制海上交通线,并应在地缘战略上也要有所作为。但是,他过度低估了英德两国舰队的实力差距,简单地认为地理优势可以弥补一切。即使如此,鉴于“一战”中德国的惨败--阿尔弗雷德·冯·提尔皮茨战略的失效,德国海军还是接受了他的“交通控制”战略,并定其为海军发展的核心。随后,德国有意识地引导许多年轻军官进行这项战略的深入研究。像雨果·冯·瓦德叶·哈兹在《明天的海军战争》里,就认为舰队间的战斗已过时,将来海战的发展会转为对海上贸易线及商船的攻防战。123

沃尔夫冈·魏格纳的新海军思想之所以能被接受,还有一个重要原因,那就是德国纳粹党的上台。他们对于建设海军也需要一个军事学说来决定路线。然而,在海军战略上,德国面临着多样学说的冲击。

一位叫卡尔·邓尼茨的上校提出,德国海军应该以狼群战术为核心。这种潜艇战斗群,实际上是持续地与敌方进行吨位战。换句话说,只要能让英国建造的新船只的速度低于被击沉的速度,就能大幅度减少海上通航线运回本土的物资,进而迫使英国对德国投降。卡尔·邓尼茨曾在“一战”中指挥过潜艇,他认为若要攻击英国的护航船团,唯一的方法就是将潜艇集中并分为多个“群”,进行严密的战术控制和协同战斗。

《英德海军协定》签下后,卡尔· 邓尼茨便提出了建造大型潜艇的计划。他主张将全部用于建造德国水面舰队的资源用来制造潜艇,其中以制造大量机动力强、适合远洋作战的中型潜艇最为重要,至少要300艘,其中100艘在海上巡弋、100艘往返基地与作战海域、100艘在基地修整待命,并保持与其他类型潜艇3 1的比例。可惜,这样的计划并没有被海军总部接受。他们坚定地认为,未来潜艇仍会是单独作战,所以应建造拥有较大口径舰炮和长续航力的大型潜艇,即让潜艇发挥类似巡洋舰的功能。

直到1939年夏,卡尔·邓尼茨才说服了海军总部,埃里希·雷德尔同意建造大型吨位的潜艇。然而,德国仍没有将潜艇的生产放在第一位,这直接导致“二战”爆发后狼群战术无法充分发挥其作用。

那么,埃里希·雷德尔到底想怎样呢?即便是他做了之前所述的努力。

于是,作为反对沃尔夫冈·魏格纳的新海军思想的保守军官之一,埃里希·雷德尔提出了Z计划。

这是一个纳粹德国海军的造舰发展计划,埃里希·雷德尔的目标是在短短数年间重建海上军事力量,让德国拥有向最强大的海权国家挑战的实力。Z计划有多种版本存在,并且也存在一些出入,下表列出数据仅供参考。

舰 名版本 1版本 2版本 3

装甲舰3 艘20000 吨级 12 艘; 10000 吨级 3 艘3 艘

驱逐舰68 艘68 艘68 艘

战列舰56000 吨级 6 艘; 42000 吨级 2 艘 10 艘8 艘

战列巡洋舰31000 吨级 3 艘10 艘5 艘

轻巡洋舰44 艘16 艘轻巡洋舰; 5000 吨级搜索巡洋舰 22 艘13 艘

重巡洋舰5 艘5 艘5 艘

航空母舰2 艘4 艘 20000 吨级4 艘

潜艇249 艘249 艘249 艘

其他90 艘鱼雷艇90 艘鱼雷艇90 艘鱼雷艇;302 艘 S 艇

这项计划制订后,埃里希·雷德尔又经过了一些改良,具体来说有两种选择模式:

其一,优先建造装甲舰、潜艇等破袭型舰艇。优点是所需时间较短,适合短期开战的需要。

其二,将战列舰置于优先地位,所需时间较长,虽然攻击力将大大加强,若战事在一两年内爆发,大型主力舰是没有办法及时参战的。

1938年10月31日,埃里希·雷德尔向希特勒呈报了 Z 计划,希特勒竟然选择了第二种模式,并作出承诺,海军的造舰计划将得到最大力度的人力、物力方面的支持。听了这话,埃里希·雷德尔虽然欢欣鼓舞,却也有些隐忧,他担心德国根本无法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完成这项计划,希特勒却这样说道:

在我的政治蓝图中,1946年以前是不用动用海军的。

显然,这位帝国元首对战争形势,以及国家力量抱有很大的信心,甚至说是自负了。

那么,Z计划到底发挥了多少作用?

4

应该说,Z计划在一开始还是取得了不错的战绩的。德国的海上力量确实击沉了不少同盟国的商船,但希特勒急于求成,对于加快建造潜艇,以便获得更多战果表达了较高的期望。

只是,随着战事的发展,海上交锋逐渐转变为吨位战,而德国的潜艇数量在战争爆发时是当时世界海军列强中最少的,好在潜艇总司令卡尔·邓尼茨采取狼群战术,加上先进的通信技术,才取得了不错的战绩。

这种局面持续到了1943年,之后,德国潜艇在大西洋就越来越力不从心了。由于盟军破解了他们的密码,又开发了多种先进反潜武器,如更为先进的声纳、雷达系统、深水炸弹等,再加上大量护卫航空母舰和反潜战斗群开始加入护航,狼群战术受到了极大的限制,潜艇也损失惨重。

于是,德国后来改为采用单舰巡弋的战术。到战争后期,德国海军研制出了先进的通气管式潜艇,即XXI级和XXIII级潜艇,这属于德国的一级潜艇,也是世上第一种完全为水下作战设计、而非以前为攻击和躲避水面舰攻击才下潜的潜艇,其厉害程度不言而喻。然而,这并未起到扭转战局的作用。

1939年8月19日,埃里希·雷德尔对海军下令,所有海军舰艇进入备战状态,此举意在希望英法两国会在但泽的领土纷争上妥协。

根据《凡尔赛和约》,东普鲁士西端城市但泽及其附属地区被辟为自由市,由国际联盟管辖;但在经济上划入波兰关税区,成为波兰的出海口。

但泽有多么重要,德国当然知道。“一战”后,波兰复国,根据规定,原属德国领土东普鲁士和西普鲁士间、沿维斯瓦河下流西岸被划出一条宽约80公里的地带,即波兰走廊,作为波兰出波罗的海的通路,并把河口附近的格但斯克港划为但泽自由市。这样一来,德国就被分成了两个不连接部分。

1939年,希特勒借口要收回波兰走廊,波兰拒绝。随后,德军入侵波兰,要求把以前割让给波兰的一切领土和波兰西部全数吞并,第二次世界大战由此爆发。这期间,德国海军参与了西盘半岛战役和炮轰但泽湾的海战。当埃里希·雷德尔听到宣战消息时,却悲观地说道 :

现在,水面舰队能做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表现出他们懂得如何英勇赴死。

毕竟,在Z计划才刚实施的现实下,德国海军能出战的只有2艘战列巡洋舰、3艘装甲舰、2艘重巡洋舰、6艘轻巡洋舰和34艘驱逐舰及鱼雷艇。潜艇总司令卡尔·邓尼茨也曾说:

早在战争爆发时,我们就被打败了,因为德国并没有在海上做好万全准备。

不管怎样,战争一旦开始,就如开弓没有回头箭,德国必须积极作战。埃里希·雷德尔命令海军发起攻势,开始攻击盟军船只。卡尔·邓尼茨命令潜艇部队进入大西洋,他希望在英国启用护航制度前尽可能多击沉一些船只。1939年9月3日,驶往美国的英国客轮雅典娜号被德国U-30潜艇击沉,随后英国又被击沉了43艘船只,英国由此断定德国已经采用了无限制潜艇战的作战模式,决定启用护航制度来应对。

1939年12月13日,英德两国海军在拉普拉塔河口交战。在这之前,埃里希·雷德尔已让舰长汉斯·朗斯多尔夫将格拉夫·斯佩海军上将号开往大西洋,以防开战后被英国封锁北海及波罗的海的出口。这是德国海军最为活跃的海上袭击舰,击沉了多艘商船并屡次逃过英、法海军舰队的追击。

到11月,它进入马达加斯加以南海域,短暂逗留后又返回大西洋。在往返的巡航中,击沉了50000吨商船,包括数艘油轮,对敌方海上运输线造成了很大的威胁。值得一提的是,格拉夫·斯佩海军上将号接到的命令是:尽可能多地摧毁敌方的商船,以便扰乱战争对手英国和法国的补给线。

不忍遭受损失的英国在南大西洋集结了大量的军舰,开始对格拉夫·斯佩海军上将号进行大规模的搜索。

参与这次搜索行动的有英国的皇家方舟号航空母舰、声望号战列巡洋舰,它们在弗里敦半岛附近搜索,2艘法国重巡洋舰和竞技神号航空母舰则在达喀尔一带寻找,还有2艘重巡洋舰在好望角巡逻。另,南美巡洋舰中队也驻到福克兰群岛,由亨利·哈伍德指挥,该舰队包括坎伯兰号、埃克塞特号重巡洋舰及阿贾克斯号、新西兰海军的阿基里斯号轻巡洋舰等,由于坎伯兰号在风暴中受损,当海军部命令出击时,仅有3艘巡洋舰能与敌方对抗。

一场大战一触即发。凭借作战经验,亨利·哈伍德判断出德国军舰会前往拉普拉塔河河口。于是,他让英军舰队尽快到达河口,并立刻展开搜索。12月13日凌晨6时14分,双方都没有发现对方。然而,就在这时候,德国海军犯下了严重的错误。

德国一方通过瞭望判断英军兵力为1艘轻巡洋舰、2艘驱逐舰,这样的规模不过是一支护航运输队而已,舰长汉斯·朗斯多尔夫作出了这样的结论。他没有下令转向规避,而是加速追击。

格拉夫·斯佩海军上将号配备有6门11英寸主炮,射程近30000码,而埃克塞特号配备了8英寸主炮,射程才为19900码。这就是说,假如舰长汉斯·朗斯多尔夫下令转向撤退,亨利·哈伍德的埃克塞特号必须经过30000码至19900码的危险区才能追上。显然,这对德国人有利。

亨利·哈伍德命令埃克塞特号转向西北,而阿基里斯号和阿贾克斯号则保持东北航向,采取夹击的形式进攻格拉夫·斯佩海军上将号。

失败从一开始就注定了。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舰长汉斯·朗斯多尔夫不得不指挥战舰驶向中立国乌拉圭的蒙得维的亚港。然而,乌拉圭这个拉美国家与英国的商业关系甚密,加之英国的外交施压,最终只同意德国战舰在港内停留72小时。

就这样,这艘曾经立下过不错战功的袖珍战列舰,结束了它最后的生命。不过,其舰长及船员在战争中的人道主义行为却赢得了对方的尊敬。在之前的破交战中,没有杀死敌方商船的船员,而是把这些船员接上舰,给他们食物和水。

拉普拉塔河口海战后,德国又有2艘轻巡洋舰被英军潜艇重创,只能待在港中修补。没有办法,埃里希·雷德尔只能采用伪装巡洋舰去攻击敌方的商船。目的是缓解这样的尴尬境况,给工业制造(各类舰船的建造)提供相对充足的时间与原料--德国对来自瑞典的铁矿十分依赖,这些铁矿主要经由挪威纳尔维克港和瑞典吕勒奥运输。最重要的是,纳尔维克港冬天不会结冰,可全年无休地供应铁矿。

[责任编辑:杨凡、彦]

想爆料?请登录《阳光连线》( http://minsheng.iqilu.com/)、拨打新闻热线0531-66661234,或登录齐鲁网官方微博(@齐鲁网)提供新闻线索。齐鲁网广告热线0531-81695052,诚邀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