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想你》在线阅读(16)

来源:齐鲁网

作者:凯特•埃伯利恩

2017-07-25 15:48:07

我很好奇,她们是在谈论自己家里痛失亲友的事情,还是在为皇室家族里的事情操心?

我猜面对着我们走来的两个30多岁的男子是回家来过圣诞的兄弟。或者也许是一对同性恋情侣?他们走近时,其中一个男子在同伴喋喋不休时将眼神停在了朵儿的身上。所以,不是同性恋。

“……这就是生活在梦想中的问题……”从他的穿着打扮来看--廉价的牛仔裤、屎黄色的皮夹克--我觉得事情的发展可能并不像他所希望的那样。

“你觉得梦想是什么?”我问朵儿。

“什么梦想?”

“没事。”

我总是喜欢偷听别人的对话,然后在自己的脑海中编造一些故事来解释他们的过去。妈妈也是一样。我们曾经去海滨的一间咖啡厅一边喝茶一边平淡无奇地聊着天,可当隔壁桌的夫妇刚一起身离开,我们就会立刻针对自己偷听到的一切投入讨论:“他对某些事情感到愧疚……他说他很抱歉的时候我并不相信他,你呢?你觉得她会不会是他的情妇……?”

朵儿就不太爱做这种事情,因为她自己通常就有说不完的话。

我们走去了沙滩。潮水退去后的大海十分平静,只有如丝绸般微微起伏的海浪还在冲刷着平坦湿润的沙子。

“轻轻拍打着岸边的声音……”

“你这是怎么了?”朵儿问道。

“这是妈妈诗里的一句话。”

“哦。”

丧失亲友的悲痛有没有时间的限制?3个月?6个月?就连朵儿也不会永远这么耐心。我是不是该“妥协”或者“克服”它?还是说这些都只不过是那些从未失去过亲人的人必经的阶段?

“在意大利,人们会在圣诞节那天去祭拜逝去的亲人。”朵儿说,“售卖鲜花的小摊贩会聚集在公墓门外。这个主意不错,你觉得呢?”

我想起了母亲的坟墓,就在一排墓碑的尽头。显然,你不得不等待泥土沉淀之后再立上墓碑,所以我们还没有动手。我不喜欢去想她和一群她不认识的人躺在一起的画面,头顶的泥土上还摆放着一堆枯萎的鲜花和被雨水浸湿的泰迪熊。她隔壁的坟墓上就立着一块闪亮的心形墓碑,上面刻着“永存我心”的碑文--其中的“永”字和“心”字还写错了。母亲肯定很讨厌这块墓碑,因为她最憎恨拼写和断句错误了。我今天应该去看她,我心想。我连想都没有想到过这件事情,因为我从未真切地感觉到她已经去了那里。

“……弗雷德说,这就好像是让那些扫墓的人加入了一场派对中。”朵儿接着说道。

“弗雷德?”我回过头来。

“弗雷德·马里涅罗。他的爸爸是意大利人。”

“咄!”

我想问的是--她对我的问题也心知肚明--你怎么会突然和弗雷德如此熟络起来?我应该解释一下,弗雷德是足球队的队长,也是学校里我们这一届学生中最酷的男孩,16岁就拿到了当地一家半职业足球俱乐部的合同,成为了与其签约过的球员中最年轻的一位。传闻还说,他已经被阿森纳的球探盯上了。当地的报纸用了一前一后两个版面报道这个故事,标题是《弗雷德的英超之路?》。在我们的镇子上,弗雷德应该算得上是最接近名人的人物了,因而我们这一届所有的女孩都很迷恋他。

想到这一点,我记起来了。前一天晚上,他和一群我不认识的男孩也去了酒吧。我注意到朵儿在去洗手间的路上和他说过几句话,还回过头来指了指我,仿佛是在说“我们坐在那儿”。

“他到沙龙里来做过腿部热蜡脱毛。”她轻快地回答,“显然英超的某些球员都会因为气体力学的原因去做脱毛。”

“或是把自己的腿毛卷得紧一点!”我笑了。

朵儿没有笑。谈及自己的职业,她总是非常认真。自从5岁那年起,她就梦想着要成为一位美容师,还在圣诞节时得到了一个头发被剪掉之后还能再长出来的娃娃。作为家里年纪最小的孩子和唯一的女孩,奥尼尔夫人还会允许她玩弄自己用秃了的口红和干了的眼线液。我们7岁那年,朵儿曾经把我当做模特化了一个妆,吓坏了我的母亲,害得我们两家人好几个星期的弥撒仪式都没有坐在同一排座位上。

“其实。”朵儿说,“他邀请我们去参加一个跨年夜派对。”

“弗雷德?我们?”

“好吧,是邀请我,但我说你也可以过来。”

“谢了,但是不必了。”我回答。

“哦,来吧。如果你也过去,我们就可以想待多久就待多久。你知道我妈妈会作何反应。”

我妈妈总是有点担忧朵儿会对我产生不良的影响,但奥尼尔夫人却十分鼓励我们俩的友谊,因为我这种女孩会读书,清楚我们应该完成什么作业,也知道自己应该为烹饪课带些什么之类的事情。

“那霍普怎么办?”我反问道,心里还在搜索着借口,“爸爸是肯定要去酒吧的。”

“她可以待在我们家,不是吗?”朵儿问。

“但我没有衣服可穿。”

“你现在说起话来好像灰姑娘。”

“所以说一切都已经安排好了,是吗?”我问。

“你应该去参加舞会。”朵儿回答。

元旦那天晚上,直到弗雷德·马里涅罗开门的那一刻,我才恍然大陆。弗雷德脸上的微笑就像强光照明灯一样。他原先的一口小孩子般歪歪扭扭的牙齿最近因为被球踢中掉落了不少,如今戴上了一整排格外雪白的牙冠。

他的眼神紧盯着朵儿的身体,上下游移着。

紧接着,他仿佛这才发现我就站在她身后似的:“泰丝!”

即便穿着平底鞋,我的个子也和弗雷德差不多高。像他这样的男人都不太知道该如何应付这一点。

“我听说了你母亲的事情,请节哀。”他说道,“她是位和善的女士。顺便说一句,你的发型很适合你。”

我通常会把自己的一头长卷发一丝不苟地绑在脑后。今天下午,朵儿坚持要拉直我的每一缕发丝,然后把它们分成两半、垂落在我的脸颊两边。每次我转动头部,都还能闻到些许的焦糊味道。

“是朵儿帮我弄的。”我回答。

“才华与美貌并重……”弗雷德亲吻了朵儿的嘴唇。

我感觉自己蠢透了。我是那么擅长为与自己素不相识的人的生活编造故事,却错过了我最好的朋友惊天动地的初恋。回想起我们最近聊起过的“真命天子”话题以及有关意大利家庭的种种,一切显然都是真的。

“你们在一起多长时间了?”我问朵儿。我们把大衣放在了弗雷德父母的卧室里,此刻正在梳妆台的镜子前面检查自己的牙齿有没有沾上口红印。

“我还不确定这段感情是不是认真的。”这是朵儿为自己没有把实情告诉我寻找的借口。

“你是认真的吗?”

“他叫我玛利亚·D!”

“那你喜欢这样吗?”

只有老师们会在点名时为了把她与被简称为玛利亚·L·的玛利亚·卢尔德区分开来才会这么称呼她。

“我觉得这个名字听上去更成熟一些。”朵儿边说边伸手捋了捋紧贴着身体的黑色蕾丝连衣裙。

我凝视着镜子中的自己。站在朵儿的身旁似乎强调了我的身高,因为她是那样的娇小完美。在社交场合中,我站在她旁边时总是会感到有些难堪,仿佛自己是个有些挑剔的女伴而不是她最好的朋友似的。我穿着黑色的牛仔裤和一件正面领口有些松垮的红色天鹅绒上衣,看上去有些50年代的风格,嘴上涂着的红宝石颜色唇彩从朵儿圣诞节时送给我的唇彩调色盘中选出来的。就时尚问题而言,我有时总是感觉自己生错了年代。尽管我的两条长腿和纤瘦臀部穿起牛仔裤或长裤来很好看,但是我的上半身却大了两号。自从在巴塞罗那奥运会中获得奖牌的一位运动员成了海报女郎、做起了化妆品广告之后,妈妈常说我长着一副游泳运动员的体格。

我也不清楚自己心里这种奇怪的感觉是出于嫉妒朵儿丢下我、自己迈入了新的领域--这倒不是说我本人对弗雷德存在什么幻想,即便我有这样的想法,也配不上他--还是单纯地气恼她没有对我实话实说。难道我表现得这么感伤,以至于我最好的朋友都不敢告诉我她正在和自己梦想中的男友约会吗?

派对上的人大多都是与我们同一届的同学,不过也有几个局外人,看上去像是足球运动员。就我所知,他们基本上分成了三组。知道我母亲刚刚过世的人大多都会朝我微笑,或是问上一句“你还好吗?”--面对这个问题,我只能给出“很好”这样的答案。另外一拨不认识我母亲的人则会询问我是否喜欢大学里的生活。于是我不得不把事情告诉他们,尽管我不想不断地提起同样的话题。我发现“谢谢”是对那些向我表达遗憾之情的人最好的答复,不过听上去却像是在回答“我喜欢你的上衣”之类的评价。剩下的都是些新鲜的面孔,但我还没有自信到敢于走上前去进行自我介绍。

如今,我的同龄人大多都有了体面的工作,渴望拿到一笔房屋抵押贷款、加上一套无息的餐厅套装家具。可我却退化了,大步后退到每天混迹于我们曾经上过的小学里。

“上帝啊,科科伦夫人,我过去总是很害怕她!”塞丽丝·麦格里说。

“我现在也很害怕她!”

我们正坐在厨房里喝着桃红起泡酒。那些日子里,大家都在喝起泡酒,甚至都没有人听说过普罗塞克葡萄酒是什么。

“走运的朵儿,是不是?”塞丽丝说,“最有可能嫁给一位百万富翁的人……”

“这得建立在弗雷德能够成为百万富翁且他们两人真的会结婚的基础上。”我回答。

塞丽丝看了我一眼。我上学时经常会得到别人投来的这种眼神。她曾经是最有可能成为模特的那个人。这也许正是她为什么总是提起年鉴的事情。可她暂时只是在连锁药妆店的“7号”品牌化妆品柜台里做着售货员的工作。

我曾是最有可能成为老师的人,我猜这是因为我有点勤奋和迂腐。成为老师是母亲对我的期望,但我从来都不确定,现在就更是有些怀疑了。圣卡斯伯特的教研室是按照严格的等级制度被区分开来的。我们这些助教会坐在一起吃着自己的三明治,而老师们则会坐在另一头抱怨着国民教育课程和他们不得带回家完成的大量工作。这听上去并不是什么像样的生活。

我从不擅长参加派对。和内向的小个子相比,如果你是个害羞的大个子,情况会更加糟糕,因为人们接近你时总是会因为你的个头误认为你是个自信的人。那么如果你说起话来结结巴巴,他们就会觉得你很冷漠。另外一个问题是,大部分的男人和我相比都很矮小,所以总是会说出“你真是个大块头的女孩呀,是不是”这样的话,让我不得不采取防御的姿态。

不过,现场就有一个高个子的男孩,每次从一个房间进入另一个房间时都不得低头弯腰。我们的手同时伸向了最后一个香肠肉卷,因而触碰到了一起,紧接着就展开“你来吧,不,你来吧,不,真的”这样的对话。我还不饿,但是端详这些食物能让我看上去有事可做,而不是孤零零地站在那里。

“弗雷德说你是玛利亚的朋友?”

过了一会儿。

“我叫她朵儿。”我说,“朵洛丽丝,不是那种小孩玩具的名字。你知不知道玛利亚·朵洛丽丝是‘悲伤的玛利’的意思……”我闲聊般念叨着。

“她现在看上去可不悲伤!”他回答,眼神瞥向了客厅,“顺便说一句,我叫沃伦。”

“你是怎么认识弗雷德的?”

“什么?哦,我是守门员。”

我们跳了一支舞。让一只肉乎乎的大手环绕在我的腰上、在钟声响起时还能得到一个有礼有节的亲吻感觉还不错。沃伦既高大又壮硕。身处他的臂弯之中,连我都感觉自己变得精致娇小起来。

“跟我走,拿上你的外套!”他在我的脖子旁边低语道。

“我不想这样。非常感谢你!”我缩了回去,像个修女一样一本正经起来。

“他真以为我会在一次亲吻之后就和他做爱吗?”我在回家的路上询问朵儿。

她的沉默意味深长。

[责任编辑:杨凡、彦]

想爆料?请登录《阳光连线》( http://minsheng.iqilu.com/)、拨打新闻热线0531-66661234,或登录齐鲁网官方微博(@齐鲁网)提供新闻线索。齐鲁网广告热线0531-81695052,诚邀合作伙伴。

《移动社群电商》在线阅读

《移动社群电商》在线阅读

未来的营销方式就是移动社群营销,抓住移动社群电商就是抓住未来。[详细]
齐鲁网 2017-05-11
《匠人精神》在线阅读

《匠人精神》在线阅读

实业黑马王振华10章集团精彩内训出版,分享、传承以精益和创新为核心的中国时代精神。[详细]
齐鲁网 2017-05-09
《白拉姆客栈》在线阅读

《白拉姆客栈》在线阅读

白拉姆客栈是许多“藏漂”向往的地方,端阳和许许多多租客的故事温情阳光。[详细]
齐鲁网 2017-05-09
《电影中的僵尸文化》在线阅读

《电影中的僵尸文化》在线阅读

揭秘光影下的经典僵尸形象[详细]
齐鲁网 2017-04-25
《李彦宏:专注成就百度人生》在线阅读

《李彦宏:专注成就百度人生》在线阅读

从微鲸到BAT,全面揭秘李彦宏的奋斗传奇和百度各个关口的生死抉择,展现不为人知的互联网商战往事。中国梦的草根代表,理工男也有浪漫的春...[详细]
齐鲁网 2017-03-14
《网红的秘诀》在线阅读

《网红的秘诀》在线阅读

自媒体时代,人人都可以做网红,本书就是一本实用的网红养成指南。[详细]
齐鲁网 2016-12-19
《救护车到来前,你能做什么?》在线阅读

《救护车到来前,你能做什么?》在线阅读

看完这本书,哪怕只学会一个急救知识点,关键时刻也能救你一命。急救,不能只有急救医生知道,中国家庭不可缺少的健康自救手册。[详细]
齐鲁网 2016-09-18
《公子桃花》在线阅读

《公子桃花》在线阅读

继甄嬛、芈月之后,又一宫廷女子传奇[详细]
齐鲁网 2016-08-12
《舌战》在线阅读

《舌战》在线阅读

地沟油从何而来?毒食品何以泛滥?民以食为天,“舌尖保卫战”任重道远![详细]
齐鲁网 2016-06-03
《斯坦福大学创业成长课》在线阅读

《斯坦福大学创业成长课》在线阅读

解码互联网趋势下“十亿美金公司”的创业秘密和最新创业理念。[详细]
齐鲁网 2016-05-20
《穿越人海拥抱你》

《穿越人海拥抱你》

北大最励志双胞胎、90后最受喜爱的同龄作家:苑子文&苑子豪。12个温暖治愈的晚安故事 | 送给所有饱经磨砺却依然温暖的年轻人。...[详细]
齐鲁网 2016-05-16
《烈火的召唤》在线阅读

《烈火的召唤》在线阅读

被梦工厂迅速买下电影版权。一部诗性而雄奇的命运之书![详细]
齐鲁网 2016-05-11
《以文养身》在线阅读

《以文养身》在线阅读

从女性视觉发现传统文化的细腻之美,文可养身,文可养心,文采、情怀一样不缺哦![详细]
齐鲁网 2016-05-10
版权所有: 齐鲁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9062847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503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6002
通讯地址:山东省济南市经十路81号  邮编:250062
技术支持:山东广电信通网络运营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