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首页 > 读书频道 > 阅界书房 > 连载

《舌战》在线阅读

《舌战》

《舌战》立体封

  第一卷 美女野兽

  引 子

  2011年。

  峻岭县城,就跟大多数北方的县城一样,是比较发烧的地儿。这又是个夏天,放眼望去,大街上,来来往往的都是帅哥靓妹,卿卿我我,也有抱着的、搂腰的,都趁周六周日这两天逛街购物。女孩子穿的是最时兴的短裤衩,绷得屁股紧紧的,这就是传说中的美臀,还有美腿。美臀五颜六色,美腿式样统一。但无论雪白还是黑亮,高挑还是短粗,无论肥健还是纤瘦,总能吸引男人不自主的目光。这也成为堵车和追尾的原因之一。公交车有破得不像样儿的,也有刚更新了的,很显眼儿。可是不管到哪里,只要一进站,一群人呼啦就围上去:抢座!街头已是挂了肯德基的老人头招牌,进进出出的也是年轻族:90后。服装店里蹦着狂热的迪斯科音乐。还有路边摩的,连同夏利出租车一起,造成了交通的非凡拥堵。再就是挖管道的、施工的,搞得尘土飞扬。空气里有一股土腥子味儿。

  不难看出,这座县城还处于初级阶段,人们还是习惯于乱七八糟。可她带着点儿欣欣向荣,人气旺盛。因为峻岭县是崇山市所有的县里头离市区最近的,经济上是大哥大,而县城又近水楼台,所以,这儿既属郊区,也算市内。

  在峻岭宾馆的一间总统套房里,卧室床前的圈椅带着棕红色的斑点豹纹,一个女人这时正坐在圈椅里打电话。她面前的床头柜上摆了一台白色的苹果手提电脑,边上是一个透明的塑料桶。

  “哦,筐老板,你好啊!”她说。

  这女人穿了件粉红色的真丝睡衣,好像是刚起床,一头黄棕色的迷人波浪,自然顺滑,垂落下来,遮住了大半个脖颈,又若隐若现,能看清下头的肌肤似雪。睡衣也松松垮垮,袒露出凝脂般的香肩和些许美背。在右边的肩胛位置,刺了一只青色的蝴蝶。

  “哦,”她又说,像是谈一笔生意:“啊,一会儿我朋友就过去啦!他会和你谈啦!请你一定要照顾一下噢,长期合作嘛!”

  里面的男人在调侃,估计还有调戏。不过看她那样子是在哄他。“哦,见面会很快啦!”“肯定要见啊,合作这么长时间了呀!”“噢,你要想我你就想着好啦!当然我也想你噢!”

  电话那头看来很想把生意变成煲电话粥,调戏也变成了调情。看得出她很烦,不过还是哄骗着,就好像不敢得罪对方似的。很快她就说服了那男人。她挂了电话。

  她想了想,又拿起了另外一部诺基亚手机。

  “桑田工商所吗?”她右手摩挲着床头柜上的塑料桶说。她手指甲的指甲油是紫色的,很艳丽,又说,“我要举报一件事情!一个窝点……”

  第1章 发现地沟油的桶!

  一辆红色夏利出租停到了路边,下来一个年轻人,他穿了个黑短袖,下身是一条灰布牛仔。然后又下来一个,是个老头,跟在他后头。两人一前一后,保持着距离,朝路边的市场走去。

  市场边儿上一条小道,两侧一溜儿摆地摊儿的。这一老一少往里走着,走进去二三十米就停了下来。年轻人看了边上一眼,里面也有一条纵深的巷子,两侧排列着足疗店、钟点房。不过稀稀拉拉,没外头繁华,挺安静的。

  “估摸着就这儿!”年轻人看着老头,嗓音压得很低说。

  “进去看看!”老头也轻声说。

  年轻人低头看了一眼手机短信,两人对视了一眼,又朝巷子深处走去。

  两边是商铺,挂着各式招牌。这爷俩走得很慢,一个铺子一个铺子地看,像是找什么东西。他们的眼神很不一样,就像猎人的眼光,小心翼翼又鬼鬼祟祟。快走到头了,才在一个写着“包装材料”的门口前停了下来。

  这铺子一看就知道是经过改造的,能看出大门原先是窗户,挖窗的痕迹都很明显。门是卷帘门,铝合金那种。还有茶色玻璃,从外头看不清里面的情况。让人奇怪的是,这店没招牌,也就门口左上角斜钉着个木牌,红字写着“包装材料”和手机号。牌儿不大,不仔细看,还以为是住户。

  “就这儿!”年轻人拿出一张名片看了看说。

  老头没说话。年轻人点上一支烟,抽了起来,又看了看四周,不远处一条巷子,能通到外头马路上。再就是一大堆建筑垃圾,因为再远点儿是处工地,正盖楼呢。

  “进去吧,按计划行事!别多说话!”老头说。

  “嗯!”年轻人掐灭了烟。

  两人敲了敲门,只听里面应了一声“进来”,接着就听见拖鞋的“嚓嚓”声,一个矮胖子走过来开了门。这人皮肤有些黑,眼窝深陷,嘴唇厚厚的,一看就是个南方人。

  “找谁?”南方人问。

  “找筐老板啦,刚才打过电话啦!”年轻人晃了晃手中名片,模仿着南方人口音说。

  “噢,我就是呀!你们是要……”

  “要点儿塑料桶啦!你这里……”

  “哦,有的啦!”

  这位被称作筐老板的脸上马上绽放出笑,赶紧把两人请了进去。

  进屋一瞧,哎哟,这什么破地儿啊?!只见里面是整一间大房子,实际是客厅跟卧室连在了一起,左卧室右客厅。咱进来这门儿是开在了客厅上。进屋首先能看见一张茶几,茶几上放着切开的半个西瓜,早已掏空,苍蝇们正趁这当儿嗡嗡乱叫,吃自助餐呢。几把椅子是茶几的伴娘。椅子后头,也正是两名不速之客进屋后最先留意的,是贴墙摞起来的一堆麻袋,里面装的是塑料桶。

  再往左看,就是卧室位置,也有一堵麻袋墙,能看出里头装的也是塑料桶。整个房间都叫塑料桶包围了。

  三人坐下,筐老板像变成了男仆,又是递烟又是倒水。年轻人和老头接了烟,筐老板给点上火。老头打量了一眼屋里摆设,朝筐老板笑了笑,筐老板也急忙赔笑。

  “筐老板,”年轻人开口说道,“你这里都有什么桶呀?”

  “什么桶都有哦,一点八升的,还有矿泉水瓶那样的,五升的,都可以噢!你是想要……”

  “一点八和五升的,不过这价儿……”年轻人盯得筐老板有些发毛。

  双方开始砍价,来回拉锯。筐老板看来是很想拉住这个主顾,很快便谈成了,生意成交:五升的来一百,另加两百一点八升的,现金交易,马上点票子。南方人心里顿时乐开了花。

  交易成功,钱也数完。年轻人又打电话,看来是叫车过来拉货。电话那头的人说还要等一会儿。老头和筐老板就又聊了起来,无非是行情、市场。那年轻人似乎心不在焉,掏出最新款的苹果手机,摆弄着,像是发短信,一边低头偷偷地笑。南方人也没在意。

  年轻人果然发了条短信:“发现地沟油的桶!”

  “货都存这儿啊?”老头问筐老板。

  “哦,是啊。一般都是长期的主顾,直接打过电话来,说好了什么样子的桶。然后工厂那边做好了,直接发过去就可以呀!”

  “不用仓库?”

  “仓库当然不要啦!”

  筐老板看着老头,表情略显紧张,给他的感觉老头是要从他的嘴里掏出来仓库似的。

  “你放心、放心!”

  老头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只是说着“放心”,脸色有些不太自然。他转过脸去,自顾打量着屋里的摆设。筐老板随即起身,把钱收回到麻袋墙里。

  就在这时,外头马路上,一辆喷着“工商行政管理”字儿的捷达车“嚓”的一声停到了路边。车门打开,四名工商人员冲下车来,一下出现在房间里,南方人顿时目瞪口呆!

  说到这里,不难搞明白,这是个违法窝点,被工商部门端了!

  马上,检查开始,卧室里翻了个遍,麻袋也拖出来。记着流水账的破本子,还有麻袋里抽出来的塑料桶,都摆到了茶几上。

  “来这儿多长时间啦?”

  为首的一名工商人员坐到了中间椅子上,一边看着缴获的塑料桶,一边盘问,神色严厉。这人个子不高,看脸面也就四十出头。不过头发斑白,两条乌黑的宽眉毛就像两把刷子一样粘在了前额上。面部肌肉缺乏弹性,就像《变形金刚》里机器人的脸。面颊两侧至下巴这块儿,胡子因为刮得光,皮肤呈铁青色,这加剧了表情的严肃性,叫人难以接近。再看眼睛,他一双眸子透着一股逼视的光芒,能把人看穿、看透,能洞察人心,又带着一股权势人物的傲气。而别人看他,眼睛似乎有几层瞳孔,叫人看不透、捉摸不定。他上身穿了一件浅蓝色短袖,下身是深蓝色裤子,一身制服干净利落。这人是谁?他就是桑田工商所的所长严先锋。

  “有三个月了吧。”筐老板慌忙答道。

  严先锋朝筐老板身上瞅了瞅,没有接触对方讪笑的目光,不屑一顾。筐老板反而更加惶恐了。

  “拿执照!”

  “没、还没办!”

  “怎么不办?”

  “正准备办呀!前几天工商所的,也是你们人,姓什么、好像是姓张的师傅,通知我噢,叫我去办啦!后来因为租房合同没签好,他说叫我一个月办好就行噢!”

  “拿合同我看!”

  “书面合同没有噢,当初没有签的,口头约定呀,三个月一交房租啦!”

  “这桶干吗的?”

  筐老板吓得一哆嗦,脸唰地白了,说道:“就是、就是……装白酒呀!”

  “白酒?”严先锋脸色一沉,“地沟油吧!?”

  筐老板身子一晃,差点儿摔倒,出汗了!

  “所长,就是装白酒呀!你知道的,附近小酒厂嘛,很多的啦!”

  “刚才是谁给我打电话?”

  “噢,是小欣,房东哥哥。他说跟你们很熟哦!”

  “他干什么的?”

  “我也不清楚噢,社会上混啦!”

  “你告诉他,我不听威胁!他黑社会怎么啦?!我姓严的不吃这套!我告诉你:你这是无照!经销地沟油的桶,规模还这么大!”严先锋猛地一拍桌子,“这次必须重罚!”

  “严所别生气呀!别生气!”

  筐老板吓傻了,急忙赔礼道歉。严先锋绷着脸,一脸铁青。筐老板又偷偷瞅了严先锋一眼,忙不迭地掏出三星手机,跑外头打起电话来。

  这时刚才那名年轻人走近严先锋,手里拿着一个黑腰包,用低低的声音说道:“严所,他这里桶倒是挺多。全搁这儿啦!刚才问他,他说没库……”

  “不可能没库吧?”

  “哦,想找出仓库要继续追踪。不过我看够呛!这家伙,估计干好几年了,看来老挪地方,打游击。他刚才说,一般是下订单,直接发客户。不过,他包里有两万块钱。”

  “两万块钱?!”严先锋眼睛一亮,笑了起来,说,“好,向华!这样吧,你先给拍照。一会儿那个房东的哥哥就来了,咱有点儿准备。黑社会,防着点儿。这小子刚才给我打电话,说又是认识这个,又是认识那个。不好对付……”

  “谁来了?!”

  正说着,只听门外一声断喝,一个瘦高个男人挺身走进来,颇有些来势汹汹。后面紧跟着筐老板。进来这人五十不到,皮肤黝黑,左腕上刺了个“忍”字,右腕上系了串儿橙色佛珠,黑短裤是“阿迪”,白短袖是“耐克”。再看脸,鼻梁高耸,脸形棱角分明,看来年轻时也属于帅哥级。不过这人似乎要把张扬进行到底,戴一副精致的金边墨镜,故意遮住了半个脸,进了门也不想摘下来,不让人瞧见似的。再往下看,他脖子上拴了一条粗大的金链子,面色潮红,上头血管紧绷,估计是中午喝了酒。

  这副行头,还真有点儿黑社会味道。

想爆料?请登录《阳光连线》( http://minsheng.iqilu.com/)、拨打新闻热线0531-66661234,或登录齐鲁网官方微博(@齐鲁网)提供新闻线索。齐鲁网广告热线0531-81695052,诚邀合作伙伴。
山东广播电视台微信 齐鲁网微信
[责任编辑:杨凡、彦]
手机安装掌上齐鲁(http://i.iqilu.com)浏览更多山东资讯

齐鲁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山东广播电视台下属21个广播电视频道的作品均已授权齐鲁网(以下简称本网)在互联网上发布和使用。未经本网所属公司许可,任何人不得非法使用山东省广播电视台下属频道作品以及本网自有版权作品。

2、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以及由用户发表上传的作品,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版权和其它问题可联系本网,本网确认后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

详细声明请点击进入>>

返回齐鲁网首页
版权所有: 齐鲁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9062847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503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6002
通讯地址:山东省济南市经十路81号  邮编:2500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