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首页 > 读书频道 > 阅界书房 > 连载

《鼠年》在线阅读

《鼠年》

鼠年——立体

《鼠年》立体书封

  March 三月

  我总是觉得

  如果有什么可怕的事情要发生,

  人是可以事先察觉到的。

  红色信号灯的光晕透过被雨水打湿的挡风玻璃,随着沙沙作响的雨刷来回摆动着,视线模糊、清晰,最后又变得模糊。我尽量不去看我们前方不远处闪着信号灯的灵车。

  我的双手来回摆弄着,似乎它们不属于我,我拨弄着衣袖上松散的线头,拉扯着我的裙子使它尽量盖住我的双腿。我为什么要穿这条裙子呢?出席葬礼穿这样的裙子实在太短了。车里的静默让我恐惧,但此刻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偷偷斜眼瞥了一下爸爸,他仍旧面无表情,像戴着一张面具。他在想什么呢?是在想妈妈吗?也可能只是像我一样在想该说些什么。

  “你应该系好你的安全带。”我终于开口了,声音显得有点大。

  他吓了一跳,惊讶地看着我,似乎忘记了我的存在。

  “什么?”

  我顿时觉得自己很傻,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被我打断了。

  “你的安全带。”我低声咕哝着,脸颊热得简直要烧起来。

  “哦,对。谢谢。”

  但我知道爸爸没有真的在听我说话,他似乎正在听另一段我听不见的对话,因为他并没有系上他的安全带。

  我们像两座冰冷的灰色雕像,并排坐在车后座上。

  快到终点了,车已经停在教堂外。这时,他将一只手放在我的胳膊上,看着我的眼睛。

  他苍白的脸上布满皱纹。

  “你还好吗,珀尔?”

  我目不转睛地盯着他。他已经尽力了吗?

  “我没事。”最后我答了一句。

  然后我下了车径直走进教堂。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觉得如果有什么可怕的事情要发生,人是可以事先察觉到的。就像风暴来临之前,空气会变得潮湿阴沉,你可以事先察觉到它,知道自己最好躲在某个安全的地方,直到风暴过去。

  但事实并非如此。既没有电影中恐怖的背景音乐,也没有任何预兆,甚至连一只落单的喜鹊也没有。妈妈常说:“一代表悲伤,快去找个伴吧。”

  最后一次见到她是在厨房里,她被包围在蛋糕模盘、搅拌桶以及一袋袋白糖和面粉中间,围裙紧紧地绷在她隆起的肚子上。如果不是旧式风箱炉子向她喷吐着浓烟,弄得她一身脏的话,她看起来就像家政女皇。

  “妈妈,”我小心翼翼地叫她,“你在做什么?”

想爆料?请登录《阳光连线》( http://minsheng.iqilu.com/)、拨打新闻热线0531-66661234,或登录齐鲁网官方微博(@齐鲁网)提供新闻线索。齐鲁网广告热线0531-81695052,诚邀合作伙伴。
山东广播电视台微信 齐鲁网微信
[责任编辑:杨凡、二宅]
手机安装掌上齐鲁(http://i.iqilu.com)浏览更多山东资讯

齐鲁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山东广播电视台下属21个广播电视频道的作品均已授权齐鲁网(以下简称本网)在互联网上发布和使用。未经本网所属公司许可,任何人不得非法使用山东省广播电视台下属频道作品以及本网自有版权作品。

2、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以及由用户发表上传的作品,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版权和其它问题可联系本网,本网确认后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

详细声明请点击进入>>

返回齐鲁网首页
版权所有: 齐鲁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9062847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503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6002
通讯地址:山东省济南市经十路81号  邮编:2500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