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频道 > 阅界书房 > 连载

《清日战争》在线阅读(19)

[提要]清日战争已过百年,在中国人内心深处留下了伤痛和耻辱。从那个时代开始,外来侵略接踵而至,在中国近代史上,当西方文明和明治维新与古旧的清朝体制发生猛烈碰撞时,战争的失败也催生了中国新的...

  报刊媒体

  12月日本报纸报道了旅顺市街的新闻。《邮便报知新闻》报道:“21日,旅顺市街的战斗仍在进行,炮声枪响如雷贯耳,尸身遍地,惨如地狱一般。可是从新街的集仙茶楼剧场,却悠然传出戏剧演出的腔唱和锣鼓声音,剧场内没有一名观客。‘此乃何等无神经之人竟如此大胆’,荷枪实弹的士兵被惊得目瞪口呆,他们面对的似乎是无生命的木偶。”《国民新闻》报道:“剧场内10岁至15岁的少年演员约有百十余人,包括这里的大人在内,剧团总计200人,都是旅顺道台从北京、天津请来的戏班子,也有说是北洋水师提督丁汝昌带来的。市街战中剧团的17名大人被枪弹毙命,其余剧团人员在接受第二军司令部审查后,被命令从25日开始,每日昼夜各开场演出一回,为日军官兵庆祝大捷,迎送新年助兴。”“旅顺剧场180人的演员生存了下来,他们不知道剧场外发生的大事件,只有那些大胆走出剧场,想窥探事件的人遭到杀害。”

  《读卖新闻》记载,“22日血雨腥风的深夜,占领军宪兵在街头抓到一名二十四五岁的清人美妇和一个十三四岁的女孩,两人惊魂落魄、战战兢兢地在街上徘徊。妇人被捕后述说自己的遭遇:‘妾身乃天津妓女,被一清军高官赎身,一个月前来到此地。忽昨日发生战事,妾等心惊肉跳、恐怖战栗,潜入一民家待死他乡。岂知一清兵遁入民宅,脱去兵衣换上民服,见妾等在此避难孤单无助便非礼辱之,饮泣哀怨之中流落街头。’宪兵见妇人容姿服饰非平庸人家,慰喻二女此处系危险境地,带二人至清国人夫处照料。”

  11月9日金州失陷,清军旅顺外围作战失利。消息传到旅顺,市街陷入一片混乱。17日,道台龚照玙慌乱中携家眷乘汽船逃往芝罘,留守旅顺的黄仕林、赵怀业、卫汝成三将见大事不妙,也相继逃离旅顺,大批百姓纷纷从陆上、海上出逃避难。造船厂的一些官吏趁乱争夺和盗走贵重机材,装上民船从海上逃走。更有胆大妄为之清兵,公然打开银库掠夺官银。滞留市内不知内情的穷困百姓,在日军攻入旅顺口时才开始向四面八方避难,混乱中遭到日军的杀戮。

  11月24日,第二军司令部下令清点残留清国人数,决定采取发给良民“免杀护身符”的紧急措施。凡被认定安全的良民,均发给一张白布或纸片,上书墨字,盖有检印。各队根据实际情况发给清国人,字样内容各异,“顺民证明 第二军司令部”、“商人者无害 军司令部”、“顺民者 勿杀”、“某大队本部役夫”、“此者不可杀”、“良民”、“此者不可杀 某联队”、“顺民不可杀 某队”,也有门柱上贴纸标记“此家人不可杀”“此家男子六人不可杀”等。得到字符的清国人将字符贴在胸前、挂在颈部、绑在臂上提示免杀证明。

  11月26日,旅顺占领后第六日,军司令部发出命令处理被杀戮的清人尸体。外国记者报道,旅顺口仅存36名清国人被日军指定为民夫,与日本军夫组成“扫除队”。《万朝报》报道存活者有六七十名贫民。清国人称“扫除队”为“抬尸队”,指定从事清理市街的尸体,运往野外掩埋的工作。抬尸队成员在最近距离目睹了旅顺虐杀事件,成为证明事件的重要目击者。然而,清国朝廷没有从这些侥幸存活者那里获取证言,为国家的耻辱留下历史记录。日本人龟井兹明在埋尸现场,拍摄到一帧清国民夫在日军监督下掩埋死难者尸体的照片,证实了抬尸队的存在和旅顺虐杀事件的真实。

  野蛮对决的证言

  1894年11月21日傍晚,日本兵侵入旅顺口市内,震惊世界的旅顺虐杀事件在这里发生。事态从两军作战中的相互复仇,发展成对无辜民众的肆意滥杀,制造了震惊世界的惨案。第二军司令官大山严,在旅顺虐杀事件发生时没有及时制止山地师团的杀戮行为,以致虐杀持续到24日才传出有限制止的命令。事实上,屠杀行为延续到26日,此时旅顺口已经无人可杀,暴行自然终止。

  清军的暴行

  11月18日旅顺口外围土城子附近的战斗,日军遭到自花园口登陆以来,清军第一次顽强抵抗,战斗中有日本兵成为清军的俘虏。日军《陆海军战报》记载:“旅顺附近土城子战斗,我侦察小队11名士兵与敌遭遇,为不做俘虏自决身亡,清兵对我兵施以无人道之屠尸。搜索中发现中万中尉的认识牌,头颅和身体分离,两腕被切断。其余士卒戎装物品也被尽数掠去,尸体多处被屠刃毁坏,割首裸足的尸体被弃于路边,其惨状令人悚然……”“11月21日前锋第二联队攻入旅顺市街,在街口看到四颗日本兵头颅被悬挂在枭首台上,掉落在台下的头颅正被两条饿犬撕咬。士兵见状挥剑斩杀了饿犬,含泪将头颅带回……”“我军攻入旅顺口后,袭击了毅军左营,舍内一片狼藉,一隅柴禾堆内发现数具日本兵尸体,背囊和枪剑丢弃于侧,血流凝固,腹背多处留下被刀剑反复刃刻的痕迹。”

  《二六新报》记载:“攻入旅顺的联队,看到我军士兵三人的头颅悬挂在路旁柳树上,示众之首被割去鼻子、耳朵。接着又在民家门梁上发现两颗用铁丝吊着的日本兵头颅,死者尸体丢弃在路旁。身首分离,被切开的腹部内填入石块,右臂切断,睾丸割除。”龟井兹明《从军日乘》记载:“我十数名战死者的首级,悉数被敌兵夺走,大多数砍断左臂,阴茎被割去,其中有削掉鼻子、剜出眼球者,剖开的腹内充有碎石。一骑兵喇叭卒,四肢和头颅被砍断,腹内填入石块,阴茎割断,睾丸亦被剜除。徐家窑一民家院内的玉米秸下,一名身着我兵服的兵士,被斩断右臂,腹部横断,睾丸剜除,阴茎割掉……其残忍酷薄之状,令人眦裂扼腕,悲愤填膺。”

  《支那通信》记载:“驱使清兵野蛮行为的原因之一是清国发出悬赏金,鼓励清兵取日本兵首级换取白银奖励。首级一颗50两,抓捕日本间谍100两,报告间谍居所40两,缴获军舰1万两,破坏军舰8,000两。各地奖赏额略有差异,金州附近布告取日兵首级者60两。”

  日军的暴行

  日军旅顺口虐杀事件缘于两个起因。其一,自日清战争开战以来,日本国内报道日清战事一直是连战连胜、各战大捷、清军不堪一击,夸耀日军所向披靡的战果。可是11月18日旅顺口外围土城子战斗,日军遭遇到了预想不到的挫折,重创了第一师团长山地将军的自尊心,山地将军因此恼羞成怒。其二,19日双台沟附近,山地师团张接到报告:“我骑兵侦察兵约20名在土城子被清兵俘虏,侦查队长中万德次中尉和随同士兵,首级被清军砍下并断肢割除睾丸。”还亲眼看到卫生兵担架上,被虐杀后肢体残缺不全的士兵尸体。清军的野蛮之举再次激起山地复仇的怒火,在日军攻入旅顺口时,下达了“除妇女老幼之外,一律格杀勿论”的命令。在强烈复仇心的驱使下,日军开始疯狂的报复行动。在街市内搜索发现,逃亡的清兵换装改扮成当地住民混杂在百姓中间难以辨认,躲藏在民家的清兵继续开枪负隅顽抗。司令部接到报告后随即下达第二道命令:“凡穿着平民服装,疑为清兵的青壮年者一律诛杀。”之后旅顺的大街小巷到处是杀人的现场,不论清兵与否皆视为清兵,百姓中老幼妇女也成为虐杀的对象。

  日兵的证言

  第二联队某二等兵日记,“余等进入旅顺町,看到道旁木台上的日本兵头颅,即刻怒发冲冠,见人就杀。溃散的敌兵扔下武器四处逃散,我兵追逐那些毫无目标奔跑的人群,用枪弹和刀剑杀死他们。道路上死尸累累,阻碍了正常行进。清兵躲入民家,余等不问是兵是民皆屠戮,各民家内大抵都有两三名或五六名死者,血腥气味甚恶,复仇的感觉愉快之极。”

  第二联队某上等兵日记:“19日步兵第三联队在土城子与清军苦战死伤者甚多,进入旅顺时山地将军下达了诛杀命令,增加了我兵破竹之势的鏖杀勇气。市街内凡遇到青壮年悉数诛杀,各路兵士杀气腾腾、勇气勃勃。”

  第二联队上等兵伊东连之助给友人的信在报纸上转载:“余等22日薄暮进入旅顺市街,街市内外死尸累累、腥风袭鼻,碧血染靴滑步难行,只能踏上清兵的尸体向前迈进。”“我十余名兵士在双台沟追击五六十清兵,将其中过半斩杀。余有生以来初次尝到杀人的感觉,最初虽感恶心难当,经过两三次就自然不畏不惧。第二回砍杀清兵之首令余永生难忘,那一刀砍去似如秋水,身首分离,头颅朝前方三尺余处抛出,一柱鲜血向天迸腾穿出……如此动魄体验余不再胆怯,其实斩首只需胆力,有了胆力斩杀功夫自在其中。”

  第二联队士兵加部东常七《日清战役从军手记》:“本联队占领黄金山炮台之后,闯入市街在各家各户搜索,昏暗中遇见清人就毫不留情砍杀。小队在街区搜索前进,忽然在民家暗处发现一敌兵,我大喝一声,此人一瞬惊呆,刺刀就深深捅进对方的胸膛,他痛苦地紧紧握住枪剑,我用力拔出刺刀,那紧握枪剑的四指被刀刃割断,身体向一侧倾斜,再补一刺便魂飞魄散。”

  12月28日午后,第二联队二大队六中队的“忘年会”上,中队长大尉庄司平三郎面戴天狗面罩起舞,为在旅顺及黄金山炮台杀敌立功者庆功。第一名一等卒杀敌28名;第二名上等卒杀敌21名;第三名一等卒杀敌17名,全中队11名兵士杀死敌兵包括清国平民166名。第二联队的第八中队233名士兵中,杀死清国人15人以上者18名,杀死30人以上者2名。第三联队在宿地附近杀死清国人700余名。

  第二军司令部法律顾问有贺长雄《日清战役国际法论》记载:“11月22日午前10时,第二军司令部开进旅顺口市街,目击到尸身遍地的悲惨光景惊愕不已。市街北入口不远处有一座‘天后宫’寺庙(出海祈求海神保佑的祭拜处),道路两侧民屋相连,户内户外到处是尸体横积在路中央,通行无法落足必须踩在尸体上面才可以通过。船坞广场向东西方向辐射的东街、中街、西街,每条街道皆尸体满地,死体总数少说有两千具之多。沿海湾向西逃亡者遭到路上的射击,海中漂浮许多被射杀者的尸体。22日至24日三日间,市街内经常可以看到三三两两用绳索连环捆绑着的清国兵,被赶往市外处决。旅顺战斗开始前,市民大部分已经逃离,市街遭到清兵的掠夺,我军进入旅顺时,市内已呈空虚状态。一些来不及逃离的小商贩和贫民混杂在溃逃的清兵队伍中,被当作战斗人员消灭,尸体至少两千余具,其中五百余人是非军人。”

  旅顺口战斗时,清将宋庆军对占领金州的日军展开攻势,第一师团第一旅团长乃木希典少将奉命回师增援金州。21日,率部队经土城子、三十里堡,途中围歼从旅顺退往金州方向的数股残敌,560名已无战意的清军均被杀戮。22日上午11时,乃木军包围大毛家茔附近旅顺口败退的八九百清军,射杀360余名,其余五百余名清兵被乃木士兵赶下海岸绝壁,逼溺海中。


想爆料?请登录《阳光连线》( http://minsheng.iqilu.com/)、拨打新闻热线0531-66661234,或登录齐鲁网官方微博(@齐鲁网)提供新闻线索。齐鲁网广告热线0531-81695052,诚邀合作伙伴。
[责任编辑:陈晨、二宅]
手机安装掌上齐鲁(http://i.iqilu.com)浏览更多山东资讯
关于 宗泽亚 甲午战争 的报道

齐鲁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山东广播电视台下属21个广播电视频道的作品均已授权齐鲁网(以下简称本网)在互联网上发布和使用。未经本网所属公司许可,任何人不得非法使用山东省广播电视台下属频道作品以及本网自有版权作品。

2、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以及由用户发表上传的作品,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版权和其它问题可联系本网,本网确认后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

详细声明请点击进入>>

返回齐鲁网首页
版权所有: 齐鲁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9062847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503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6002
通讯地址:山东省济南市经十路81号  邮编:250062
技术支持:山东广电信通网络运营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