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首页 > 读书频道 > 阅界人物 > 我和我的书

经济周期、经济危机与自大的经济学家

经济周期、经济危机与自大的经济学家

  编者按

  梅格纳德·德赛勋爵是伦敦政治经济学院(LSE)荣誉教授,同时也是英国经济智库国际货币金融机构官方论坛(OMFIF)顾问委员会主席,英国上院议员。在过去的10年间,他作为全球治理专家,系统梳理与回顾了过去300年的人类经济发展史和经济思想史,从中寻找经济危机与经济波动的规律,针对本轮金融危机的发生与发展,给出了自己的分析和预测。他将十年来的思考精心编整,完成了现在的这本《自大--无视危机的经济学家与经济周期探寻》。他在书中批驳了主流经济学理论的缺陷,发现了康德拉季耶夫、哈耶克、熊彼特的周期理论与现实经济的密切关联。以3个世纪的宏大视野,为我们勾画出了一个走出危机的路线图。

  本文是梅格纳德勋爵为这本新书的中文版所作的前言。

封面-自大a

封面

  2007年7月,我应印度外交部邀请为驻印度的各国外交官员讲解全球经济。听众约有150人,由不同年龄段的外交官组成,包括各国驻印大使及其他高级外交人员。在讨论中,我们的话题转向了全球经济的繁荣。一位来自巴西的高级外交官问我,当下的繁荣能否持续?在我多年的经济学研究生涯中,我意识到有两个结论是肯定的:其一,经济繁荣期持续越长,就会有越多的人认同繁荣将持续甚至是实现永久繁荣;其二,繁荣期越长,越有可能会很快终结。由于经济学并非一门精确科学,因此我无法告诉那位外交官具体的繁荣终结日期,只能确定拐点将现,而且会比他预想得快。

  在2008年年中之前,有两大事件接踵爆发,预示着全球经济风向有变。首先是2007年秋美国楼市泡沫破灭,然后是2007年10月份上海A股股市大跌。这两个事件在当时被视为是相互孤立的,放在全球经济的网络中似乎互不关联。在“大缓和时期”(The Great Moderation)①,类似于“资本主义”和“商业周期”之类的字眼不再是自视甚高的经济学家们使用的现代经济学词汇。也许正因为如此,当危机来袭的时候,其猛烈程度需假以时日才会被周知,这就好像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交战国曾预计,各国军队会在四个月之内--也就是在圣诞节之前结束战争并返回家园。所以当时很多经济学家便认为危机会是暂时的且能够自我修正。其他人则认为,尽管当前金融危机是严峻的,但我们仍旧有工具来应对它。持这一观点的首先是新古典主义经济学家,其次是凯恩斯主义者。我的观点则是此次经济衰退不仅是我们所经历的最严重的一次衰退,而且就连惯常的凯恩斯主义疗法恐怕也无法对之奏效。

  在2009年2月的伦敦二十国集团(G20)峰会上,时任英国首相戈登·布朗呼吁推出一个国际性的、相互协调的凯恩斯主义经济复苏刺激方案。当时我给一家英国主要报刊网络版撰文,提出实施凯恩斯主义政策会带来的种种不利影响①。我很清楚,解决危机的方法并非是诸如借贷和宽松货币等老药方。要寻找解决危机的方法,我们需要探索一个“地下世界”(the underworld)。这是凯恩斯使用的一个形容词,意指过时经济学家的知识疆域。卡尔·马克思、约瑟夫·熊彼特、尼古拉·康德拉季耶夫和弗里德里克·哈耶克(甚至是我们仍旧在研究但并未完全理解的克努特·维克塞尔)都将资本主义经济理解为一个服从上升与下降波浪周期的体系,是一个动态不平衡的体系。在这个体系中,若决策的规则是一致的,那么大体上供给是等于需求的。

  当巴拉克·奥巴马2009年1月入驻白宫的时候,他明白金融体系的坍塌将会给实体经济带来麻烦。于是他推出了总规模近8000亿美元的刺激政策,企图提振经济,这些举措在“常规的”衰退中使用是合适的。但在6个月后,大西洋彼岸的英国财政大臣阿里斯泰尔·达林意识到危机的严重程度是空前的,他也是首个有此认识的高层政客。当年秋季,英国大选即将举行,我和我在英国议会上议院的同事们讨论:工党②的竞选纲领应该包含什么内容?我当时斗胆进言,表示任何财政支出都会缺乏财源。工党和在野党的竞争在于工党在财政紧缩方面能否比保守党做得更好。但我们的答案却是围绕着投资和增长,而非财政紧缩。

  在2010年2月,我和其他19名经济学家无所畏惧地给英国《星期日泰晤士报》联合撰文称,无论哪个政党上台,政府都需在首个任期内将财政预算赤字削减为零。联合署名的经济学家包括我在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的同事蒂姆·贝斯利和克里斯托弗·皮萨里季斯(2012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之一)、剑桥大学的戴维·纽伯里、纽约大学的汤姆斯·萨金特(201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之一)、哈佛大学的肯·罗戈夫以及其他经济学家。我是他们当中唯一一个有政治背景的。联合撰文信引发了两种截然不同的反馈声音,分别来自于我的凯恩斯主义朋友们--理查德·雷纳德勋爵和罗伯特·斯基德尔斯基勋爵,他们也以联合撰文信的形式在报纸上发声,各自背后还有数量更多的联合署名。在美国,保罗·克鲁格曼强烈呼吁推出大规模的财政刺激政策,但是芝加哥大学和明尼苏达大学的新古典主义经济学家们却质疑是否有推出(刺激政策)的必要或者说刺激的效果有多少。能够达成共识的是,美国和英国的中央银行都认为货币供给需以量化宽松的形式实现扩张。

  四年之后,我们有了些后见之明,我们能够看到危机的严重性,甚至可以说这是有史以来最严重的危机之一。我们也知道经济复苏的脆弱,我们只能说迄今只能在英国和美国看到脆弱的复苏,但是在欧元区却还看不到。即使最轻微的错误决策都可能导致经济复苏轨道发生动摇,但现在是一个回顾过去所犯错误的恰当时机。同时,问题要紧的地方不在于经济,而更多地是在于经济学和经济学家本身。我希望在这本书中能够解答经济学出现的部分问题,诸如为何经济学家没办法预测到这次危机,到底问题出现在哪里,为什么会发生,什么时候发生,而且为何经济学家们还不承认他们的错误。我也想纠正关于经济学过多使用数学的批评,探讨是否存在新的经济学能够更好地应对未来经济灾难。

  我是作为一个经历过甚至是参与经济学说演变进程的人来撰写此书的。在我作为一名经济学家的50多年生涯中,学生时代以及职业生涯前期的我是一个凯恩斯主义者。但回顾我的整个经济学家生涯,我也曾探索马克思、熊彼特和哈耶克的政治经济学理论。随着时间推移,我见证了经济学学术文化的变化,即研究经济现实的经验主义习惯被摒弃,大家开始喜好先验推导,而非怀疑性探究,不确定性与质疑被确定性与傲慢替代。我竭尽全力抵制这种变化,我也努力地运用经验研究方法,并结合对经济学传统理论的深刻认识,试图通过系列事件来解读这个世界,但这注定是一项未竟事业。这种变化是我希望能够阐述清楚的问题,我希望我的读者们能够从此书当中洞察一二。

想爆料?请登录《阳光连线》( http://minsheng.iqilu.com/)、拨打新闻热线0531-66661234,或登录齐鲁网官方微博(@齐鲁网)提供新闻线索。齐鲁网广告热线0531-81695052,诚邀合作伙伴。
山东广播电视台微信 齐鲁网微信
[责任编辑:冯艳巧、彦]
手机安装掌上齐鲁(http://i.iqilu.com)浏览更多山东资讯

齐鲁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山东广播电视台下属21个广播电视频道的作品均已授权齐鲁网(以下简称本网)在互联网上发布和使用。未经本网所属公司许可,任何人不得非法使用山东省广播电视台下属频道作品以及本网自有版权作品。

2、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以及由用户发表上传的作品,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版权和其它问题可联系本网,本网确认后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

详细声明请点击进入>>

返回齐鲁网首页
版权所有: 齐鲁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9062847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503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6002
通讯地址:山东省济南市经十路81号  邮编:2500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