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张传良,他的出现为中国培养了第一位拳王

来源:齐鲁网

作者:邹市明

2017-05-11 16:23:05

张传良,他的出现为中国培养了第一位拳王

近日,邹市明在微博中晒出了宴请恩师张传良的照片,他是前中国拳击队的总教练,也是站在拳王背后的男人,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张传良就是拳王邹的伯乐,在邹市明的新书《拳力以赴》中首次披露了和师傅张传良的亲密关系。

QQ图片20170511161938

2016 年 11 月 5 日,美国拉斯韦加斯。我将燃烧着胜利之火的 WBO 拳王金腰带佩戴在了师父的胸前,以中国式跪拜的方式向他隆重致敬。

“转识成慧”,大满贯背后 21 年的血雨腥风,被师父精确浓缩成了寥寥四个字。

他带着我,从中年打到老年,从满头乌黑,到两鬓苍白,直到成为白发智者。

我跟着他,从少年打到中年,从懵懂,到成熟,再到从容。

做事一阵子,做人一辈子。从相遇到今日,他对我的全方位指导早已超越了教练和师父的角色,他是心灵深处我最敬爱的张爸爸。老师 + 父亲,我永远的师父。

17 岁,是我训练生涯中重要的十字路口,是原地后退,还是进步向前,前途攸关。这一年,在地区体校复读一年,等待省队选拔的我,终于等来了悄悄出现在操场上的几个陌生人影-省队来的总教练,来地区选苗子。

“走,去省队参加集训。”

热血在忐忑里沸腾了几天后,一位有一对笑眼、容光焕发、走路带风的教练把喜讯通知给了我。这位教练,就是我一生的恩师,张传良。

张传良,贵州体育界神一般的人物,时任贵州省体工队拳击队主教练。

很多教练开队会,要求每人拿个本子,拿支笔,把任务念出来,落在队员的小本本上变成 12345……张老师,开队会则喜欢在吃饭时和大家聊一聊。我喜欢开队会,因为能见到他,一见到他,我好像就有了主心骨。

一场这样的队会上,大家在餐桌前聊得尽兴之际,张教练发问了。

“要学打要学什么?”

“要学打要先学会挨打!”我自作聪明地抢答。张教练非常亲切地对我一笑:“你脑子已经被打坏了。”

他解释道:“要学打,先学会不要挨打。不然你还没有练出来,脑子就已经被打坏了。”

这番论述,像一股泉水从山间迸出,冲刷了我对拳击到底怎样打的迷惑。从武校起步,我练习的是防守反击的风格,但我的探索很少得到认可。在以往不同的教练那里,我得到的是耗尽体能,直接对抗的方法。

“在我国有很多运动员在二十五六岁最佳运动时期,就不得不含着眼泪离开他最喜爱的体育运动,原因在于伤病,在训练中无效的训练太多,运用破坏性训练的教练大有人在。他们花了大量时间,进行大运动量训练也没改变队员和项目的命运,但还是没认识到为什么。自己依然在努力、用心、反复、认真不停地犯着错误。”

张教练的理念完全颠覆了传统的蛮力训练,具有独特的策略和章法。从那时候起,在一个少年的认知里,张传良教练像一个神秘的武林宗师,他身上不仅有着精到的训练技术,还有几近于“道”的关于拳击的终极法门。

“你太胆小了,你光是跑,你得打呀!”

针对我的防守式打法,我的世界里又响起另一位总教练鄙夷的叫喊。在省队,我遇到的所有对手都比我强,更加强化了我的防守技战术的琢磨:我不要被打到,然后才有机会打回去。那位教练看着往后退缩的我,觉得我心态懦弱,十分不屑:“你再这样的话你就退回去,不要练了!你平时练得再好,比的时候也发挥不出来。”

他的声音太武断,太傲慢,我被击中,甚至一度觉得要被击倒了:是不是我真的不行?应该收拾行李回家去?

摇摆之际,张教练却为我稳住了军心:“你必须要怕,怕才能有所警惕。”吃了高人给的定心丸,我瞬间痊愈。

而真正引起张教练的全面关注,得益于一场顽强的败局。

2002 年,张教练带着刘渊和我去阿塞拜疆巴库打一场国际邀请赛,我的对手是东道主国选手,他的爷爷是那个赛季拳击联合会的主席。我们打得非常激烈,那场比赛看似他赢了,但是我顽强又灵活的表现大放异彩。也是从这一场比赛当中,我更加深切地体味到,亚洲人的肌肉质量、密度、爆发力和弹性比不过黑人或欧美人,所以要以灵巧和技术取胜,一味攀比力量就是蛮干。

第二天一大早,张教练就把我喊起来训练:“来,你试着摸我身上!”摸拳,即收着力气打他肩,找拳的感觉。从那天起,我就一直在他身上试拳,他开始亲自辅导我-这个前一天刚刚输了比赛的队员。

直到今天,我也无法解释自己究竟凭什么打动了张教练。但张教练,我的师父,始终坚定,从巴库一战,发现我的独特天赋,之后就决意悉心保护,专心雕琢,让我在先天条件不占优势的情况下,坚信自己的潜力,绝不言弃。

他一看比赛,脑子里就能形成对拳路的深刻记忆。一个拳出来后,有什么破绽,哪拳露了破绽,哪里的防守差,马上输入他的脑子。他就模仿我对手们的风格,特别有针对性,我先在他身上“摸拳”,熟悉了以后,面对对手,可以最快进入状态。

只是“摸拳”这种特殊的训练方式,给了我最大的帮助,也在不知不觉中给张教练带来了很大的伤害。一次世界锦标赛,在芝加哥决赛。张教练拿着手靶,我一拳挥过去,没收住力,他身子一震。我急忙问:“有事吗教练?”

“没事没事,继续,继续。”

一拳下去,他的牙都错位了,嘴里含着血,却仍然若无其事地叫我继续。我太紧张了,一味想专注,不知道身边发生了什么,只剩下对手和拳路,一出拳,就把他当成对手,狠狠打到了他身上。一位五十多岁的老人,承受了一个二十多岁年轻拳手的一击。

终于有一年,我不能再打他了。他经常脑充血,颈椎不好,后来又被检查出颈椎体韧带断裂,可能是早期练武术,翻跟头弄断了。我的师父,跟着徒弟们一天天打,椎体一天天前靠。X 光片子里,差零点零几公分,椎体就会碰到颈椎,一旦碰上,要么瘫痪,要么半身不遂,甚至可能失去生命。

如今,师父开车或者坐车都不能睡觉,怕一个刹车,椎体就触了上去。稍微有一点点的震荡,他就会头晕不止。我总是愧疚,那些年,虽然不知道,可我一拳一拳过去,是不是一点一点就把他的椎体推上去了呢?我们坐长途汽车出远门,我总要给自己的行李里塞一件护枕,替他带着。

亦师亦父,师父的能量在危急时刻爆发,让我在遭遇重大意外之际仍有底气临危不乱。

2008 年奥运会比赛期间,训练时,我的头被队友撞开一道血口,全训练场的人都被吓傻了。我用冰袋止着血,对身体疼痛已经失去了感知。明天就有一场比赛,怎么办!师父在一旁看我止血,止血成功后,一句废话都没多说:“去跳绳。”

所有人再次惊呆,突发这么严重的事故以后,他的指示竟是继续训练。

我训练,血不停渗出来,越练越心慌。从奥体公园出来,遍街都是欢庆奥运会的火热气氛,我们车里的空气却降至冰点,大家都不敢说话。我,我的陪练,我的后勤人员,大家都望着窗外想事情。

大口子淌着血,连针都不敢缝。缝针必须要剪发,剪发一看就看得出来,第二天体检,教练裁判一定会取消我的比赛资格。师父也望着窗外,一筹莫展之际,他已经想出了对策。

我们是东道主,按规则,我们比赛用的头盔、拳套可以先调出来,直接戴着上场比赛。师父就把比赛用的头盔拿出来一个,自己找来针线,亲手穿针引线,一针一针,在我伤口流血的地方缝纱布。牛皮很硬,针扎不过去,他费了很大的劲才缝好,缝好后,手中的针已经七扭八歪。

这样,血再流下来的时候就会被纱布吸住,别人就不会看到了。第二天去体检,不能剪头发,不能缝针,我拿哩水把伤口附近的头发粘成“盾牌”,把伤口挡住,戴着帽子去称体重。安全通过。

最后一回合上场前,看了一眼记分牌,我还输一个点。从休息的角落,走到中间台上要继续开始的那一段时间,我脑子飞快地旋转,我千万不能输,千万不能输,一定要顶住,一定要顶住,输了这场,多年的梦想,四年的等待,2008 年这块自己家门口的金牌就成为泡影了,不能放弃,不能放弃!

时间过去一分钟多一点,我找准机会,一阵组合拳打过去,把对手打趴到了地下。结束铃声响起,比分显示 3∶3 打平。等待结果时,裁判一手抓一个选手,等待下面计点终报。我在心里默念一定要拿到,师父也在台下跟我一起紧张。

报幕- 3∶3 平,大点,小点,微弱的优势,裁判举起了我的手!

这一场煎熬和惊吓前所未有,我下了场后,整个人都瘫软下来。到了第二天的训练场上,我像是病了一样,打不起精神,动作迟缓。师父见我怎么也不在状态,第一次爆了粗口:“你是干吗啊?练的什么狗屁!”

“你以为你是谁,只是在世界锦标赛的领奖台上你是冠军,你在奥运会就是一个第三名,就是一个失败者,你别以为你什么狗屁冠军!”

头上的血口还在剧痛,整个拳击队的夺金压力压在胸口,就连我最尊敬的师父也骂我,我忍不住了,一度快要放声大哭。

“去,拳台后面把它全部发泄掉!”师父一摆手。

我到拳台后面大哭,又跑到拳台上大喊……直到师父喊停:

“可以了,好,去训练!”

这一次惊心动魄的教训过后,每逢大赛,师父都要早早开始叮嘱我:“一定要小心,不要大意,不要阴沟里翻船。”早上说十遍,午睡起来还要说,从头到尾,一直说到裁判举起我的手,宣告胜利。

经过辛苦的备战和紧张的比赛,得奖后站在最高领奖台时,是所有弟子最想和自己的师父分享荣耀的时刻。每当这时,我目光急急穿过人群,却几乎每次都找不到他。2008 年奥运会拿金牌时,没有,2012 年伦敦夺金,也没有。

有一年世锦赛我夺冠后,拿着金牌下来,到处找师父。后来发现他就在观众席的角落,守着我的包,静静地睡着了。太紧张了,太疲倦了,太多的脑力损耗,太紧绷的心神,他已经没有精力跟我一起分享那些胜利的瞬间,在我夺得金牌万众瞩目的时刻,他,作为夺冠的第一功臣,疲惫地睡倒在观众席的行李包旁。

早年间,拳击队去哪儿都是“全军覆没”。体育总局开会的时候,体操队、乒乓球队这些强势队表决心:“我们要拿多少多少块金牌!”

我们却是这样表决心:“出国无小事,我们绝对不出事!”

就在这等大势之下,拳击队开大会,师父说:“两年后想拿世界金牌,五年以后要拿奥运金牌。”

其他教练不作声:大白天说梦话,这个人是糊涂了吧?后来,他带着我做到了。他的魄力、预见能力、从我身上看到潜力的伯乐之技,都超前到令人惊讶。

我一直不知道张教练的这些能力从何而来。除了听他说过小时候喜欢看《毛主席语录》,喜欢战争片等男孩子都热衷的东西,我对他仍然不甚了了。他那一套完整的思想体系,他那些驾驭人心甚至与命运掰手腕的能力,犹如黄河之水,不见来处。

我无法洞悉师父的思想渊源,却感触于他的发色变化。

2004 年,体力和技术正处于巅峰期的我,在师父的带领下,向雅典奥运金牌冲击,终因经验不足,只拿到了铜牌。也就是比赛前后的一夜之隔,师父的头发由黑转白。焦虑与压力再大,师父总是自己消化。

有一段时间,师父很在意自己的发色,时常对着镜子问我:“这样看着老吗?”于是,他用染的方式偷偷将白发掩盖,除了我,没有人知道他的发色几乎接近全白。

一次,出国比赛,走得匆忙,看到师父的头发已露出花白色,我暗暗去小卖部为他买了瓶染发剂。到了目的地之后,师父打开染发剂纸盒却忍俊不禁:“市明,你小子给我买的染发剂是红的!

这不变成老毛子了吗?”后来,师父的头发就真的再也没有染过,一头银发成了智慧

的代表,“中国张”的象征,十分有范儿。

2013 年,当我做出投身职业赛场的决定时,作为最了解我梦想的师父,向外界发布了自己的态度:邹市明已经成家立业,有位支持他的妻子和一个活泼健康的儿子,今后的路要自己去走,不需要和我商量,只要他认为对的我都会支持。

我向师父辞行时,也曾透露过想请他去美国继续指导我的意愿。然而师父却只是挥挥手,徐徐地说:“是时候该一个人走了!”

是啊,小鸟的翅膀硬了,就应离开大鸟的保护自立门户,我也在赛场上摸爬滚打了许多年,即使师父不在身边,也是时候自己做自己的主心骨了。

虽然离开了师父的视线,但是师父的影响,在我身上留下的烙印,早已经长成了我身体的一部分,无法割离。像结婚多年的男女有夫妻相一样,我们师徒不知不觉,竟然越来越像,有了“师徒相”。

永远记得这样的一幕:一次,我们去法国比赛,拳击场边不时有相熟的老队员来打招呼,看着我和师父,两个法国同行一直争论不休。

终于,其中的一个兴冲冲跑过来:“Hi,邹,我们正在打一个赌:你们是不是父子?”

“是。”未及我回答,师父的话音已响在我耳边,我转头看过去,他的表情淡定而温暖。

负责询问的法国人一定是赢了这个赌局,高高兴兴地跑开了。

一声“是”,是两个男人的情感连接。

与您共度的时段,长于我的任何亲人朋友,甚至自己的父亲母亲。您将世间最宽容的爱心与耐心,都给了我;我们生命相连,共同缔造了中国拳击的伟大梦想。

这一瞬间,万千情绪在内心翻滚。我禁不住眼角一热,泪水悄然滑落。

本文整理自邹市明新书《拳力以赴》

[责任编辑:杨凡、彦]

想爆料?请登录《阳光连线》( http://minsheng.iqilu.com/)、拨打新闻热线0531-66661234,或登录齐鲁网官方微博(@齐鲁网)提供新闻线索。齐鲁网广告热线0531-81695052,诚邀合作伙伴。

好茶如人生,品过才识味

好茶如人生,品过才识味

你一个人一次喝那么一大杯,别人喝啥呀?![详细]
齐鲁网 2017-03-14
李安的寂寞牛仔

李安的寂寞牛仔

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一部电影横空出世,颠覆人们的世界观,让整个电影历史从此为它改变。[详细]
齐鲁网 2016-11-17
善行者知止,止于至善

善行者知止,止于至善

凡正心、诚意、格物致知;凡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皆应如此。[详细]
齐鲁网 2016-09-18
希姆莱兄弟——一个德国家庭的故事

希姆莱兄弟——一个德国家庭的故事

这个通过家人讲述的故事,有助于读者从一个新的、重要的角度审视第三帝国历史。[详细]
齐鲁网 2016-09-18
期待美好生活

期待美好生活

心理治疗不是匠人的活,不是喜剧演员的表演,也不是巫师的超自然仪式,是综合利用病人带来的信息及动力,让他发生积极的改变。[详细]
齐鲁网 2016-09-13
克莱茵的原生家庭与她的个人发展

克莱茵的原生家庭与她的个人发展

克莱茵的理论思想萌发于她在临床工作上很深的投入,其理论的发展也和临床工作并行。[详细]
齐鲁网 2016-08-15
开启“童年秘密”之锁

开启“童年秘密”之锁

愿天下父母能身体力行,享受亲自抚育孩子的天赐良机,教育他们拥有卓越的品格、坚强的意志和排忧解难的智慧。[详细]
齐鲁网 2016-07-19
科学哲学中的阐释

科学哲学中的阐释

这套科学哲学手册系列的当前语境,适用于那些非哲学家的读者们(对于他们来说,这种方法更少自明性),这可能也有助于他们的理解。[详细]
齐鲁网 2016-07-08
孤独的价值

孤独的价值

人类精神创造的历史表明,孤独更重要的价值在于孕育、唤醒和激发了精神的创造力。[详细]
齐鲁网 2016-06-08
斯图亚特·霍尔与英国马克思主义

斯图亚特·霍尔与英国马克思主义

霍尔是当代文化研究中心的创建者之一、英国黑人经验的主要分析者以及有影响力的政治理论家和公共知识分子。[详细]
齐鲁网 2016-05-23
我还能阻止这一切

我还能阻止这一切

美联储是一个具有政治独立性的中央银行,为了国家的长远利益而做出政治上不受欢迎的决策,是它存在的一个理由。它成立的目标恰恰就是如此:...[详细]
齐鲁网 2016-05-23
现代孩子的童年,到底缺失了什么?

现代孩子的童年,到底缺失了什么?

用一本专属童话,温暖留守儿童的心灵。[详细]
齐鲁网 2016-05-12
导言|我想飞进天空

导言|我想飞进天空

本书的作者是一个只有13岁的自闭症儿童。现在,请诸位读者跟随他的脚步,想象一下自己丧失了说话能力时的情形。[详细]
齐鲁网 2016-04-19
版权所有: 齐鲁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9062847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503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6002
通讯地址:山东省济南市经十路81号  邮编:2500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