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首页 > 读书频道 > 阅界互动 > 阅界话题

纪录片《定远归来》导演手记

[提要]大型历史纪录片《定远归来》将于9月17日晚22点25分在山东卫视三集连播。齐鲁网推出纪录片《定远归来》导演手记:我们向哪里去寻找历史?跟着《定远归来》导演耿庆涛一起走进那段尘封的历史。

纪录片《定远归来》导演手记:我们向哪里去寻找历史
——《定远归来》导演耿庆涛

  大型历史纪录片《定远归来》将于9月17日晚22点25分在山东卫视三集连播。齐鲁网推出纪录片《定远归来》导演手记:我们向哪里去寻找历史?跟着《定远归来》导演耿庆涛一起走进那段尘封的历史。

  >>>点击观看《定远归来》独家宣传片

  >>>点击收看更多《陈悦说甲午》访谈视频

纪录片《定远归来》

纪录片《定远归来》

  最早对于甲午战争,对于北洋水师的印象,来自于52年前的电影《甲午风云》。除了邓世昌的英勇让人为之一振外,其他的时间心里都像压着一块巨石,说不清的愤懑和郁闷,久久不能散去的耻辱感和压迫感。这是一段怎样的历史,怎能让人如此难以释怀?

  随着对这段历史的熟悉,随着拍摄的不断深入,我的愤懑与悲痛竟化成了反思。

  又是一个甲午年,中国人的海洋梦想又一次被唤醒,我们决定从一艘船开始,去揭开中国人内心的伤痛,重新经历这段历史,去看一看伤痛的背后究竟发生了什么?

  我们还要从一群人开始,他们心存着一个民族对于海洋梦想的渴望。

  复制定远舰,从不可能到可能

  定远舰是北洋水师的旗舰,德国伏尔铿船厂制造,1885年回到中国,编入北洋水师,曾经被称作亚洲第一战舰,他7千多吨的排水量一直到辽宁号建成之前,从未被后来的中国军舰超越。在1895年威海卫刘公岛战役后,被日本鱼雷击中,北洋海军提督,定远舰管带刘步蟾在最后时刻,为防止被日本人利用,下令炸毁,从此以后,定远舰就消失在了人们的视野中。

  2000年时,威海一家企业决定复制这艘当年北洋水师的旗舰,却发现几乎无从下手,即使国内著名的研究专家也只能给出一些文字的记载、少量的外观照片和一份简单的线图,仅靠这些资料,根本无法实现原貌1:1复制定远舰的目的。

  几次讨论后,两个年轻人的出现,让这些专家们突然觉得,复制定远舰有了希望。

  这两个人一个叫陈悦,江苏靖江人,法律学校毕业后在科技市场维修组装电脑;一个叫李玉生,广州人,是一名飞机机械师。他们在一个叫北洋水师的网站上发表了一片关于定远舰构造的文章,还给出了一些定远舰的图片,很多图片都是专家们第一次看到。

  原来,2000年时,互联网开始普及,陈悦看到网上关于北洋水师的资料寥寥无几,而且很不客观,就决定自己建一个北洋水师网,里面发布了很多他想方设法搜集来的一些相关文章,并吸引了李玉生的注意,于是,在网上,他们开始联系。

  从小就喜欢研究舰船的李玉生把一本英国出版的《蒸汽时代的中国海军》推荐给陈悦,里面就有定远舰的很多参数资料,陈悦就把这些东西发在了北洋水师网上。

  从此,他们开始利用网络搜集到越来越多定远舰的技术细节,也因此引起了甲午专家们的注意,并邀请他们参与定远舰的复制。

  然而,他们也没有定远舰详细的结构图,要想真正原貌复制定远舰,谈何容易,直到2003年,一位叫波兰老兄的外国网友给他们寄来一份定远舰的母型——萨克森型战舰的图纸,终于,他们根据从世界各地搜集的照片、绘画,仔细比对,最后完成了定远纪念舰的建造图纸。

  2005年,定远纪念舰回到威海港,消失了100多年的定远舰终于再现中国海岸。

  然而,对于定远舰的研究,却并没有因此结束,而是刚刚开始。因为定远纪念舰的出现,吸引了更多人对于这艘战舰的注意,从此,一些更为震惊的历史档案逐渐浮出水面。

  互联网时代的历史研究者

  当我第一次在海军史研究会会长陈悦家中,看到他从世界各地搜集来的北洋海军档案资料,第一次感受到,历史并不遥远,它仍然鲜活地存在着。

  海军史研究会是一个松散的民间协会,里面的人大多都是有着不同职业的业余爱好者,而且大多相隔千里,主要靠网络联系。里面最活跃的人物,有广州的飞机机械师李玉生,北京的自由艺术家方禾,杭州的建筑设计师张黎源,上海画家顾伟欣,威海公司职员孙建军,报社记者高洪超等。

  用甲午战争史研究专家姜鸣的话说,他们开启了甲午战争历史研究的一个新面貌。

  利用网络,他们从世界各地搜集到各种以前研究者从未见过,甚至都未曾想到会有的各种第一手的鲜活档案资料;到利用网络,他们完成了信息共享,并能利用各自的职业特长合作研究;利用网络,他们让自己的研究成果吸引了更多人的参与。

  当这些来自世界各地的档案资料出现在研究者面前时,就形成了一个清晰的定远舰形象。

  定远舰的出生证明——定远舰制造合同

  张黎源是一个80后,2000年北洋水师创建时,他还在上高中,但是已经开始迷恋上了北洋水师的研究,也为北洋水师网站写了很多的文章。后来,他到英国留学学习建筑设计,业余时间,开始在英国寻找当年北洋水师舰船的历史材料,因为,有四艘北洋水师的战舰就是在英国的纽卡斯尔建造的。后来,这四艘战舰在英国留下的资料,就这样陆陆续续发到的北洋水师网站上。

  2009年回国后,也就是定远纪念舰复制成功四年后,他到南京图书馆查阅历史档案,在搜索栏里输入了一个“舰”字,竟然出现了一份名为《中国驻徳大臣李与德国士旦丁伯雷度之伏尔铿厂两总办订定铁舰合同》,对这分合同进行了详细的研究后,他发现,这份合同有3万多字,除了双方的一些制造协议外,后面还附有铁甲舰的详细说明,对很多零部件都有详细的描述,甚至对零部件的重量都作了明确的记录。根据签订时间和签订人,他发现,这很有可能就是定远舰的制造合同。

  他马上把这个消息告诉了陈悦和甲午战争研究专家姜鸣,两人第一时间赶到南京图书馆,再次对这份合同进行了详细的研究。

  这份定远舰合同是首次出现在北洋水师研究者的视野中,他们激动的心情难以言表。

  细心的姜鸣发现,在附合同之函上,竟然还明确说明双方不得以任何形式进行贿赂,以保证定远舰的制造质量。

  从此,定远舰有了出生证明。

  迟到的定远舰原厂图纸

  就在张黎源发现合同的同时,陈悦收到了一封来自德国的电子邮件,发邮件的人是德国多特蒙德工业博物馆的馆长辛格尔,他正在研究德国造船的历史,他听说中国人复制了一艘当年德国伏尔铿船厂制造的定远舰,便决定自费前往威海考察这艘纪念舰,但是需要中国人的邀请函,于是,从网上一搜,就搜到了陈悦的名字,陈悦欣然邀请他前来参观。

  可是后来发生的事情,却让陈悦一生都难以忘怀。

  两人见面后,陈悦带他参观了定远纪念舰,辛格尔对这艘纪念舰进行了详细的考察和纪录。坐下来吃饭时,辛格尔拿出了一个人的照片,这个人叫哈克,就是定远舰合同上的德方签约人,定远舰的设计者。接下来,辛格尔从包里又拿出了厚厚的一摞纸,说,这是汉堡海事博物馆馆长让我捎给你的礼物,你看一下吧。

  陈悦展开后发现,这居然是定远舰的原厂图纸,他竟一时哽咽。在复制定远舰时,他曾苦苦寻找,但一直没有找到的定远舰图纸就这样不经意间出现了。

  对于复制定远舰来说,这份图纸来的太迟了。但是对于陈悦来说,这份图纸仍然是他一生中最宝贵的礼物。

  火烧定远,东京上野公园上演的军国狂欢

  在陈悦家中的资料中,我们发现了一张日本的浮世绘,数万日本民众聚集在东京上野公园,在公园的不忍池上,漂着两艘用纸扎成的巨大纸船,其中一艘上面写着定远二字,另一艘则是邓世昌的致远舰。两艘大船燃烧着熊熊烈火,日本民众高举双手,热情狂欢。

  这幅画描绘的是1895年日本联合舰队在威海卫全歼北洋水师后,消息传到日本,日本民众举国狂欢,在上野公园举行了火烧定远仪式的场面。

  击沉定远,一直是甲午海战前日本海军和民众的心结,日本为击沉定远,暗中努力了近十年的时间,建造出了一只与北洋海军实力相当的舰队。那么日本为何把定远舰作为如此重要的一个象征呢?他们对击沉定远的愿望是从何而来的呢?

  长崎事件被日本军方利用,引起日本民众对中国的仇恨

  1886年,北洋水师的定远舰前往长崎港进行第一次大修,当时的长崎是日本的开放港口,任何国家的船只无需照会便可随意进出,中国船只当然也具有这样的权利。

  中国水兵在修船时上岸到长崎的唐人街游玩,和日本警察发生了冲突,最后演化成一场中日双方的群殴,各有伤亡。事件发生后,双方各执一词,日本媒体大肆宣传中国水兵肆意作为,欺负日本民众,警察出面维持秩序,却引起中国水兵的围殴。而中国的《申报》也在第一时间报道了这件事情,认为日本警察手持刀剑滥杀中国手无寸铁上岸购物的水兵。

  不管事情的真相如何,这次事件因为中国海军的强大让有侵略中国野心的日本十分忌惮,以外交上中国的胜利告终。

  从此后,日本军方通过媒体大肆宣扬中国清政府凭借海军实力强大而欺辱日本,日本必须也要建设自己强大的海军,击沉定远舰,击败中国海军。儿童中竟然出现了“击沉定远”的游戏,游戏方式五花八门,但是都以“击沉定远”为游戏的最终目标。

  由此可以想象,为何会出现上野公园火烧定远的狂欢场面了。

  上海钢笔画家顾伟欣移居威海 潜心绘制甲午主题钢笔画

  顾伟欣,上海人,从小学习绘画,偶然的机会认识了北洋水师网站的站长陈悦,听说中国关于甲午战争的绘画少之又少,现在看到的历史绘画大多来自与西方和日本,便放弃了上海的安逸生活,来到甲午战争研究者的圣地--威海,买房、把父母接过来、住下、潜心绘制甲午战争主题的钢笔画。为了真实,他竟成为一名研究者,他的绘画中,每条船都尽量符合原貌,即使是桅杆的绳子数量都要符合历史原貌,加上艺术的表现,一艘艘舰船出现了,一个个战争的场面也出现了,这些绘画成为《定远归来》纪录片中特效制作的基础元素。

  船模大师李民花费二十年心血 重现北洋海军舰队雄风

  李民,烟台的一位船模大师,是中国少有的坚持用手工制作的方式制作船模的大师级人物。他制造的船模精致准确,每一件都是精美绝伦的艺术品。但是,因为手工完成每一个零件的加工制造,一艘船往往需要数月甚至数年的时间。也因为如此,他的作品难以批量生产,也就很少有人问津了。

  为了在定远纪念舰展示更为精细的定远舰形象,陈悦一直在寻找一个制造船模的人。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在烟台山上看到了李民的船模工作室,被李民的手艺折服,便跟他谈起制造定远舰船模的事情,没有想到,李民也是一位对北洋海军舰船情有独钟的爱好者,但是苦于资料的缺乏一直没有动手制作。

  按照李民的说法,他在烟台山等了多年,仿佛就是在等待这一次会面。

  在得到陈悦提供的资料后,李民开始制造定远舰船模以及北洋水师所有的舰船模型。

  定远舰原厂图纸没有能够为复制定远纪念舰起到作用,却为李民制作船模提供了最为珍贵的参考。

  终于,他用了三年时间,制造出了北洋舰队全盛时期的阵容,并陈列在了刘公岛上的甲午战争博物馆里。

  当他试图再次制作更为精细的模型时,却遭到了一次毁灭性的的打击。

  2012年的一天,他在烟台郊区租借的一个车间发生了一场莫名其妙的大火,已经快要制作完成的北洋水师舰队被付之一炬,多年的心血荡然无存。

  然而,痛苦与无奈之后,却是从头再来。李民在他新租的工作室里挂着一个标语:敢于胜利。并再次一个零件一个零件的开始制作北洋水师舰队的船模。

  这份执着,也许只有深深爱着这件事情的人才能做到。

  历史没有了载体就会被人淡忘 一个自由艺术家的正业

  方禾,大学学的是雕塑,毕业后开始电脑特效制作,为了电视剧《走向共和》中的一个电影镜头认识了北洋水师网站的站长陈悦,后来开始利用的他的专业复制历史中的实物,龙旗龙标,服装印章,从历史资料中寻找这些东西的样貌,进行尽量逼真的复制。

  在他眼中,历史就是由很多很多的碎片组成的,这些碎片被随意丢弃后,附着在上面的历史信息也就随之而去,很容易被世人遗忘。一个忘却了历史的民族是可怕的,可是当历史的遗迹慢慢地消亡,人们如何还会记起这些历史?

  为了不忘记这段历史,为了怀念复制定远纪念舰的日子,他把自己的婚礼都放在了定远纪念舰上举行。这次婚礼,让海军史研究会的网友们聚在了一起,这是方禾的幸福时刻,也是他们所有人的幸福时刻。

  方禾的家就是他的工作室,堆满了各种资料和材料,还有已经制作完成的丁汝昌提督印,北洋海军洋员的服装以及为定远复制舰制造的龙旗等作品。这些东西就是他所认为的历史片段,因为历史就是由这些碎片组成的,上面附着着历史最真实的信息。

  定远遗骸散落日本

  萨苏,旅日作家。从去日本工作开始,对中日关系史特别感兴趣的萨苏开始在日本民间搜集整理一切有关这两个国家关系的一手资料。当开始关注甲午战争时,他发现,在日本竟然拥有那么多北洋海军的遗物,北洋海军失败后,这些遗物都是被日本当做战利品掠到日本的。

  北洋海军中,旗舰定远与其姊妹舰镇远的遗物散落在日本从南到北两千多公里的范围内。

  陈悦得知这一消息后,便前往日本,详细考察了这些他魂牵梦绕的定远舰遗物。

  为了能够展现这些遗物,陈悦在我们摄制组的邀请下,再一次前往日本。

  横须贺三笠舰的旁边,就有镇远舰的炮弹,一山之隔,就是美军驻地。

  桃太郎的故乡,冈山的福田海神社,镇远的大锚已经成为不动尊被神化。

  佐世保海军墓地,四枚硕大的定远舰炮弹已经被当做雕塑竖立在日本战亡海军墓碑的旁边。

  海上自卫队历史陈列馆里,定远舰上的船钟静静隐藏在一个阴暗角落里,沉默着。

  福冈太宰府的天滿宮,用定远舰船体残骸建造的定远馆,成为中国人内心深处的痛。

  光明禅寺,定远舰上刘步蟾的桌子竟被削短了四条腿放在入口处放置祭拜礼物。

  定远馆,中国人内心深处永远的痛

  在2000年以前,似乎从来没有一个中国人注意到,在中国游客常去的福冈太宰府天滿宮旁边,有一处叫做定远馆的地方。即使人们注意到定远两个字,也很难把它和定远舰联系起来。直到2000年后,旅日作家萨苏才发现这处建筑与定远舰之间的关联。

  摄制组在陈悦的带领下,找到了这座建筑。

  此时,下起了小雨。

  陈悦说,每次来,都会碰上下雨。

  这座定远馆最初的主人叫小野隆助,在甲午海战发生时,他还是日本香川县的知事,也是一位当地的富商。听说日本联合舰队在威海卫打了胜仗,定远舰被击败,他立刻申请,前往刘公岛海域,拆解了定远舰,把部件运回国内,并用这些部件盖了这座房屋,起名定远馆。

  定远馆的大门是用两块定远舰船舱甲板组成的,钢板已经变形,上面的弹孔扭曲着,张开着,让人唏嘘不已。

  最为要命的是,国内某老板知道后,决定购买下整座建筑,而我们到达时,看到的是正在被拆除的定远馆。他的命运,不得而知。

  历史已经远去了吗,当我看到这些人,这些事,这些物,当我越来越熟悉定远舰和北洋水师的时候,历史仿佛就在眼前。

  定远舰不仅仅是一艘船,那是一个民族对于海洋权利,对于海洋梦想的渴望。

  归来,不是一个结束的瞬间,而是一个过程。这个过程至少已经过了两个甲子。

  又是一个甲午年。我们看到了什么?这取决于我们向哪里寻找历史。

  >>>点击观看《定远归来》独家宣传片

  >>>点击收看更多《陈悦说甲午》访谈视频


想爆料?请登录《阳光连线》( http://minsheng.iqilu.com/)、拨打新闻热线0531-66661234,或登录齐鲁网官方微博(@齐鲁网)提供新闻线索。齐鲁网广告热线0531-81695052,诚邀合作伙伴。
[责任编辑:杨凡、随风]
手机安装掌上齐鲁(http://i.iqilu.com)浏览更多山东资讯
关于 纪录片定远归来 的报道

齐鲁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山东广播电视台下属21个广播电视频道的作品均已授权齐鲁网(以下简称本网)在互联网上发布和使用。未经本网所属公司许可,任何人不得非法使用山东省广播电视台下属频道作品以及本网自有版权作品。

2、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以及由用户发表上传的作品,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版权和其它问题可联系本网,本网确认后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

详细声明请点击进入>>

返回齐鲁网首页
版权所有: 齐鲁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9062847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503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6002
通讯地址:山东省济南市经十路81号  邮编:2500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