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首页 > 读书频道 > 阅界互动 > 阅界读书汇

如何认识蒋介石与为何研究蒋介石

[提要]蒋介石日记有较大真实性,但不是事事真实,句句真实。

杨天石:我如何认识蒋介石与为何研究蒋介石

  嘉宾简介:杨天石,江苏东台人,1936年2月15日生。1960年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现为近代史研究所学术委员会委员、学位委员会委员,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专业研究方向为中国文化史、中华民国史及中国国民党史。长期研究中国文化史与中国近代史,尤长于中华民国史、中国国民党史和蒋介石的研究。著有《找寻真实的蒋介石--蒋介石日记解读》、《蒋氏秘档与蒋介石真相》等二十余种。

外封立体书

《蒋氏秘档与蒋介石真相》立体书封

【正文】

  蒋介石日记有较大真实性,但不是事事真实,句句真实

  主持人:杨老师,我们知道您是大陆第一位看到蒋介石日记的人,所以很多人很关心蒋介石的日记有多大的可信度。您是怎么看这个问题的?

  杨天石:一个严谨的历史学家在面对史料的时候,首先要解决的问题是,这件史料可靠还是不可靠,就像一个建筑师要盖一栋大楼,首先要解决的问题就是,这块土地靠得住靠不住。如果这块土地是沙滩,那么大楼是盖不起来的,即使盖起来也很容易倒塌。所以历史学家在使用资料的时候,首先要解决的问题就是史料是否可靠,有多大的可靠程度。我在研究蒋介石的过程里面,不断的有学者或读者跟我提出这个问题。

  日记有两种,一种写的时候就是准备公开,准备发表的,另一种日记主要是写给自己看,自己用,没有想到要公开,要发表,或者至少在一段时期之内不想发表。著名的爱国将领冯玉祥的日记,就是他生前准备发表的;胡适的日记,他也是准备生前要发表的。这么讲,不等于说生前发表的日记就一定是假的。其中也可能有很多资料是真实的、可靠的,但是,作者在生前写作的时候,会有这样那样的顾虑。比如说要批评一个人,就要想一想这个人现在是活着还是死了,现在是什么地位,地位很高,还是地位比较低?假定说这个人还活着,地位很高,甚至于可能还是自己的顶头上司,那么在写到他的时候就会有顾虑,不能有什么说什么。如果他的日记生前不准备发表,自己看、自己用呢?,那么他至少没有上述顾虑,也没有想利用日记在生前自我宣传,沽名钓誉,扩大影响,欺骗别人。所以,一个人的日记,生前准备发表还是不准备发表,是我们研究它的可靠性的一个重要的参考方面。

  蒋介石日记的绝大部分生前没有准备公开、发表,而且到现在,蒋介石死了几十年了,他的日记也没有发表。所以我们根据这一条可以判断,至少蒋介石生前没有想利用这其日记自我标榜、沽名钓誉,故意散布错误的信息来欺骗社会、欺骗老百姓。

  前一段时期北大有一个学者,说蒋介石曾经说过“你们要想了解中山舰事件的话,请20年后看我的日记”。这位学者由此结论,蒋的日记是为了发表的,为了给别人看的,因此不可信,目的在于沽名钓誉,自我标榜。我要指出的是,这位教授所讲的这句话是假的,是他篡改的。蒋介石原话是什么?他说“你们要了解中山舰事件的原因(中山舰事件是1926年的一个重大政治事件),我现在不能讲,等我死后看我的日记”。这是蒋介石的原话,也就是说,蒋介石很明确地表示“我的日记死后你们才能看”。将蒋介石所说“死后可以看”,改成“20年以后可以看”,两者之间有重大区别,按照自己的需要改动史料是不诚实的,不能允许的。

  我曾经说过蒋介石日记,生前没有准备公开或发表,有比较大的真实性,但是能不能说蒋的日记很可靠,句句可靠,事事可靠呢?也不能这样讲。第一,蒋记日记是有选择性的,有的事情他记,有的事情他不记。任何人记日记都是有选择性的,关键是你选择什么。有的事情是应该记,但是他没有记,我举个例子,比如说1927年蒋介石在上海发动“清党”,把共产党从国民党清除出去。这件事很重要,蒋介石没有理由不记,但是蒋介石日记没有一句话讲这件事情。美国有一位学者就说,应该记而没有记,这是“不正当的省略”。蒋日记有这种情况。

  第二,他有很强的个人主观色彩。蒋记日记当然是记他本人的观点,本人的看法不可避免的带有主观性、片面性,有个人感情色彩。

  第三个最大的问题,就是蒋的日记有不少记载是歪曲的,谬误的,比如蒋的日记里写共产党、写毛泽东等人,以至写宋庆龄、胡汉民、宋子文、胡适等人都有这种状况。

  关于蒋日记的史料价值,我从来没有全盘肯定。相反,我多次讲过:研究中国的近现代史,不看蒋的日记是很大的不足,但看了以后什么都相信,也会上当受骗。这是我对蒋介石日记史料价值的比较全面的看法。

  我研究蒋介石是编写《中华民国史》中“北伐战争”一卷的需要

  主持人:杨老师从事蒋介石研究到今天为止已经有30年了,是什么样的契机使您选择了对蒋介石进行研究?

  杨天石:我原来是学中国文学的,1978年调进近代史研究所,任务是参加写作《中华民国史》的第一编,这一编的题目叫《中华民国的创建》,写孙中山怎样组织同盟会,怎样推翻清朝统治,建立中华民国。这个时候的历史主角是孙中山,所以我研究的第一个民国人物是孙中山。《中华民国的创建》这部书分上下两册,80万字,出版以后研究所给我的任务是写《北伐战争与北洋军阀的覆灭》,这段时候历史的主角就变成北伐军总司令蒋介石了,。所以我以蒋介石为研究重点,应该是从1982年以后开始。

  我第一次看到真正的蒋的日记是2006年3月,在美国胡佛档案馆,可是我知道蒋的日记,而且看到日记的一部分是在80年代。因为我写“北伐战争”这一卷,所以就到南京的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查档案,二档馆恰恰保存了蒋介石的一部分日记的摘抄。从90年代开始,我到台湾,见到了五种蒋介石日记的摘抄本,比南京的内容更多了。但是台湾的蒋介石日记摘抄有很大的缺点,第一它还是摘抄,不是原文。第二,它只到1943年为止,1943年以后没有了。所以90年代以后我又继续想看到没有经过改动、没有经过摘录的蒋日记全部2006年3月,蒋日记的第一批在美国开放了,美国的学者第一个邀请的是我。开放的第一天八点一刻,档案馆开放的时候,我和另一位学者张海鹏就已经到了档案馆门口了。

  蒋何以能成为国民党和国民政府的第一掌权人

  主持人:蒋介石在国民党内早期地位并不高,比起胡汉民、汪精卫来,地位可以说是比较低的,为什么后来他成了国民党的第一领导人?

  杨天石:这个原因讲起来比较复杂,要从多方面来分析。有几个人本来是可以成为领袖人物的,比如说,其中最好的是廖仲恺,可惜他被右派暗杀了。廖仲恺之外,第二个理想的人物是朱执信,他在谈判时被桂系军阀杀害了。胡汉民是孙中山的亲密战友,后来立场向右的方面摇动,被认为是国民党右派,被送到莫斯科去了。胡汉民之外还有一个人就是汪精卫,汪精卫在孙中山去世以后成为国民党的第一把手,为什么?他的职务是国民政府主席,国民革命军的总党代表。可以说是孙中山公认的接班人。1926年中山舰事件以后,汪精卫对苏联专家处理中山舰事件的态度不满意,一气之下跑到欧洲去了,说我身体不好,我休养去了。这样,有资格当第一把手的人死的死,跑的跑,剩下的当然是蒋介石。

  蒋介石有什么优势呢?枪杆子,《沙家浜》有句唱词,有枪就是草头王,蒋介石是黄埔军校的校长。他手下有部队,在这种情况下,他当然就比较容易脱颖而出,成为孙中山以后的国民党和国民政府的掌权者。

  蒋介石原本是响当当的左派

  主持人:我们看蒋介石的经历,他于1923年访问苏联,以至后来成为了孙中山“联俄、容共、扶助农工”的重要助手,但后来他又向右摇摆,成为右派,为什么会这样?

  杨天石:最初的时候,如果我们把时间定在1924年、1925年这两年,我可以说蒋介石是响当当的左派。他讲过两句话:“没有共产主义内容的三民主义是假三民主义”,“没有共产党员参加的国民党是假国民党”,这是很革命的语言,没有人超过他的水平。

  我还特别要告诉网友们:孙中山提出三大政策“联俄、容共、扶助农工”。孙中山从来讲的都是“容共”,在孙中山现在留下的文件里面,找不到“联共”两个字。当然从中共方面来说,一直讲的是“联共”。你查中共20年代的文件,包括陈独秀的文件,都讲的是“联共”,“联共”和“容共”一字之差,有很大的不同。“容共”的意思是,国民党是主体,容许共产党参加,共产党不是主体。这是第一。第二,不平等,两党之间不是平等关系。第一个把“容共”的提法改为“联共”的是蒋介石。所以就1924、1925年这两年来说,蒋介石是左派,是响当当的左派。

  主义、领导权、政策和策略之争,使得蒋介石向右转

  主持人:那他为什么后来向右转了呢?

  杨天石:很简单,谁是主体?我刚才讲了,孙中山讲“容共”,在孙中山的思想里面当然国民党是主体。蒋介石为什么后来反共?第一个原因就是主体是谁。蒋介石认为中国革命的主体应该是国民党,而不应该是共产党,跟“主体是谁”相联系的就是领导权问题。两个党谁领导谁,中国革命应该是由国民党领导还是应该由共产党领导?蒋介石既然认为中国革命的主体应该是国民党,当然没有问题,他认为中国革命应该是国民党领导。

  讲一个小故事。1926年11月,共产国际在莫斯科开执行委员会第七次扩大的全体大会,蒋介石派邵力子去参加。邵力子这个人既是国民党,又是共产党,而且又是蒋介石的秘书。蒋介石告诉邵力子,现在共产国际在莫斯科开会,我派你去参加会议,派你去见斯大林,见了斯大林之后,你跟斯大林讨论三个问题。第一个问题,世界革命应该由共产国际领导。斯大林听了这句话很开心,共产国际领导就是苏联共产党领导嘛!第二个问题呢?,蒋介石要邵力子转告斯大林,中国革命必须由国民党领导,这一点斯大林就不好表态了。斯大林总不好说我同意共产党领导,这是绝不可能的,所以斯大林没回答;第三句话,中国国民党要求参加共产国际。斯大林也没法回答,为什么?在斯大林看来,国民党是一个资产阶级政党,共产国际是世界无产阶级政党共产党的联盟。世界无产阶级政党的联盟允许国民党这个资产阶级政党参加,算什么回事?所以斯大林感觉到很为难。

  事后共产国际通过一个决议,说中国革命谁来领导?应该由无产阶级领导。无产阶级领导当然是中国共产党领导,因为共产党是无产阶级先锋队。所以说,斯大林在事后用共产国际决议的形式,肯定了中国革命必须是无产阶级领导,也就是必须是共产党领导。

  对于国民党参加共产国际这一要求,斯大林说,这样吧,你们国民党可以当共产国际的观察员。这就是说,你成为正式成员是不可以的,但是你可以来当观察员。这样,邵力子在“七全大会”后有一段时期是留在莫斯科,干什么?当观察员。

  蒋介石为什么反共?第一,国民党要当革命主体。第二,国民党要领导中国革命。在蒋介石看来,共产党是威胁。除此之外,更重要的是主义之争,就是中国革命要用什么主义来指导革命。蒋介石的看法是孙中山的三民主义,特别是孙中山的民生主义,是最好的主义,尽善尽美的主义,可以在中国长期实行的主义,至于共产主义,那是将来的事情。除此之外,当然还有政策和策略之争的问题。蒋介石主张阶级合作,阶级调和,反对阶级斗争。比如说,他认为,资本家和工人、地主和农民,不能互相斗争,要调和、要互助、要合作。这是蒋的基本思想。而共产党呢,主张阶级斗争,“斗”字当头,这和蒋介石就有了根本分歧了。1927年以后,武汉一带的工人运动发展起来了,湖南的农民运动发展起来了。共产党认为“好得很”,蒋介石等认为“过火”了,“糟得很”,就反对,就要镇压。蒋为什么从左派最后成为反共的右派,原因很多,上面讲到的只是其中部分原因。其他原因,我主编和主撰的《中华民国史》第六卷讲得很详细,可以参阅。

  要认识蒋介石,绝对不能只依靠蒋本人的日记

  主持人:杨老师我们知道您出版了很多关于蒋介石的书,比如《找寻真实的蒋介石》,有的人说您这书出得很好,弥补了当下史学界的空白,也有的人说,您根据蒋介石的日记写书不靠谱的,您怎么理解?

  杨天石:这个问题提得非常之好。写中国近现代的历史,写蒋介石的历史,绝对不能够只靠蒋介石的日记。只靠蒋介石的日记,我们就会被蒋介石牵着鼻子走,他写错的地方我们也跟着错。

  到目前为止我出版了四本关于蒋介石书,四本书都利用了蒋介石的日记,有几本书干脆就加了副题--《蒋介石日记解读》。为什么?

  第一,日记可以帮助人们了解政治人物的内心世界。政治人物在历史舞台上活动,做报告、写文章、主持会议,做许许多多各种各样的事情,这个我们都能看到。但是,政治人物他在做这些事情的时候,他的内心怎么想的,我们无从知道,而这些,是历史学家最想知道的,也是读者最想知道的,在这一方面,比较可靠的日记能帮你解决问题。如果他写日记是为了给自己使用,没有想发表,想公开,他的内心世界就常常能够真实的表现出来。

  蒋介石日记中所记对苏联和美国的真实心态

  杨天石:举一个例子。抗战期间,蒋介石在重庆,1941年的11月7日,苏联十月革命节,蒋这一天做了什么?第一,到苏联驻重庆大使馆,向苏联大使致以节日的祝贺,因为那个时候中国和苏联是同盟国,共同反对法西斯。第二件事情,当时有一批苏联专家在中国帮助中国抗战,蒋介石把这些专家召集起来,请他们吃饭,宴会招待。第三,宴会开完了,请他们看戏。到大使馆祝贺、请吃饭、请看戏,蒋不是对苏联很友好吗?可是你看看当天的日记,当天的日记里面,蒋介石就发牢骚了:“俄政府自去年以来对我之侮辱蔑视,干涉我内政,明白掩护共党,而且在新疆擅设飞机厂,侵犯我主权,不一而足。此种赤色帝国主义者以情理论,本已不足为友,而且不讲信义,专恃强权,再未有如此之甚者也。”你看,蒋介石这一天在表面上做出一副跟苏联友好的姿态,可是内心里面对苏联却充满着仇恨。他的日记如果不写这一段,你怎么能知道?当时,

  苏联被德国侵略,德军已经包围了莫斯科,苏联正处于最困难的时候。蒋这一天的日记还有很重要的一段:“我国于其被侵失败之时,不惟不计较其既往,而且报之以道义,此为中华不畏、不侮立国之精神,不能使之丧失。至于对方之如何感想与能否感召,则非余之所计也。”你看,蒋介石虽然内心仇恨苏联,但是一想到苏联正处于“被侵失败”之际,立刻决定善待苏联,维持中苏友好,“报之以道义”,所以,他在这一天到苏联大使馆去祝贺等行为,又不是假的。一天之内,

  蒋介石的思想里有这样复杂的多面情况,他不在日记里写下来,你能知道吗,做梦也想不到吧!

  我还可以再举一个例子。蒋介石到台湾以后,一方面他要依靠美国的帮助,美国人借给他钱,卖给他武器,第七舰队还要在台湾海峡巡逻来保护他,所以蒋介石当然在外交公文里面感谢美国人,强调台湾当局和美国的友谊是牢不可破的。也确实是这样,从公文上看,台湾当局对美国是表示感激的。可是你看蒋的日记怎么写呢?说美国是一个不讲道义的国家,说美国不是要做中国的朋友,他是要做中国的主人。说谁如果跟着美国人走,最后的结果一定是被抛弃。而且蒋介石还讲,美国人帮助台湾,是为了让国民党成为美国在西太平洋的看门狗。这里就出现了两个蒋介石,在两个政府之间的公文的来往上,台湾当局是美国忠实的朋友,但是在蒋介石内心里面他对美国恨之入骨。恨到什么程度?宋美龄的哥哥宋子文在美国吃饭的时候,不小心被一块鱼的骨头卡住嗓子,出不来,引起心脏病爆发死了。宋子文一死,宋子文的妹妹宋美龄当然要从台湾赶到旧金山去吊唁。哥哥死了,妹妹哪有不去的道理,宋美龄要去,但是蒋介石不让她去,蒋介石日记里有这么一段话,说我绝对不愿意我的家人踏上美国的土地。恨到这个程度,妹妹去吊唁哥哥,蒋介石都不让,所以可见他跟美国的关系紧张到什么程度。

  蒋介石的这些内心世界我们怎么知道,你从政府公文里绝对看不到的,只有日记才能看到。所以我为什么重视日记,第一,它可以看到蒋介石的内心世界。这是第一个使我们要重视的原因。第二个原因,而且是一个更重要的原因,可以知道政坛的内幕。政治人物在公开舞台上的活动我们都能看到,但是还有许多活动是黑箱操作。对于历史家来说,黑箱操作很重要,从哪儿去了解幕布后面的活动,要靠日记。例如:

  德国法西斯曾拉拢蒋进攻印度,蒋坚决拒绝

  杨天石:再讲一个例子,世界反法西斯战争中,中国土地广阔,人员众多,兵力几百万,虽然中国的武器不行,但是他毕竟有几百万军队。所以日本人想拉蒋介石,站到日本这边来。蒋介石如果站到日本这边来有什么好处?上百万在中国大陆的日本侵略军就可以把他的脚从泥潭里拔出来。拔出来以后,要么上北边打苏联,要么南下打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这些地方。所以日本人极力要拉蒋介石跟他们站在一起,西方的德国也想拉蒋介石跟德国人站在一起。

  1942年,德国人希特勒的第一号助手叫戈林,派了一个人,叫杨克,找蒋介石派在欧洲的一个武官,叫桂永清,当年是国民政府在欧洲的武官,后来当了国民党海军司令。戈林派杨克到瑞士,和桂永清谈判,谈什么?戈林希望在德国和中国之间订立一个军事协定,叫《中德军事密约》。这样的话,德国可以从亚洲的西部进攻印度,希望蒋介石的军队从东边,也就是从缅甸进攻印度,东西夹攻,打印度,让德国的军队和日本的军队在印度洋会师。这可是一个了不得了的事情。德国法西斯在欧洲,日本法西斯在亚洲,如果这两支法西斯军队联手了,会师了,成为一支队伍了,这对于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可是一个巨大的打击。所以戈林的亲信就提出《中德军事密约》,内容就是双方从东西两个方向进攻印度,把印度拿下来,让日本与德国的军队在印度洋会师。罗斯福最怕的就是这个,罗斯福曾经跟他的儿子小罗斯福讲过一段话,说如果德国人和日本人联手了,那困难就多了。说日本人可以打下埃及,可以切断苏伊士运河,可以控制中东,我们同盟国的军队日子就不好过了。

  德国人找桂永清谈联合进攻印度,哪一本历史书上写了?我可以坦率说,到现在为止,找不到,没有一本书讲这件事情。

  我是从哪里知道的?谭延闿的儿子叫谭伯羽,他当年也是中国驻德国的外交官,我是从谭伯羽打给宋子文的电报里知道的。谭伯羽告诉宋子文,双方有这么一个谈判。首先我是在美国的宋子文档案里得知这个情况。但是,谭伯羽的电报里讲,双方谈判之后,委员长还没有答复。到底蒋是怎么决定的,是同意还是不同意?看不出来。怎么办?我到哪一本书里去找?只能看蒋的日记。我查到了1942年6月18号蒋的日记,里面写得很明确:说桂永清这个人不善于和洋人打交道,说这个事情不能让他管,明确告诉桂永清,坚决拒绝。也就是说,蒋介石给桂永清下了一个命令,德国人要订《中德军事密约》,要两个国家联合起来打印度,必须坚决拒绝。这天的日记我找到了。当时,桂永清在瑞士,怎么通知桂永清,我把电报也找到了。电报是陈布雷打给桂永清的,说这件事情无论如何绝对要拒绝。细心的读者可能还会有疑问,说杨先生电报虽然找到了,是真还是假,没准是蒋介石伪造的呢?我再查,查陈布雷日记,陈布雷日记在6月19号这一天特别写了一句,下午“发致桂永清电”。所以不仅蒋的日记讲,要拒绝,陈布雷起草的电报,也讲这个事要拒绝,而且陈布雷的日记又明确写道:“我今天下午给桂永清打了一个电报”。所以这个事可以说是板上钉钉。此外,我还在台湾的“国史馆”里找到了桂永清写给蒋介石的汇报,对这一时期中德关系的全貌,对桂永清和杨克之间的谈判过程有了较为详细的了解。在此基础上,我继续搜寻相关资料,研究当时德国方面有没有计划和日本人在印度会师,结果,我查到了当时德军陆军总参谋长叫哈尔德的回忆,有,确实有跟日军会师的计划。然后我再查日本外相重光葵的一本书,也讲日本方面确实有在印度与德军会师的计划。我再查印度方面的材料,印度有一个外交官,也有一个回忆,他说,他有一次和德国的外交官谈话,他问这个德国外交官,你们有没有跟日本人合作会师的计划,德国人承认有。而且德国人还讲了一句话,假定我们两个国家,日本和德国合作的话,我们就是无敌的。德军陆军总参谋长的回忆,日本外务省领导人的回忆,印度外交官的回忆,都证明双方确有会师印度的计划。我再查,当时中国派到欧洲的另外一个特工人员叫齐浚,在1942年的2月早就给蒋介石打了电报,说德军和日军有在印度洋会师的计划。这样,我把能够找的材料都找到了,在这种情况下,我才写了一篇文章,题为《拒绝德国拉拢,阻挠德日会师印度洋》,收在我的《找寻真实的蒋介石--蒋介石日记解读》第二集里面。

  我详细地说明一篇文章的写作过程,想说明一个什么问题?我使用蒋的日记,但绝对没有只靠蒋的日记。如果我只靠蒋的日记,说老实话,《中德军事密约》这个事情就根本看不懂。因为《日记》就是几句话,只说桂永清这个人不懂外交,告诉他这个事情不能做。至于什么事情,根本没提如果我不看到谭伯羽在美国给宋子文打的电报,我就不知道这个计划是什么。看了谭伯羽的电报,我知道德国希望联合中国,进攻印度,但是如果我不查到桂永清和德国人的谈判资料,我也没有办法确认这件事情。大家可以发现,为了解决这个问题,美国的材料我看了,台湾的材料我也看了,而且德国、日本、印度外交官的材料我都看了,最后才把这个问题定下来。

  所以北京大学那位教授说我只根据蒋的日记就写文章,有些网友批评我说,你怎么能够根据蒋的日记写历史,我很委屈,我觉得有点冤枉。为了解决这样一个小小的问题,我看了中国、美国、德国、日本,印度等多国和台湾档案馆的资料,最后才下这个结论。所以第一,我绝对没有单凭日记来写历史。把这些多国家材料收集过来,三天、两天能做到吗?那是我多年来奔走在太平洋两岸的结果。所以,看蒋日记的好处之一,就是了解政坛内幕,了解报纸上、一般历史书上看不到的东西,而这,是要下功夫,是长年累月地付出辛勤劳动的。


想爆料?请登录《阳光连线》( http://minsheng.iqilu.com/)、拨打新闻热线0531-66661234,或登录齐鲁网官方微博(@齐鲁网)提供新闻线索。齐鲁网广告热线0531-81695052,诚邀合作伙伴。
[责任编辑:杨凡、陈晨]
手机安装掌上齐鲁(http://i.iqilu.com)浏览更多山东资讯
关于 蒋介石日记 蒋介石研究 的报道

齐鲁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山东广播电视台下属21个广播电视频道的作品均已授权齐鲁网(以下简称本网)在互联网上发布和使用。未经本网所属公司许可,任何人不得非法使用山东省广播电视台下属频道作品以及本网自有版权作品。

2、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以及由用户发表上传的作品,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版权和其它问题可联系本网,本网确认后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

详细声明请点击进入>>

返回齐鲁网首页
版权所有: 齐鲁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9062847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503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6002
通讯地址:山东省济南市经十路81号  邮编:2500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