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首页 > 读书频道 > 阅界互动 > 阅界读书汇

中国妈妈亲历的美国教育

[提要]值得所有中国父母参考的教育实录。

中国妈妈亲历的美国教育

章小东《小狮子》读书分享会

  主持人:非常欢迎大家在周末来参加章小东老师的《小狮子》读书分享会,介绍我们今天的两位重量级的嘉宾,一位是坐车再生我旁边的这位章小东老师,也是我们今天《小狮子》的作者,她之前在文景出版过《吃饭》和《尺素集》,这本《小狮子》是她在国内的第三本书,而且这个书她是专门写给自己的儿子的,从他的童年一直讲到成年,在这之中有非常多生动的故事,让一个普通的甚至有点笨的孩子成长为一个精英,一个年轻的科学家,真的非常让我动容的很多鲜活的故事。在这个《小狮子》的身上我甚至看到了我自己孩子成长的很多的时刻。另外一位嘉宾是刘剑梅老师,香港科技大学人文学院副教授,专门做文学研究的,这两位嘉宾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她们首先都有在国外生活工作的经历,另外她们的身世都非常让我们敬仰,章小东老师是现代文学大师靳以的女士,刘剑梅老师是著名文学评论家刘再复的女儿,掌声欢迎一下。

现场

现场图片

  《小狮子》这本书里看到了很多我们家长的付出,之前有一句话叫好妈妈胜过好老师,真的是好家长胜过好老师,尤其在中国的教育制度下,所以我们把之后的时间留给我们台上的嘉宾,我们来问问他们,在中国以外,教育是怎么样的一个容貌,让我们窥探一下,让我们更多的中国家长在绝望之中升起一丝希望。

  先问章老师,我身边的朋友也在说,你要把孩子花重金,如果想把一个孩子送出国,也需要卖房,甚至要倾注几代人的积蓄来把他送走,到底国外的教育是什么样的,我们怎么才能有这样的勇气,我们该不该把自己的孩子放出去您能通过您对小狮子的教育跟我们来分享一下吗?

  章小东:首先我讲一下,对不起,我的喉咙有一点问题,但是我尽量把它讲清楚,千万不要叫我章老师,你们就叫我小东好了,其实我跟你们一样,都是很普通的人,我今天坐在这里不是作为一个作家,而是作为一个家长。我先讲一下,有一点离题,我为什么要写这个《小狮子》,以往几年来,因为我回来的时候是大热天,那些朋友,我们好多朋友都是教育界的,大学里的或者是教育界的人,他们在一起吃饭的时候,都会不断的有电话打进来,关于考试的问题、扩招的问题,这些问题好像每个家长都很着急。

章小东

章小东

  因为我的丈夫孔海立先生是在全美国排名第三的大学里做教授,加上我儿子也有校外的interview,所以大家亲戚的亲戚、朋友的朋友,不搭界的人都来问。我就把这本书奉献给每一个家长,每一个要出去读书,想要上进的同学们,我把他所走的每一步路都写得非常清楚,怎么样从小学开始,怎么样爬藤,怎么样进入常青藤的学校,怎么样考SAT,考了SAT以后还不够,还有SAT2,还有AP,还有种种,怎么样一步一步地走过来。这些我在书里面已经写得非常仔细了。但是我觉得刚才我们主持人问我一句话,到底是怎么样让小狮子可以长大的,怎么样可以走到这条路。我觉得有一点很重要,小狮子长大到今天不是我一个人的力量,是整个社会、整个环境,在这个当中他不断长大,他是自己长大的,不是我能够说你要这么走,不可以,整个社会会给他一个环境,让他渐渐长大认识,如果你们读了《小狮子》就知道,他怎么样从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孩,渐渐成为了我要上进。第二个事情,这个小孩子的教育,没有任何人可以代替的,你不会说我付很多的钱,我给哪一个人,包给人家,说教育专家,或者说我包给人家到什么专业的学校,你可以教他去读书或者是怎么样,但是你作为家长,你逃避不了,你必须要自己用心来跟他交流来教育,这是没有办法的。有的人说把小孩交给爷爷奶奶了,好像小孩不好了就是爷爷奶奶的问题,不对,是你自己的问题,只有你自己才可以把小孩教会,因为小孩是你自己的小孩,你最了解他们,他们也最靠近他们,所以你必须全心全意教育他们。最近看了一个《虎妈猫爸》的电视剧,那里面好像有一段,有一个人物,国外回来的,好像都是很对的,她都是有个正确的教育,好像很自私,其实我觉得不这样,每个小孩都不一样,了解你孩子,只有你自己,只有你自己去跟他交谈,才能够给他一个最好的出路。我先讲这些,刘剑梅老师来讲。

  刘剑梅:非常感谢,其实这个小狮子我是看着他长大的,这位是我的师兄,我们一起在美国科罗拉多大学读的硕士,后来我到了哥伦比亚大学读博士,我的师兄在文理学院做系主任,我在马里兰大学教了14年以后,最近三年转到香港科技大学。一直在搞教育,自己也是海外的留学生,留下来在美国工作,一直在教育体系里。小狮子我是看着东东、海立把他拉扯大。《小狮子》这个书里表现的,他不光是自己非常执着地会去学习,比如妈妈说你要做什么了,他其实自己很有自己的定力,非常有毅力,他想要做什么,他自己有一个目标,他就一定能做成。首先是教育体制,我觉得出去以后发现,至少美国的教育体制提供给小狮子一个很健康的成长环境,有一个最健康的成长环境,小东其实也提到了,就是这个人文教育,他从小学到初中到高中到大学,一直管下来。小狮子的文学修养,甚至超过我和我师兄的,为什么,我们比试过的,他就是比如说西方的文学名著,从荷马史诗一直读到现在,全部都是通读的,比如说福克纳、狄更斯,狄更斯的所有著作他全都读过,而且大家没有注意到的狄更斯的比较偏的小说,甚至一个很小的短篇给我,像福克纳的小说的细节他都知道,其实他自己是个生物科学家,但是他的人文修养好,可以跟我父亲交流,他们经常切磋。而且他的性格很好,有点像《战争与和平》比尔那种,非常憨厚。

刘剑梅

刘剑梅

  《小狮子》里也写到他在跟同学竞争的时候,一位同学是因为身体不好了,就等于退学,他自己拿到那个成绩,还专门去家里看他,去慰问他。对人的关怀是从心里出来的,不把追求成绩当成第一,反而人文修养是非常全,不光是偏生物学、科学,人文修养非常丰厚。当时我记得问过他,你是要当文学博士还是要当生物学博士,他说我两个科一起修,所以他在耶鲁大学是双博士,两个学位都拿到了,牛津大学等于是付给他每年四万英镑,付给他钱去读博士,是这么一个优秀的科学家。

  博士拿到以后,在美国他就开始做研究,他的研究成果已经上电视,已经得到国会的发奖,而且是对人类是有贡献的,远远已经超越了我们说的国家的贡献,对中国做贡献或者对美国做贡献,不是的,他是那种人类的情怀,这是从人文知识他就开始,从小到大就已经开始积累出来的一种情怀。所以他也不是说简简单单的,我做的事情只是为了美国好,不是的,我是为人类好。这一点我觉得其实是跟人文修养有很深的联系的。

  主持人:我想在座的很多人,也许未必能够把孩子送到美国来接受这么丰厚的教育资源这么好的人文教育,但是更多的孩子就生活在我们普通的中国家庭,我们看完这本书能给我们现在的家长有什么启示?或者我们现在家长如何修正自己的做法,立刻让我们的孩子进入另外一个状态,这本书能给我们现在中国家庭带来什么?

  章小东:补充一下,小狮子从小对文学很有兴趣,他读书,因为我在国内也有亲戚小孩,读书蛮痛苦的一件事情,但是我不知道为什么,在美国他们教育小孩,就是你喜欢你开心,我讲过他开始不要读书的,他不喜欢读书的,这是一个特定的环境,突然他喜欢读书,然后他就非常喜欢,他读书是愉快,不是一种负荷,不是说加多的东西,而且非常愉快的来读这些书。

  第二件事情,大家蛮喜欢跳级的,我这个小孩读得好,我要上几级,他老师就觉得不要,我们读书是一个面,不是一条线,我书里也讲,你们要培养小孩子,是整个面的进步,而不是一条线的直着上去。因为我丈夫在大学里读书,有很多中国很优秀的学生现在已经到了斯沃斯大学读,但是明显的整个面的知识就不如美国学生,美国学生最注重培养小孩子的整个能力,你现在觉得有点落后,没有关系,对他一生来讲都是有帮助的。很多人不一定有机会到美国去读书,但是我觉得小孩子,你要培养他长大,就要到他最适合的地方,爸爸妈妈觉得可以,小孩子可以在那里读书也很开心,那就好。读书不是外面强加于你的,而是你自己内心发出来的。在小狮子毕业的时候,我跟他的同一个宿舍的朋友,同宿舍的室友就谈过一次话,我问他们,你们觉得你们付了那么大的力气,家长也付了那么多钱,把你们送来耶鲁读书,你们觉得值得还是不值得,或者你们觉得你们学的是不是比别人多得多?他们回答一句话,耶鲁大学不是教我们读书的,是教我们怎么读书的。他并不会说哪本书我教你一二三四读下去,而是教到你怎么样自己会读书,这些对我们终生受用,这是第一点。第二点,你要进入学校,不是说我是耶鲁大学的,其实是同学会的一个网,同学网,我有个邻居就是耶鲁大学毕业的,现在他已经是有相当地位的主管,他说他们公司里面如果要是招人的话,他先看有没有耶鲁大学的。事实上真正进去的好的,他们也会一样对待的,只是在进去的时候,常青藤学校,同学和同学之间会有拉一把。小狮子到了牛津大学以后,他和一个同学比较,他们读了同一本书,同一种老师的讲授方法,讲的也写这些,但是为什么小狮子说我觉得比他读得多很多。在耶鲁大学你除了读这本书以外,他要教你学会怎么样去读懂这本书。耶鲁大学其实是蛮紧的,那个时候他一个班里面,他第一次,有一次考试拿了42分,真是吓死了,结果平均成绩是41分,那就说明他们就是很紧,这是很严厉的大学。讲起来这个事情,你们觉得小孩一定要送出去,不一定好,因为小孩读书还要看他自己,他自己最适合的学校最好。也有不少朋友,他们一定要叫小孩去MIT,进去,小孩子晚上做功课不如别人,做不出来,没有办法,很痛苦,别的人快,因为他一定进去。最后小孩子有自杀的,也有逃出去的,逃到一个州立大学,他自己躲在那个里面,跟他以前同学一起去上课,他蛮开心的,但是在MIT他受不了,他说他笑都不会笑。

  所以我觉得小孩子不要逼他一定要进到哪一个学校,而是为他找一个他最合适的学校,适合他,他可以愉快地读书,他能够得到最多知识的学校,就是好的。

  刘剑梅:我觉得东东这个讲得特别好,教育其实因人而异,一定要因材施教,这一点大家经常做妈妈的,受到外头的压力,尤其是学校来的压力,就连小孩子睡觉的时间都不能保证,我觉得是非常悲哀的一件事情。

  像青少年的成长,首先,我的两个孩子都在这,他们都是美国生美国长的,至少要保证,比如他们早上要6点起的话,晚上9点一定要睡觉。可是我来到北京,发现我周围的朋友的小孩,12点或者1点还没有睡觉,在做功课。连基本的睡眠都不能保证,这种竞争已经到了一种恶性循环,家长经常被这边的老师叫到学校去训,我认为一个老师,他说学校说了,我们这个班的分数如果不够好的话要扣他的工资,那他就只能把家长叫去训,这个都是恶性循环,都是功利主义的教育,只是教育小孩要分数好。

  刚才主持人讲到我们家长应该怎么做,从我个人的经验,是保护小孩的一个内心的需求,保护他,反而要抗争学校给你的压力,我觉得最基本的抗争是保证他的睡眠,如果小孩睡眠都不足的话会得抑郁症,因为我在科大,我也招生,来的几个博士生,开始看得不错,后来课程无法完成。这个是为什么,因为你就要赶鸭子上架,你给他送到好学校了,可是他的身心都不健康了,被家长或者学校给摧残到身心不健康,他又能走多远。其实这个教育只是我们人生短短的一个部分,是积累的阶段,最后还得看他的潜力。我们最后在这个社会上是否会为人类做贡献,还要看他的潜力,潜力首先他要身心健康,这是第一点。

  第二点,要保证他的创造力,我的两个孩子比较幸运的是他们没有什么作业,他们所上的香港的国际学校,或者他们在美国的学校,回家的作业半个小时之内所有的功课基本上能够完成,剩下的时间都在读自己爱读的书,当然你要控制他不要玩太多的游戏,你反而要把他的学习习惯养好,介绍很多的世界名著给他看,然后中文抓一抓,然后再给他数学。但是要给他空间,比如爱画画爱写小说,他们都去做。小狮子也是这样,我当时跟他交往,不觉得他是个理工科的学生,他是非常全面的人。我们以前叫德智体全面发展的人,美国要花很长时间运动的,运动课很重要,小孩子要长得很健康才会吃得很多,首先身体是健康的,其次是心理很健康,他无论从知识积累,人文到理科,都非常丰富,还有他对人从心底发出的关怀。这样的孩子到最后,他反而会或影响他的妈妈,在妈妈最困难的时候,他反而会来指引妈妈,说你要找到你自己。东东就是因为自己在人生遇到了一个困境以后,反而小狮子告诉她,妈妈,你要找回你自己,拿起你的笔吧,你来写,因为东东是写作很好的,她写了三本书了,一本比一本写得好,可是这个要归功于小狮子。

  主持人:孔海立老师是章小东老师的爱人。刚才刘老师在说的时候,忽然想起一个例子,也是我的孩子一个同学,学习不太好,他们班对面的厕所堵了,孩子自己主动去通下水道,老师说了一句话,说你把这劲头用在学习上好不好,干那个干嘛。一下把这个孩子打击了,觉得同学上不了厕所,所以要把这个通了。但是老师一句话把孩子所有的爱心就给磨灭了。但是没办法,我们每一天面临的生存现状就是这样,我们又不能立刻把孩子立刻送出国,倾家荡产,我们又不能看着他在教育制度的重压下,车轮从幼小的心灵上撵过。看《小狮子》里有一句话,相信孩子并帮助孩子在恶劣的环境里健康成长比逃避更加重要。我想这句话是让我们的家长能够更加励志的,因为我的孩子在成长的时候,我的心灵一直在遭受各种各样的压力,一直死扛,中国家长太伟大了,架在我们身上的担子,心灵上的摧残真的不是一般的重压能够给它扛举起来的,但是我们就需要在这样的一个环境里,我们必须得健康快乐的还得需要活着,而且要保证我们自己内心更加阳光,因为内心阳光,我们的孩子才能用纯真的笑脸来面对我们。请问两位老师,面对我们这么一大批的中国孩子和中国家长,我们应该怎么办,也许我们面前没有美国的这条通道,我们只能在普通的家庭里过着普通的日子。小狮子在他的成长中读了大量的书,怎么培养我们现在这些孩子的阅读,来丰富他生命的感知,有没有细节的东西跟我们交流一下?

  章小东:不要以为到了美国就好,到了美国也有不成功的,关键还是家长和这个孩子自己。我看到不成功的也是很多的,我一开始就讲过,这个事情你不能去推托给别人,刚才我们主持人说了,就是觉得扛不起来,其实扛对我们在美国的家长是更加艰难的一件事情,因为在中国,周围的环境,爸爸妈妈,你可以推托到爷爷奶奶、外公外婆那里去,或者周围的人,我们没有,我们门关起来,就是我们一家人,门开开,外面跟我没有关系,他们的想法跟我们完全不是一回事,我们只有自己独自默默扛起来,这是没有推托的办法的。到了国外,很多孩子也是不行的,有的家长觉得我很忙,我付钱给他好了,或者怎么样,这都是不可能,其实在中国是一模一样的事情。关键我觉得要有个健康的愉快的生长,在中国也好,在国外也好,都是一样的,而且不要逃避。

  有一本书叫《下乡养儿》,他是因为小孩身体不好,有病了,就把小孩带到乡下去,我觉得这个也不现实,不可能每个家长把小孩背到乡下去养,一定要适合你现在的当下的环境,你要给他最开心的最愉快的一个学习的环境。小孩子毕竟是小孩子,你们不可能放任自由,一定要有一定的约束,到了一定的时候,为什么我们小孩子在托儿所的时候,一节课30分钟,小学的时候是40分钟,到了中学大概45分钟,好像有一个时间的递进,其实就是按照心理学来的,小孩子在托儿所的时候,只有30分钟时间是可以集中的,到了小学的时候长了点,到中学可以更长一点。对我们来讲,我们要想办法了解他们,知道他们的弱点在哪里,他们的优点在哪里,想办法,让他们有一个最愉快的最能够接受的环境,接受新的知识。那时候我记得小狮子很开心,跑到我面前跟我讲,今天我们读了一本书,说死,那个死,他说有一个人他说有人告诉他,你今天碰到死了,结果他就想,那我今天不要在家里,今天死神会来找我,所以他就进城了,走在街上正好碰到死神,死神说本来到你家里,正好有点事,所以在城里碰到。什么意思,我说我不知道,你想想看,他说,妈妈,你总会知道的。其实我已经知道了,那就是说死神是没有办法逃避的,逃不走的。他有的时候经常来考考我,他很开心,对小孩有时候要批评他的,不是爸爸妈妈什么都懂。有时候你回答他,他就觉得你还不错,还懂。对小孩教育有的时候要有点小技巧。

  刘剑梅:东东刚才讲的,跟小孩子交流或者对话的途径,永远都不要失去。我最近读了格非的《春尽江南》,里头的女主角是个妈妈,她最后教育到孩子变得歇斯底里,因为学校要求小孩,打电话告诉她小孩什么没有做成。她回来我觉得就是把的压力完全转到孩子身上,歇斯底里地骂小孩骂到一点钟,这也许是家长经常会犯的错误,其实我觉得这真是不对的,家长首先要自己反省自己,首先小孩子第一要高兴,你首先让他开心。第二,他要健康。第三,你要关心别人,你要有一颗善良的心,他只要对别人是关心的是善良的,他将来对你也是好的是孝顺的。如果你把孩子塑造成非常功利性的,天天眼里除了分数就是分数,他拿来的分数,比如说是不好的,然后就一顿训。反而这个关系,最后想一想多可怕的父子关系、母子关系,除了分数没有别的连接了,除了大家追求教育上的学业的成功,难道就没有别的东西吗。

  从家庭的角度,成人也得反省,因为在美国那个环境真的是很松,其实我在这个《小狮子》还看到东东比较会推小狮子的一面,叫他你要奋斗。我相对她来讲更是农牧式的教育,我采取的更像是农牧式的教育,让他自然发展。因为我们现在的教育都是工业式的教育,完全的批量生产,你没有达到这个指标,回去一顿打压。刚才我讲的那个《春尽江南》里的那个妈妈,她没有想在自己孩子的身心上造成什么伤害。如果学校给你压力,你要顶住压力,保证孩子一个自由健康发展的空间,要不然他走不远的。其实东东刚才也讲到这一点,虽然她书里写到了美国作为留学生是很困难,但是问题是,慢慢她也明白,是放养式的,找到自己该走的这条路,他说妈妈你不用着急,我会对待这些SAT,我会选择学校,将来做什么我也很清楚。把孩子培养好了,其实他自己很清楚的。还有是跟孩子沟通的方式,交流方式,倘若你自己给他堵死掉,将来他出国了,就算功成名就了,他也不会找你了,因为他的父母除了叫他读书没有别的,情感上淡得不得了,而且他觉得他在过程中受到的都是扭曲的教育,他的性格变得也很扭曲。所以我觉得整个教育的链锁,家长其实在中间是很重要的,不能只能说这个社会这个教育是这样,那我只能压制孩子,要不出不了头。孩子像农牧式教育的话,他是一个小苗,你要给他充足的阳光、水分,你要保护他,做他的朋友,东东做得很成功,海立也做得很成功,我在《小狮子》里看到,因为我跟他们非常熟,他们跟孩子的交流是天天的,每天的一种内心互相的心灵对话。他们会一起讨论这个书,这个书根本跟分数没有关系,也许就是他课外看的小说,或者历史上知道的事情,那你会着急说你要去读书,你连讨论都不跟他讨论,这个就很荒谬了,整个链锁都变得很荒谬了。

  章小东:说到讨论的事情,有的家长会说,这个事情我不懂,你不懂就跟你的儿子女儿去学,你就想办法去讨论,《小狮子》里面有一句话,他出去看博物馆,因为我的英文不是很好,作为妈妈就说了,我看不懂,他就担当妈妈的讲解员,从此就有这个习惯,因为他要给我讲解,他就必须看得更加仔细,你做妈妈的就要放下做妈妈的架子,你说我不懂,你教我。小孩子很聪明的,我一看,我说我不懂,你告诉我你看到什么,他就告诉我,然后我们就沟通非常好。另外我还想讲,其实不是一定要读大学,做什么事情成功的都有。我们在加州,就有一个人做面包的,他又没有读过大学,他就跟着师傅学,后来成功得一塌糊涂,全世界的人每天排队去买面包。还有排队说我你跟学做面包。耶鲁大学一个毕业生毕业出来了,他去开一个餐馆,叫蓝生姜,有名得一塌糊涂,现在变成国会大厦,就是国家的首脑,如果要是开宴会,要把他请去叫他做。不一定你一定走学术这条路,你只要认真做,任何一件事情都会做出名堂来的,中国人讲出人头地,讲白了,做任何事情,你只要认真做,你只要用心去做,都会做出成就来,都会出成绩。说不定还比小狮子出人头地多了。

  孔海立:刚才说了小狮子他的教育,我觉得作为父母来说,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引导他怎么学习,怎么样学习。从我来说,我是在大学做教育,他五岁到美国,五岁到美国就开始看书了,《三国演义》、《水浒传》、《西游记》,他听完以后有个好处,有些细节的东西他会反过来问我。

孔海立

孔海立

  在美国,西方文化的两个源头,这个只有小时候学才能学得进去,一个是希腊神话,另外一个是《圣经》,他可以熟悉到每一个细节,神话的每一个故事,不管哪个国家的小孩,中国的小孩也一样,如果从小给他一些基础的教育,这些基础的教育只在最小的时候在脑子的印象才会深。长大以后你再去背再去学,有的时候反而学不好。对他以后的成长发展是有好处的。另外一点,西方教育和中国教育还有一点大不的不同,西方教育很主要的一点是要培养独立思考和批判性思考,这很重要。以前我在国内的时候,我觉得批判性思考是不允许的,老师上课的时候,不能对老师说你是不对的。他是不断思考,不会相信你说的全部,像牛顿定律还有数学的一些法则,一般你说背住就行了,他从来不背,他常常多么晚还没睡觉,就在想为什么,可能想通了以后,他永远不会忘。批判的思考和独立思考是最重要的,我觉得他现在算是有点小成功的话主要还是归功于这些,当然他文化的基础,他的文化基础很好,比一般的博士读的书都要多。他特别喜欢《红楼梦》,他读这些都是读英文的,所以有一个一欠缺,他中文始终不行,两三百个字可以看可以认,怎么会认呢,小时候打游戏,三国游戏,刘备的刘,曹操的曹,还有看金庸的小说,那时候刘老师她的妹妹,我们都很熟,喜欢看金庸的电视剧,他也看,看完以后细节都记住了,很清楚,小时候从小培养他这些基础,他非常喜欢金庸的小说或者看英文,英文有限,所以这是一个欠缺。中文其实我没有带他学,每个星期把他送去学,一下课就开始打太极拳、少林拳,这个他觉得很有意思,上课他觉得没有意思,后来他学了拉丁文,对他英文很有帮助,又学了西班牙文,我说应该学西班牙文,在美国很有用,结果不学,他后来学法文。西班牙文,后来反过来他跑去加州了,他现在觉得西班牙文还是很有用。到了耶鲁大学以后,开始读科学还是比较累,压力很大,另外学了一个拉丁文,中学开始学,到了大学没有学,到大学已经过了,过了关就不学了,因为法国有个要求,大学的要求有一门外语就可以,英文算主要一门,再加上法语,中文他过不了,有些词他说两句就露怯了,比如说开飞机去干什么。现在比较好,现在他在实验室里有两个,一个是武汉的,他在做博士后,他跟他们交流英文说不清楚,交流中文,他们突然发现他会说中文,所以开始说中文,这样一来,他的中文水平开始提高。等到后来离开了,我们跑到东部去以后,有一段时间他不说中文,所以语言也是一个很重要的。当时我说学日文,因为日本话里面也有很多汉字。整个的东西,西方的文理,美国的文理教育实际上是培养全面的人,然后再去读这些细节。欧洲也是,中国基本上是模仿欧洲的传统。最后他还是去了牛津,为什么去牛津不去剑桥,他觉得牛津虽然理工科不如剑桥,文科的底子是比剑桥强得多,所以他去了牛津。差不多我觉得他的成长是有点特殊,另外刚才说交流,她们两位都提到了交流,很重要的一点,我们喜欢开车旅行,因为坐在车里,一家人没法和别人说话,而且我们把他学校很多的事都套出来了,一般十几岁的时候对父母都有点反感,这样的话就交流很多,他把他的想法,他在学校碰到的一些奇怪的事情,因为一些细节,要从小孩子眼光来看,所以为什么她用了一个对话的形式,就是很多要从小狮子眼里看事情和妈妈看事情是不一样的。说到一个细节,老师怎么对他不公平的待遇,妈妈就气得要死,就说要去告。千万别告,动不动就说欺负中国人,他说我们自己慢慢处理。有些事他很晚才告诉我们。另外有一件事,刚才我说的这个在中国可能做不到。老师在上面讲课写字,错了,下面学生举手,错了,又举手,老师很难上课了。最后老师说,你来讲,他说你这个公式错了,整个都错了。最后一个比较重要的问题,老师说你来解释,老师气得就走掉了,走掉以后他上去站了会,说解散吧。然后他又跑到办公室跟老师说我没法讲,还是你来吧。有些事情小孩要培养他独立的努力还有独立思考的努力。另外一件事,快班慢漫,如果你在快班,最快班,中班和下班,下班基本上就失去信心了,老师也不花什么精力了。有一次他从最快班降到最低班,书上都讲了,这个我不重复了,这个情况下,怎么样让这个孩子自己知道爬起来,有什么问题。如果家长去闹一番,讲一讲,很快就解决了,但是那样的话小孩子并不受益,让小孩子自己知道,怎么样能够站起来。

  章小东:补充一点,在美国,中国的小孩,家长也必须让小孩学点东西,好像我们没有逼着他做什么事情,教他拉琴,因为你要考大学,必须要有一分,如果这一分没有,必须要从其他地方补,很辛苦。最后一名没关系,只要不被老师赶出去就可以。所以他也是一直混在里头,滥竽充数。我们也没有逼着他,说你一定要学一个什么东西,画图或者干吗,从来没有逼迫他,你喜欢就去做。他到了牛津大学,有一天他跟我说,妈妈我在学弹钢琴,他说我付钱的,他自己付钱去学弹钢琴去了,这时候他就觉得我想学了就去学了,那也蛮好。很多小孩子,可能小时候考了一大堆级,到最后忘记了,我也教他拉小提琴,结果他到大学以后第一件事就回去看,那个琴谱已经不知道扔到哪里了,他不喜欢,但是他也知道我必须要拿到这一分。另外是对付考试,小狮子对付考试之前,在中国,我开始觉得很不理解,你们考大学,家长一定会在考场附近租一间房间,在那里补习,一定好像是一个规矩,一定要到那里去住几天,吃好睡好。现在想想,睡好蛮要紧,要是能在家里睡好,在这里睡不好,说明他认床。在讲小狮子开始考试之前,前一天老早就睡觉,想也不要想,叫他想也不要想,我不要再去想,越想越糊涂,那就睡觉。他有一个动作,他去考试,走到考场门口,我本来觉得很奇怪,为什么这样子,他就会把手伸到最大,用力把手打开。他也跟我说,他是一个信教的人,每一次我都说你要求上帝,我说你求上帝什么,他说我从来不会求上帝给我什么,我只是求上帝我发挥到最好。有一次他考SAT拿到满分那一次,他坐在最后一排,一坐下,椅子一只脚没有了,结果他告诉我,我整个考试就是半蹲着。不要责怪外在的条件,他说其实这样我反而更加集中了,我思想不集中的话会掉下来。他差不多一直紧张地做完了考试,后来成绩出来,他拿了满分,整个学校都欢呼起来。他说我感谢这三只脚的椅子。有的时候想事情,就是从坏的地方往好的地方想,他说他到了慢班,因为到了慢班,所以交了很多朋友,他就帮他们做作业,他帮是不对的,但是家庭作业,别人不做,他说我来做,拼命做,做得快得不得了,最后他可以快得比别人快出一两倍来。他后来跟我说,我做得快就是慢班练出来的。他就反过来想,美国小孩比较容易反过来想,因为我在中国长大,所以我得到了很多在国外长大的小孩得不到的东西。想办法反过来想,要积极地想。


想爆料?请登录《阳光连线》( http://minsheng.iqilu.com/)、拨打新闻热线0531-66661234,或登录齐鲁网官方微博(@齐鲁网)提供新闻线索。齐鲁网广告热线0531-81695052,诚邀合作伙伴。
[责任编辑:杨凡、陈晨]
手机安装掌上齐鲁(http://i.iqilu.com)浏览更多山东资讯
关于 章小东 读书分享会 的报道

齐鲁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山东广播电视台下属21个广播电视频道的作品均已授权齐鲁网(以下简称本网)在互联网上发布和使用。未经本网所属公司许可,任何人不得非法使用山东省广播电视台下属频道作品以及本网自有版权作品。

2、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以及由用户发表上传的作品,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版权和其它问题可联系本网,本网确认后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

详细声明请点击进入>>

返回齐鲁网首页
版权所有: 齐鲁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9062847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503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6002
通讯地址:山东省济南市经十路81号  邮编:2500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