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首页 > 读书频道 > 阅界互动 > 阅界读书汇

科技创新与经济成长

[提要]为什么互联网未能成为经济发展的核心动力?

财经名人谈之对话泰勒考恩

科技创新与经济成长

  杨宇东:当我认真的读完泰勒这个书之后,这里面的话题就是我们生活当中,不论是我们从事财经新闻报道,还是在日常的工作当中,会有很多的感触,就像我个人,就像互联网发展这么多年,特别是移动互联网,我们享受其中的结果,但是我也想,互联网给我们哪些改变,突然到我们的世界,我们还没有适应,当你不知不觉适应之后,他会考虑一些问题,他给了我什么便利,还是对实体经过有什么影响,我们做报道研究的行业,我们促进这些话题,但是到今天为止,也没有太多的,我们从互联网行业非常正面的一些成果,但是泰勒先生这本书,或多或少的一方面代表我提出这么一个问题,第二,他也通过深入的研究和扎实的经济学功底从非常好的角度阐释了,无论是经济创新还是互联网给我们带来的影响,所以这个话题,我看了之后,非常的感兴趣。所以主持这一次论坛也是我非常感兴趣的事情。包括一些专家,他们会从不同的角度讨论刚才我所说的这些问题,我个人对这个论坛也是非常的期待。接下来我们还是听我们这本书的作者泰勒先生的演讲。我介绍一下背景,我们这本书泰勒先生,是哈弗大学的经济学博士,作为著名的经济学博客,他的博客在全美经济点阅率第二位,他写了很多的畅销书,也是为一些著名的媒体撰写专栏。全球知名的经济类杂志,评价这本书改变过去的三十年的思考方式,我不清楚我们在座的观众是不是已经看到这本书,至少我看了之后,是有非常多的兴趣跟一些问题,所以我们下面用热烈的掌声,请泰勒先生为我们讲一讲这本书。今天他演讲的题目也是我们非常关注的角度,为什么互联网未能成为经济发展的核心动力,下面有请泰勒先生。

对谈合影—泰勒·考恩、张军、涂子沛

对谈合影—泰勒·考恩、张军、涂子沛

  泰勒考恩:非常感谢,主持人非常好的介绍,我非常的荣幸来到这里,感谢各位的到来。

  首先我的这个主题将会分成两种,一个是乐观,一个是悲观。我也会开始给大家一些悲观的想法,但同时我也是非常乐观,我对于技术、科技的长期发展是非常乐观的,对于美国也是非常乐观的,而且我对于中国也是很乐观的。我今天看了一下这个论坛,我也是看到一些不平衡,我觉得乐观和悲观当中是需要一些平衡,我也是会跟大家讲一些悲观的东西。分成两个部分:第一个部分,美国是不是最近有如此高的创造力,第二个,信息技术是不是真的那么好,对我们的经济有那么大的好处,在讲到这个论坛的时候,可能大家对于这两个想法都是比较乐观,但是我要给大家讲一些悲观的东西。我会讲一些美国经济的基本事实。我讲这些事实的时候,你也有一个问题:我们现在经济的停滞是否到来了?你可能在阅读的时候,或者观察的时候,可以看一下美国的经济,或者是中国的经济,他们现在还没有出现最大的停滞,所以我现在对此有一些悲观。因为我们个人的生活都有很大变化,所以人民就会觉得经济有了变化,你看一下个人的生活,你会拿出这个(手机)。你一直在用手机,在上海、纽约,所有的人都玩手机,手机已经给人们带来了很大的变化,人们觉得,科技对于经济也有很大的变化,但是我说,这个改变对于经济来说只是刚刚开始。

  这个表上标的是不同的时代,在横轴上面是1950、1960、1970、1980年代到2010年;不同的收入:50年代穷人的收入上去了很多,中等收入也上升很高,这对美国是黄金时代。看一下60年代更好,上升得更快。到70、80年代的时候,就不是那么好,对于这些富人他们获得了很好的提高。到了80、90年代出现了什么变化,对于主要的五个经济组,你们会看到他们在下降,到了2010年的时候,他们在下降。你会看到,这十年其实是经济发展的黄金时期,这个时期对于发展来说是在这个时间,这个对我们的生活,对于财富出现什么情况?所以在这个时期就是大停滞时期。可以看到在过去的时间里面,和之前的年代相比,我们已经在停滞,我们收入的增长也在不断地缩减放缓。这个就是美国的现状,这是另外一个途径。这个是关于生产力的,这些是变量。有时候也是多要素生产力,我们可以是衡量,首先看一下数字,在“二战”后生产力的发展稳步上升,在1973年的时候不断的上涨,但是增速在不断地放缓,从1973年之后我把它说为大停滞--他不断上涨,但是增速是放缓的。所以我们也看到,技术为我们带来的是革新发展,但是生产力发展得如此缓慢,如果我们看一下在过去的25年间,在美国,可衡量的生产力,总量其实是往下走的,有可能是计算错误,但是毋庸置疑的是,生产力的增速,在1973年就开始放缓,这就是为什么我把1973年的美国叫做是大停滞时期。

  下面看一下工作岗位的发展状况。有一些数据不是非常的完整,但是可以看到每十年的岗位增速。看最近的十年--本世纪这一个十年的末期,没有任何的新增岗位。有很多不同的方式衡量,国内生产总值、生产力,还有新增岗位等等,用来衡量我们自己的发展状况。在这当中,我有很惊人的发现,有这么多的数字可以看到,我们的增速不断地放缓,不同的维度都在放缓。这是美国的现状,所以创新是我们谈论的主题,创新是很真实的,大家都能够在生活当中感受到创新,但是我的论述是,创新的公司有非常有效快速的系统,但是这些不是常态,不是美国经济发展的模式,或者中国经济发展的常态模式。我们看一下美国经济,医疗的占比很大。在医疗保健方面美国是有改进,但是我想问一下,如果在美国看医生,我能不能发一个电邮给医生?我要等多久才能得到回复?很久的。电邮是20年前出现的东西,我女儿已经不用了,她说能不能发短信?如果我发电邮给我女儿,我很久都得不到回复,但这证明了,我们是怎么样将创新的技术应用到社会的各个层面,这个应用的程度是非常缓慢的。比如说,如果我把电子医疗记录系统给新的医院,他还是会问我是谁;我的病例在那里,但我还要填写很多病例的表格,一般来说都不会用电脑表格的填写,这就是一个老套的系统,我们不能用电子医疗管理吗?我们这些技术是成熟的,但是系统过时,这些就是我们看到的事实,我们没有有效地把信息技术应用到我们的层面。这个就是我说的悲观和乐观的平衡,将美国现在的这种老套的系统跟大家分享,我觉得非常尴尬。但是我们意识到这是一个老套的系统,也是我们改变的开始,对此我表示乐观。

  美国的教育也是如此。我们在教学过程中用互联网,但是普及率并不是那么高。在过去,学生跟我见面,可能要打电话到我的办公室,现在他会问我能不能到访,或者是他问我一个问题,我可以视频。有一些学生他可能会阅读一些博客,这些都是进步,但是这些不是根本性的变化,我们并没有做出一个颠覆性的变化。如果我们看一下美国高等教育的话就会看到,每一年的学费都越来越贵。但是,如果通过互联网技术的话,教育成本应该是不断下降。现在可以看到,有很多中国的学生想到美国留学,很多的学生都有兴趣到美国深造,但是如果你问一下自己一个问题:互联网对于美国高等教育有多少改变?所以我们就是用悲观和乐观来看,悲观就是我们落后,没有应用到信息技术,乐观就是在危险当中看到机会,我们要进行变革。

  美国的政府只是用了一些应用的软件,而且政府部门之间不能够互联互通。上周大家已经看到新闻:有一辆火车脱轨了,这可以看到美国的铁路系统有很大的问题。铁路系统本来已经有一个安全的软件,如果超速了会有警告,但是他们没有把这个系统打开,没有使用。为什么他们安装之后,又没有使用?因为他们没有获准。你可以看到,美国政府的效率如此低下,安装的系统还要一年的时间审批,同时审批之后还不知道要怎么用。这个就是一个低效的美国政府。所以回到我们的论坛,信息技术给我们的生活带来了颠覆性的变化,我知道大家都会说,各个媒体也都在说信息技术给我们很大的变化,但是从总体的经济层面来说,这并不是真实的,在中国我想问一下,在商业上,信息技术的占比是多少?通过麦肯锡的对比,只有2%的支出在信息技术。所以我们要谨慎地乐观。

  另外一个也让我感觉到很尴尬的,是高中毕业生的毕业率,我们看到过去的毕业率,颠覆的峰值是在1964年,50年前的数字,从1964年之后,我们看到这个是持平的,没有向上,有几年是上涨的,但是总体来说,从1964年,高中毕业率就没有上升。大概就是75%的高中毕业率,50年前开始到现在,我们一直没有上涨,这个不是信息技术造成的问题,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有很多的原因才存在。但是我觉得最大的原因就是学生他们对于教育不屑一顾,他们对于高中毕不了业没有什么大不了。信息技术便利没有给我们带来便利,没有让我们的高中毕业生毕业率的提升。技术不停地向前,而人民的生活和社会的状况却在不断的后退。虽然不是这么的戏剧化,但是我们看一下历史的数据就可以看到:从1910年代到1950年代不断地向上涨,但是到1964年就停滞不前了。

  我们看一下美国的发展史,上世纪20年代,就是我外祖母的生活时代,当时美国就像现在中国边远地区一样,很少人能够高中毕业,很少人是不在农场生活的。自来水非常贵,没有马桶,很多的家庭没有车,也没有抗生素,没有疫苗,没有电视,没有各种家电,没有飞机,可能有一些家里是有电,但是这并不普遍。当我的祖母50岁的时候,发生了很多很大的变化:有了抗生素,有了疫苗,大部分人都能够高中毕业,大部分的家庭有了车,有很好的房屋,有电,他们虽然不是富人,但是过着富足的生活。这是翻天覆地的变化。想想收音机和电话在当时对于他们生活的变革,比现在给我们的生活变革要大的多,因为这是从无到有,所以对于通讯来说,他们所经历的变化比我们要大。但是在我50岁的时候呢?我小时候我们已经有车,我们现在还是开车。当我们有小孩的时候,我们有电灯,开是有开关的,他们的使用寿命更长,车也更安全。如果我们从一个基本的性质,我所享用的物质来说--除了电脑和摇控器--我小的时候的生活和今天的生活相比,总体来说,生活没有发生我祖母那样大的变化,即便我们的生活更加的舒适,但是除了电脑的出现,这是一个颠覆性的技术之外,我们没有经历到像我祖母经历的这么多创新的发明,给他们生活带来的变化。

  再讲一个例子--飞机。今天我坐的飞机,就是在90年代设计的飞机。有一段时间,我们试验了用新的飞机--超音速的飞机,在1990年的时候,他们到华盛顿、巴黎等等,但今天我们并没有普遍使用这个飞机。

  如果看一下玉米的产量,每年变化也是不大的。而大米的增长率反而是放缓,我们的技术,可能大家觉得非常创新,而且有很大变化,但是在农业方面,这个技术的发展、影响是落后了。这是平均农作物的增长,其实他是下降的,不是上升的。这十年平均的增长出现了停滞。那么什么时候才能让这个线上升,我是非常的相信,它肯定能上升的,但是这个点还没有到。农业的革命现在还没有让我们有很大变化。

  还有一些对于我们现代的世界来说有很好的一些有趣的创新。比如:马桶。我祖母的五十年,经历了从没有马桶到了有马桶,但我们的现在的马桶跟刚刚开始的时候没有太大的变化。上面是一些金银,还有蓝色的海水。你在日本或者中国的一些酒店可以看到,他是这样的(图)。有一些厕所的马桶是热的,但是基本上这个马桶没有革命性的大变化,所以在未来的时候,我们可能在这个方面,将会有一些革命性的变化还没有达到,我们还在期待。

  看一下这些人,找工作的人,在美国一部分问题在于大停滞之后的问题。美国人并没有那么的有雄心,他们也不太想要进取,他们开始变老。劳动力参与率不断地下降,有一些人劳动并不多,对于经济的进步的贡献也是在变小。到了2030年的时候,五分之一的人口将会超过65岁,这样也是限制人们的欲望的,而人们也不愿意创新,因为人老了,他们就不会有雄心壮志了。美国退休的年龄在延长,中国也是。技术将会是提高我们的寿命。让人们的老龄化更严重,整个的社会老龄化问题越来越多。

  下面讲一下中国,有一个叫做中等收入陷阱,我相信上周你们的财政部长也说过,有50%的可能是,中国会出现中等收入的陷阱,中等收入陷阱对一个国家来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门坎,尤其是新兴经济体,它的增长会达到一个峰值,然后开始慢慢的放缓。比如说墨西哥,他是美国的邻国,也是一个民主国家,他和美国有自由贸易的协定,墨西哥今年可能他的增长率达不到2%。中国一直是保持在10%的增长,现在是7%,墨西哥之前也是7%-8%的增长,现在是2%,没有人能够完全的知道他的原因是什么。中国会不会遇到自己的中等收入陷阱,在增长上面放缓、,我们拭目以待。

  最后,非常戏剧性的未来已经到来了。我们会看到,我们有这些智能的系统,机器人开始说话,中国也已经出现了这些新的机器人,有很多的工厂开始使用。在1970-1980年代之前,我们预测会有很多的新技术,有很多人不用工作,很多的机器人可以代替人,但是因为这些技术,我们也会出现一些变化。让我们再回到这个大停滞这个概念,我觉得在美国这个领先的国家,有非常好的环境、非常好的工作发展,但是我们看到它的发展在放缓。我们看到我们现在销售的方式在创新,那么根据最近的最新的硅谷新科技,我们看到一些新的变化,但是我们看到美国的经济在下降。有一些利益团体在阻碍我们的发展。对于未来机会,我们要抓住这些问题。这就是我要给大家分享的,谢谢大家。


想爆料?请登录《阳光连线》( http://minsheng.iqilu.com/)、拨打新闻热线0531-66661234,或登录齐鲁网官方微博(@齐鲁网)提供新闻线索。齐鲁网广告热线0531-81695052,诚邀合作伙伴。
[责任编辑:杨凡、陈晨]
手机安装掌上齐鲁(http://i.iqilu.com)浏览更多山东资讯
关于 经济发展 核心动力 的报道

齐鲁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山东广播电视台下属21个广播电视频道的作品均已授权齐鲁网(以下简称本网)在互联网上发布和使用。未经本网所属公司许可,任何人不得非法使用山东省广播电视台下属频道作品以及本网自有版权作品。

2、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以及由用户发表上传的作品,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版权和其它问题可联系本网,本网确认后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

详细声明请点击进入>>

返回齐鲁网首页
版权所有: 齐鲁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9062847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503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6002
通讯地址:山东省济南市经十路81号  邮编:2500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