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首页 > 读书频道 > 阅界互动 > 阅界读书汇

文雅的疯狂—爱书人的故事

[提要]今天我们很荣幸邀请到陈焱老师做客方所,与媒体人戴新伟老师一起来谈谈图书与藏书的趣事。

  时间:2015年1月25日下午

  地点:太古汇方所

  主题:文雅的疯狂--爱书人的故事

  嘉宾:

  陈焱:毕业于上海外国语大学,曾任翻译、编辑及外企职员,译有《文雅的疯狂》、《坐拥书城》

  戴新伟:诗人、媒体人、《南方都市报》文化副刊部主任

活动照片(方所)

现场活动照片(方所)

  主持人:大家下午好,欢迎来到方所创作者现场,今天我们一起来分享“爱书人的故事”。

  2500年以来,100多位藏书家的奇闻怪谈都一一收录在《文雅的疯狂》中,陈焱十年磨一剑翻译了《文雅的疯狂》。今天我们很荣幸邀请到陈焱老师做客方所,与媒体人戴新伟老师一起来谈谈图书与藏书的趣事,接下来的时间让我们掌声有请两位老师。

  戴新伟:各位下午好,我是南都的戴新伟,很高兴今天能和《文雅的疯狂》的译者陈焱老师一起,在方所分享这本书的一些故事,今天的主题是爱书人的故事。我觉得跟以往的讲座不一样的就是以前可能是读书人的一个聚会,今天我们更多的是一个爱书人、藏书人的聚会,对这本厚厚的《文雅的疯狂》这些年来的翻译,陈老师的工作做得非常细致,中间也有一些很值得分享的故事,今天下午我们就先从这些翻译的甘苦谈起,下面我们请陈焱老师来讲一下这个书的缘起吧。

  插一句,拿到这本书的朋友都会发现,这是世纪文景文雅的疯狂丛书的第15本,这些年出了很多本书,这只是其中的一本,我们请陈老师谈一谈,他怎么跟这套丛书的策划人认识,怎么来翻译这本书的,好不好?

  陈焱:谢谢,谢谢戴老师的推荐,也谢谢刚才方所主管的推荐。其实说起来很惭愧,她说十年磨一剑,我希望大家不要误会,我这书是断断续续的译了十年,并不是我把十年的全部时间投入到里面去,因为暂时也做不到。

  其实说起这本书的翻译,我现在能坐在这里也是沾了这本书原著作者巴斯贝恩老先生的光。十年前,我认识了一个朋友,他就介绍我跟世纪文景的周老师联上,周老师跟戴老师他们这边也经常有联系的,他的学问也是非常好的,叫周运老师,周运老师约我译这书,我挺喜欢这里面的文字的,我平时也会买一些书、看一些书。在翻译的过程中,周运老师后来又让我翻译了另外一本,叫《坐拥书城》,也是由他们世纪文景出版的,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主要是个人的原因。另外也有一方面,因为我自己对译文能够尽量把它做好一点,所以时间上就延误了出版,不过现在来看也是挺好的。因为刚好赶上世纪文景这个系列,刚好有一个文雅的疯狂这个系列丛书,刚好出了15本了,讲的又都是西方人爱书、藏书的故事,除了介绍他们藏书的过程以外,还包括他们后面有一些书人、书事,他们在藏书、看书的时候,甚至在参加各种活动,他们去猎书的情况下发生了什么事。

  到了这本《文雅的疯狂》以后,推出的这个时间也比较好,刚好是第15本,前面有一个非常好的铺垫,就像这本书,给读者带来一个小结这样子的。

  戴新伟:这本书一出来,我很快就读了,我先发问,大家若有一些意犹未尽的,可以在读者提问的环节向陈老师提问,我先问几个我自己比较感兴趣的话题。

  一个就是大家都知道这种书话在中国来讲,它也是比较常见的,因为我们中国,大家都知道以前的线装书,中国的藏书家都喜欢在线装书的前面和后面写题跋,形式了一个固定的形式,这是中国藏书比较有特点的一个现象。那么跟西方的这个藏书比起来,两种文体之间有什么区别,这个是我比较感兴趣的,我想问一下陈老师。

  陈焱:谢谢戴老师。其实你们南方集团里面有很多藏书爱好者比我更有资格说这个话,我只是谈一下我个人的浅见吧。

  西方的藏书,特别像《文雅的疯狂》这样长篇的书话,在中国目前来讲还是比较少,因为刚才戴老师说得很好,中国古代有很多的藏书题跋,比如说清代的黄丕烈是很出名的,他提到了这个版本的源流,是不是有版本价值,黄丕烈还会在他的藏书题跋里面写怎么得到这本书的,里面也有很小的故事,当时在篇幅上或者在深度上跟西方藏书家有所区别。西方藏书家反而不大喜欢在自己的收藏书上写字,因为我知道黄丕烈也不是直接在他的原版书上写字,他会在后面附几张纸,在附页上写,在原书上写等于糟蹋了,他写的字也是比较少的,最多也就是1000字。现代有一个黄裳老先生,他是上海比较著名的藏书家,他也是非常出名的藏书家,他的藏书题跋记也写得非常好,他的文言文也是写得非常漂亮的,他也是在文言文写了一些他怎么样买这本书,或者读书的一些小心得,大家有兴趣可以到时候看看。

  回头看到我们说的《文雅的疯狂》,像这个作者巴斯贝恩,他在第二部分,他采访了很多当时在90年代中期的时候,他采访了很多当时仍然在世的藏书家,就是面对面地跟他们交谈,甚至有的藏书家让他亲自翻阅自己收藏的珍品书,有些珍品书,咱们说庸俗一点,几百万美元的,让他随便翻,他也感到非常荣幸。如果有一个机会让你翻一本宋版的书,你是不是很有荣幸,或者让你亲手看一看毛泽东的藏书,那也是非常大的荣幸。

  戴新伟:可以几天不洗手。

  陈焱:对。

  戴新伟:从我自己的兴趣爱好和工作出发,我读这个书的时候有一个比较强烈的感觉,就是这个中西方的书话区别上,我有一点补充的就是巴斯贝恩,他不是写自己藏书的故事,他是写别人的,他是采访,这跟我自己的工作身份比较符合,就是看起来比较亲切一点,他更多的是一个搜访的过程,去写别人的藏书故事。这个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他是一个非虚构的东西。

  陈焱:对,非虚构。

  戴新伟:对,跟新闻记者是特别强烈的。反过来,我有一个很强烈的感觉,中国的书话,我们刚才提的那几位,两位黄先生,还有现在健在的很多人,他们的藏书故事无一例外的都是写自己的藏品,这个是非常有特点的。但是如果大家读这本书,你会发现,就是这里面的藏书家,第一,他都是家财万贯,要不就是实业家。

  陈焱:对,很多都是亿万富翁、实业家。

  戴新伟:这个藏书是他的爱好,另外他不会在自己的藏品上面写题跋,他也不会写文章说我是怎么来收藏的。比如他收藏一个东西,收藏一个藏书家的东西,我们小一点来说,他是一个文化事件,大一点来说,它是可以载入史册的东西,根本不用他们写这个东西,有人提他记述,没有巴斯贝恩,也会有其他的人帮他写。我觉得有一个感触,他们这些有钱人的藏法跟我们见到的不一样,如果用一个比较通俗,大家也比较容易一下子就领会的类比的话,现在比较热门的,像韦力先生的藏书,跟他就有一点接近了,他是从开场,或者整批的就从人家上面来拿。这些藏书家基本上也没有我们中国藏书家,比如说这本书,我这个就不入大家的法眼,不如那些藏书家的法眼,但是拿出来也是可以盖一个印,你的藏印,这是咱们中国收藏的一个惯例。

  在这里头,西方可能顶多就是什么呢?两件事,要不就是贴一个藏书票,风雅一点的,但是很重要的一点,他肯定会做一个编目。

  陈焱:对,编目非常有价值。

  戴新伟:对,他们就着重文献的价值。编目上面,在中国这一点倒是大家都是相通的,因为有很多书目,如果大家对这个比较感兴趣的,可以看一下上海古籍,有一个书目古籍,里面有很多,一直到民国,晚晴民国的时候,琉璃厂的那些老板,他们自己就可以做一个书目,有翻书偶记,就是这些。

  陈焱:戴老师跟我们讲了很多很生动的,主要是中国和西方的情况,其实说到我们中国有没有这方面的可能写一部像《文雅的疯狂》一样的书呢?我觉得完全有可能,这个作者很有可能就是戴老师或者在座的某一位读者。为什么这么说呢?

  戴新伟:肯定不是我,因为韦力写了。

  陈焱:其实在我们中国来讲,藏书的历史应该讲比美国长多了,就是我们一个朝代,明朝的历史就比美国要长。其中那么长的历史期间发生过很多藏书家一些非常有趣,甚至也是让人感到难受的事情。比如说可能在座有一些朋友,我稍微讲一些题外话,比如说我们有一个藏书家是明代的,叫朱大韶,他当时为了得到一本宋版的书,就把自己家里一个很年轻漂亮的婢女去换书,最关键是朱大韶跟别人换书的时候,发现这个婢女不但年轻、漂亮,还会写诗歌,这时候就不得了了,当时拿自己的婢女跟别人换了这本书,后来才想到她的种种好处,结果就后悔了,抑郁而终。

  戴新伟:这个就是任性的坏处。

  陈焱:对,这在中国的藏书史上是一个比较有名的插曲。刚刚戴老师提到韦力先生,韦力主要藏的是古籍书。他很有趣,戴老师的《南方阅读周刊》里面有一个“失书记”,在《上海书评东方早报》有一个“得书记”。“失书记”是说什么呢?就是说他怎么在拍卖场或者其他场合买不到那本书的故事,表达了他的惋惜和后悔的故事,文笔非常生动。“得书记”也是提到他跟别的藏书家或者大资本家,或者一些爱好书的人,怎么通过种种竞争的方法或者是私下交易的方法,买到了或者得到一本好书的经过。现在看来,就跟戴老师说的,他其实完全是有实力可以出类似《文雅的疯狂》这样一本书的。那么戴老师刚才也说过了,我估计他有可能会在近期把他这个“得书记”、“失书记”出版,这个到时候可以关心一下。

  戴新伟:刚才我们都在谈中国书话跟巴斯贝恩的区别,我相信在下面还有很多朋友还没有读过这本书,我觉得我们可以跟译者陈老师一起分享它当中一些比较有趣的故事,也是一个跟我们不太一样的东西。比如说我们在这边,我们都听过窃书贼的故事,像这种故事一般肯定是不上台面的,都不会去怎么大肆宣传,起码不会把他记录下来。

  陈焱:不光彩的。

  戴新伟:我读的时候,觉得这个人太神奇了,起码从技术上来讲,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跟电影大片一样,接下来我觉得很有必要让译者陈焱老师给我们讲一下它当中几个比较有趣的故事。


想爆料?请登录《阳光连线》( http://minsheng.iqilu.com/)、拨打新闻热线0531-66661234,或登录齐鲁网官方微博(@齐鲁网)提供新闻线索。齐鲁网广告热线0531-81695052,诚邀合作伙伴。
[责任编辑:杨凡、随风]
手机安装掌上齐鲁(http://i.iqilu.com)浏览更多山东资讯
关于 《文雅的疯狂》 的报道

齐鲁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山东广播电视台下属21个广播电视频道的作品均已授权齐鲁网(以下简称本网)在互联网上发布和使用。未经本网所属公司许可,任何人不得非法使用山东省广播电视台下属频道作品以及本网自有版权作品。

2、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以及由用户发表上传的作品,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版权和其它问题可联系本网,本网确认后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

详细声明请点击进入>>

返回齐鲁网首页
版权所有: 齐鲁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9062847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503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6002
通讯地址:山东省济南市经十路81号  邮编:2500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