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首页 > 读书频道 > 阅界互动 > 阅界读书汇

日本文化的风景

[提要]日本文化的风景——日本人的精神底色。

主题:日本文化的风景——日本人的精神底色

8、书影

 

《落花一瞬:日本人的精神底色》立体书封

  时间:1月17日 14:00

  地点:字里行间书店——德胜门店

10、现场

  刘柠:非常感谢大家在明媚的周末下午来到非常浓厚的学术空间,跟李冬君老师、王冲霄老师一起谈一下东君老师的新著《落花一瞬——日本人的精神底色》

  李冬君是一个著名的思想史学者,同时也是日本文化,包括日本思想史方面非常重要的学者,他曾经写了很多很多的著作,冬君老师主要的书我都基本上受赠,《落花一瞬》是她刚刚推出的一本新作,最早有北大版,这是一个修正,可以说是新增版。冬君老师作为思想者的学者,她与一般的学者不同的地方是冬君老师是女性写作者,她能够把思想史上一些重要的案例,以及日本文化中一些非常重要的一些美学性的要素,运用日文的表现女流作家式的,非常温润的,带有非常感性的笔触,能够把这些东西通俗的向读者传达。因此读冬君老师的东西,我觉得是一个连接思想史和日本问题的途径,反正我个人是这样的一个感受。

  具体的想请冬君老师谈一谈这本书的事情。

  李冬君:首先特别感谢各位到场的朋友,今天是周末,能够到书店来,我们一起来读书,这真的是非常好的事情,而且非常感谢大家到场。

  另外我特别感谢我身边的这两位先生,一个是王冲霄先生,大家可能知道著名的纪录片导演,他曾经拍过《故宫100》,还有《茶,一片树叶的故事》,影响也很大。我特别喜欢的是王冲霄老师的镜头语言,他有他的关怀。王冲霄老师对日本问题很有兴趣,很有关注。

  刘柠老师我也特别感谢他,那么忙,刚从日本回来就被我拉过来,我说我你无论如何要给我捧这个场。我要向他学习,关于日本问题我确实是一个业余者,我的专业是先秦政治思想史,中国政治文化史,只是说在研究中国问题的时候不能忽略旁边的这位邻居,我们的关系源远流长,所以我必须得关注它。那么在关注它的时候有一个比较,才能更加深入了解两国的关系,文化和历史。

  我先讲这本书的来历,《落花一瞬——日本人的精神底色》其实在很早的时候就写了,07年北大出版社出了。它卖绝版了,特别感谢中信出版社,他们想重写,他们非常辛苦,选了很多都是日本原著的图片,所以这里的图片非常漂亮,文字上做了一些增订和删订,这么多年的变化,我的文字还是跟不上变化,所以大家看的时候有问题还可以跟我沟通。

  这本书叫《落花一瞬》,但是我们今天讲的,我想把它宽泛一下,就是日本文化的风景,风景就可以从很多角度去谈它。日本文化的风景,我今天要谈的是五个风景,一个是它花的风景,茶的派风景,俳道的风景,武士道的风景,还有近代明治维新以后日本主流文化表现出来的国家主义的风景。

  刘柠:我们三位嘉宾的内容差不多是一个半小时,最后留出一部分时间给大家互动,到后面还有一个冬君老师的签售活动。

  冬君老师刚才说到了日本文化的五个风景,或者说五个人文风景,花道、茶道、俳道、日本的武士道,最后一点是日本的国家主义。我个人倾向于这五个方面实际是日本文化的五个面向。

  接下来我们不妨就这五个主要的面向,或者这五道风景,让冬君老师一一给我们切入,把移到日本文化中的这五个风景井深中,挑选一些最规律的,或者说最残酷的一些场景。

9、现场

现场

  李冬君:我先说一下,因为这几个风景实际在日本叫做道,花道、茶道、武士道、俳道,写这本书我想了五道,还有道和香道,但是那个我力所不及,必须要认真研究。所以在写的过程中发生了变化,我就觉得日本文化像知堂老师说的,日本文化最高价值在于审美,周作人老人说日本文化是美的。这个美怎么入手呢?我了很久,花在日本人的审美中是很有具像的,可以入手的角度,所以这本书最后就摆脱了五道的结构,就以花作为一个中心线索,把它从头到尾穿插下来,分了56个问题,每个问题都以花作为它的底色。

  但是日本人的道和中国讲的道不一样,中国人讲的道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之谓之气,日本人把气作为道,日本文化不管说是欧化也好,汉化也好,但是你去日本想的不是欧化或者汉化,你想的是去看日本文化,这是日本人的特点,不管是汉化或者是欧洲化,最后我们看到的是日本文化,它跟纯粹的欧洲文化和汉化是不同的,这是我写日本文化一个非常深刻的体会。它在中世纪汉化的时候有一句很著名的一个观念,一个理念叫模糊汉河之界,就是不要那么清晰,要模糊。到了近代以后,他又提出一个理念叫和洋和昼。和是日本文化,洋是西方文化。这两个理念在它那种外来文化的时候,对于它们本土化的过程是非常重要的。

  那么中国文化,我们讲道,大家都知道这可能和我们地缘政治、地理环境、风土都荤油关系,我们这么大一个国家,地大物博,道也是大而化之的。老庄讲道在瓦砾中,在什么之中,但是道是什么东西呢?这要靠每个人自己去悟。但是日本人不是,他说道是一个礼仪,是一个礼。那么在这个礼的修为过程中你能摸得到它,你能亲身实践,而不是悟。这是我当时为什么把道拿掉,干脆用花作为主要线索来写,是这样的过程。

  这本书的写作方法,因为我做思想史、文化史的对比研究,我当时看了一个HK电台的面向世人的讲座的一本书,是讲日本明治维新的思想,但是因为它是面向世民讲的,所以讲的非常明了清晰,非常好看。讲了日本人在明治维新时期,他们的民族脊梁是怎么带着日本人走向近代化的,讲的非常好。就是那一批思想家,那一批为日本近代化的先驱者,日本人把他们作为脊梁。那我们应该把什么人作为我们这个民族的脊梁。

  所以看了这本书之后,我就下决心把学院派的写法放弃掉,用一种对汉语自觉的方法。我觉得语言不仅仅是一个工具,应该是我们要表达自己心灵,表达自己情感的一个窗口,如果你把它看作是一个窗口,你就会把它用一种审美的眼光来看汉语,你才能很好的表达自己的思想。所以这本书在写的过程中是这么个写法。

  有一天我突然看到一个日本的读者,读了这本书他简单了写了几句,他比较了李冬君和李长生,李长生是刘柠老师的好朋友,我也是他的粉丝,他写了很多关于日本的书。他说李冬君写日本是瞻仰的,是沉迷的,甚至是满意与日本人自己的认知铁证欲。据说日本人通过鲁思·本尼迪·克特的《菊与刀》真正认识了自己,在这里也建议日本人通过李冬君的文字再次认识自己。李长生写日本是质疑的,但不是否定的,是不以为然的,有一种大国民的气度来写日本。所以李长生是学贯中日,文学、历史、衣食住行无一不写,枝枝叶叶什么都能写,而且写的很自由,很洒脱。李冬君则擅长解读,有些像尼采解读希腊悲剧,巴赫解读拉博美。这是像作者所说的,的确李长生是近距离观察日本的,就像刘柠老师他们是亲身在里面,混迹其中,而我是一种比较客观的,因为我是通过文献资料来写。

  第一个问题花道的风景,在这本书我主要是通过日本的花道来讲一下日本文化为什么是以花道确立作为他们的一个主体审美的样式。日本人观花就像观人一样,我经常说人是什么?这个答案没有的,你怎么来回答人是什么呢?不知道。每个人都可以说一大堆人是什么。所以日本人观花之言也是一样的,十人十色,但是日本人看花有一个总的叫(物哀),就是他看花会引起一种哀感。这和我们汉语理解的不一样,物是一个客体,他看自然也好,看花也好,看什么也好,它是一个客体,看是一个主体,所以哀是主体,他看了客体之后产生主体的一种感觉,一种感受,一种感知,这种感受感觉感知是一种哀。我觉得对物哀是这么认识的,当观察客体所产生一个主体的感觉就是哀。

  这和古希腊是不一样的。古希腊观察客体的时候是认知性的,宇宙是什么,它的本质是什么,我一定要用一种逻辑的,一种理性的东西把它描述出来。然后产生一种知性的,一种知识结构来认识客观世界。古希腊的所有东西是认知性的,日本不同,日本是感知性的。

  所以我看日本文化的时候愿意和古希腊相比,当然我对世界文化了解的不是很多,一个在西边,一个在东边,我喜欢把这三者横向比较,所以我曾经在新京报开过一个专栏叫文化好东西。文化的东西都是好的,只要流传下来就是好的,你不能用价值判断去判断它。文化一个动态的,文明是固化的,文明是形成了一种样式摆在那的,已经是固化了。那么文明有些文化带不动它,它就死掉了,如果文化能带动的文明它还再往前走,所以文化是动态的,只要是动态的,你就有可比性,可学性、可认知性、可感受性。文化好东西,东是日本,西是希腊,中国居中。

  日本看花得出一个审美性的东西,或者观念性的东西就是物哀,这是他看花的一种精神底色,一种感知性,感受性的。当然这种物哀有它的义情在里面,哀伤的,感悟的,和自然融为一体的,和花融为一体的。尤其是对花的时间性把握,这个哀里面有一种时间性的把握。

  我们知道时间是人为自然设定的一个尺度,如果没有人就没有时间。那么人给自然设定了一个时间尺度以后,人的生命才有意义。如果你没有尺度,就是一个永恒,永恒是没有意义的,没有价值的。你想想人要不死的话,你就天天睡,反正我一直可以活下去,我什么都不做都可以。那人有一个结点就会想,我到那个结点就没了,那么在这个结点之前我要在这个空间里留下稍纵即逝的也好,让它留下一点意义的色彩或者价值的色彩。

  日本人观花的时间尺度用尽了,用极了,用透了,所以落花一瞬,人就像花一样转瞬即逝,那么这种命运感,他抓得比较准确,这是他的审美样式。

  开始日本人是梅花,学唐朝文化,在诗里面眺望唐朝,因为日本人没有梅花,不知道梅花是什么东西,只能从唐诗里看原来有一种梅花。后来他的诗里面就开始梅花少了,樱花开始多。所以从梅花到樱花,是一种花文化本土化的过程。这个过程非常重要。因为在这本书里面我用了很多笔墨,我用这个笔墨的目的就是讲日本人在学习外来文化的时候,他会慢慢自觉意识到一种文化怎么跟本土的土壤结合起来,本土化。

5、刘柠

刘柠

  刘柠:冬君老师就花的一道风景,或者说一个面向展开了一番说明。我觉得冬君老师她抓住了日本人在赏花时一个非常重要的美学特征,一个核心的要素叫做物哀。多少了解日本文学或者美术的人,不会对物哀这个词不会陌生。尤其是物哀,冬君老师认为花本身是一个物,通过花盛开的状况,从满开一直到败落这样一个过程,它带给人的内心的一种感受,这种感受跟花的盛开实际是一种非常相对的,甚至是相反的感受。樱花盛开在汉语中是正面的风景,是一种美学的呈现,但是它带给日本人的内心感受实际是相反的,当然他们也会非常欢喜,非常愿意看这种东西,但是他们在内心引发了一种物哀,一种哀怜感,用我的表述就是死亡感。我认为日本人无论赏樱花,还是梅花,以及其他的花,事实上他们内心是意识到死亡这样一个巨大的背景,然后来看这个樱花。

  比如樱花盛开的时候,全家人或者公司的同事在樱花树下铺开布,仰头看像云彩低垂的樱花,然后在底下载歌载舞,他们当然非常高兴,但内心意识到死亡,人的生命就像樱花一样瞬间绽放,轰然坠地。樱花盛开的时候也是梅雨期,随着梅雨零落成泥,下一场雨就没有了。日本有很多文学艺术中对樱花的表现,像著名的摄影家(荒漠金纬),我觉得(荒漠金纬)对花的表现是对物哀的极致表达,我觉得是一种死亡表达。他拍了很多花,包括樱花,包括花蕊等等,因为他认为花是女人,花本身是植物的性器。花本身就意味着生命的核心,但是他拍这样一个东西,往往用一种非常喜爱的表现,让你有非常强烈的直面死亡的感受,这个是给我个人印象特别深,我以前写过类似的一篇文章。

  我认为日本对于花道的核心是物哀,而物哀的核心实际是一种死亡。

  冬君老师还谈到了花期的问题,日本有插花,是在公共空间里,或者家里榻榻米之间,床之间下面有一个花瓶,上面有一个小台基,上面放一个花瓶,插花的师傅每天来换新的花。比如樱花或者梅花,花枝剪下来是死亡的,花就死了,但是插在这个器皿中,那个器皿有营养液的成分,插上去还会维持几天的生命。但是插花师傅以及观者深知这个花插完了的时候,是它最美丽呈现的一瞬。他们退后几步,敬拜,然后离去。当他告别这个花的时候,这个花开始走向死亡。但是把死亡呈现给一个公众空间,这是不合适的,或者不吉祥的。于是稍微出现一点败相的花第二天就被拿出去,换上新的插花。

  日本人的花道,其他的一些文化面向也是一样,未必人人都懂插花,有插花的资格,因为这毕竟是专门的艺术学问,需要有专门的资格和门槛。但是这种东西实际对日本人的衣食住行,对普通的日本人的生活都有非常浓重的影响。

  王导演拍了一些与美学有关的电影、纪录片,也包括《茶,一片树叶的故事》,非常诗意。我听冬君老师说,王导演虽然拍的是纪录片,但是有很多大屏幕的美学表现,是非常奢侈的表现。我们请王导演从他作为一个电影人的层面,谈一谈对这个问题的感受。

  王冲霄:其实我今天到这来跟在座的各位一样,更多的想倾听一下冬君老师对这本书的解读。我个人实在是太喜欢这本书了,我见冬君老师之前在别的场合一再说对这本书的喜爱。

  我这么多年来读关于日本文化方面的解读的书,近现代以来,冬君老师的这本书应该至少排在前三名,我从这本书里受益非常大。关于这本书具体的阐释,对于日本文化的理解,我肯定没有冬君老师和刘老师那样有发言权,我只是想从自觉的感受,想跟大家分享一下,我为什么会对日本文化感兴趣。

  我一开始在电视台工作,尤其在我们国家新闻媒体里面对于怎么样解读日本,或者在传播领域里面怎样传播日本形象,一直是充满纠结和矛盾的难题。中国人对日本的解读,我相信近百年来一直受整个社会思潮或者社会变迁的影响,从来没有一个相对客观的视角,我们对日本的认知始终在摇摆,我们不断的会受到来自于政治等各方面的影响,始终不能对日本有一个很清醒的认知。

  所以在中国人的眼睛里,日本的形象是很暧昧的。这个大家都有理解。比如对社会认知,这几十年里中间发生过很多次反复。

  我最早对日本有一个比较清晰的认识,大概是在十年以前,那时候我在央视一个国际访谈栏目里,当时是跟水均益合作,他做主持人,我是做他的导演。十年前我们采访了一个日本茶道流派的掌门人,日本的茶流派是千家,他在当代的日本叫做家园,他的家园叫千炫士。为了采访他做了一些功课,也看了日本关于利千家再往上的祖先,千利休的电影和纪录片,也读了很多茶道方面的书。


想爆料?请登录《阳光连线》( http://minsheng.iqilu.com/)、拨打新闻热线0531-66661234,或登录齐鲁网官方微博(@齐鲁网)提供新闻线索。齐鲁网广告热线0531-81695052,诚邀合作伙伴。
[责任编辑:陈晨、周纯]
手机安装掌上齐鲁(http://i.iqilu.com)浏览更多山东资讯
关于 日本文化 落花一瞬 的报道

齐鲁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山东广播电视台下属21个广播电视频道的作品均已授权齐鲁网(以下简称本网)在互联网上发布和使用。未经本网所属公司许可,任何人不得非法使用山东省广播电视台下属频道作品以及本网自有版权作品。

2、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以及由用户发表上传的作品,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版权和其它问题可联系本网,本网确认后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

详细声明请点击进入>>

返回齐鲁网首页
版权所有: 齐鲁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9062847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503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6002
通讯地址:山东省济南市经十路81号  邮编:250062